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大人的尴尬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3-22 15:56:23 阅读人次:1587 回复数:7)

  

  


  


  
喜欢小孩儿,但是不大关心孩子们吃什么喝什么,倒是愿意跟孩子说话。有一次回国,朋友开车带我们去玩儿,朋友6岁的女儿跟我聊天儿的时候,家长几次提醒她“喂,跟大人说话你要注意礼貌!”

  
她就叹了一口长气说:

  
“唉!我真想也变成大人!”我问她“你愿意长大吗?”

  
“愿意。”

  
“为什么?”

  
“当大人多自由啊!没人管。”

  
“你想当什么样的大人?”

  
“我想当妈妈。”

  
“当什么样的妈妈?”

  
“嗯。我当妈妈,然后旁边有个爸爸。我坐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然后对孩子说‘去!写作业!去!弹钢琴!’孩子要是不听话,我就打手背……”

  


  
孩子上学搬出后,出去2个月未见,每打电话发现一律是日语对应。无论这边怎样坚持说中国话,那边就是把日语回应到底。放下电话,忽然觉得有点失落。孩子离开的是家和家长,没想到连中国话也离开了。

  
于是,听说她要回来那天,事先跟另一位家长策划,我们一定坚持说中国话,决不说日本话。至于究竟为什么,没去想。心下有绝对充足的理由吧,比如“都是为你好”。

  
饭桌上中国话问这问那,那边日本话对应如流。一顿饭快吃完了,没见她说一句中国话。后来到底是矜持不住,就直接问:

  
“你还会说中国话吗?怎么一句也不说?”

  
猛答曰“当然会了!”

  
“那你怎么不说?”

  
“嗯?我没说吗?”

  
“你说的都是日本话。”

  
“噢,是吗?”

  
就这么轻描淡写。

  
出了这个家,她就淹没进了日本。大人在这里十多年,好像也没被淹没得这样不可打捞。究其原因,多半是年龄差异所致。来日之前,本体内存已经基本填满砸实,要置换几乎不可能。尽管积极着努力中和充填,但实实在在的所处所遇,还是与中国紧密相连。教中国话。看中国书。关心中国事。往来中国朋友。吃中国风格饭菜。看中国网页。凡是跟中国有关的,不论精华糟粕,其天然的亲和力都难以摆脱。

  
当年刚接孩子来那会儿,怕她不会说话遭遇孤独,在家故意不说中国话难为她,强迫她进入日语环境。现在,又来强迫人家回归中文环境。这是否有点霸道?正这样反省着,那边就脱口而出了——“大人真是够わがまま的,我记得小时候你们不让我说中国话,现在又非让我说中国话,呵呵。”被这样说穿了,口边那句“都是为你好”也没能说出口。即便是为人家好,这道理也还是让她自己去悟懂了或许效果才更好,难得她还能听得懂。

  
当初,大人是留学目的来这里,用学习和加入习惯的姿态生活,而她则是在原汁原味的日本浸染中成长,再急功近利着硬给加塑进另一层元素也确实有点冒犯。

  
想来,走出这个中国家进入纯日本,还真是自然而然地带一些日本式成分进来。比如,对大人说话变得客气。在中国家庭里很少听到“嗯,好吃!妈妈做菜手艺又有长进了。”“谢谢啊”。“我放水洗澡可以吗?”……这些话听上去多少有点日本式的辞令味儿,有点外道。但还是听来欣慰,意识到她开始学会在这个社会里生存的细节周到。

  
成年后到域外生活,所学所适怎么说也还是有点类似人工嫁接。新枝上也能生出新叶打出异色花果,但时不时地就要下意识地汁液倒流着去根体上循环。这下意识的倒流,却又往往扫兴而归。比如,久离故地,每每生起的乡念里,都是往日旧景。再加上一层自造的制作,就此便可得片刻温存。可是当你真正旧地重游了,却很难重温到那份记忆中的图画。说来说去,人最难走出的还是自己。村上春树小说《UFOが釧路に降りる》中的主人公突然遇到婚变,就请假远游到北海道。在那里遇到一个陌生女人,倾吐来由之后,女人好像说了这么句话:人啊,其实走到哪里也走不出自己……。我想,村上大概就是为了要说这句话而构思了这个小说。

  
家人指着某建筑说“这是原来那个药厂”、“这是那个老电影院”……。我却无法把这些看上去一点也不新的新建筑归位到原来的格局。“方才那个人是老刘家小二的孩子……”,“小二,是那个总跟他哥哥穿一样衣服的那个吗?”……要衔接上一个对话的成立,需要加许多注释。这时候,身边7岁的小侄子脱口背出“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你怎么知道这首诗?”

  
“小时候姥姥教我的。”

  
“你为什么现在想起来了?”

  
“姑妈现在不就是这样吗?你看,这里的小孩儿你都不认识,小孩儿也不认识你。”

  
噢,童言可畏哦。

  
感谢贺之章,为我解除了尴尬。可是,心里却觉得更尴尬。(20070322)

  


  


  


  




 回复[1]:  taya (2007-03-22 17:37:48)  
 
  怀旧是因为心灵的缺失

 回复[2]:  邓星 (2007-03-22 19:23:29)  
 
  非雪,優しい心。。

 回复[3]: TAYA 雪非雪 (2007-03-22 20:29:41)  
 
  缺失的不仅是心灵,还有很多很多呢,比如……什么什么的

  
你明天计划有变吗?

 回复[4]:  超女 (2007-03-23 00:13:51)  
 
  明日の計画?

  
あたし、明日東北方面の日帰り出張ですもの······

 回复[5]:  久夏 (2007-03-23 13:36:47)  
 
  “都是为你好”大概是天底下所有做父母的一句口头禅。也不知道为人家好在哪里了。

  
本当にわがままだね

 回复[6]:  避风港湾 (2007-03-23 13:51:30)  
 
  我看了很感动,是心灵的烙印与现在的脚步结合的复杂心理的抒发,不要强加给孩子哟。丫丫

 回复[7]: 已经有点体会了 少年行 (2007-03-23 14:36:57)  
 
  "这下意识的倒流,却又往往扫兴而归"...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