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22 14:11:01 阅读人次:2443 回复数:22)

  

  
年内的最后一次课下课时,学生邀请参加他们的“忘年会”。这“忘年会”一词,还真不好找到一个合适的中文词来对应。该怎么说呢?有点像年末总结的意思。但是又没有什么像模像样的“总结”内容,无非是大家找个年底的借口凑一块吃点喝点。这种风气,在大学生乃至高中生之间也常见。

  
跟中国老师吃饭,没商量,当然就是吃中华。总共20人,晚上6点余,前前后后踢踢踏踏来到学校附近一家不大的中国餐馆。闲站在餐馆外面,三三两两。夜已黑进看不出是6点还是12点。静悄悄的夜灯下,学生中时而有人静悄悄地说话。我站在其中,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不约而同等在冬天的夜下而不进店里去。

  
实在有点冷,我就问“为什么不进去?”一个学生就笑着说“嗯,就是啊。”日本人就是日本人,无关紧要的时候,分寸就在这“嗯”“啊”之间起承转合,得体又和气。他说了“就是啊”好像是赞成你的“为什么”,但是依然会站在那里等得不动摇等得无怨言。我又问其他学生,有个女生就很勇敢地含着微笑说“某某君预约的饭店,他还没到。”——原来是这样。大家这样站在外面默等某某君,是对预约人的默契的尊重。这时候,虽然我觉得即使先进去也没什么不合适,但还是随了众多学生的团队意志。课堂外,老师就从主掌话语权的位置上换掉了。这个忘年会的主持人才是这个课外活动的总管。

  
日本大学里,班级没有班长组长科代表之类的选派任命。搞什么自发性活动,纯是自愿。有人提议有人参与便成立。领头人产生于自我推荐和大家推举。自我推荐者多就用抽签或猜拳方式决定。

  
点菜的时候,学生说“这事交给老师吧”。看一下菜单,有每人1500日元的“宴会”套餐,就推荐了这个。理由一,管饱;理由二,20人同样的菜,店里好做上菜快。学生听了笑曰“可以可以。不过,老师还真是尽为别人着想,连店里的立场都想到了……”然而,各桌点菜项目迟迟不能实施。过一会就有人说,这样点不合算,还是单点比较好,那样大家吃的样数多,而且比套餐便宜;最后算帐的时候,各桌人平均摊钱。于是便表态说,这样更好,我赞成。

  
各桌开始分别点菜,人人参与大家商量。每个人都盯住菜样照片的同时也盯住旁边的菜价。每样菜上来,大家齐动筷轮流夹,没有你争我抢也没有你推我让。美美的大家吃了,不留下一片菜叶。有一盘菜吃到最后的时候,剩下余出的一个麻团。谁都不好意思夹,我就提议说你们4人猜拳,谁赢归谁。他们就猜起来。赢者夹起麻团放进嘴里,旁边人看着,问“好吃吧?”“嗯,好吃!中国菜就是好吃!”看他们把这么普普通通的东西吃得这样金贵,心里涌出莫名的感动。想起中国餐馆里半碟半碟被倒掉的剩菜,一下子搞不清楚富有和贫困究竟体现在哪里。

  
话题各自热闹,只是无人提学习的事。我这张桌上总共5个人。有个学生明年2月要去中国留学,拿到了日本当地政府月额8万日元的奖学金。他几次打听我8万日元是不是足够打发在中国的一个月生活费用。我告诉他足够足够。他对未来1年留学中国的生活憧憬得迫不及待。问我能不能有中国学生会请他到家里去过春节,我说那要看你是不是有这份人缘。中国会有很多乐于交结外国学生的人,而且中国的家长也一定会对你热情非凡。他马上问如果有人邀请去家里是不是应该买一包中国的好点心比如月饼什么的带去之类。其他学生一边眼巴巴看着扫光的中国菜碟,一边眼巴巴看着我跟他谈中国。我对他说到中国学习一年,比外国人在日本一年学到的东西要多。他说对对对,今年暑假只去了3个星期短期留学,就觉得已经学到了很多很多。就有人问“都学到了什么?”他说教室里跟老师学的东西多,上课严格,课时内容多作业多。课外时间接触的人多,出外上街看到的事多。对外国人来说,中国整个像是一个开放的大课堂,走到哪里都能让外人看到多不胜多的新鲜场面。这一点,我们简直可以引以为自豪。

  
大家不喝酒,连饮料也没人点。就着免费冷水和闲谈下菜下饭。气氛平和愉快。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叫来服务生,点了10份东坡肉。一份里面2块肉,那肉块切成3公分大小的立方,整齐均匀得如同麻将牌。学生大眼瞪小眼,大概奇怪老师怎么这么爱吃东坡肉。我说这是我送给大家的,每人一块。就有个男生高兴得站起来对大家说“老师请我们吃东坡肉了!”于是全体鼓掌。那场面十分有趣,令人高兴又有几分难为情。我既不是大款也不是年底赚了钱的老板秋租收满仓的地主,这样做是不是有点那个。其实,这个念头在承诺了他们的邀请的同时就已经下定。总之,跟学生吃饭,做老师的要多承担一点,这在日本也是一个不成文规则。自己做留学生那会儿,跟老师吃饭喝茶从来轮不上摊钱,就是现在,只要是有日本老师辈的人在场,依然轮不到学生辈的人参与买单。

  
散席之前,各桌开始整理账单。他们清算得利利索索,每桌一位代表把钱齐上来,到前台去买单。

  
出店门临解散,学生们送来一句“谢谢老师的东坡肉。祝老师新年好!”告别。笑转身背离他们而归。路上自言自语:谢谢东坡。祝愿人们新年好。

  
-------------(2006.12.22)

  




 回复[1]: 今天晚上 少年行 (2006-12-22 14:44:32)  
 
  我们也要去忘年,不知不觉已经换了三拨"四年生"在组织了."时光留不住..."

  
我倒挺喜欢忘年这个说法的,忘吧忘吧,不用麻醉。

  

 回复[2]:  风 (2006-12-22 14:49:09)  
 
  哈哈,巧啊。俺今晚也去忘年。现在去打工挣酒钱了。

 回复[3]:  采夫 (2006-12-22 15:07:02)  
 
  俺也是今晚忘年。

 回复[4]:  雪非雪 (2006-12-22 16:02:18)  
 
  今晚上还想继续忘年,没人招呼了。自己默忘吧

  
大家都好好忘啊,别忘了忘

 回复[5]:  小林 (2006-12-22 16:18:02)  
 
  我这一周四次忘年会了。害怕了!今晚是大使馆教育处的忘年会。不知道有没有东坡肉?

 回复[6]: 应该有东坡肉,更少不了鸡。 龍昇 (2006-12-22 16:22:54)  
 
  

 回复[7]:  小林 (2006-12-22 16:33:14)  
 
  哈哈!龙兄!俺打那回开始就不吃鸡了。要注意保持形象。

 回复[8]:  拖布 (2006-12-22 21:42:34)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

  
抱定土碗敬杜康,

  
管他东南西北中。

  
~

  
无人相邀,拖布我便自甘堕落,今儿个要破一破这酒戒了。

  
~

  
对空望月,干!

  


  

 回复[9]:  久夏 (2006-12-22 22:21:17)  
 
  我们公司的忘年会已经开过了,忘年忘年,忘出一肚子感慨。

 回复[10]:  jiaying8 (2006-12-22 22:42:36)  
 
  中国人跟日本人就是不一样,样样事要做比较。还总忘不了数落一下自己的同胞,外国人看中国蛮好,中国人就是看中国人不顺眼,也不晓得为啥

  
时髦????

 回复[11]:  蛇 (2006-12-22 23:11:57)  
 
  > 大家不喝酒

  
看看人家,都是好学生啊~~

  
唉,那象俺啊,经常喝到找不到北的状态~~~

 回复[12]:  雪非雪 (2006-12-22 23:19:11)  
 
  蛇,喝到找不到北才不枉喝。

  
他们是大二学生,有的还不到20岁,喝酒犯法呢

  
蛇不会还没满合法饮酒龄吧

 回复[13]:  蛇 (2006-12-22 23:22:03)  
 
  

  
俺大一的时候17岁,从那时开始就已经开始偷着喝了

 回复[14]: 小林桑 雪非雪 (2006-12-22 23:24:43)  
 
  今天果然没有吃鸡?

 回复[15]: 好酒,好酒 拖布 (2006-12-23 00:01:52)  
 
  把文赏酒,神飞故国。

  
~

  
爽!

  

 回复[16]:  taya (2006-12-23 02:45:14)  
 
  姐姐酒量很好么?

 回复[17]:  雪非雪 (2006-12-23 10:12:44)  
 
  酒量不好

 回复[18]:  风 (2006-12-23 10:21:09)  
 
  量好就行。哈哈。

  
俺昨晚喝多了,现在还半醉半醒。

 回复[19]:  雪非雪 (2006-12-23 10:43:35)  
 
  

  
风桑今天还接着忘年吗?

 回复[20]:  风 (2006-12-23 11:05:52)  
 
  雪桑,没有。今天放假。先送儿子去朋友家,然后去菜地。今天风和日丽,好天。就要出门。

 回复[21]:  小林 (2006-12-23 12:37:16)  
 
  雪菲;昨晚没有鸡!也没有东坡肉。凉菜有海蜇皮,淹黄瓜,酱牛肉,凉拌鲍鱼(味极佳)热菜有烤鸭(广东式),红烧海参,清炒虾仁,八宝菜等。主食有芝麻丸子,春卷,小笼包子,香菜馅饺子。喝的是孔府家酒。

  
俺昨天晚上喝的高了,晕乎乎地睡觉。半夜起来上厕所,回来忙摇醒太座∶“喂,你醒醒,咱家里闹鬼了!”太座知道俺还醉着,就说∶“别又疯疯颠颠的了”。俺说∶“真的!你瞧,我刚一拉开厕所门,灯就自动亮了,撒完门一关,灯自己就灭了。这岂不是有鬼!”

  
太座一听气得指着俺鼻子大骂∶“你是不是把尿撒到冰箱里了!”

  

 回复[22]:  雪非雪 (2006-12-23 22:46:02)  
 
  

  
小林桑,谢谢你。

  
半天才反应过来闹鬼的自动照明是怎么回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