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倾国倾城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18 16:04:11 阅读人次:2852 回复数:32)

  

  
班里有一个韩国籍女生,青丝粉面,唇红齿白。不染发,不施妆。天生丽质裸露无遗。美。在她之前,我还曾见过一个比她更令人目恍神惚的美人,那是一位大连女孩儿。

  
十几年前了,还是在奈良读书时候的事。某日,一个在公司供职的老同学给我打电话,他说有一个中国刚来的女孩儿,叫我去陪她一下。约会地点是一家日本餐馆,在座三人中,一位是我认识的老同学,一位是老同学公司的日本老板,再一位,就是刚来的女孩。我坐在大连女孩旁边,对面是同学和老板。

  
两位男性把我向女孩介绍一番,她礼礼貌貌地说自己刚来留学,对日本不了解,以后多关照等等。看着这个小我几岁的新来女孩,我心里生不出丝毫关照她的责任感来。她的姣好美貌,实在是让人联想不出会有任何世俗的不遇来找上她。老板介绍说,她丈夫是日方公司在中国最大客户公司的老板,是超有钱人。看她这样容颜可人,我就替那丈夫担起了心,便直问那老板为什么让夫人出来读书。她不懂日语,便任我那同学和那日本老板把她的身世和前景交待得明明白白。

  
她的超有钱丈夫跟我同学是业务上的同事业余里的哥们儿。同学说哥们儿娶到她“那是费老劲了”,差不多闹到了撇家舍业。婚后,老板说要培养她出国见世面,就把她送来日本留学。她自己还要求留完日本再留欧洲。虽说她早过了读书年龄,但是却想做着太太到外国各处上上学。

  
日本老板也是话题围绕着这女孩的夫妇二人不离口。整个一晚上,对面的两个男人饶着舌喋喋不休。说是找我来陪女孩儿,实际成了找我来陪女孩听他们泄话。

  
餐馆老板,站在柜台里面手头忙着活计。手下忙着,眼光却不断地往我旁边飘送。那是被吸引住的不由自主的目光。做好的菜,他亲自端到我们桌边来。眼睛盯着女孩说“哎呀,这就是杨贵妃吧?鄙店真是荣幸,杨贵妃光临。啧啧!”他的口气里,毫无半点恭维。与其说是恭维,他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表述他的惊羡和倾慕。过一会儿,他送来一碟菜。放一碟菜,就感叹一句“诶呀,杨贵妃!啧啧!”。

  
这位大连女孩儿,也是不施粉黛的青丝粉面。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微微下倾的首颈,听着她不高不低的天然话音,我就想,什么是民女啊?就是坐她旁边这位的我啊。不过,这样的心思里是不含一丝的自卑。那份天成的魅力,那恍如隔世的美貌,是由不得旁人拿来比试的。那不是女大十八变碰巧变出来的,也不是深闺精心调养着出落出来的。看见她,男人大致总要心里惊叹一句“天哪,人间竟有此等尤物!”。即使口上不说,心里也要划过这样的一个旌澜。

  
一般说来,女子端庄,即可称好看。端庄而又有几分魅力,就是漂亮。漂亮,而又性情多到难掩,就是妖媚了。不够端庄,却有几分淑静,大家说“顺眼”。顺眼端庄漂亮到了她这个程度,却又懂得含而不露,就只有说是尤物。皮肤的细致无瑕,曰凝脂。黑到亮的发丝和瞳仁,只能在这等凝脂中生发得出来。恋爱时要漂亮,娶妻时要端庄,生了女儿,即使不端庄也不漂亮,怎么看也是顺眼,因为内心喜爱。可爱的就觉得美。她在这几个环节里面,放到哪一层都绰绰有余,享不尽的天然优越。

  
班里的韩国女孩儿,和这个她有相同之处。韩女进出教室总是低首含羞谦谦而行。这个大连她也是这样,一直是稍低着头颈,半含微笑。什么样的面相招来什么样的目光,什么样的性情聚来什么样的品位。现代漂亮女孩,即使独自举出,姿态亦如面向镜头。纸面或屏幕上的靓丽比比可见,却不知道妩媚都被忘在了哪里。倜傥者往往勇于挑战亮丽,却对妩媚敬远。她们看到的眼神里,几乎没有多少不怀好意,也没有粗俗的好色。所到之处,尽收眼底的,多是下意识的赏心悦目。文学作品里的美女,多半是作者的加工和异性主人公的痴迷造就出的尤物,这样的她,却是现实中一打眼就是尤物级的精品。

  
那晚回到家,把今日的所见告知男主人。起初,他只是不屑地说出一句“你的眼光有问题。就不信你还能看出谁能那么美得出奇?”接着,不平衡的话就来了。

  
“漂亮女人脑袋空,再说,也养不起。”

  
“养不起?我养得起?我是赖在这里让你养呢?”

  
“你嘛,不是尤物级的,就得自食其力了。”

  
几年后,向老同学问到她的情况时,他说“咳,你还惦记着呢?早离了。跟别人去欧洲了!”。我说“她丈夫当初就不该送她出来。”“我那哥们儿也没指望着能把她留住。他说了,离了也值。”这个超有钱的老板,还真是有几分帝王襟怀。(20061205)

  


  





Page: 2 | 1 |

 回复[31]:  小林 (2007-11-22 17:25:45)  
 
  倾国倾城又倾家,伤身伤财又伤神!

 回复[32]:  雪非雪 (2007-11-22 18:17:58)  
 
  小林兄怎么倾出了倾国倾城来?

  
今夜小酒乎?

  
暖身暖胃又暖心。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