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14 13:08:23 阅读人次:1855 回复数:11)

  

  
给日本人教汉语,有时会遇到平时想都不曾想过的问题。比如,有一次上课,课文里出现了“大姐”这个词,学生把它翻译成姐姐。读一段又出现了“二姐”,又把它翻译成姐姐。这就出现了问题,因为大姐和二姐不是同一个人,都翻译成姐姐,在故事里就成了一个人物。这时我就只好作说明,把大姐译成“第一个姐姐”,二姐译成“第二个姐姐”。

  
日语里有“长男”、“次女”、“三男”等户籍概念,但没有现成的以“大哥”“三姐”相称的说法。据我所知,能把数字用尽其用的,中国似乎可在世界民族之林首屈一指。比如,一个星期里的7天,从周一到周六只需要会说一个“星期”再加上数字的1至6即可。每当给学生讲星期说法的时候,我总要在他们面前得意一番中国人造词的智慧。对他们说“除了中文,哪个国家的语言也不可能用一个单词和6个数字表达出从周一到周六这么多的概念”。中国人对数字的巧用,再就是子女的排序。仿佛孩子多得怕记不住名或者记不住哪个先生哪个后生的,干脆就按上个数叫“小二”“小五”什么的。有时难得取个名字,就兄弟或者姊妹几个共用:“大明”、“二明”、“大丫”、“二丫”、“三丫”。

  
话归正题。上面读的课文进行到后段时,又出现了“小姐”这个说法。我对“小姐”概念的理解,在过去是深闺浅出的名门之秀,现时则是站在饭店或什么堂皇大厅走廊一侧穿着旗袍工作服的长身姑娘。再复杂生动的场所中的小姐我也没机会亲眼领略。这样解释之后,有一个不算年轻但也不太老的中年女生说“我去中国旅行购物的时候,有人叫我‘小姐’有人叫我‘大姐’,中文真是太难,总是弄不懂正确的用法”。

  
我就跟她解释说,这时候的“小姐”和“大姐”很简单。“你去名牌化妆品专柜买香水的时候是小姐,去自由市场买大葱的时候,卖葱老乡会叫你大姐”。班里老少男女学生听了都喜笑颜开,以为领会了中文的神韵。 (060118)

  


  


  




 回复[1]:  taya (2006-11-14 13:10:22)  
 
  中文中有很多没有固定称谓,特别是方言,这是比较难的.日语中的单词基本都有其名称.比如称呼,日文一个桑就搞定全世界所有生物.而中国...这个还怕交错了得罪人

 回复[2]:  风 (2006-11-14 13:39:33)  
 
  称谓的神韵还真难。一般直呼名字,或加个桑。打趣时称爷,或称兄,打架时称先生。就是那个老师,时不时在镜子上看到,还没琢磨透是干啥用的。嗯,也许是怕得罪人,戴的钢盔。

 回复[3]: 风桑 taya (2006-11-14 13:45:23)  
 
  突然想到个称呼,叫你风神,这个名字如何?

 回复[4]:  吴卫建 (2006-11-14 14:15:29)  
 
  叫风神还可以,如叫神风就不好了,2战末期日本空军有个著名的神风队,全是自杀飞机,装满炸药后去撞美军军舰,几乎无活着回来的。

 回复[5]:  风 (2006-11-14 14:04:24)  
 
  哈哈,taya。是想把俺祭起来当靶子,让大家拿五分硬币砸啊 。不干不干,俺宁愿当风小子。要不风大伯也凑合。不久前跑别处去翻跟头,就被大叔大叔地喊。俺家太座就说,喊你大叔,那本座不就得被喊风大婶了吗,太难听。你再捣腾点之乎者也,混个大伯吧,那样本座也能混个风婆婆当当。嘿嘿。

  
吴兄:俺扛活的店里,过去有个副总,就是从神风特攻队里出来的。要是晚几天投降,他也就撞上去啦。俺就有缘问过一次好,就退休了。据说是个了得人物。

 回复[6]:  taya (2006-11-14 17:16:37)  
 
  哈,不小心成封神榜了

  
蜂窝煤也不错

  

 回复[7]:  风 (2006-11-14 17:18:59)  
 
  嗯,蜂窝煤好。有眼。俺打架打不过时,出溜以下就能跑老远。

 回复[8]:  雪非雪 (2006-11-14 17:22:23)  
 
  蜂和风不一样。蜂被风蛰了就疯了···

 回复[9]:  taya (2006-11-14 18:19:33)  
 
  蜂被风蛰了就疯了···笑死我了

  
谁疯了啊

  

 回复[10]:  少年行 (2006-11-15 10:20:32)  
 
  "小姐"是"长身姑娘",这个说法形象,俺眼前马上浮现出了烤鸭店!(里的那些姑娘).

  
"风娃"也不错

 回复[11]:  风 (2006-11-15 10:24:29)  
 
  哈哈,"风娃"。好!这个俺中意。

  
扛活去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