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听雨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0-26 11:28:44 阅读人次:1734 回复数:25)

   

  
是那种雨水淋在某种金属板上的霖铃之声,把我从无知觉的睡梦中唤醒。慢摇渐渐醒过来的头,闭目倾听这沉默了一冬的雨声。竟然再没能入睡。

  
细碎的雨点,把本来就不十分好的睡欲击散,引出一大堆与春雨无关的片段来。这也是出于寂寞?

  
系主任号召大家自己找路子搞创收,有人提议去卖电视报,一份报纸挣2分3厘5,上一千份报纸,挣23元零5毛,百分之十交教研室,所剩归己。算一下,也可以。每周挣约20元,一个月就是80元,跟工资差不多,劳动量也不算大。于是,就开始注意起卖报的情况。 

  
早上7点半钟左右,骑自行车加进上班队伍的洪流里,才发现大街小巷的十字街头,以及没有眉目的电线杆旁边,提蓝叫卖“电视报”者,比比皆是。偶有暂停者买报,比之卖报者,却寥若星辰。想起策划了三四天的兴奋不已的卖报计划,心中一凉,不由失声大叫“电视报!”,引得行人侧目回头相看。我哑然失笑,扬眉而去。一声撕破文静淑面的叫喊,震得自己坦坦荡荡,全身轻松。

  
今年20N岁,为人妻人母,暂独居。大学教师。 

  
雨,好象停了。那种滋润情绪的湿漉漉的节奏消失了,于是这笔也不知了去向。

  
傍晚时,丰来过。我们喝酒,也抽烟。她是纯正的出口专内销的上等品。丢掉只差两个月到手的英国文学硕士文凭,正在筹办赴美国留学手续。可爱的护照到手已经一年有余,也仅仅是握手而已。待业青年。未婚。26岁。她说有人介绍她去某县城做一个超万元户的家庭教师。月薪500元。哇!我说:“你去!” 

  
丰煞有介事地吐一口浓烟。姿态优雅。她慢悠悠地说:去是可以去,就怕去出一个罗切斯特先生来,那主人我见了,很帅。我哈哈大笑。来,为罗切斯特,干杯! 

  
歇笔之瞬,小闹钟的勤勉之声走入耳中。它一直走着的,方才似乎毫无声响。听它就有,不听就无。如同世俗的评价与传言。

  
一直想拍一组黑白照片。走了几个商店才买到一个黑白胶卷。某一个上午,拉上窗帘,翻掀出一大堆各色床单丝巾之类,做背景找衬托,又披又挂。着实布置造饰了一番。拍到第五张时,自动过卷装置开始咝咝地响起来,眼看着数字显示窗上5-4-3-2-1,最后以0嘎然而止,倒卷完毕。相机本来是全自动的,拍满36张后,自动倒回。可是,握着缩得干净利索的胶卷,象盯着一颗闭身的蜗牛,无奈。找出相机说明书,怎么也找不到有关这一故障的线索。不耐烦地将它扔在桌上,却见说明书封底上有他用圆珠笔写的字:不要用此相机拍国产黑白胶片。且前面还加了着重号提示。这是他到日本后托人带给我的第一个礼物。

  
不知为什么,在我失声痛笑的同时想起一个四个字的词叫做物竟天择。大意是被淘汰者不必委屈。 

  
此刻在做什么,我的爱人。睡梦中可有我的影迹?相距之遥,连思恋也已感应不到。只有分别的时候,才相信分别就是终日斯心独守。只有想你的时候,才知道寂寞就是无奈无奈无奈。无奈。

  
雨又下起来了。击地的回响低吟着漫天的失落。我不知道它为谁而泣。 

  
该睡了,尽管雨又下起来。雨有雨的节奏,我有我的节奏。谁也没有规律,但都有节制。但愿醒来是个明朗清爽的好天。这一天当是个美妙的日子,所以凌晨一点就醒来写出这一片臆语。

  
快乐,是有先兆的。(1989春)

  




 回复[1]: 隔镜听雨,物镜天赜 风 (2006-10-26 12:32:17)  
 
  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回复[2]: 模糊仰视 雪非雪 (2006-10-26 15:10:18)  
 
  


  
红叶是这样看出来的

  

 回复[3]: 红叶其实是可以做出来滴 陈某 (2006-10-26 15:17:40)  
 
  

  

 回复[4]: 非雪好! 孙秀萍 (2006-10-26 17:02:12)  
 
  做出来的就是不如真实地,还是非雪的照片和文字好看!

  
咱俩罗卜白菜各有所爱,不算差别阿!你可别不认俺这个老乡啊.......

 回复[5]:  雪非雪 (2006-10-26 16:42:37)  
 
  呵呵,上一节课回来,叶子红透了。

  
秋风急,人不急

  


  
秀萍,白菜萝卜均为我爱,你说咋整呢

 回复[6]: 东风二位好 雪非雪 (2006-10-27 00:08:43)  
 
  蛋卷和风花雪月。。。。唉。前者是「食文化」,后者是消化人间烟火过程中制造出来的好看一点的泡沫。我做的蛋卷还不算坏;泡沫呢,有温饱闲余时努力制造中。

 回复[7]:  风 (2006-10-26 21:32:26)  
 
  蛋卷的「食文化」是赏肚子的。

  
风花雪月的「泡沫」是洗心的。

  
唇枪舌剑的「政论」是练脑子的。

  
都是好东西。

  

 回复[8]:  东京博士 (2006-10-26 22:45:55)  
 
  雪桑乱喊,东风我一对啊,差点碰,做大了,全风碰碰和,你出冲不得了哦。辣子。

 回复[9]:  雪非雪 (2006-10-27 00:19:12)  
 
  东博说的是上海话吗?我看不懂。看东博在别人自留地说我小心眼大心眼什么的,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就在自己这里回应了一下。就成了乱喊了。 “辣子”是什么?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06-10-27 00:18:33)  
 
  哈哈,这些话你如果真的不懂,还是不懂的好,别跟俺学坏了。

 回复[11]:  雪非雪 (2006-10-27 00:24:23)  
 
  回复[7]: 风 (2006-10-26 21:32:26)

  
蛋卷的「食文化」是赏肚子的。

  
风花雪月的「泡沫」是洗心的。

  
唇枪舌剑的「政论」是练脑子的。

  
都是好东西。——By风。

  
风把事情说成好东西,东博何必却把自己的话说成坏东西。

  

 回复[12]:  风 (2006-10-27 00:32:09)  
 
  俺,俺,俺也不懂上海话。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6-10-27 08:00:56)  
 
  蛋卷的「食文化」是赏肚子的。

  
风花雪月的「泡沫」是洗心的。

  
唇枪舌剑的「政论」是练脑子的。

  
——————————————————

  
再加1句:

  
拔萝卜[种地]是活动筋骨的

 回复[14]:  雪非雪 (2006-10-27 09:30:30)  
 
  不懂装懂硬撑得遭罪,懂装不懂糊涂到聪明。

 回复[15]: 关于红叶 游人 (2006-10-27 13:43:02)  
 
  雪姐好!

  
躲在暖暖被窝里听雨的感觉最舒服了。

  
昨天的新发现:

  
http://plaza.rakuten.co.jp/qiqiyo/diary/200610260001/

 回复[16]: 谢游人导游 雪非雪 (2006-10-27 15:00:08)  
 
  枫叶集锦看过了,先睹为秋

  
谢谢你。送花和我的秋我的瓜给你:

  
………………………………………………………………

  
------------

  
--------------チランドシア Tillandsia

  


  


  


  
--------------红瓜绿叶

  


  


  


  
-------------怒向树丛觅红叶

  


  

 回复[17]: 谢谢雪姐的花,瓜,秋 游人 (2006-10-27 16:59:48)  
 
  小妹学识浅,这是什么花?兰?

  
瓜是?。。。不知道了。

  
秋叶认识,喜欢这种淡淡的红。

 回复[18]: 回游人 雪非雪 (2006-10-27 17:07:22)  
 
  经查阅,信息如下:

  
花名:紫花凤梨 Tillandsia lindenii

  
凤梨科铁兰属 原产北美、中南美的广大区域。凤利类中原生最多的、最具代表性的即是紫花凤梨,美丽的花朵极具异国情调。

  
花语:顽强

  
赠花礼仪:用细尼龙丝线系上2~3株花,装饰上南美同格色彩鲜艳的手织绳带做壁饰。

  
瓜名:红薯。或者也叫白薯(地瓜)。日本語は薩摩芋という。

 回复[19]: 谢雪姐速答! 游人 (2006-10-27 17:16:58)  
 
  紫花凤梨,美丽的花,名字也美丽哈。

  
花语:顽强?

  
是不是花也是硬硬的?

  
瓜是红薯啊!我还当是红萝卜呢!雪姐在做无土栽培?

 回复[20]:  雪非雪 (2006-10-27 17:26:48)  
 
  没做栽培,都是务虚的。舍出一个红薯,可赏叶月余。

  
紫花凤梨,嗯,硬得像铁树一般。叶子一碰铿锵有声。

 回复[21]: 雨声滴出一个大观园 邓星 (2006-10-28 16:13:08)  
 
  雪非雪你好拽哦。。。有情调有品位。

 回复[22]: 邓星 雪非雪 (2006-10-28 17:46:27)  
 
  你也会说“拽”了?记得你说不懂来着,现在轮到我发问了。。。。这拽究竟是要拽什么…… 情调品位都是飘乎乎的东西,拽也拽不到。就贴些实物来拼凑

 回复[23]: 哈哈哈,雪 邓星 (2006-10-28 18:00:00)  
 
  说不懂“拽”的是采夫,你搞错了。。我自以为很懂这个字的,因为它可以代表那种只可意会的意思,我以为。有时候说不清,就像你说的飘忽?你对花那么有研究,表示浪漫。。。

 回复[24]:  雪非雪 (2006-10-28 18:12:39)  
 
  邓星桑,看来我是地地道道地被搞晕了 花收下,谢谢了。

  
意会中…… 采夫意会过了,赶明见了屏上讨教。

 回复[25]:  风 (2006-10-28 19:07:15)  
 
  俺再加一句。

  


  
蛋卷的「食文化」是赏肚子的。

  
风花雪月的「泡沫」是洗心的。

  
唇枪舌剑的「政论」是练脑子的。

  
拔萝卜[种地]是活动筋骨的。

  
排忧解难的[咨询]是挑战毅力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