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秋季开场白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25 23:34:31 阅读人次:1666 回复数:8)

  

  
两个月的假期,说出声音的话没有打出的字话多。差不多有20几天一人独处,可以通电话的朋友,都四处外游中。一人在家不开电视,单行道的话频也拒绝着。对着镜子倾吐也用不上声音,废话就都涂到了屏上。真要感谢网络,否则还不患了失语症。今天头一天开学,进教室前还担心进去该说什么,还会不会说话。没想到课本只扫一眼话题就滔滔不绝,可见人之内在的話语权欲望是怎样强烈。

  
今天的內容是“被”。猫吃鱼——猫吃鱼了——猫把鱼吃了——鱼被猫吃了。甚至说“猫吃鱼”也可以从右往左念成“鱼吃猫”,学生说“哪有这样的事?”老师就说“如果有就是大新闻。你不知道那句话吗?‘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就是新闻’”。

  
还没下课,外面的天就不见了天影,才知道了秋已经来得这么近。出校门往停车场走,风近于冷。有点披星戴月的自怜。走上高坡,看见远处的通明夜景。20公里外的家,在等着主妇开火做饭。

  
有人问“您做什么工作”的时候,答曰“教师”。如果有人问“你是干啥的?”,我就会说“我是卖话的”。中国话,平均N日元一个音节,一句话或者换得来半碗米。心下自忖,这卖文卖话的活儿也不错,挣着外国钱弘扬着祖国文化,贡献堂皇报酬实惠。双赢。

  
开车上路,才感到口干舌燥。连日来的话语枯竭解禁,势头过猛又成了话痨。今天或许亏了,明天话价上涨,悠着说。(20060925)

  




 回复[1]:  陈梅林 (2006-09-26 12:27:19)  
 
  爽!

 回复[2]:  雪非雪 (2006-09-26 16:35:40)  
 
  梅林桑,就是这个心情。却忘了用上[爽]字。谢你点化

 回复[3]:  陈梅林 (2006-09-26 18:51:21)  
 
  雪桑:相识恨晚!

 回复[4]:  雪非雪 (2006-09-26 21:06:46)  
 
  我不恨晚。只為能相識慶幸呢

 回复[5]: 同行 水双 (2006-09-28 11:02:18)  
 
  雪san:

  
没想到,我们还是同行呢。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39&&kno=001&&no=0001

 回复[6]: 声声慢 雪非雪 (2006-12-07 19:05:48)  
 
   声声慢——对外汉语课

  


  


  
伯婆莫佛,阴阳上去,

  
殷殷兢兢业业。

  
乍黑还亮时候,最难将息。

  
三言两语导读,

  
怎敌他乱调高低!

  
书让字,说使役,他让她去找你。

  
满地残秋堆积。

  
憔悴损,如今有谁堪赏?

  
守着子弟,独自怎生得走。

  
扛活更兼途旅,

  
到黄昏,倦倦疲疲。

  
这次第,怎一个叹字了得。

  


  
(第五节课下课6点20分。天已黑透,颇感困乏,因生此怨言自娱自嘲。)

  

 回复[7]:  我是目光 (2006-12-07 19:18:51)  
 
  雪辛苦了。多喝水润润嗓子。卖话有时很得意,有时也很辛苦。

 回复[8]:  雪非雪 (2006-12-07 19:32:38)  
 
  谢谢目光。

  
你也好好保养眼睛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