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16 14:21:04 阅读人次:1696 回复数:4)

  秋天。冬天。小腿裸在风动的裙下。在站台上等车。地铁御堂筋线纵贯大阪南北。等那种“叮咚叮咚”的音乐声响起,就有车开过来。这是通知电车到来的警声,飘荡在站台所有的角落。异国透明的风中,只有这声音在响,像空气一样不可捕捉又无所不在。

  
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自己几乎没有任何识别能力而只能处处被识别。但是,几天下来,却熟悉了这种声音。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它是这样亲切又这样冷漠,象一尊没有表情的城市路灯。

  
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面对陌生,自己也成了一个陌生的自己。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也看不见未来的路。每天都在忙,却看不见目标。似乎曾有一种模糊的信念,支撑着近于空洞的身体疲惫地回家又在闹钟的警醒中起床。日复一日着。有风雨的日子似乎比晴天丽日更温暖,因为有一层被上天亲近被季节抚摸的错觉。

  
不坐地铁已有十多年。开车驶在御堂筋线上,偶尔会听到旁边某一站台飘过那种声音。车行出很远,那声音还延响在耳中,拂之不去。我很想赶走这个抱音自怜的自己,却力不从心。声音。刻写在声音里的记忆可否更新?初来这里,心里虚空得如同一张白纸,哪怕是一阵随风飘来的叮咚声也会留下一道划痕,成为寂寞中的知音。

  
春暖花开的时候,总有一种缥缈的香气游荡在周围。许多年后我才知道,这是沉香花开的香气。到日本的第一个春天,第一次闻到这种令人郁闷又令人心旌的幽香。那个春季的天空很大很高。走在人流中,依然觉得世界空旷。行人匆匆却看不见面孔。纵然有千千万万的同类擦肩而过,却只有这不知踪影的香气告诉我春天送来温馨。至今,我也不知道那座窄小破旧的房子周围,究竟是谁家栽种着沉香。推开门窗,沉香就飘进我的家。我象一只风筝,被沉香醇郁的春风托拥着。心里不着边际。(060901)

  




 回复[1]:  虫草 (2006-09-16 19:36:27)  
 
  喜欢铃铛的声音,喜欢茉莉花香。

 回复[2]: 只要坚持,总会找到的 蓝色海洋 (2006-09-16 22:05:04)  
 
   这篇文章我很喜欢。一滴小雨点儿,只要坚持,总会找到的回归大海的路......

 回复[3]: 蓝色海洋 雪非雪 (2006-09-16 22:19:45)  
 
  谢谢你喜欢。

 回复[4]: 虫草桑 雪非雪 (2006-09-17 13:22:44)  
 
  铃铛的声音我也喜欢,特别是《青松岭》中那挂大马车跑在路上的那几串。

  
虫草本身是什么味道?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