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职业观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14 12:37:54 阅读人次:1742 回复数:7)

  人们常说老师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我最怕听见看见这句话。在老师队伍里这么多年,实在没见过真正的圣人老师。在教育这个圣域里,首先是做好一个健全的凡人。大凡那些自以为圣的大师,对于大多学生并不是可亲近的老师。老师只是一种职业,对老师本人来说,这是一份品格加某类知识的良心活儿。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著名大学里的著名教授和乡间小学的哪怕是民办教师都是平起平坐的。只要你走进教室里,你就仅仅是个课堂主持人。节目做得怎么样,只有良心知道学生知道。老师在课堂以外的荣辱与课堂无关,多少双眼睛看着你,走进学生记忆的老师只是一个“人”和一点知识的载体。

  
成功的老师,就是让班里差生也觉得你是他的亲老师。临高考的时候,有一次晚自习,班主任进来见我正跟一个学习有点心闷的女生一起做题,就用责怪的语调大声叫我名字。之后他还把我叫到教研室去训斥一番:你傻呀!她那样的已经是死孩子掉井没救了,你自己不抓紧你不想上大学了?我知道这个老师待我好,十分感激他的重点培育。考场如战场,到了冲锋陷阵的时候,将领总是要集中训练尖锐部队。但是,对他平时以成绩优劣划分学生等级排座位的做法,那时就觉得不够温厚,缺少待弟子的平常心。

  
老师在所有学生心目中给学生的定位会久久难以消失,自尊心的维护才是进步的最大动力。对于优秀的学生,当私下肯定;对于差一点的学生,可能的话来一点当众鼓励但决不可当众刺激。优等生和差生,对于老师有点像妻子和幼子——背后夸老婆当众夸孩子。

  
从小想过长大后从事各种职业,唯独没想过当老师。可是偏偏就当了老师,并且一当上就没下来。或许是造化弄人,或许这就是造化。至今,我最想做的职业是当医生。名医当不成,做一名看小病的常见病小大夫也行。我喜欢做立竿见影的小事,并且能不厌其烦地力求把它做好。比如改错字错句(尽管如此自己还是经常有错字病句)、洗碗、长袖衣改成短袖、修剪开败的花枝之类。是人无大志且贪小悦。我想如果我是一名医生,即使医术平庸但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医治病人并给予抚慰。这是自己内在的需要。无奈此天性于今生恐怕再无此用武之地。久之,做老师也做得心安理得了。不求超过自己器量能力的名利只求充实坦然的话,做什么都会觉得舒心。

  




 回复[1]:  liyao (2006-09-14 12:52:39)  
 
  和你一样,我最不相当的就是教师。

 回复[2]:  雪非雪 (2006-09-14 13:00:09)  
 
  Liyao桑,这么说我们是同行了。

 回复[3]: 小时候想过当老师 虫草 (2006-09-14 13:05:19)  
 
  也是阴差阳错,都快忘记小时候的想法了。

  
遇到过一些喜欢的老师。

 回复[4]:  liyao (2006-09-14 13:23:16)  
 
  雪姐:但现在的心情不一样,我喜欢当小草的老师。生命力强,谦虚,还不会变···

 回复[5]:  风 (2006-09-14 13:29:27)  
 
  现在是老婆孩子都得当众夸。优秀的学生得满分,夸。成绩差一点儿的作对了一道题,也夸。

  
以前受过关照的一个日本小社长,当时也就30多岁,张口就是“杰作(けっさく)”。美国人更如此。见过的几个美国人,几乎都是见人就说great。

  


  
20世纪刚过去,现在还是“夸”的时代(俺又给整玄了,坏毛病 )。

  

 回复[6]:  雪非雪 (2006-09-15 09:53:35)  
 
  虫草桑:小时候想当老师的没当,没想当的当了。真是阴差阳错哦。

  
风桑:我记得在中国受教育的时候,老师除了表扬几个已经不需要表扬的人以外,很少鼓励一般同学,包括我自己当老师早期也一样,后来经常反省。记忆里的大多数老师总像是心情不太好。现在好像也是一样,我的小侄女为得到老师的表扬,今天把家里的钟摘下来拿到教室去,明天又要给老师买花做生日礼物……。奶奶发牢骚说“你们这是啥学校啊?怎么什么都跟学生要?”可见,孩子是多么需要表扬。

 回复[7]:  风 (2006-09-15 11:16:00)  
 
  雪桑:表扬确实是好办法。看来我得去书法大师那里请条制怒的横幅。

  
唉,现在的孩子真是太难了。我们当时调皮捣蛋后跑山上摘些野花用根草梆梆,就能把女老师哄上好几天。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