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写给回复的回复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16 19:04:13 阅读人次:4650 回复数:45)

  原贴: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2&&no=0033

  
跟贴:回复[9]: 不以为然 羅鳴 (2006-12-16 12:10:51)

  
这东洋镜除了老公(国王),孩子(公主),房子,院子,种子等私人隐私拿上来自豪,满足虚荣,让其他人羡慕之外。还有没其他可读性的文章。如果认为有必要自己家庭拿出来公开的话。不妨话题更让人好奇一点更挖深点。更开放点。

  
——————————————————————————

  
我的回复:

  
罗鸣桑:

  
你好。

  
首先,向你道歉。难得的周末好天气,却让你读了一篇令你这么扫兴的文字。

  
其次,向你道谢。谢谢你直率说出你的心声——“不以为然”。很敬佩你能不加掩饰地说出自己的好恶,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事。相信还有很多其他读者读后也有跟你一样的不以为然的感觉,只是没说出来(主贴点击次数200以上,到你说出“不以为然”共有9个回复)。敢于发出与他人不同的声音,需要勇气更需要足够的自信。这是一种难得的素质。相比之下,我就缺少这样的责任感。自从8月底加入东洋镜以来,只要在线,差不多所有的新贴都曾阅读。读得懂内容有共鸣并且恰好也有时间的话,就留几句回复。不写回复的,有的是无话可说,有的是受阅读能力限制,读后收获很大满腹感慨却不知怎么说。但是印象和感受都有的。内容不能苟同的也不是没有,但我就做不到直接说“不以为然”。这是我的性格,或许是毛病,但是不想改也改不了。如果我获得了某种认识上的共鸣或者情绪上的共享,我就会留给作者一个回应。有时候是给人指出一个变换错误的误字,自以为这也是一份建设性微力。

  


  
所有加入东洋镜和阅读东洋镜写回复的人,谁也没有义务让所有人都高兴,要唤起所有人的共鸣也没有可能。与其投人所好,勿如首先投己所好。当然,个人的好恶因人兴趣爱好格调而不同。同样,谁也没有理由只让自己开心而让别人不高兴。东洋镜空间是一个以旅日华人为主的关于“生活”“思考”等信息兼容的交流空间,不是学术专题园地,也不是纯粹的论坛,更不是权威图书馆。所以,一定要找哲理找真理找专题可读性的东西的话,恐怕难免要失望。这里只是一个供大家随意上贴自己文字及图片的开放空间。

  


  
我喜欢《东洋镜》,内心十分感激它的创办人以及积极参与支持这个网站的所有人。在日华人有这么一个便于阅读的直接空间,难能可贵。有人作出它来供我们上来享用,工作之余到这里浏览发言、各抒己见、倾吐自己的宏观微观。这是一件来之不易的事。每位在日华人都在各种各样的艰难路上走过,来这里看看大家的生活、思考以及相互提供的各种信息,多少会获得一点启发或者其他什么收获。哪怕没有收获即使只是作为消遣,也是东洋镜的功德所在。当然,不排除有人读后只留下“浅薄”“无聊”的印象,这因人而异因贴而异。我认为,它的主流是健康丰富并且利他的。因此,我以我现有能力以我所能够的方式予以支持。

  
喜欢《东洋镜》,理由如下。

  
其一,这里是一块母语园地。用自己的语言与同胞交流,愉悦。

  
其二,聚集在这里的人,性情健康、为人大度、见识高明、阅历丰富、乐于助人者多。作为在日人一员,我只有一双眼睛一副头脑一双手来看这个世界来从事自己的工作操持自己的生活。能与这么多同胞交流沟通,有助于加宽对自己所在的这个域外社会的认识,更有助于丰富自家的个人生活。我是彻底的生活派,一切的学习劳作和思考,为的都是活得从容活得丰富。天生我人必有用,此用就在自家中。努力是为了工作,工作是为了赚钱,赚钱是为了活得不窘。不窘了,才能放松自己平心静气地享受生活体味人生。

  
其三,我有时间来参与这种交流。阅读。回帖。上贴。这三项加起来要消耗时间,工作家务休闲之余,我还支付得来。至于文字内容以及文字功夫,由于这里不是编辑部,无人编审,文责自负,所以就一任自我地写将出来贴将上来。

  
每个人看世界看生活的角度有所不同。有人持批判否定的眼光,因为有其自成体系的建设性价值观;有人习惯于用审视的态度冷眼旁观;有人乐于直接参与并且不疲于公表和交流。

  
罗桑刚刚进入这里时,就拜读了罗桑的全部文章。并且立刻浏览了罗桑的餐馆网页,贵餐馆网址一直在我电脑中的“保存”栏中(http://www.geocities.jp/kpyqf022/照片上的菜是罗桑做的吧?)。

  
要说羡慕,当时看了真是羡慕。相信罗桑决不是为了让别人羡慕才弘扬广东文化的。我羡慕,是因为广东人比我多会操用一种语言,这是自发的发自内心的羡慕得值得的羡慕。罗桑有开餐馆的手艺,这也让我羡慕,羡慕罗桑家人常能餐餐美味。

  
我没什么专长,所以记录的东西都是每个人生活中有的那些日常杂事。这就是之所以在“个人集合”自我介绍中把“主妇”放在前面的理由。罗桑认为我这类闲文没有可读性,不知道罗桑偏重于阅读哪类文字。有一位被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评选为“全球五位管理大师”之一、“日本战略之父”的人,叫大前研一。他在日本开设一家商业管理学校,专门培养有志创业独立经营的人才。大前聘来各界一流成功人士开设现身说法讲座,其中,服装业有ユニクロ的柳井正、餐饮业有「和民」居食屋创业人渡边美树、此外还有其他行业总共7人的创业经营谈。我未从事过经营,但以为“和民”总裁渡边美树的创业经历很值得阅读。或者罗桑已经读过日文原版书。如果需要,我可以提供其中某些内容的中文电子文件,以邮件方式发给你。这套由大前研一编辑的5卷本经营管理学书的中译本,其中一本是由我翻译的。已由北京中信出版社出版。由于有合同限制,内容不能贴在这里公开。相关内容请看这里:

  
http://www.publish.citic.com/book/info.asp?foldername=1253

  
……………………………………(2006年12月16日)





Page: 2 | 1 |

 回复[1]: 斐雪的话,语重心长 蓝色海洋 (2006-12-16 19:19:29)  
 
  斐雪的话,语重心长啊!

 回复[2]: 早点说就好了 水双 (2006-12-16 19:50:19)  
 
  非雪的这番话,要早说就好了,省得俺饶大圈子了。

  
认识一些开饭店的老华侨,他们成功的经验是,不把自己的嗜好硬推给顾客。尽管他们在背后也说,日本人喜好的那种清淡的“中华料理”根本配不上叫中国菜。但是,他们还是做得比较清淡,单调。

 回复[3]: 网络精神的根本就是参与 陈某 (2006-12-16 19:50:41)  
 
   话题无禁区。自由,这是网络文化最大的特征。

  
当然,扔砖头好像也是网络文化之一。

 回复[4]: 简单回应 羅鳴 (2006-12-16 19:55:26)  
 
  斐雪小姐:

  
请别在意,我这个人天生就是这样,不喜欢恭维人,却喜欢挑刺。看到不顺眼的东东。就忍不住要骂。这习性不信您问您的好友老陈(跟老刘叫。无恶意)最清楚,你的所有文章我都是ファン、就是这篇,实在有点那个,,,,国王?嗨,不说了。不过您也要感激我,因为我的与众不同的反调,您增加了多少点击和回复。您从中也发现了不少愿与我鱼死网破的护花使者。

 回复[5]: 扔了之后 水双 (2006-12-16 19:57:22)  
 
  扔了之后,还得防备他人回扔,准备回扔。班主任果然看着呢。

 回复[6]: 水双啊,我1天在线时间 陈某 (2006-12-16 20:06:55)  
 
  10小时以上。 可是我不可能每篇文章每个回复都看。

 回复[7]: 班主任 水双 (2006-12-16 20:14:38)  
 
  “班主任”,哈哈,这个由俺发明的称呼就这样定位了。本人公认的,铁了。童谚曰:“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师到我家”。这个老师就是指班主任,比校座更有实权,有时候简直比国王还大。

 回复[8]: 水双是个好学生 陈某 (2006-12-16 20:42:23)  
 
  小时候是不是这样的?发言先举手

  

 回复[9]:  雪非雪 (2006-12-16 20:45:25)  
 
   斑竹这张画超懐かしい

  
这个男生看上去像雷锋抱着枪的那幅画。

 回复[10]: 是三好学生 水双 (2006-12-16 20:51:04)  
 
  不仅是好学生,还是三好学生呢。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到现在还记得,还在实践中。

 回复[11]:  吴卫建 (2006-12-16 20:56:25)  
 
  是学生的话,还没有工作吧,我记得三好是思想好,学习好,身体好吧,政治思想重要呵

 回复[12]: 看来水双是伪三好学生 陈某 (2006-12-16 21:11:47)  
 
  

  
雪桑说的是这幅?

  


  


  

 回复[13]:  雪非雪 (2006-12-16 21:18:17)  
 
  

  
对对,就是这张。

  
表情的庄重庄严感,神似。

  
文革时代的东西有一种共同的特殊的时代气质。

 回复[14]:  雪非雪 (2006-12-16 21:24:56)  
 
  回罗鸣桑。

  
不可能不在意你的批评,否则不会写这么长的回复。

  
对于“恭维”,我会转个弯想想是否合得上拍儿,对于批评,我则是严谨地作正面接受。看罗桑上面的话,才知道原来是对“国王”用词产生不满。其实这只是随便找个词来用的,跟ID差不多。要不怎么说呢,大家把女主人叫太座,不都看得挺习惯吗?有时候我用男主人女主人的说法。“老公”的称呼我不习惯,因为在国内时还没听东北人有谁用过这个词,现在也都在用了,但是我习惯不了,就像听见北方人把妻子叫太太也不习惯一样。“你的所有文章我都是ファン”,真的吗?那真要感谢。 也谢谢你这次反调带给我的点击和回复。不过,写贴子的时候还真是没想过点击率什么的这些贴子之外的事。当然,有人阅读有人回复确实是令人高兴令人心生感激的事。这是良心话。

  
“护花使者”这个说法不敢苟同。第一,我不是花 (不是谦虚,肯定不是),还没有那么弱不禁风;其次,“护”——这样说,低估了其他人的参与意义。假如是我到你的帖子下面投放你给我那份同样内容的“挑刺”砖头,相信也会有各方大侠出来参与讨论。今天的交流,对罗桑的性格有了大致了解。好事。如果真像罗桑所说的那样,喜欢挑刺并且不介意挑刺的话,以后罗桑上新贴的时候,我上赶着去挑刺拍砖。

  


  

 回复[15]: “向雷锋同志学习” 吴卫建 (2006-12-16 21:53:35)  
 
   このppも超懐かしい 。

  
我想到流行此照片大约在63年到文革前夕中国社会的朝气蓬勃之景象,那时除了社教和四清运动,社会基本平安,人们的精神面貌也较好,孰不知GCD会搞出个不可收拾,后患无穷的文革,折腾啊。

  
水双说的是对留学生的三好学生之标准,学习好,身体好,工作好(打工好),正确也

 回复[16]:  羅鳴 (2006-12-16 22:10:19)  
 
  叫总书记都可以,就是叫国王,让人听起来难受。广东话叫扮晒野。吴先生在深圳听过着词吧

 回复[17]: 那么叫总统算了 陈某 (2006-12-16 22:48:23)  
 
  

 回复[18]:  吴卫建 (2006-12-16 23:26:18)  
 
  罗桑,国王之类的中性词大概是个人的感受和接受程度不同吧,比如在镜子里可能大家都接受太座一词,但也可能镜外的人对此称呼不接受呢。国王至多就有些君主制的成分,如皇帝似乎就带有封建统治色彩了。在我看来总书记的称呼有些不喜欢,因为从中共党史上看,8x8之前的总书记下场都不好,从陈独秀,瞿秋白到胡耀邦,赵紫阳。“扮晒野”是何意?在深圳大都是外乡人,一般都用国语。最近,我去了广州,中山,东莞等地,今日我去了珠海,刚回来。下周还要去少肇庆,珠江三角洲确实不错。

 回复[19]:  风 (2006-12-17 00:01:53)  
 
  仔细读了文章和所有回帖。作个记号。

  

 回复[20]:  风 (2006-12-17 00:06:11)  
 
  吴兄,“扮晒野”的意思,大致相当于“造作”。用北方话讲,大概是“做作”的意思。

 回复[21]: 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做上将军 校长 (2006-12-17 00:14:58)  
 
  请大家做10次深呼吸......

 回复[22]:  陈梅林 (2006-12-17 00:20:21)  
 
  校长就是上将军啦。呵呵。

 回复[23]: 哈哈,梅林会太极啦 校长 (2006-12-17 00:25:20)  
 
  砖头飞回来了,俺撤!

 回复[24]:  陈梅林 (2006-12-17 00:29:48)  
 
  别,校长!俺就盼你跟俺说句话。

 回复[25]:  吴卫建 (2006-12-17 00:33:20)  
 
  学到了,谢谢风。那这样上海话也是“做作”之意。咦,你是东北银,怎么会懂此纯广东话,是用古狗叼来的吧,哈哈。

  

 回复[26]: 没砖头俺又溜达回来了 校长 (2006-12-17 00:37:58)  
 
  梅林,久违!最近忙啊,没时间照镜子,好像也很热闹哈.

  
很晚了,该下啦,男要吃,女要睡嘛,注意美容,嘿嘿

 回复[27]: 哦,风和吴员外还在 校长 (2006-12-17 00:39:16)  
 
  问个好,撤了,呼呼去也.Zzzzz...

 回复[28]:  雪非雪 (2006-12-17 00:45:23)  
 
  各位晚上好。欢迎光临敝舍聊天

  
就是啊,风桑怎么还知道广东话?那应该早给提个醒儿,免得我无形中扮晒野了一番。不过,无知者无罪,自恕

  
校长升将军了?

 回复[29]:  风 (2006-12-17 00:49:36)  
 
  吴兄,雪桑。为了确认,确实用了一下古狗。不过,俺与很多地方都有些渊源。按雪桑的话说,就是很多地方,“不再是他乡。”

 回复[30]:  风 (2006-12-17 00:55:32)  
 
  哈哈,雪桑。有啥可恕的。

  
知道广东话的人,海了。不看地域,不看方言,看人。千万别因此埋汰广东话或广东人。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