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2-09-22 23:11:53 阅读人次:10856 回复数:102)

  

  
日常中国


  


  
今年8月一个月至9月19日期间,一直在国内。具体说是在东北地区,黑龙江、辽宁。过得很日常。几十年来,第一次这样长期驻留在家人身边,把改革开放以来的国人日常生活体验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过程。

  
尽管每年都回去,往往是时间短暂,移动频繁,许多细节部分未能关注到。此次则不同,一个多月每天参与家常家事,的的确确感受到中国人的生活与出来前的八十年代相比发生了极大变化。至于都有什么变化,在这里一时却想不起来从哪里说起。单说日常生活饮食家居方面,小区里出门几十米总会有大中小超市,什么都有。店主基本都认识了,买卖轻松简单。蔬菜类比如西红柿、黄瓜、葱等等,做饭前去买,一个一根地买,新鲜,又不至于浪费。

  
母亲的使命就是主持安排一家人的吃饭问题。她乐此不疲。吃着早饭策划午饭和晚饭。我的床头每天都像财神爷还是什么大仙供台一样摆满了各式水果。她见总不见少,就自以为我不喜欢那几样,第二天再换上其他种类。几天后发现还是不见少,就念叨说人不吃水果身体就会不好,健康报都说了。还说是因为日本水果贵我已经养成了不吃水果的习惯,这样长久下去会更不好云云。我只好告诉她这些水果都是好东西,我都爱吃,只是肚子没有地方容纳。一天三餐,每餐饱食,哪里还容得间餐?偶尔吃块西瓜啃个梨,她就马上又去买来西瓜和一袋子梨……

  
期间,最小侄女赴南京入学。双亲飞机陪护到校。临行早上,她与家人一一拥抱告别。作为姑母长辈,嘱咐她在外首先要保护好自己,要保护好自己首先是不伤害他人;其次是离开父母就会知道体谅父母,他们不容易。33年前这个时候,父亲推着自行车,一家人跟着送我上火车。身上带了20几元钱,身轻如燕般地离开故里。

  


  
我是个在安静里闲不住的人。凡是一人独自可行的,不论什么事,手头总是做着,不惧辛劳。十字绣《兰亭序》竣工了,又选了一个更耐走针费时的《金光盖地》,清理完室内诸项,就坐沙发上绣图。再就是主动找活儿干。各屋巨大的薄厚窗帘,都摘下来清洗,母亲说自从几年前搬进来就没洗过,想摘下来都够不着。移动室内家具格局,把餐桌移放到室内最亮堂处,茶桌藤椅置窗边。整理仓库,丢弃各类十几年不用的衣物。花盆剪枝、合并。类似的事,每天都能从事几样。父亲见厅堂改观,连散步也不愿意出去了,这里坐坐那里看看。母亲喜得一会儿擦擦这儿一会儿摸摸那儿,说像搬了新家似的。

  
晚饭后陪老人看电视剧。他们看,我坐沙发上绣,只是听,不看。《穆桂英》和《老爸的爱情》,断断续续也算跟下来了。电视剧这东西还真是亲民,成了老人们饭后睡前的日常课业。打好了洗脚水,放一盘花生瓜子,开看。插播广告时,倒水,直腰走走。

  


  
有几次去亲属农场吃饭,地里的玉米、豆角、茄子、黄瓜、西红柿、土豆,什么什么都是自家栽培,现摘现做。住在那里的日子里,做饭,除草,擦地,扫院子。总之是时时处处能找到手头事。

  
父母和儿子一家计划今秋至明春去三亚过,母亲从开春就开始准备随身携带品,连被子和茶壶也要带上。我说那里的十冬腊月也是短衫短裤,被子基本用不上,即便用,也是到那里买才合算。她说反正车里有地方就装上呗,我说车载重油耗就大,这一路的油费也够买被子了……她顿时开悟,立刻将行装轻减出一大半。饭后喝茶的空儿,拿着地球仪给老人和轻度智障的侄子科普地理。赤道、南北半球、地球的自转公转与太阳,四季与经纬度。侄子没上过学,肢体行动和语言表达有障碍,但是听力超群,他静静地听我边摆弄地球边用最易明白的口语解说,样子颇为认真。至于究竟理解了多少,我也不知道。总之看得出他对此行报以十分合作的态度。

  


  
9月16日,离开老家。在火车站安检时被叫住,说行李里有什么东西,找出来是一罐室外用喷雾式驱蚊剂。安检人员说这个计量不要紧,他端详着这桶日本驱蚊剂说你这是在外国买的啊?上边这不都是韩语嘛!然后递给我一张名片说“欢迎你再来,我们这儿挺好吧?!”看了一下,是一家市内旅馆的广告卡。

  


  
9月18日。大连。外出时打车,跟司机闲聊起来,他说你看我们大连多理性,到处游行示威抵制日货闹得什么似的,俺们这儿啥事儿没有。你看,这街上净是日本车,你砸也得砸得过来啊。那些砸车的人敢说没一个自己有车的……

  


  
日常日本


  


  
9月19日,大连飞大阪。来自成都的国航飞机迟迟不到,机场候机延长两小时,广播让乘客持登机牌领取餐盒和一瓶水。在大阪海关办理入境十分顺畅,一飞机人总共二十几分钟。最后走出机场大厅时,工作人员看看护照,打量着我的行李,亲切地问行李都取齐了吗?没有忘了什么吧?请确认好。这是时隔月余第一次听到日本人说话。于是,想起昨夜母亲的紧急电话,她带着哭腔说“你赶快把机票退了明天不能走!不走了!”问她怎么了为什么,她说你看看电视正报呢,日本那边把中国大使馆都袭击了……母亲心脏不好,为了让她安下心来,只好对她说好好好。

  


  
9月20日。学校开学上课。一切如常。课后,2年级班有学生提及当前两国局势,问老师在中国有否什么不同感觉或经历,我说我没感觉到什么,既没看到游行的也没听谁说表示抵制日货。倒是有人出于关心问问华人在日本生活是否受歧视之类,我说我自己没感觉到。我跟学生说我基本不看电视,媒体方面的信息也不大关心。倒是母亲被媒体刺激得惶惶不安,说要是打起仗来我的安全没有保障什么的。听此,几个男生就说老师放心,真打起仗来我们来保护老师!还没心没肺念秧儿似地说打什么仗啊不要战争,继续日中友好吧哈!

  
课间,教师休息室几位日籍老师与以往一样相见时简单打个招呼,无非是这学期还请多关照之类。个别老师过来用很关心的语气说目前紧张状态下作为在日华人生活上有否受到什么影响等等,告其一切正常。

  


  
今早清理室外残叶杂草时,隔壁主妇在那边主动打招呼“回来了?”我说“回来了。谢谢您关照我的花,这株蟆叶海棠从来没像今年开得这样好。”其实,临走时并没有拜托她照顾,连招呼也没有特意打。只是因为担心放室内会枯死,就把花盆放到了两家并用的阴凉处隔栏下。她家那边种着一些花草,当时心想借着这些一栏之隔植物的地气,我的花会不至于枯死旁边。回来看见海棠长得这么好,还致谢似的伸到她家那边开出一串花,就意识到受到了隔栏沐浴之惠。听我道谢,她说“是啊是啊,我每天洒水的时候就顺便给浇了浇。这花真的很好看啊。”

  


  
今天是秋分日,日本国民假日。历时20多年的民间中文班7月份就计划好今天下午上中文课之后聚餐,为老师接风,同时听取我的中国见闻。90分钟的课没翻课本,7个学员之间也是月余未见,热聊日常、当前事态、以及我的归国之旅。晚间聚餐举杯时,一人说为久违重逢干杯,另一人说为日中邦交40周年干杯。于是大家齐声相应,对对对,为40周年干杯。

  


  
这些人多在20多年前开始接触中国和中文。其中一人退休前在JTB(日本旅行社)供职,退休后想去中国留学,我帮他介绍了大连理工大学。留学2年回来后,就在奈良地区参加了什么日中友好志愿者团体,一年到头忙碌在奈良公园东大寺一带,免费为中国游客导游。大家一致赞叹他的选择,他自己也为此喜不自禁。反复说现在做着的事比原来的工作充实得多。强调说接触中国游客非常开心,说到日本来的中国人都亲切友好,对他们的志愿协助反复道谢,有的人还给小费或者给买礼品。因为他们的团体信息公布在网页上,大陆中国游客以外,还有来自欧美地区的华人前来求助。

  


  
或许是喝着酒的缘故,对于目前的两国局势,没一人现出忧虑状。其中一人还喜滋滋地说“这是好事啊,中国话说得好:不打不成交——中国话里我最欣赏这句话!”早年供职于朝日新闻的一个人反复感叹说“中国人的生活好起来了,这是比什么都好的大好事,生活好了,心态就会好起来。”他八十年代初第一次去中国,那时对中国尚一无所知。导游兼翻译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性,日语呱呱叫,让他钦佩得什么似地,问她怎么学的,她说她是北大同期班里的最差生。就这一句话,让他一下子喜欢上了中国——这么优秀的人还这么谦虚,中国和日本在这一点上是相通的。此后,他利用出差机会探望过她两次。她有两个儿子,工资养育孩子不够宽松。他出差补贴很优厚,很想给她一点钱用给小孩儿,但是怕伤了她的自尊心还是在反复犹豫后作罢。酒桌上,他几次拉长了声音说现在特别想见那个她。

  


  
散席时,早年在一广播部门工作的人说“老师啊,虽然绝大多数日本人现在都是从容不迫温良恭俭让的样子,这是因为生活上还有余裕,真到了生计出现危机的时候,保不准会有什么人做出什么事来呢,过去的战争时代不就是吗?”然后又说“没事儿没事儿,我看中国的反日游行并没觉得有什么,在九一八这样的节骨眼儿上出现这样的争议,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可是,游行队伍里有人举着毛泽东像那是为什么呢?”——我没看电视,我也不知道啊。真的。我不看电视。(2012.09.22)

  


  


  


  


  


  





Page: 4 | 3 | 2 | 1 |

 回复[91]:  閻語 (2013-04-16 09:47:31)  
 
  呵呵,非雷桑,是否有些行雲流水的感觸?

  
東博,還有「我が闘争」的鬬呢!

 回复[92]:  雪非雪 (2013-04-16 10:12:17)  
 
  

  
闫语桑,刚开始尝试,还未达行云流水境界。简体尚简,繁体的话,运动量大,效果才更好。

  
非雷,雪也。

  


  
本家小弟昵称雷。

  


  

 回复[93]: 请教繁体字“甦”“蘇”的使用: 龍昇 (2013-04-16 11:46:44)  
 
  我读小学是在简体字公布之前,开始学的ㄅㄆㄇㄈ。知“甦”“蘇”同音也同义。但在专用名词上会有区别,比如“江蘇”“蘇聯”,那可是“自古以来”就使用的。“蘇聯”,在大陆简化为“苏联”之前、台湾至今都在使用。近看海外网文、报纸,常见“甦聯”出现,甚至在报道漂死猪闹禽流感的文中对江苏上海浙江简称为“甦沪浙”,全称的江苏江蘇为“江甦”,全称的苏州、蘇州为“甦州”。

  
这是怎么回事,是粤港星使用法,还是电脑简变繁出现的问题?

 回复[94]: 不同意,是同义 科长 (2013-04-16 11:34:34)  
 
  >>知“甦”“蘇”同音也同意

  

 回复[95]: 同意你,改为义, 龍昇 (2013-04-16 11:47:08)  
 
  小庙报复?

 回复[96]:  东京博士 (2013-04-16 11:56:30)  
 
  龙爷,根据我对繁体字的体验(不一定正确),我觉得“甦”“蘇”不能混用,

  
比如我的阅读直感是,在作为动词使用时,“甦”一般用于植物或大自然中的无生命物体的复苏或苏醒,例如“春天来了,万物复甦”,而“蘇”则用于人或动物等有生命物体的复苏或苏醒,如“心肺复蘇”,还有形容词时,“小虫子爬在腿上,痒蘇蘇的”,这里就不能用“甦”。

 回复[97]: 东博解释明白了,但是 龍昇 (2013-04-16 12:22:03)  
 
  我之问尚未释。我请教“甦聯”“江甦”“甦沪浙”,是何方言,使用对否?“甦聯”还有点能理解,是音译过来的,日本还ソ哪。可“江甦”“甦沪浙”实在有点???哪天再弄出个“甦浙汇”来

 回复[98]:  东京博士 (2013-04-16 12:46:42)  
 
  龙爷客气,需要说的是,我是个人感觉,不一定对,我的根据是,我少年时代喜欢看书,阅读的大部分都是文革前(50年代甚至解放前的)的书籍,所以接触的繁体字多(我家主要是医书),自信比同龄人认得繁体字,所以对这两个字有一定的区分印象。

  
“甦沪浙”,“甦聯”,“江甦”,毫无疑问是错误的,繁体字的话应该用“蘇”。

 回复[99]: 参加龙爷的究明讨论 雪非雪 (2013-04-16 13:01:45)  
 
  

  
http://www.zdic.net/zd/zi/ZdicE8Zdic8BZdic8F.htm

  
◎ 苏

  
蘇、甦、穌 sū

  


  
我也抱有同样困惑,上面网页供参考。

  


  

 回复[100]:  科长 (2013-04-16 14:55:41)  
 
  地名,还有个约定成俗的潜规则

  
蘇州就是苏州

  
甦州在法国

 回复[101]: 连人都甦姓了! 龍昇 (2013-04-17 08:39:40)  
 
   刚看到一例,不仅“中國江甦網”,还 “中年女子姓甦”“甦姓女子”了:

  


  


  
中國南京下令全城殺禽,以防H7N9禽流感擴散。但1名住在莫愁湖街道的女子為保護其三只雞,用酒瓶襲擊城管隊員,導致城管右腳肌腱被砍斷兩根。這名甦姓女子受到南湖派出所傳喚調查。

  
中國江甦網今天報導, 這名傷人的中年女子姓甦,家住南京湖西村。昨天下午2時許,幾名城管前來捕殺她養的3只雞,她趕緊把3只雞攬入懷中,往家中躲,被城管攔住後,辱罵推擠城管。

  
爭執中,甦姓女子還趴倒在地,用身體護住3只雞,並揚言“我就要得禽流感,傳染給你們!”

  
1名參與捕殺行動的城管表示,當他們將其中2只雞捕殺後,甦姓女子情緒激動,突然跑進自家廚房,拿出菜刀,用刀背向現場幾名城管揮舞。

  
南京城管隊員將菜刀奪下後,該女子再次進入家中,手拎啤酒瓶沖出來將1名城管右腳戳傷。隨後甦姓女子迅速騎車逃離現場,但後來受到南湖派出所傳喚調查。

  

 回复[102]:  东京博士 (2013-04-17 08:59:00)  
 
  一面是网络违禁词泛滥,一面是汉字乱用,该禁的不禁,大陆被土鳖将继续糟蹋得不成样子。龙爷,您就死了那份跟大陆认真的心吧,要认真用汉字,除了台湾也就日本了。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