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不在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0-02-26 00:07:35 阅读人次:2772 回复数:25)

  

  
晓华走了。

  
10天前的除夕夜,还有2个多小时进入虎年,进入她48周岁的时辰。或许,这对于她是彻底的解脱。不再承受病魔的折磨,不再忍受日夜面临死亡接近的煎熬。她在丈夫及家人的守护中瞑目。姑且,把这看成是她的福分。此外,还能找到其他什么理由来诠释她早逝的不幸呢?

  
一切,结束于查出癌患8个月后。8个月前的一切情景,和大家一样,自自然然。孩子上学,大人上班。买菜,做饭,吃饭,睡觉……

  
现在,这个家庭以往的这些自然,一下子都变得不自然。还有什么比一个中年家庭突然间失去女主人更凄哀的事吗?心理的,物理的,空白。家庭生活受到无以复加的颠覆。几乎一切为此而倾斜。

  
悲伤。痛惜。然而,每个人都无奈。向谁哭诉,能缓解痛失之痛?怎样悼念,能填补人已不在的失落?无奈。只有无奈。

  
昨天,日本电视介绍一个29岁癌病母亲的录像。这位母亲是一名护士,22岁患癌症,经治疗摘除。此后同学会上一男生向她求婚时,她说自己的隐患很可能会转移复发,但是他执意与她步入婚姻。婚后2年,刚刚怀孕4个月做妊娠检查时,发现癌已转移到肺部,建议她堕胎进行治疗。但是,她选择了孩子。半年后,她做了母亲。给儿子取名叫“憩”,希望他有一个安宁幸福的人生。可是,儿子刚满一岁的时候,她被医生宣布余生只有3个月。痛不欲生的她,时刻陪伴着儿子,并做出决定,将与儿子在一起的日常做录像记录,希望将来孩子看到这些录像,因此不会为自己没有母爱而孤独自卑。

  
孩子三岁的时候,爸爸决定跟儿子一起看妈妈留下的录像碟。因为爸爸认为孩子已经具备了对语言的理解能力。有些录像是妈妈自拍的,爸爸也没看过。屏幕上妈妈一出来,儿子立刻笑出来,甜甜的童音惊叫“妈妈!”

  
有一段录像,妈妈坐在沙发上,拿着几本彩绘书,边哭边说“憩君,今天妈妈给你讲故事。看看,这本哦。以后憩君能看画本的时候,就拿着这本书,看着录像,听妈妈给你读上面的字……”

  
这样做,是为了延长自己这个妈妈角色。因为她知道自己等不到孩子能听懂妈妈讲故事的时候了。这些再平常不过的、应该应分的日常小事,对于身患绝症的年轻家庭来说,是多么奢侈。

  


  
看这个报道时,我一直想着刚离去不久的晓华。去年8月探望她时,10岁的女儿凑在卧在床上的妈妈身边,脸贴脸地说着什么。妈妈对她说,“好,妈妈知道了。等妈妈病好了再说,一定……”当时,听见她这样说,我心想,要是晓华病真能好的话,那该多好,多好。此后几个月,晓华承诺女儿时说的这几句话,每当听到她病情再次恶化的时候,都反复回响在耳边。

  
人在,怎么都行。哪怕长久不见面,哪怕在一起吵架。只要在。不在了,还能怎样?怎样都没有了意义。亲友间的彼此陪伴和安抚,都是有限的。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需要打理。痛楚,只能在日子的延伸中渐渐缓解。这也是无奈。我们不是非理性,是这个空白实在无以填补,这个缺失无以取代。

  
沉默的无奈中,想起奥修大师书中说过的一些话,拾来重读,将关于生命与死亡的两段摘录如下,与同病者相怜并共勉。

  


  
1,关于生命

  
生命就在生活當中。它不是一件事,而是一種過程。除了去生活、除了成為活生生的、除了隨著生命流動以外,是無法得到生命的。如果你要在某種教條、哲學、宗教學說中尋找生命的意義,你絕對會錯過生命以及它的意義。

  
生命並沒有在某處等待著你,而是在你身上發生著。它並不是在未來的某種等你去達成的目標,它就在此時此地、在這一刻--在你的呼吸中、在你血液的流動中、在你心的跳動中。不論你是什麼那都是你的生命,如果你開始到別處去尋找生命的意義,你將會錯過它。人類已經這麼做很久了。觀念是重要的、解釋是重要的--而真正的東西卻完全被遺忘了。我們不去看那個已經在此地的東西,我們想要合理化的解釋。

  
當伯恩罕拉比躺在床上快要死去時,他的妻子哭了出來。他說:「你為什麼哭呢?我這一生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學習如何死去。」

  
這整個生命……只是一種如何回到家、如何死、如何消失的訓練。因為當你消失的那一刻,神會出現在你的身上。你的在是神的不在;你的不在是神的在。

  
——奥修《死亡的艺术》

  
……

  
2,关于死亡

  
献给

  
想要了解死亡奥秘的人和对死亡还存有恐惧心理的人

  
传统上我们总是认为死亡是一个悲剧,是一件悲伤的事。是一个避讳,因此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我们强调生命,甚至执着于生命。而排斥死亡。这是一种非常偏颇的心态。试问如果我们只歌颂白天,而不让夜晚也发挥出它应有的功能,那么我们的生活不是会严重地失去平衡吗?

  
宇宙的运行需要靠正反两极的交互动作运作,只有正极而没有负极是违反宇宙法则的。如果生命是正极,那么死亡就是负极,它们两者必须合作无间,人生的进行才会顺利才会平衡。如果你庆祝生命,那么你也要庆祝死亡,因为生是死的开始,它们是绵绵不断的、无始无终的房屋生命长串里的两个极小点。永恒的生命包含生命,也包含死亡。

  


  
如果能够借着了解死亡而免除对它不必要的恐惧,那么一个人将会变得更有勇气,使生命力的开展得以发挥得更淋漓尽致。

  
死亡是在孕育生命。

  
——译者谦达那

  


  
引言

  


  
每当有人死了--你所知道的人,你曾经爱过的人,曾经跟你在一起生活过的人,已经变成你存在的一部分的人--某种在你里面的东西也死了。当然你会相信那个人,你会感觉到有一个真空,那是自然的,但是那个真空可以被转化成一道门。死亡是一道门。

  
多少世纪以来,我们一起都被教导说死亡是反对生命的。死亡是生命的敌人,死亡是生命的终点。当然我们都因此而变得很害怕而无法放松,无法处于放开来的状态。如果你对死亡无法处于放开来的状态,你在你的生命中将会保持紧张,因为死亡跟生命并不是分开的。

  
除非你接受死亡,否则你将保持只是一半,只是一部分,你将保持偏颇。当你同时也接受死亡,你就会变得平衡,那么一切就都被接受了--白天和晚上,夏天和冬天,光和黑暗,全部都被接受。当两者都被接受,当生命的两极都被接受,你就会得到平衡,你就会应得很镇静,你就会变得完整。

  
——引自奥修《死亡的幻象》

  


  
晓华,与神同在,尽可安息了。

  


  


  




 回复[1]:  旅人 (2010-02-26 06:41:55)  
 
  节哀。

 回复[2]:  邓星 (2010-02-26 15:02:27)  
 
  非雪,深夜读到你的悼文,请节哀顺变。

 回复[3]: 阿门~~~~~~~~` 阿蓓 (2010-02-26 02:18:31)  
 
  回到天父的怀抱,还会再见~~~~~~~

  
抱抱雪桑~~~~~~~

 回复[4]: 非雪 很想你! 老三 (2010-02-26 09:49:36)  
 
  

 回复[5]: 还是那句话 科长 (2010-02-26 08:13:06)  
 
  活着的好好地活着

 回复[6]:  老赵 (2010-02-26 08:33:32)  
 
  很久没有读过这麽好的文字了

  


  
父子一起看录像的文字令人潸然

  


  

 回复[7]:  单行道 (2010-02-26 10:26:51)  
 
  天若有情天亦老,无奈老天爷是无情的。

  
时间会忘记一切的。(唉,反过来说时间真是可怕呀)

  
节哀。

 回复[8]:  雪非雪 (2010-02-26 14:01:19)  
 
  多谢各位。

  


  
人活一世,谁都会遇上一些人,一些事。这件事对我个人来说,尚算不上是多大的不幸,只是内心中那层共忧患之虑一时间难以淡去。谁家小孩失去母亲都可怜,大家都会给予同情。何况这是好友的孩子。前几年回去一起去查干湖,一路上一整天都在一起。

  
生死是生命的两极,有生即有死。我们活在这个过程中,这个过程有质与量的差异。姑且不谈质之如何,其量总有一个大致常规。即所谓寿终正寝。完成育儿这一课,是每个母亲的本能职责和爱之授受的本能需要。这么自然的生活链突然中断,实在令人怨憾无语。

  
从半年余前获知病发当初开始,我就没抱有多少期待。我是悲观的。原因是这十年来经历过两次类似的事。我中文班两名学员先后逝于肺癌,年龄都在50这个坎上。

  
把这个纯属个人生活圈内的事开示出来,并非是藉此抒发有关生死的感慨。是因为这件事对我构成的影响太真实。它让我至今不能相信是已经发生的真事。与其说是哀伤,莫若说是不安。不安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友人一家由此灾难带来的生活的精神的挫折。

  
本来是计划春假回去探望她一次的,没想到还没回就永别了。过几天家人要回去几天,陪陪晓华丈夫,他们是发小。我给孩子准备了几样日用衣具,可供勤换少洗的。他们生活条件很好,什么都不缺,只是妻子妈妈不在了。

  
……

  
感谢每位朋友的安抚。

  


  

 回复[9]:  邓星 (2010-02-26 15:15:55)  
 
  老三你好吗,又到新年了,健康快乐!

  
(非雪不好意思借你宝地)

  

 回复[10]: 好文啊 开明乡绅 (2010-02-26 17:48:05)  
 
  不知道说什么好,感慨万千却又无话可说,好文!

 回复[11]: 记得去年的《友人病了》 龍昇 (2010-02-26 20:42:23)  
 
  今天的《不在》说晓华走了。只能愿非雪之友安息。

  


  
今日去区保健所听了“特定健康诊察结果说明”,说明的是月初做的“特定健康诊察”的结果,还有如驾照更新时的那种学习。那“特定健康诊察”只须花几百日元,年年都来通知,但我年年不去做,因为我想这岁数了,一检查总会查出个什么毛病的。今年去做是因为来通知前些日子吐了两口血,太座逼我一定去一回。

  
除了各种例行检查,我特选了胃癌检查,因为我抽了近五十年烟了,还因为胃溃疡时好时犯,还因为吐的那两口血。

  
前天来通知说我胃癌地没有,倒是肺得重新检查一下,说上回拍的是小X光,重新检查是拍大X光。见那通知,太座很不安,我也做好了听听生命尚存几何的心理准备。

  
今天说明会发下检查结果,我在各方面尚未达标(病人标准),说明会途中我被从数十名老头老太中拉出去单个教练那“大X光”,经三名医生用放大镜端详片子,最后宣布没有肺炎肺癌。虽说是一场虚惊,但我以后还是少抽些烟吧(全戒真难,但两个月前就从一天一包多减到两天一包了)。

  

 回复[12]:  小草 (2010-02-26 21:00:54)  
 
  关于生命,关于死亡,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想想都累,唉,不想了。

  
非雪,保重!

  


  
今天去看了一场展览,挺好。每天醒来也都对自己说:

  
挺好,太阳又出来了,

  
挺好。

  
活着挺好。

  


  
生活也许就这样。

  


  
问个不该问的问题:肺癌是不是与抽烟有关系阿?

 回复[13]:  安弟 (2010-02-26 21:03:16)  
 
  

 回复[14]:  安弟 (2010-02-26 21:35:50)  
 
  

 回复[15]: 龙爷万寿无疆 开明乡绅 (2010-02-26 21:43:41)  
 
  警报解除,可喜可贺!祝龙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万岁!万岁!万万岁!等老地主凑足了盘缠,到时一定来拜见您老人家,呵呵!

 回复[16]:  雪非雪 (2010-02-26 22:01:59)  
 
  感谢各位的留言。

  
安弟桑,在听你链接的《化作千风》。谢谢。我会转给晓华家属,他们如果能打开、能听到就好了。

  
开明乡绅,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感慨万千却无话可说。自去年暑假见她一面之后,电话也没打过。不知道说什么。“你一定会好的”这样的承诺,我说不出来,发自内心说不出来。虽不能印证它是绝对的轻若鸿毛的谎言,但是我心里对这句纯属世故的寒暄保证没有任何底,况且她听到的这样的话太多了,恶化却一直在进行中……

  
癌患的残酷就是直到最后都神智清晰。最后是本人要求取消氧气支撑,换上自己准备好的喜欢的衣服,交代了该交代的事。

  
……

  
龍爷,恭贺

  
今晚没喝一杯?为您高兴。病的宣告,真来了谁也没辙,没来,咱谢天谢地。对吧?

  
……

  
小草,我的这位朋友不喝酒不吸烟,直到病发身体一直很好,立立正正的美人。

  
但这不能证明和吸烟没有关系。这个我也解释不清。

  
……

  


  
再次感谢大家。恕不一一道名致谢。

 回复[17]: 非雪,晚上好! 蓝色海洋 (2010-02-26 23:51:08)  
 
  很久没有来了,今天打开东洋镜,看到了非雪的文章。善良的非雪,节哀顺变,自己也要多保重!

  
其实任何一种非常要命的病,比如:心肌梗塞、脑淤血、癌症等等都不是突然一下子来的。都是从很小的问题一点一点发展而来的。比如癌症,大约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病人自己没有任何症状。但是此时的脉象、回波频率都已有病理变化。

  
第二阶段:病人已有一些自我症状,比如:不明原因的头晕、全身容易疲乏、不明原 因的便血....等

  
等。此时仅仅是功能性的问题。到医院各种检查,结果也大多正常。

  
第三阶段:肿块已经形成。此时到医院一般来说都能检查出来了。

  
第四阶段:癌症晚期。广泛扩散。

  
换句话说 第一、第二阶段时,日本每年一次的健康检查,一般来说都是“正常”。这也是最容易耽误事的。

  
龍昇兄谈到的吐血一事,尽管检查结果正常,但也不要掉以轻心。因为“吐血”这个临床症状是客观的事实,

  
现在只是“吐血”的原因还没有找到。望兄长多加小心!

  
衷心地希望东洋镜的朋友们身体健康!

  

 回复[18]: “不在”这个题目,简洁却如此打动人心 李小婵 (2010-02-27 00:02:42)  
 
  “不在”这个题目,简洁却如此打动人心。虽然她已不在了,但因了您的文章,使她有了一种不能被死神带走的存在感。

 回复[19]:  旅人 (2010-02-27 00:12:56)  
 
  回复[16]: 雪非雪 (2010-02-26 22:01:59)

  
癌患的残酷就是直到最后都神智清晰。最后是本人要求取消氧气支撑,换上自己准备好的喜欢的衣服,交代了该交代的事。

  
-----------------------------------------------------------------------------

  
来日本不久看过的一本书中,说到一个赴美的留学生,男子,好像已经是孤身一人了。得了肺癌。

  
在最后一次入院时,是自己开车去的医院。就此再也没有出来。

  
临终前,还会特意交代医院的杂役,请代他报废处理掉自己的车子------。

  
很奇怪那本书的内容已经基本忘完了,可那一段描写却一直挥之不去,不知那个人在自己将自己送往最终的医院的途中脑子里想的是什么,那些街上的景色对于他是何种意义?已知“死去原知万事空”,却还有心情关注一部车子的报废处理,如此意识清晰地迎接死亡也是一种毅力吧?

  


  
那种每年一次的体检,是在从上帝那里拿签证。每个人总有被拒签的那一天,只是不知在人生的哪一程。

  
恭喜龙升又一次得到签证。

 回复[20]:  老赵 (2010-02-27 00:50:12)  
 
  海洋蝈蝈

  
请查收邮件

  
呵呵

 回复[21]:  雪非雪 (2010-02-27 13:42:04)  
 
  蓝色海洋先生,好久未见。

  
补拜晚年:过年好!

  
多谢提供详细说明,我自己挺保重的,呵呵,想不重都不行。

  
……

  
小婵桑,谢谢你的独特诠释。我自己倒没想到这一层,甚至没想这两个字是否适合做题目,但是整体意绪都缠绕在“不在”之中。

  
……

  
旅人好。

  
关于你提及的那个患者最后的理智处理,我觉得可以理解的。因为本人会在与绝症相处的过程中渐渐冷静下来,会自然而然地很有条理地打理与自己相关的事。这场真正的临终交代,一般都会做得认真周到得体干净吧。我的这位朋友也一样,交代的一些事很周到,且胸襟宏大,十分令人敬佩。

  
……

  

 回复[22]:  采夫 (2010-02-27 18:21:22)  
 
  多情自古伤别离矣,节哀顺变,俱往开来。

 回复[23]:  雪非雪 (2010-03-01 12:46:54)  
 
  采夫桑,这厢有礼。

 回复[24]:  风信子 (2010-03-13 23:09:45)  
 
   很伤感。我表姐也是叫晓华,珍惜眼前的亲友。

 回复[25]:  雪非雪 (2010-03-19 22:59:03)  
 
  风信子,晚上好,谢谢光顾。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