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友人病了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07-12 16:22:57 阅读人次:4655 回复数:57)

  

  
2009年7月12日 星期天

  
早上,日本电视报道某艺能界夫妇痛失爱女的消息。其女年仅29岁,今年1月出现咳嗽症状,最初确诊为肺炎,结果是肺癌。介绍中闪过一句类似“非小细胞肺癌”——这个两天前第一次听来的病名,神经被猛刺了一下。

  
朋友不少,其中,可以彼此敞开心扉共享甘苦的,不过屈指可数的几人。独身时代哥们儿姐们儿朋友,婚后便成了家庭与家庭的朋友。成家。离异。丧子。子女先天病患。手足遭遇不幸。等等。当然,开心的事也很多。谁家孩子重症获救了。谁谁发财了。谁谁提升了。谁谁又换购了高级车。谁谁搬进了豪华房。这些美事,并未给大家带来手舞足蹈的欢欣,无非是以调侃的口气相互吹捧甚至诋毁,便算是对各自成就的欣享。所以不至浮起云游般的高度陶醉,是因为此几家人均非得志便小人之辈,踏踏实实的付出带来的境遇改善,便不会轻易叫人产生天翻地覆的暴发户心理。即使万一谁飞黄腾达大富大贵了,也绝不会就此骄奢淫逸起来。同时,也因为各自都经历过、经历着不同程度的生活挫折。

  
20多年来,不论谁遇到什么事,虽不能到场直接分担什么,却总能感受到来自友人的支撑,那种情谊的力量,缓解着重度压力与不安,填补着患难时刻的极度惶惑带来的精神缺失。朋友有多好,有多重要,不到遭遇不测,几乎无以知晓。谁是你心中真正的朋友,平时或者不去细想。遇到难以承受的事,可以毫无顾虑地对其倾诉心忧的人,便是朋友。他们可能什么具体事也不能帮你做,却有耐心倾听,并且与你同忧同痛。而你对朋友的倾听甚至产生倾诉的依赖与渴望,这种非真友之间可能招致反感以至遭到回避的纠缠疑虑,在真正朋友之间绝不存在。所以,才是真朋友。彼此之间,不需要感激。友情,是共步人生旅途中随时可以取用的财富。所有的交流,就是对这项共享财富的投储。

  
就是这样几家朋友中的一位,其妻正在医院等待接受癌症手术。她小我一岁,不喝酒,不吸烟。两周前,突然咳血,经检查,被告非小细胞肺癌。她本人是医生,一见自己咳血,马上对丈夫说“我怕是遇上坎儿了……”

  
我们彼此时常联系,或电话,或邮件。每次回去必相聚,带我们去吃新菜,也吃绿色农庄。都能喝酒,却很少耽溺于干干干的酒境,这是超越酒肉朋友的朋友之间才有的自然分寸。近两个月来,家里来了老人,工作之余,都忙着陪老人说话、吃饭、外出、边看电视边翻译,很少开电脑,也没顾得跟朋友打电话。前天,忽想起那边也一直未有联系,便打了一个电话。“挺长时间没联系了,你们怎么样?挺好的吧?”“不好。遇上事儿了……”据说,癌部位很不好,主张手术的医生占少数。丈夫主张手术,下决心死马当活马治。

  
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与患者说话。真的不知道这一次如何去从事自己这个朋友的角色。我能用什么去鼓励她、安慰她?打开网页,查找中日文相关病症,下载斗病资料,浏览。今早上那条发现5个月便病逝的同患讣告,给我的打击实实在在。怎么就这样巧合呢?如果不是两天前知道她这个坏消息,这条电视新闻之于我,只是无异于往常的视若罔闻。

  
今天星期天。早餐之后,幽幽的,有点不知所措。我这人性格比较恒温,情绪性大起大落难以上升到外露程度。美化一点说是宠辱不惊,客观看属于温吐吐接近木纳的钝感型。几年前了,小孩家教来家上课,我在厨台烧菜,油温过高升起火来,本该炒菜的炒勺里,炒起了半米高的一堆火。旁边的孩子和日本老师惊得站起来往远处躲,我却有板有眼地弯腰打开壁橱找出锅盖,准确无误地盖将锅上,火势迅消。结果,救火勇士非但未获嘉奖,反倒被日本老师和自己小孩疑视良久——妈妈怎么能这么冷静?太可怕了!

  
这种程度上的“可怕”,无非是能保持常态面对此类现象。可是,这一次,真的深感惶惑,悲哀。病魔附着在患者身上,无奈,便如同一张大网,把与患者相关的亲友都给笼罩进来。患者在病中挣扎,我们在无奈中挣扎。将近中午时,拿出缝纫机,翻出一堆布,无目的地加工一个什么东西。不像以往那样,跑起直线来就调高速度,哒哒哒恨不得几秒钟跑完一个边儿。今天,用最低速,稳稳地,一针一脚地走线。眼睛盯着针脚,看布边儿在针下一点点一点点地移动。如此,一个边儿,又一个边儿,不知不觉的都缝合完毕。心里压着事,下意识中感到匆忙和抓紧一点意义也没有。此刻,她在病房里,正等待着一位享有声誉的专家医生学会归来给她做手术。我,在家里无所事事着,便摆弄起针线。摆弄着,也极度感伤着。心里苦着,无形的泪水,几近凝固的抑郁,充溢在周身每一个角落。仿佛,忽然有一个觉知,有一搭没一搭地打发日子,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

  
近一年余来,家内亲缘与好友中,先后出现脑血栓、心肌梗塞、深静脉血栓、脑溢血、肺癌重患者。并且都是突然发作,除去家父属年迈者,其他几人都不满50岁。好在都在紧急住院手术后获救,恢复状况良好,生活重归平稳。唯有她,尚不知病况发展如何。她是产科医生,昼里夜里,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生命的诞生。现在,自己面临着生命威胁。除去祈祷奇迹发生,别无所措。满心的慈悲,如同抖在秋风中的残叶,片片凄惶。

  
东洋镜这块自留地,自己命名为“生存杂记”。命名缘起很简单,建立这个空间,目的是涂写一些日常零碎杂记。记录动机和目的,都来自生存这项步履人生轨迹中的片段。或见闻,或感言,或撼动。非要提炼出什么主题,就是怎样将人的生活过得自然,过得好,从而使生命有尊严地伴随自己的躯体体验到更多的更高指数的幸福感。再次深切意识到,一般意义上的幸福,是没有突如其来的灾难宣告。(2009.07.12)

  
…………

  
缝纫机还在桌上,旁边一堆条理不清的布料和线团。不知不觉中,电脑前缀出上面这些话。感谢东洋镜,提供这样一块可以倾吐可以交流的空间。

  


  


  


  


  





Page: 2 | 1 |

 回复[31]:  老赵 (2009-07-23 12:07:41)  
 
  看了王老述说的

  
再一次为自己的健康感动

  
也不知道啥时候会轮到自己

  
呵呵

  
祝那位朋友早日恢复健康

  
期待后续

  

 回复[32]:  雪非雪 (2009-07-24 10:24:41)  
 
  老赵早上好。

  
为健康感动,这叫识大体。

  

 回复[33]:  王者非王 (2009-07-24 10:33:37)  
 
  >>她是产科医生,昼里夜里,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生命的诞生。现在,自己面临着生命威胁。

  
想到以前听到过的一句话。任何一个医者都会变成患者,但并不是任何一个患者都能变成医者。因此,医者能够明白患者的心情,而患者并不一定能够理解医者的心情。

  
当医者和患者发生矛盾时,医者能够从知识的角度说出很多有“道理”的话来,也许其中一部分是真的,有一部分是伪的,但也可以糊弄人。患者能够从道义的角度说出很多话来,也许其中一部分是正确的,一部分是胡闹。但通常的情况是,当医者在说伪知识推卸责任时会受到自己良心的煎熬,(当然有时侯医者也会碰上两难的问题,很难做出准确的选择,而当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而内疚时,则这错并不能全归于这位医生。)而患者如果不是存心捣蛋的话,在胡闹时并没意识到自己在胡闹。(有时侯,患者懂得一点点医疗皮毛知识,无限发挥,还以为自己真占了理,但不知道医学是一门系统的学问,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在这一点上,医生是吃亏的。但上了法庭,除非一些非常明显的医疗事故,则结果往往又是医生占上风,在这一点上,患者是吃亏的。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没有患者,与此相应,也一定会有医者。由于医者肯定会成为患者,就一定要从患者的立场去考虑问题,而患者则最好尊重医者,相信医者。“相信医者”这个信念本身,就是一个安慰剂,也许本身就会起到一定的治疗作用。

  
糊里糊涂地说几句。自己也不明白说了什么。该不该说。

 回复[34]:  老赵 (2009-07-24 10:38:59)  
 
  雪姐也早上好

  
呵呵

  
王老说的不错

  
还是比较喜欢看王老说这些东西

  
不糊涂,大家都看得懂

  


  

 回复[35]:  雪非雪 (2009-07-24 10:54:00)  
 
  王者非王大夫,谢谢你的回复。

  
你30年前的观摩课描述以及上面这段患者与医生关系的留言,一点也不糊涂,我看得明明白白。

  
想像手术场面时,总是不由得就心痛难止。

  
……

  
谢谢你。

 回复[36]:  王者非王 (2009-07-24 11:21:03)  
 
  》》想像手术场面时,总是不由得就心痛难止。

  
这样啊,你不是当外科医生的料。血淋淋也是为了救人啊。割掉一块坏的,挽救整个生命,值。

  
谈起三十年前的观摩觉得非常遗憾。如果有一个外科医生给我们讲解那有多好啊。但就是没有。那位带队的老师自己也不懂,她是内分泌专家,不懂外科。

 回复[37]:  雪非雪 (2009-09-06 22:55:32)  
 
  阿蓓提到的话题在这里,所以在这里答复。

  
跟我朋友的病相比,令尊大人胃欠佳实数小恙,请安心。

  
回去当天就去探望了她,瘦了。声音低弱嘶哑,进水就容易呛,连西瓜也不能吃。手术刀口近90公分……

  
目前在作术后两个疗程的化疗,状态稳定。

  
极为糟糕的是,实际已经扩散到淋巴,她本人尚不知。

  
更为糟糕的是,来探望的人带来各道神招,推荐风水先生进来又是相面又是看风水,说房子不好,床位置也不对,又指导去拜拜什么什么地方的什么庙……可苦了家人。到了这种地步,本人有什么要求谁还能不配合啊。

  

 回复[38]: 雪桑~~~~~ 阿蓓 (2009-09-06 23:09:03)  
 
  再抱抱您~~~~~

  
我爹患的是“慢性萎缩性胃炎”有10个年头了,其实追根究底是从文革得来的,那时他就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人也很善良,跟我提过说曾经在后海冰窟窿里救国人,都没想自己会不会上不来;后来文革很郁闷过,这都是后话了,心情不好,身体就受影响,所以他总跟我和我姐说:身心健康头等重要,尤其心理建康,心理不健康都会影响身体......

  
当时医生跟他说:这个病搞不好会转癌,我自己在被窝哭过好久,后来就想,那怕让我给他送走立刻死掉也愿意,就只希望他还在的时候尽孝道;但实在大不孝,离开北京8年了,再没见过他,只能天天电话逗他乐,还好,我姐可能决定下月回国,家里有个孩子总归比谁都不在强;当初和我姐商量就是,她留,我回去;但是经济不好,她学EE(电子工程)找不到job,也就只有回去了,那么我就安心留下,日后也可以挣取努力赚钱给爹治病~~~~~~

 回复[39]: 也因而 阿蓓 (2009-09-06 23:12:37)  
 
  我真的不喜欢看还是很健康的活着的为了“很小”的意见分歧就争执不休~~~~~~~看着真的很难受~~~~~~~有人在生死线上挣扎,有人却为了那么“芝麻小的问题”互相进攻,伤人,真的,爹说过:人就一颗心,碎了就合不上了~~~~~所以我最怕因为自己哪儿不好伤了人家,昨儿个您一“小怒”,真让我伤心了,觉着太对不住您了,自己太不该了~~~~~~~

 回复[40]:  雪非雪 (2009-09-06 23:19:24)  
 
  阿蓓,什么小怒,那叫嗔怒,你的真的不懂?

  
再说了,那也不是昨天,是今天,你那里刚6号吧,我们这里快7号了,是6号上午的事。

  
你爸妈有你们这么一双孝顺又优秀的宝贝女儿,堪称福录兼得,又有那么好的明事理的心态,必定健康长寿。

  
好好做论文吧,累了就跟爸妈斯凯普或者上镜子兄台啊王奶奶一会儿

 回复[41]: 你爸说得真好啊 小木樨花 (2009-09-06 23:21:58)  
 
  〉〉爹说过:人就一颗心,碎了就合不上了~~~~~

 回复[42]: 以后再不胡来了~~~~~ 阿蓓 (2009-09-06 23:26:19)  
 
  其实特别高兴在镜子上能认识这么多很好的兄台阿,叔叔阿姨, ,很窝心,也很温暖~~~~~~我马上要出门儿了,去看那个被领养来的北京男孩子,6岁,答应过给人家买肯德基,他说过一句话,我难受了1个星期:阿姨,我们住在3楼的小朋友,都是被人讨厌,没人要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怎么样,所以都是尽量珍惜还握得住的每一个“今天”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更加感激至少自己有个家,也有父母和姐妹~~~~~~~我先出去了,您早点儿睡吧........

 回复[43]: 谢谢小木桑 阿蓓 (2009-09-07 03:19:33)  
 
  我爹就是一辈子很认真的人,这点和李小婵老师很像,但是方向不一样~~~~~~

 回复[44]:  雪非雪 (2009-09-09 10:05:53)  
 
  阿蓓,那个孩子去看了吗?

  
今春某日,在佛罗里达一个mall里,吃麦当劳的时候,一对白人夫妇过来跟我们打招呼,“你们是中国人吗?”“是。”“哦太好了!我女儿生在中国……”他们把女儿叫过来。女儿是一个黑发小姑娘,11岁,几年前从湖南领养来的。她不会说中文,黑晶晶的眼睛打量着我们。她娘对她说“他们是中国人……”其父很热情地跟我们聊天,指着另一个金发小姑娘说“她是在领养大女儿之后生的。”并自我介绍说在附近工作,是个律师。小姐俩活泼可爱,挤在一起做着鬼脸让我们给拍照。

  
很平常的一个偶遇,离开后却久久沉浸在感动中。

  
We are the worl

  
We are the children

  

 回复[45]: 去了~~~~~ 阿蓓 (2009-09-07 11:17:11)  
 
  情况不太好;因为他家还有个从korea领来的男孩子,不过那个是刚出生就来了,所以语言没问题;但两个人昨天大打出手,我的朋友说那个韩国小孩儿昨儿个说了非常horrible的话:i want to kick him out, i don't care if he has clothe or food, i just don't want him to be in this house,i want to kill him........我当时真的无语....都是可怜孩子,也不能生他气,后来,我拉着一恩(咱中国这个)的手跟他讲:看着阿姨,别怕,阿姨跟你说阿,以后哥哥如果和你fight,你不要fight back,去找妈妈就好了,这不代表你不对,也不代表你输了......然后拉钩钩......保证以后再去,还会买KFC给他,走的是后,他不看我,眼睛红着......我从没当过妈(hehe,自己还没成家呢)也不知道对小孩子应该怎么引领,就只是同情心很大,不知能做什么或者该做什么......其实不怕您笑,四川地震后我想领个孩子(从中国)而且想好了要年龄大的(帕没人乐意要)家里都帮问了,说第一条就不符合(我单身)......我当时想的"挺清楚",从没想着ta拿我当娘,就是想尽全力去给ta些阳光(实不实现的到先不去说)往后让ta至少是个心理还算健全的人......

  
雪桑:

  
我,是个基督徒,人从泥土中来,还要回去,我就想,我不能空着手来不断从泥土索取,但不给泥土回馈,否则,大地怒了,海啸地震也就跟着来了......可能别人听着会笑我了......

  
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Michael Jackson的歌儿,您真棒 老迈死的时候,我一个人躲厕所哭来着......他很sweet,真的很sweet......

  
这首歌曲当时是为了援助非洲创作的......

  
[Chorus]

  
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

  
We are the ones who make a brighter day

  
So let's start giving

  
There's a choice we're making

  
We're saving our own lives

  
It's true we'll make a better day

  
Just you and me

  
歌词很棒.......

  
http://www.youtube.com/embed/jzw6GiqZyD0

  
还有一首歌曲 Heal the world

  
http://www.youtube.com/embed/v2y1pE3yn6M

  
小孩子的旁白:save it for our children, heal the world we are living......

 回复[46]:  雪非雪 (2009-09-08 22:45:35)  
 
  阿蓓,心里有上帝,不等于就能救助所有的苦难。先安心攻论文,别的放一方,地震海啸什么的真来了,也不是冲你,谁都不冲,是地底下拱的……

 回复[47]:  阿蓓 (2009-09-09 10:13:39)  
 
   ,娘说了,天塌了有涛(胡主席)哥和宝(温总理)哥,砸不到我~~~~~~

 回复[48]:  雪非雪 (2009-09-09 10:42:30)  
 
  你娘说得对

  
44楼添了图。我们同行的一人特喜欢孩子,那两个孩子也特喜欢他,缠在一起玩了好一会儿。过后想起那场面,老能听到伴奏……

  
We are the worl

  
We are the children

  

 回复[49]: 友人走了 雪非雪 (2010-02-18 14:03:00)  
 
  

  


  
回复[31]: 老赵 (2009-07-23 12:07:41)

  
看了王老述说的

  
再一次为自己的健康感动

  
也不知道啥时候会轮到自己

  
呵呵

  
祝那位朋友早日恢复健康

  
期待后续

  
…………

  
老赵,过年好。

  
今早看到一个邮件,是讣告。上文中说的病友走了。挺难过的。上来回看这个帖子,看见你31楼这段话,不禁更加难过,也十分感激你和各位网友的善良期待。但是,病魔是无视我们的心愿的。

  
……

  
晓华,虎年生。牛年除夕晚离开,差3小时迈进人生第4个本命年。昨天,正月初四,举行了追悼会。

  
晓华,走好。。。。。。。

  
从发现到离开,8个月时间。整整一年前的这个时节,晓华的父亲逝于同患——肺癌。

  
方才打电话,听晓华夫君说,最后的日子,她时刻紧抓着丈夫的手,疼痛难耐……

  
解脱了。。。。

  
我们和他们一起的合影,一直挂在我家墙上。晓华漂亮,安静,单纯,和善。并且能吃苦,有毅力。身为接产医生,经常上夜班。夫妇打拼,赢得了一份很好的生活。患病后的半年多时间,医疗消费及家人陪护,使得全家人深感疲惫。目前,疲惫之上又添哀伤。

  
费力,花钱,疼痛……最后,还是一个走——这是她丈夫方才电话里说的。他做到了竭尽全力。

  
晓华女儿还不到13岁,每天由寒假回来的堂姐姐陪着。忘了还好,想起妈妈来就哭……

  
……

  
下面是收到的邮件及附加文件,贴上来,以表我对晓华的追悼,同时也作为对我这段文字读者朋友的结局交代。

  
祝愿大家长久健康平安。

  
雪非雪

  
2010年2月18日

  
——————————————————————

  
——————————————————————

  
13日晚21时15分晓华永远的离开了大家……

  
今天已经将遗体火化,在长的部分同学参加了告别仪式。

  
感谢在她治病期间,你们给予我们的诚挚关怀。

  
祝晓华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她……

  
悼词是妹妹为她二嫂写的发给你一份:

  
各位亲朋好友:

  
今天我们在这里沉痛悼念金晓华女士,对她的英年早逝表达我们无限的眷恋和由衷的悲伤。送别晓华,追忆永存我们心中的晓华。

  
晓华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充实、洒脱。她在有限的人生舞台上,出色地完成了不同的角色。

  
好学上进,医术精湛。善待病人,耐心周到。她是一位好医生;

  
心胸宽广、乐观豁达、无私奉献、与人为善。她是一位可以信赖的朋友和亲人;

  
知恩图报,孝敬长辈。体贴备至,情真意切。她是一位好女儿、好儿媳。

  
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相夫教子,任劳任怨。她是一位好妻子。

  
以身作则,言传身教。无微不至,精心呵护。她是一位好母亲。

  
晓华走了,她的优秀品格和音容笑貌将在我们心中永驻。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有我们大家为你送行,你会感到温暖。有我们的心与你相伴,你不会孤单,含笑九泉的晓华更加美丽……

  
安息吧晓华,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你……

  
公元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

  


  


  


  


  


  

 回复[50]:  夏夏 (2010-02-18 17:56:30)  
 
  看了雪的这一段,很难过,泪流了下来.....

  
明天是我妈妈三年忌日.

  
愿在天堂的人们安息.

 回复[51]:  雪非雪 (2010-02-19 15:26:45)  
 
  夏夏好。

  
高高兴兴平平静静地跟家人在一起,心里回想着与母亲相关的一些事,比如哼唱一首母亲曾经爱听的歌……是对母亲忌日的很好的纪念吧。母亲看到你的现在会很欣慰的。

  

 回复[52]: 雪晚上好。 夏夏 (2010-02-19 23:08:03)  
 
  谢谢你。

  
生命其实很脆弱。珍惜现在,好好活着。

  
我们都要快乐。

 回复[53]: 华,军去了。 雪非雪 (2011-10-20 13:05:27)  
 
  

  


  
.

  


  


  


  


  


  
.

  


  


  


  


  


  
.

  


  

 回复[54]: 是军上华那里去了? 龍昇 (2011-10-20 14:17:53)  
 
   她俩又在一起 。她们的孩子长大些了吧。

 回复[55]:  采夫 (2011-10-20 16:58:28)  
 
  他们正当英年,真是非常遗憾。

  
别太伤感了,就当个事故吧。

  


  
节哀顺变。

  

 回复[56]:  雪非雪 (2011-10-20 20:44:07)  
 
  

  
龙爷、采夫:

  
晚上好。

  
谢谢。

  


  
……

  
孩子13岁了。

  
不满两年半的时间,孩子在双亲先后突然患病到相继离开的日子里成长过来。这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接也得接。

  


  
正如采夫所说,事故。

  
……

  


  


  


  


  


  

 回复[57]:  吴卫建 (2011-10-20 23:02:33)  
 
  雪老师好!

  
才13岁的孩子啊,这打击太大了,真不知如何承受之。

  
唉,世事多变,人生无常啊。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