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满园尽是洋绣球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04-12 12:05:57 阅读人次:1868 回复数:15)

  

  


  
离开两个月,冬天过,春已至。阳台上那些花,超大半都枯萎在了盆土中,成了植物干,难断原形原色。出门那天早上,水浇了一遍又一遍,其实浇多了也没意义,盆栽的蓄水量有限。所以灌至溢出,是因为心里那份久离不能护理伴赏的歉意。结果,只顾了忙乎这有生命的,却忽略了其他。

  
去机场路上,忽开始盘点起各项安全阀门是否关闭。逐项过脑,就幻化出浴室热水一直放着没关的后患。想啊想的,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否听见浴室的水声。越是想不清楚,就越是听得见水声哗哗然鸣于耳中。返回去确认是来不及了,找人去看又没有留钥匙。

  
于是乎,出行的心情一团混乱,眼前是雾气腾腾的浴室,继而是轰轰燃烧的热水系统日夜燃烧……

  
到了机场,无论如何排除不掉这些自我折磨的幻觉,便打电话给友人,说明心病,将钥匙寄给友人,拜托前去探察。

  
结果,完全是我臆造的没事找事。不仅庸人自扰,还扰及他人。我算是服了自己了。决定就此服老。

  
回来第二天,用一整天时间收拾阳台上的败叶残根,装进袋子请出去。一边清理,一边自省,不能呵护共生,当初又何必栽养? 心下颇有施虐者的愧悔。剩下的几种尚有命脉青色的,或多年生木本,或根茎有蓄水性能的耐干燥赏叶类。唯一开着花的,是那盆平时有一搭没一搭对待着的粉红洋绣球。这是3年前母亲来日本时买的。她说喜欢粉花,我就买了。我并不喜欢洋绣球,因为小时候姥姥养过一大株,一碰花叶,就腾出一股怪味来,所以一直亲近不起来。

  
可是,唯一擎着几团花簇待我归来的,却是洋绣球。亲爱的洋绣球,蓝空映衬下,这样美。一下子感动起来,喜爱起来。也敬佩起来。敬佩它耐干燥的意志,还有不卑不亢的气质。同时作出决定,今后,阳台上的花要以它做主宾。

  
一个下着小雨的下午,选回好几株洋绣球。株株都有复数的花球,花红得浓,叶绿得实,强而不骄。移栽进花盆,挂到栏杆上,煞是一番别样景致。轻触叶动,凑近嗅之,未有丝毫味生。莫非是品种改良给去了味腺?还是我的嗅觉变得迟钝了?再试另一株,那股味道顿然扑来。这味道,一下子带我回到三十多年前姥姥屋里的窗前。阳光懒洋洋地投射在双层玻璃上,持久地亮着,铺在双层窗中间用来吸收霜雪融化的厚厚一层锯末,在它的照射下,缓缓地干爽起来。这样的一天又一天,似乎反反复复了许多年,使童年的光景在记忆里缓淡而悠长。

  
想来,接受洋绣球的契机,近似一场生死考验的观念转折。一类是死给你看,一类是活给你看。死了,还怎么看?活着的,自然就好好相处。多简单。如今,每灌溉洋绣球,都要碰碰它的枝叶,品味一下它特有的体味。不再觉得这味道怪异,而以为这正是它刚毅个性的内涵所在。

  


  


  


  


  


  


  


  


  


  


  


  




 回复[1]: 哈哈,有点意思. 大象 (2009-04-12 12:22:49)  
 
  

 回复[2]: 洋绣球的生命力 游人 (2009-04-12 13:48:51)  
 
  我还以为只有仙人类才这么强呢

 回复[3]: 终于回来了! 孙秀萍 (2009-04-12 14:16:20)  
 
  

  
看到你回来就高兴了。花很漂漂,主要是人好

 回复[4]:  雪非雪 (2009-04-12 14:43:44)  
 
  大象,有点意思吧。

  
…………

  
游人,还真没养过仙人球类,我老觉得那球像个恐怖分子……不敢接近

  
孙秀萍,见你这么说,俺也高兴。执意要谦虚的话,就好像说自己不是好人是坏人。

 回复[5]: 人不在家,浇花有个小窍门 科长 (2009-04-13 17:53:28)  
 
  用大可乐瓶装满水,瓶盖开一小孔,倒置于花盆。

  
听来的,没有试过。估计有道理。

  
但是,2个月肯定不行的了 除非搞个电动装置,每天定时喷水。

 回复[6]:  大汉临离 (2009-04-13 18:03:27)  
 
  科长,试过了,很管用。

  
可以维持三个星期

 回复[7]:  雪非雪 (2009-04-13 18:49:38)  
 
  多谢科长的提案和大汉临离的实践谈。

  
下次我要走得从容些,这次实在抱歉,觉得自己简直一暴君。。。。

 回复[8]:  东京博士 (2009-04-13 23:10:23)  
 
  我就是买了个定时喷水装置,9800日元,很不错。就是每次出远门前排管子调整喷水覆盖范围比较麻烦,但再麻烦也是自己的事,在日本很难开口麻烦邻居。

 回复[9]:  雪非雪 (2009-04-13 22:52:31)  
 
  自动喷水装置一般是面向有宅院的吧?

  
可惜弊舍不具备这条件

 回复[10]: 非雪 小小鸟儿 (2009-04-23 15:01:12)  
 
  好几天前看的,当时就有话要说,忙活着给忘了。

  
绣球花我记得小时候大人都管它叫臭球花,是很廉价的也是随处可见的。

  
因为太多了吧,再加上那么个带臭字的名字,所以我也从没有正眼看过它。

  
看了非雪的文章,我觉得至少我自己该给绣球花正名了,那么顽强的生命力,又默默的不争春,多么可贵的品质阿

  
正巧上班的路上离公司很近的地方种了两行绣球花,粉色的和白色的,每天上下班我都注目她们一下!请接受我迟来的爱吧

 回复[11]:  雪非雪 (2009-04-23 22:50:05)  
 
  小小鸟儿,你的爱来得一点也不晚,感动得我,得抒抒情。

  
自从钟情了洋绣球,就相当势利眼地联想出它有很多不俗的平凡气质。日本电视里的“世界车窗”之类的节目,经常介绍世界各地风光,有时候会看到欧洲街巷的窗台上多饰有很像洋绣球的盆花。这种花开在那些有点斑驳褪色的古老建筑间,看上去那么静雅协调,跟传统一样横亘不衰……

 回复[12]: 春 雪非雪 (2009-04-25 16:16:27)  
 
  


  
2008年4月15日

  


  
2008年4月17日

  


  
2008年4月25日

  

 回复[13]: 非雪 邓星 (2009-04-25 16:45:17)  
 
  我更晚,今天才看。。植物也是一直要人管理的,也挺烦。。

  
我养了两棵树,一棵已经多年,经得起考验了,可是不怎么美。另一棵么,买来时很好,放在阳台上,

  
现在有很多枯叶,我一直这么浇水的,也不知道它什么意思?

 回复[14]:  小小鸟儿 (2009-04-25 20:39:21)  
 
  非雪的这个纪录过程很有趣 第二张象鸡爪子!

  
邓星,你写的让我联想到你用女中音说这样的话时候的表情,有趣有趣!

  
说起来我也有一件关于植物的有趣的事,我家的阳台上有两棵蓝梅树,品种不一样。

  
其中一棵冬天也是绿绿的长满了叶子,另一棵叶子落光了,就像已经死去了的样子。

  
冬天我照样给他们两个浇水,春天来了,冬眠的那株长出了新绿还开了很多白色的花;

  
冬天里一直朝气蓬勃的那棵却渐渐的干枯了

  
也不知道它什么意思!

 回复[15]:  雪非雪 (2009-04-26 16:18:46)  
 
  邓星、小小鸟儿,你们好。

  
你们说的树状态,我也都经历过。呵呵。

  
就是啊,它们是什么意思?

  
小小鸟儿,第2张像凤爪。第末张像鸭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