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一件事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2-15 12:32:17 阅读人次:1568 回复数:22)

  

  


  
去年夏天开始,电车站后面一个路边车库里,每周四来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摆菜摊。在他摊上看菜选菜的时候,见你看白菜,他就说“白菜今天便宜啊,比超市便宜30日元,味道可是地道好几倍”。不管你打量什么,他都能很自然地把自己的东西说出一长串的优势。守着菜摊的他,总像在赶一群鸭子上岸归舍那样,手不闲口不闲。

  
上星期四,正好是农历正月初一。开车路过,就停车进了他的菜摊。他的东西并不便宜多少,但是每见这种简易菜摊,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愿意去察看,多半也会购买。要说为什么,一是觉得这样的商品不同于超市里货源固定味道无变,若能吃出什么新味来觉得有那么一小层丰富。再就是这类地摊没有保鲜设备,想着如果东西卖不出剩下的话摊主还得自己装箱搬回保存,买到家反正就是下锅,或者放进冰箱,同样是购买,同时又能客观助人,何乐不为呢。

  
一包萝卜咸菜,三根黄瓜,一包青椒,一个圆白菜。总共750日元。钱包里没有零钱,就递上1万日元纸币,他拿出钱盒中缕好的一打千元纸币,在我面前数着一、二、三……九,嗨,9千!然后又添上250日元硬币。

  


  
晚间,又到其他地方买东西。付钱的时候,发现那打纵式叠在一起的9千元日币中,夹着一张横折的在里面,便都拿出来重新确认,清点结果,发现千元日币是10张。就是说,我用1万日元买了750日元的菜,他又找给我1万零250日元。直勾勾地想了半天,终于弄明白是谁占了便宜谁受了损失。

  
今天是星期四,就特意赶去把这件事处理掉。本来没计划买东西,冰箱里的储存尚可维持两三天。但下意识地似乎是为了缩小完成这件麻烦事的麻烦度,也是为了让这件事更自然,到他摊上,就先选了几样菜。选一包萝卜咸菜,三根黄瓜,一包青椒。之后,又添了一包萝卜咸菜。他这种萝卜咸菜很好吃,无色素,味道口感有种返璞归真的踏实。

  
付钱的时候,他看着我的菜筐说“嗨,夫人真识货!这个萝卜你就吃去吧,可不是一般的萝卜咸菜……吃上就上瘾就再吃不了别的萝卜咸菜了……哦,总共750日元。”又是750日元,又赶上钱包里没有零钱。递上5千日元,他还是那样拿出4张千元日币大声数着一、二、三、四,又加上250日元硬币递过来。

  
我接过4张纸币后,拿出1张对他说明了上星期四在他这里买菜离开后发现他多找了1千日元现在还给他的话,他怔怔地听着,怔怔地看着我,好像我说的不是日语。看他发呆,我只好又笑着耐心重复了一遍。之后,他才边接那张纸币边说“可以吗?”,“当然可以了,这是你的钱。”他把那张纸币放进他的钱盒,一脸的木然僵直。见此,我也变得尴尬起来,好像在凭空给人家添乱。平时那些含在他口里吐不完的话,突然间不知消失到了哪里。这个场面彼此都无半句话,情景有点荒唐。

  
提着袋子离开菜摊,觉得有种不可思议的目光追随在身后。心里涌出说不清的别扭。我没做错事,错误环节出现在他清点不仔细,而我那天又鬼使神差的仔细,否则,人不知鬼不觉,就根本构不成事。既然是一件不应该的事,就不得不处理。他的诧异无语,是因为我的行为反常?还是我内心里有那么一层期待他会赞赏而未能得到因而失落?难道,我真的自以为这个矫正错误的自主行为中含有值得换取什么评价的东西吗?根本没那么复杂。这无非是一件节外生枝的极其简单的麻烦,与得失根本无关。真要计较得失的话,不去处理,最终受损失的是我,因为这种意外的便宜除去带给我意外的不坦然不仗义而没有丝毫窃喜。即便是喜,加上一个窃字也要本能地排除。是为自爱。本以为他那么落落洒脱的大汉会就此自我解嘲一下了事,放松,就会很自然地缓解掉生硬。

  
归途一路烦乱。感觉自己面部的死板甚至支出棱角来,撑得眼角不舒服。在弄清楚事情原委之后,他为什么一语不发?客观上看,明明是他的失误让我必须特意来做这次纠正。他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说一句“唉呀你看,是我的马虎给你添麻烦了”?难道他在收回那张纸币的时候忽然为联想起自己的疏忽不知有过多少损失而懊悔?真是那样的话,此行便也多出一种意义。以后他会认真清点,以免再生此类周折。算了,别人的心理无以推测而知。我要做的,就是把一件纠缠到自己的麻烦处理掉。现在,已经处理完了。(2008.02.14)

  


  




 回复[1]:  欲说还休 (2008-02-15 12:51:13)  
 
  读前面的时候,有些感动

  
读到后面,有些闷闷地感觉

  
雪非雪好感性好纤细呢

  
稀饭

 回复[2]:  久夏 (2008-02-15 12:57:03)  
 
  又坐上雪沙发了 。窃喜。

  
这是一件小事,读起来却那么有味道。

 回复[3]:  久夏 (2008-02-15 12:57:54)  
 
  阿。不是雪沙发了,有人来抢了

 回复[4]: 雪桑会唱红莓花儿开吗。 诈骗饭 (2008-02-15 13:00:11)  
 
  里头有一句歌词说:

  
让我的心上人儿自己去猜想。

  

 回复[5]:  欲说还休 (2008-02-15 13:17:49)  
 
  不好意思哦,让久夏同学坐了小板凳。

  

 回复[6]:  久夏 (2008-02-15 13:33:44)  
 
  还好,没有坐到地板上

 回复[7]:  雪非雪 (2008-02-15 14:07:00)  
 
  欲说还休,谢谢。本来是件欲说还休却没能休的小破事,整得挺闹心,就吐出来了。现在好了,心情舒畅。

 回复[8]:  雪非雪 (2008-02-15 14:07:58)  
 
  久夏,我坐地板。奉茶了。

 回复[9]:  雪非雪 (2008-02-15 14:15:14)  
 
  诈骗饭桑,那首歌会唱。很好听,还有《三套车》《莫斯科的晚上》什么的,幽婉壮美。可是,红梅花儿开和菜摊的关联,我怎么摸不着边啊。。。。。心上人在哪里?

 回复[10]: 雪桑啊 诈骗饭 (2008-02-15 15:04:50)  
 
  你听:

  
少女的思念天天在增长

  
我是一位姑娘怎么对他讲

  
没有勇气诉说尽在彷徨

  
让我的心上人自己去猜想

  


  


  
此情此景,不正是你面对那菜摊儿的小伙儿,顾盼生辉,而他却浑然不知,令你心急如焚又无法直言,转而变得苦闷彷徨,坐立不安的生动写照吗……

  

 回复[11]:  茴香包子 (2008-02-15 15:18:38)  
 
  他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说一句“唉呀你看,是我的马虎给你添麻烦了”?难道他在收回那张纸币的时候因为忽然为联想起自己的疏忽不知有过多少损失而懊悔?

  
呵呵

  
他也许是不记得了,这种买卖人做的好得人都有些见面熟,看谁都面熟是做好生意得一个条件,但宁可不到位也不能过了,而你是记得他得,他又绝对不能过了那个度.就只能反应有所欠缺,可能反应到外观上就有些微妙得差异,这是一个可能

  
再有就是我以小人之心读人家之腹一下,他也许在心里想这种事情应该没人还了,而,您又给还回来了他有些吃惊过分了

  
再有也许他有个人得原因就不知道了,刚好那天心里怪也有可能

  
呵呵

  
瞎猜哦

  
鉴于您得日语水平应该他不会是不理解滴

  
我有过一次同样得事情倒是,也是多找钱了,我还是当天去滴,呵呵

  
对方根本记不得了,

  
自己越解释脸越红,日语越说越烂,就丢下钱转身就快步走了,对方还在那儿发呆呢

  
一问明白人

  
明白人说,我那桶日语他们只是知道我给人家钱,为什么给得理由对方是听不懂滴

  
嘿嘿

  
重要得是

  
是把一件纠缠到自己的麻烦处理掉。现在,已经处理完了

  
心里没事了,

  
这就好了,

  
嘿嘿

  

 回复[13]: 雪老师这篇写的好! 小林 (2008-02-15 16:41:46)  
 
  “心里涌出说不清的别扭……归途一路烦乱。”我也有时候碰上类似之事,有这样的感觉,却没有能用文字表现出来。雪老师的心理活动描写的精彩细腻!

  

 回复[14]:  邓星 (2008-02-15 17:36:17)  
 
  非雪你好,就如你说的,自己心里介意的事,做过就行了。别想那么多。。

 回复[15]:  游人 (2008-02-15 19:25:06)  
 
  写出来就畅快了。这种感觉真好! 羡慕中

 回复[16]:  雪非雪 (2008-02-15 21:59:14)  
 
  茴香包子,谢谢你的一番善解人意的分析。

  
以后接过找钱的时候,该好好确认长短,有差错当场处理。

  

 回复[17]:  雪非雪 (2008-02-15 22:04:27)  
 
  哟,诈骗饭桑,你这番浪漫注释让俺看出你对欣赏歌曲那是相当的有造诣,这段话里的四字句(顾盼生辉,浑然不知,心急如焚,苦闷彷徨,坐立不安)跟那篇《维也纳的味道》有那么一些近似,和那个作者有得一拼。

  
欣赏

 回复[18]:  雪非雪 (2008-02-15 22:06:05)  
 
   回复[12]: ねずみ (2008-02-15 15:45:53)

  
————————

  
回复[12]删除。

  
原因:与老雪原帖无关,可能贴错地方了。

 回复[19]: 邓星,游人 雪非雪 (2008-02-15 22:09:26)  
 
  你们说得对。

  
谢谢。

  
麻烦这东西真是遍地都是,买个菜也能跟进来,躲也躲不开。呵呵。

 回复[20]:  雪非雪 (2008-02-15 22:12:13)  
 
  小林兄,让你说的,还成心理活动描写了。不是描写,是粗线条的大白描。心理那团烦乱,文字哪堪复述。

 回复[21]: 雪,真是高产啊! 小草 (2008-02-15 23:23:29)  
 
  白描,白猫,老鼠怕阿。

  

 回复[22]:  雪非雪 (2008-02-16 14:56:55)  
 
  小草,乍一看我也没分出来。

  
想起来了,是不是有种大白猫奶糖来着?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