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今天小满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5-20 13:58:42 阅读人次:2743 回复数:3)

  

  
5月21日,农历小满。于是,就想起了小满。小满不是亲戚,也不是朋友。是我家老人经人介绍相认的一个“外甥”。

  
80年代后半,有人托我家老人帮一个转业到地方的人介绍工作。一天晚上,一个陌生人提着两瓶酒来敲门。来的这个人姓满,家人就都叫他小满。小满性格开朗,热情,嘴也甜。说母亲跟我家同姓,就自认了我家老人做舅舅。年节的时候,总要提着点什么来看舅舅舅母。那时候,楼上的老邻居在粮食局做负责人,拜托过后,就介绍小满到了粮食局下属单位工作。听邻居伯伯说,小满工作认真,做事得体,在单位口碑很好。

  
小满新婚的时候,领着媳妇来拜见过舅舅一家。他们的儿子跟我的小孩出生相差不久。记得,听小满说生了儿子的时候,我买了跟我小孩儿一样的婴儿衣送他。

  
90年代初回国探亲,小满来家探望,手里提个大西瓜。他说他已经辞了原来的工作,现在自己开出租车。他非常热情,“嫂子,咱自己有车,你要去哪儿千万别客气。”正好我要去免税店给婆婆买吸尘器,他就带我去了。为感谢他,在免税店给他夫人买了一个皮挂包。他非常高兴,说“我媳妇得乐坏了,这可是美元买的东西。”

  
那天晚上,他没走,留下跟我们一起吃晚饭。喝了酒,说起话来他很动情。说这家人这么善待他,胜过他亲舅舅和父母。他说他兄弟姊妹多,都没什么出息,父母对他也不关心,在社会上混,全靠他自己。他家人见他这几年生活充裕了点儿,都想法设法沾他便宜,却又不领情。父母总说他只顾自己不顾旁人。说着,他就哭起来。自言自语说“他们哪知道我自己多不容易。我们这种没地位没身份没文化的穷孩子,在外边混饭吃,真够难啊。”

  
1995年夏天回国探亲,好几天不见小满过来,就问起了他的情况。家人叹一口气,“唉,本来不愿意跟你们说。”“怎么了?”“让人杀了。”“什么时候的事?”“都有一年多了。”

  
……

  
又过了两三年,也是回国探亲的一个暑假。晚饭后,小满的媳妇领着孩子来,手里也提着一个大西瓜。她坐在沙发上,耳朵上挂着一对不大的金耳环。儿子畏在她身边,有点怯生。我的小孩问我“妈妈这个哥哥是谁?”,我不知道孩子的名字,差点说出“是小满”。眼前坐着这对母子,看见的却是小满。孩子的长相跟父亲特别相像。

  
怕她难过,不想提小满。可是,刻意的回避,也残酷。忍不住,还是问了。“小满的案子有线索吗?”“没有。哪有啊?”她很平静的样子,也许已经习惯了无可奈何。

  
小满是在晚上走路的时候遇害的。倒在路上被人发现送到医院后,因失血过多死亡。头被酒瓶打破,身上几处中刀。

  
10多年了,案子没破。头几年回去的时候,时而会提起小满,叹着气念叨几句,纳闷他这样一个勤奋努力着想过好小日子的普通人究竟惹了什么杀身祸。后来,也没人提了。(20070520)

  


  




 回复[1]:  待于泥 (2007-05-20 14:54:19)  
 
  唉,看完,一声叹息。

  

 回复[2]:  赏雪斋主 (2007-05-21 16:43:42)  
 
  顶起来,再一声叹息。

 回复[3]: 对不住 雪非雪 (2007-05-21 19:22:28)  
 
  二位,让客人望屏叹息的,不是好文字。

  
这件事,常常会想起来。想起来就叹气,不由自主地叹息。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