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旧新年回顾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27 23:04:53 阅读人次:3219 回复数:32)

   (1)1999进入2000的时刻

  


  
时间从1999年12月底向2000年接近的时候,心中一直为一层惶惑不安所悸动。也许是为了把什么莫名的不祥压住,就计划着想把这个符号不平凡的新年过得热闹红火些。于是跟周围几家同胞沟通,借敝舍场地聚一个自助型私人新年晚会。12月29日醒来,想起昨夜梦见三天前死去的人。也许是因为头一天参加了他葬礼的缘故。他51岁,终生独身。梦里,去参加他在教堂举行的婚礼,那个教堂就是给他举行葬礼的教堂。

  
31日。

  
下午3点开始,电话联系过的朋友们陆续按时到来。A夫妇先到。带来橘子、补酒、炒瓜籽、青椒佛手和牛肉饼。之后是S家三口,把他们家的こたつ也搬了来。还带着他们正在留学的外甥外甥女。S夫人做了炸鸡块、藕夹、火腿肉卷青菜、米饭,还有元宵和清酒。W夫妇带来啤酒12罐、橘子1小箱、荞面条8袋。最后是H家一家四口。H家带来炸套环、猪头肉等等。我家备了啤酒、白酒、葡萄酒、橘子、苹果、凉拌菜、煮花生米、肘子炖酸菜、毛豆、炝拌青椒等等。

  
第一个节目,大家打开卡拉OK唱歌儿。唱样板戏、唱过时的中国流行歌和日本歌,最后齐唱《英雄赞歌》。当年差一点考进中央音乐学院的原电影演员领唱,全体合唱。群情激昂,不可遏止。约在6点开饭。8点开始打牌。里面房间摆开桌拱猪。我在外屋和W夫人聊天儿看电视。关于不孕症,关于日本的演歌,关于在日本的生活工作等等。第一次见面,彼此竭尽全力着温文尔雅。W夫人长相酷似邓丽君,语调婉柔,面含微笑。她一进屋,就对初次见面的本家主人说“你女儿一见我就说我象邓丽君”,主人就说“哦,是有点象。”我担心他根本不知道邓丽君是什么样。

  
傍晚,有两个家三个弟弟从中国打来问候新年的电话。

  
是夜“红白歌会”看得不连贯。石川的《越过天城》印象深刻,她的歌情之激烈让人倾心倾耳。谷村新司的《星座》激越不改。还有南的《神田川》,青春恋情的美丽凄婉优美忧伤,感动再感动。

  
11点半。开始点蜡烛,煮年越面,斟葡萄酒。

  
11点55分熄灯。男人们盯着电脑看会否遭到数据毁灭,女人们忙着摆碗摆杯。我周旋在厨房和电视之间,做着主人主妇。又感到不安,怕2000年在我不留意时一下子进来。

  
大人孩子全体放出声音拼命喊:59、58、57、56、55……。

  
奇怪的是,所有人都跟着电视用日语数这个倒计时。没一个人用中文。哪怕是最后10个数,我想。我就用中文大声喊“十、九、八、”……,可是没人跟我来。已经没时间调整了……

  
大家喊着数,就进了2000年。

  
“啊!两千年!”

  
“2000……2000!!”

  
碰杯。喝酒。都在喊着什么说着什么,谁也听不清,也顾不过来听。

  
我生来使用着的19~~。过去了。干杯。每个人兴奋不已,都象是刚刚出生。不同的是刚一出生就觉得自己是那么幸福。(待续)

  





Page: 2 | 1 |

 回复[1]:  风 (2006-12-27 23:16:33)  
 
  等待续集。

  
雪桑好记忆。几年前的事情,记得这么清楚。写日记?

 回复[2]:  雪非雪 (2006-12-27 23:19:16)  
 
  杂记。

 回复[3]: 旧新年回顾(2) 雪非雪 (2006-12-28 00:07:54)  
 
  (2)初詣

  
人们兴奋得忘了开灯。烛光里,都争抢着吃年越面。有人提议祝贺生日。在大家的贺声中,又重诞一次。不得不幸福着接受了一个开始接近资格的数字。主人投来一个注视。电话响起,是老同学夫妇。2000年的第一个电话。祝贺生日。只说了2分钟。回头,摆在桌上的20小碗荞面条一碗都没有了。A夫人端过她的碗给我,吃了她碗底剩下的几根。在日本,除夕吃荞面条如同在中国过年吃饺子,不吃不甘心,不吃怕新的一年里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亏损。

  
吃完面条,大家到附近“天满宫”去初诣(日本的习俗认为新年之初的祈愿参拜会带来新一年的吉祥)。每个人怀满期待。原来声言不去的人也都去了。到了神社,大家都分成家族小团体,翻衣袋找5元或50日元硬币。主人凑出一套硬币,并递给我几枚。神社里人山人海。大家排成长队,等着拉响命运的祥钟。

  
人群前头,听到一响巨大的钟鸣。我直觉是H夫人的豪爽手臂所拉响。踮脚看,那正合手躬身的果然是她。

  
参拜的人太多,测命的纸签已经卖完。我却有种如释重负之感。万一测出灾难,还不如不知。真正的不测之灾又怎能预测得出?祸患,它真要来的时候就像雨雪从天而降一样,它要下就无法不让它下。有时候甚至会顶着你的名字直奔你来,想关起门躲也躲不过去。

  
归途,大家分几路往回走。路上,S夫人给W夫妇讲解开车上路的走法,外甥兄妹在公用电话亭给国内家人打电话。其他人三三两两踢踢踏踏。凌晨1点多,大街上到处人影绰绰。这是只有除夕夜才有的冬夜风景。路过一家扒金库,里面灯火通明。A夫人对丈夫说“你又开始别胡思乱想了!”A先生就说“真想碰碰运气。”他一步一回头地看着那亮得耀眼的魔殿,终于没能脱离大队伍。

  
这一夜十分暖和,是我在日本感觉到的最暖和的一个除夕。甚至不象除夕的温度,房间里不用任何取暖设备。

  
进了屋大家又说饿,就开始做元宵。把剩菜端上来,欢乐着开始用2000年的第一餐。喝酒。神聊。我却始终没与谁展开话题。我是前台服务员。无暇参与。饭后,全体神侃。

  
约3点起,和另外三人开始打牌。打对主。里面房间开始打拱猪。牌间,A先生讲他朋友的日语笑话,把我们三人笑得死去活来。他讲他认识的一个从中国回来的残留孤儿,总把日语的“仕事”(音SI GO TO意为“工作”)说成是中文的“洗个豆儿”。晚上他们一起玩得正开心,他就边伸懒腰边说“不行了,我得回家了。我明天还得‘洗个豆儿’。”S夫人笑得满脸流泪,看她笑得哭,我就被腹中翻滚的笑浪涌撞得肚子疼起来。从不知道笑是这么难忍的快感。几个女人笑叫出尖尖的怪声,三人都笑躺到了地面。

  
身后面的桌子底下,不时有拱猪拱输的人钻进钻出。桌低探头次数最多的是身材高大的W和H两位绅士。从桌子底下边往外钻边对桌旁的我们说“来给你们拜年了”。我就说“拜一次就行了怎么老来拜呀!”“2000年嘛!还不得多拜几回!”哈哈……!

  
(待续)

 回复[4]:  风 (2006-12-28 00:53:44)  
 
  雪桑活学活用,也来跟帖式啦。呵呵。

 回复[5]:  雪非雪 (2006-12-28 00:57:53)  
 
  活学活用——太亲切了。

  
看出来了吧,好学生

 回复[6]:  雪非雪 (2006-12-28 01:03:20)  
 
  丁亥猪图

  
(By KIKO)

  

 回复[7]:  风 (2006-12-28 01:54:30)  
 
  这个猪好,这个猪好。不仅浑身带花,还是红的。名副其实的红猪啊。那黑色的花纹,与在门上画的有些相似,看来是KIKO的风格了。呵呵。

 回复[8]: 非雪早上好 少年行 (2006-12-28 09:27:39)  
 
  Oh,Yeah!今年最后一个洗豆日,在大风中开始了

 回复[9]:  风 (2006-12-28 09:46:54)  
 
   少年行辛苦啊。俺睡了一大觉,才起来。这回睡透了。今天俺休息 。Oh,Yeah!

 回复[10]: 啊?风 少年行 (2006-12-28 10:02:31)  
 
  羡慕啊 ,待会还要扫除呢.不过想想这是拉斯特DAY,就开心了.

  
对啦,你家该买纸糊窗棂了吧,友情提醒.

 回复[11]:  雪非雪 (2006-12-28 10:14:28)  
 
  少年行。洗个豆儿拉斯特DAY了,恭喜恭喜。今天风硬得很,我们要奔风而行出发向北向北向北北,螃蟹等着呢 你也有螃蟹等着吧?甘巴特诶内

 回复[12]:  风 (2006-12-28 10:16:07)  
 
  哈哈,窗棂不糊不糊。就是糊了,不出几天又成原样了。俺得精打细算,等小家伙们长大了再糊。

 回复[13]:  雪非雪 (2006-12-28 10:23:25)  
 
  风桑好。

  
不过今天的风不怎么好,特冷。倒也是该来的时候了,昨天那天气哪像年底?该冷的时候不冷也不对劲,怕是今年御寒品零售业为这暖冬连年也过不好吧。

  
那个红猪够肥硕,但是颜色不理想。所有的颜料都跟本人搬家去了外地,家里没有颜料,就用红墨水笔一点点点红的。

  
紅豚をゆっくり描き塗り、我が子の暇つぶし。

 回复[14]:  风 (2006-12-28 10:31:36)  
 
  雪桑好。确实,今天是寒风。冬天有些寒风也不错。大概北边的滑雪场能下雪了。

  
那句日语,是川柳?呵呵。

 回复[15]:  陈梅林 (2006-12-28 13:19:00)  
 
  雪桑家常开客厅沙龙?主雅客来勤,残念,路太远。

 回复[16]: 非雪 邓星 (2006-12-28 16:58:34)  
 
   很有意思哦。。

  
我想起敲两千年钟的时候,我正在车子里,在从浦东开往浦西的大桥上。。那一年的元旦在上海度过的。一大群人冲到浦东的一条像俱乐部般的船上吃饭,算新潮死了。然后有好几个人想打麻将,我一窍不通,所以就和儿子一起(那会儿还小点)嚷着一定要回浦西,说跑到那乡下地方干什么来着??

  
哈哈,所以今天还没有忘记。

 回复[17]:  yearn (2006-12-28 17:25:28)  
 
   快乐!!!

 回复[18]: 旧新年回顾(3) 雪非雪 (2006-12-30 13:47:49)  
 
  (3)新年初始1、2日

  


  
1月1日。

  
收到309期华文报,感谢贵报将《1999岁末有感》登在文学版第一位置。算是给自己的一份纪念,也是对年底亡友的一份悼念。他到底没能跟世人共进2000年。收到几十枚贺年卡和几张生日卡。

  
早上8点多。A夫妇和W夫妇归。留学生Z赶去京桥打9点的工。有人嚷着还要打牌,又开始玩儿起来。有人开始偎在什么地方睡觉。孩子们早已梦中。早上有几位中国和日本友人的贺年电话。山本邀请3日一起去日本海城崎,留学生C拜年道谢并告说她骑自行车遇到车祸,正在处理。

  
我和S夫人睡在她带来的电热桌下面。刚躺下,孩子们就开始陆续醒来。大大小小嚷着“饿了饿了”。S家中学生要H阿姨给他做“稠一点的粥”,这个孝顺的孩子大着声音对别人说“我们说话要小点声,我妈妈一有声音就睡不着”。睡在床上的4岁男孩儿,惊醒掉到外甥叔叔身上,大哭起来。

  
闭着眼睛,这些场景却听看得一清二楚。这觉没法睡,干脆还是起来。H先生不知什么时候睡到了主人床边的地板上,其夫人把备做大小一家来客合用的双人被子盖在丈夫身上。

  
早餐吃H夫人做好的米粥,就着除夕剩菜以及留学生从打工餐馆买来的“好烧”。绅士们又开始打牌。下午3点开车送客到车站。回来准备晚饭,后小睡。期间又有人打来电话拜年。

  
晚饭。

  
和石家外甥女烙饼炒酸菜粉煮粥。石家饭后归,夜9时。临送他们出门时,挂在墙上几年的镜子突然掉下来在地面放出水银焰火,奇光异彩,险不可收。大家忙说“岁岁平安”。我和主人小心又小心着把碎片收进报纸里,心中莫名其妙地绕着一句话叫破镜重圆。镜子为什么会破?又没有突然发生地震……。有人看电影,象是香港武打片。稍后,独自睡下。

  
2日,又收到若干贺卡。合起来百余枚。

  
其中一张,过目不能忘。岩田的贺卡上用中文写道:“新年好呀新年好,祝贺大家新年好……老师你知道这首歌吗?前年的新年我和足立在镇江车站和中国孩子们一起大声唱了。又能见到你很高兴,我还想学中文。”看到他这张贺卡,不禁眼底酸涩。我是在28日去参加足立葬礼的路面电车上重遇岩田的,差不多正好一年没见。

  
10时余出,送H父女到电车站。赴兵库西。高速公路宝冢处有追尾事故,堵车约40分。12点半到山本家。山本夫妇年过50岁,没有子女。听夫人说不要孩子的理由是两家都有概率较高的癌病史。他们不想复制不幸的延续。每听她这样解释,我就觉得这个理由过硬得虚幻而沉重。去年,他们在去中国旅行的船上认识了一位天津姑娘,是船上的服务员,能说简单的日语。于是,他们夫妇就喜欢上了她,就领养了她做女儿。现在,养女Y已入大学读书。三人正在家准备饭菜。

  
两家大人互送两个女儿压岁钱。喝酒至夜中。吃河豚。喝“吴春(幻の酒という)”。山本夫人多次说她作为女人第一次喜欢女性,这个女性是我。云山雾罩。莫名其妙。问她原因,说是我跟她很多地方相象。比如,喜欢改变房间格式,独立工作,迁就丈夫等等。她说“厳しい女は賢いが、雪はキツクテヤサシイ”。

  
席间,谈到中日习惯的不同。本家女儿和养女都得到了压岁钱的红包,她说了谢谢很快就自己收了起来,而刚来不久的养女一直把红包钱放在饭桌上。本家女是日本的习惯,得了钱高兴,马上收起来显示出欣然接受倍加珍惜的礼貌;养女是中国习惯,收礼也要矜持,马上装进腰包显得没教养没操持,像是没见过钱。而日本人却可能误以为是拿人家给的钱不以为然或者嫌少表示不放在眼里。

  

 回复[19]:  风 (2006-12-30 12:05:21)  
 
  瞄了一下旧新年回顾,赶紧又去打扫旧年灰尘。

 回复[20]:  雪非雪 (2006-12-30 13:04:22)  
 
  我家也在清扫中。

  
清除角角落落陈尘

  
迎来事事人人欣心

 回复[21]:  风 (2006-12-30 13:08:57)  
 
  雪桑好才情,张口就来。

 回复[22]: 雪桑的旧年回顾,好看 小川 (2006-12-30 13:18:16)  
 
  咱正琢磨造个难忘的新年回顾呢

 回复[23]:  雪非雪 (2006-12-30 13:54:42)  
 
  风桑好。打扫进展如何?张口就来的是眼里看到心里想着的。

 回复[24]:  雪非雪 (2006-12-30 14:04:20)  
 
  小川桑。

  
谢谢你阅读这么无趣的流水帐。记录它的目的是为自己白描下几家华人的新年聚度景象。事实上过得更开心更尽情,写不出来的是埋进心层太深的那些。共享过了也就值得了。小川桑计划怎么过?在中国的话一不小心就凑一大家子人,在这里就没那样的天时地利,只好跟朋友合在一起共同营造除旧迎新氛围。多一个人多一份喜庆多一份吉祥。今年我们也是跟朋友家一起举杯数着数听钟声进新年。

  

 回复[25]: 旧新年回顾(4-4) 雪非雪 (2006-12-30 14:41:14)  
 
  (4)日本海温泉行&中国新年晚会

  
3日。

  
9时起,10时余出,午间到达城崎日本海海滨。著名温泉胜地。5人用本家车。“纳比”导航,大显身手。“海中苑”吃海鲜定食,山本夫妇招待。此地海鲜名不虚传,鲜美之至。

  
饭后,散步参观“文艺馆”,当年“白桦派”的一时基地。小路旁看板写着“与谢野晶子当年在这条路上走过”。通向“文艺馆”的路弯弯曲曲,手拿地图依然走错两次。小路邻着浅河。河里有成群的小鱼和纹丝不动的各色肥鲤。金色的鲤鱼象一条金块以真乱假。野鸭和鲤鱼分食着什么。怡然自如状令人生羡。

  
小路时而贴矮山前延。荫处有积雪,污染过了,现出更成熟的棉白。头顶树上和屋檐间雪融叮咚。跟在他们后面踢踢踏踏地走。雪泥路面,湿潞潞糯绵绵。走着,就看见了小学和中学时的许多个这样脏兮兮的初春。这样的初春里象蕴着很多近似美幻缥缈的梦。现在只能想起类似的风影,却再扑捉不到任何悸动。旁边的院墙上看到写给小偷的留言:小偷先生,请你不要越墙而入,这院子里有防盗设施。

  
“文艺馆”里,陈列着一些“白桦派”当年的书痕墨迹。入口大厅中,身着正月艳美和服的姑娘,从宽大的红袖里伸出美丽的手腕,拨动着和式琴。琴声缭绕在日本海岸的新年里。歇息间,在馆中吃一个玉米冰激淋。350元。曰珍しい。

  
下起小雨的时候,走到庭院温泉。每家温泉下午三点开始营业。排队。大约有一百多人。这里温泉一家连一家,排队多的这家当有人气。温泉庭院很小,却因有着一眼腾着气的小活泉,就能觉出深不可测的容量和魅力来。清冷的冬天,把温泉里浸热的身体淋出来,裸足站在冰凉石地,仰头向冬空呼出自身的热气。时空和所有的感觉都一时静止。温泉里泡着腰身垂叠的老妇人和极瘦的干瘪女孩儿。年老的年小的都一样表情松驰。那些临近年的身心紧张仿佛都洗落到温泉水中里去了。

  
坐在一块石头上,把毛巾从胸上搭挂下来。就这样一直坐了很久。想着很多不着边际的事。

  
两天里往返跑了500公里。

  
5日。

  
到朋友家看中国2000年新年晚会录象。中华世纪坛诞生。江泽民主席一个按扭,发给全国人民一个光华耀眼的2000年。

  
9日午出,到朋友家。有他们留学时代朋友数人同聚。S家三人,C家(现加入日本国籍改姓日本姓)二人、W家,几年不见已由二人变四人、邻居新识的年轻夫妇。H家能干的主妇采购到猪体的各种部位。猪筵大获成功。从头到脚从内到外的猪筵。是日S兄饮酒甚多,说话喝酒两缠绵。相别多年,不知其内里是怎样的心情。走时步履踉跄,令人担心。帮女主人做饭。12时归。

  
10日夜。电脑文件发生误删。一夜未能睡好。情绪黑暗到无以附加。正在做的文章全部遭至错误删除。。。!几乎再没有心情用电脑记录什么。我丢掉了该丢掉的么?无以知晓。为什么,连自己也没记住自己究竟该记住什么?难道文字真的只是为了记录瞬间瞬间瞬间?什么样的瞬间才值得记录值得回味?什么样的瞬间没有记录且终究不忘?罢了。年毕。踏进新年历,日子复旧。(2000年新年闭幕)

  

 回复[26]: 雪桑不要谦虚啊 小川 (2006-12-30 14:23:42)  
 
  时光无法倒流,过去的记忆就是最好的财富了.

  
随着年龄能同时增长的个人魅力,应该是对人生的种种感悟吧.

  
雪桑的文章越来越爱读.

  
我正一个人为如何过年发愁哪.

  
咱平时是工作狂人,休日常常用来补觉上网了.还思考人生什么的.

  

 回复[27]:  风 (2006-12-30 14:36:17)  
 
  雪桑清扫写文两不误啊。俺家打扫还得持续一阵子,还得打贺年片,每年如此。

  
城崎温泉好地方。俺家今年有亲人光临,准备过完年后出游,往东边跑跑。呵呵。

 回复[28]:  雪非雪 (2006-12-30 15:39:02)  
 
  小川桑,年轻才有一个人过年的境界。珍惜着打理好哦。

  
我也曾有过一个人过年的记忆。别人兴高采烈的时候,当学生的就只好一个人面壁写那个叫论文的大作业。除夕买回一束花插进瓶中算是请年进来。年就放在眼前身边,硬是没心情也没时间来过一过。

  
小川桑平时工作狂人,这回可以做几天离岗闲人,不妨上镜开辟种植个菜园如何?

 回复[29]:  雪非雪 (2006-12-30 15:43:28)  
 
  那边在打印贺年片,呵呵,满屋红猪飞翩翩。

  
本家分工明确,凡是需要手动手写的部分是我的活儿,需要用机器用鼠标拼贴设计的就轮不上我了。

 回复[30]: 谢雪桑.咱还是看着各位大侠的菜园吧 小川 (2006-12-30 15:48:17)  
 
  雪桑能把咸菜淹得那么好,羡慕.

  
咱慢慢学.

  
实话说咱不只没种菜的时间,更没做咸菜的时间.人生损失啊.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