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15 21:36:15 阅读人次:8686 回复数:49)

   

  
1990年,我家第一台电脑的搬入,取代了文字处理机。但是实施这一壮举的并不是我,而是我家国王。从此,他就进入了他人生中的对屏时代。白天外出,夜里就对着那个怪物发呆。睡梦中,我常被他的怪话惊醒。

  
“喂!喂!!”

  
“回车!对!回车!!”

  
“然后打空格!”

  
“C,冒号!”

  
……

  
他对着接在电脑上的话筒试音,要不就是跟那些数不过来的电脑狂热者兄弟打电话交流操作方式。并且,往往是国际电话。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我沦落成一个为电脑迷服务的食堂伙计,经常给前来探讨的com友做饭打点寝具,因为电脑这东西好象一沾手就要几个小时甚至三天两夜。有的人扛着电脑箱子等在车站,我们推自行车接人接电脑入室,那时候还没有汽车。

  
在国王眼里,汽车跟电脑相比,是个便利的俗物,要操纵的话简单得很。但是把话说给我听的时候,口气便不一样。说起开车的事,他不以为然。对我却总是流露说“女人能开车了不起,说明她具备起码的机器操纵技能”。我是个技术盲人,尽管能操纵缝纫机、自行车、各种家电甚至电动改锥、调试电子表、修理自行车简单故障、自己锯木板钉板凳等等,但这些统统被国王看做是粗糙笨重的低级操作。

  
我不会用电脑,也轮不上我来用。便知趣地说“文字处理机适合我,只要能处理文字,对我来说就足够了。”于是,每当我对他疯狂热衷于电脑表示怨言时,他就会痛心疾首地说“你是彻底没救了!拒绝电脑就是拒绝未来!说你也不懂!”被人这样说,我也十分心灰意冷。在与时俱进的国王面前,甘当一驯良子民。

  
驯良意味着不反抗,但不是说就甘心愚昧到底。心下摸索着探索文明,打点一下自己的技能价值所有,觉得第一步该装备的是机器操作能力。于是,某一日就偷偷去驾驶学校报了名。抱回一堆教材,睡前必读。1个月后拿到了驾驶执照。一周后驾车拉着国王上路兜风。国王说“你还真行,还知道什么叫离合器!长进不小,有救!”。风言风语,听进来也不再以为然。在家这个王国里,人家做上王了,我也就只有听命的份儿。比如,没有打字机器的时代,我的写字能力被看作是个抄稿的;有了打字机器,我写字就被升级为打字的。我的文章被誉美为“作文”。但是,有两样,我甘心做这个王国的驯良子民。一是没有精神垄断,再一个是没有经济霸权。有这两项自由,算得上理想国。所以,在家里,我的耳朵具有化干戈成玉帛的功能。

  
驾车初行的这一路,王与民的地位差异成为事实上的架空。把技术看得至高无上的国王搭着我的车,方向盘在我手中。这时候,我握的简直是真理。尽管国王多年前就开过解放车,然此一时彼一时,这会儿,开着自家车第一次跑在外国大道上的,是这个我。心理平衡。

  
有自己的电脑,是1997年。国王把苹果笔记本淘汰到我手中。踉踉跄跄,跟着电脑上路了。利用电子邮件,也是这个时候。国王说你也可以收发电子邮件了,都给你设定好了,你打开看看。他站在旁边,告诉我怎样操作。打开后,第一个电子邮件的件名显示出来——“我爱你”。惊恐中一瞬间重温了为人以来仅有的几次怦然心动。见我恍惚的狼狈,国王哈哈大笑,“做梦呢?啊!”

  
“这是谁?怎么可能呢?”——我为什么要自言自语?并且口气如同狡辩。

  
“那你还不快给人家回信!点击回信!”……

  
2年后,换了新登场的iMac。再后来,又换了Windows。就这样,在无限的训斥蔑视和嘲讽夹搡中,挤进了IT的洪流。进来之后,遭到了无数的阻击和背叛。乱码、文件丢失、死机。这些从来没用过的词,常常出现在吵架的台词中。落后就是该挨打,笨就活该听损。渐渐的,技术咨询在君王与臣民之间就成了禁忌,如同设了防火墙。自己摸索,没什么了不起。20多年前谁也不认识谁,答同样的考卷题进大学,现在凭什么就这样遭受智能歧视?

  
如今,终于可以独立操作民用基准的大致功能。但是,回过头来看,自从电脑和网络进入我们的生活之后,发现以往的生活正在渐渐离自己远去。在家里,面对面的时间少了,都各自去对着自己的屏。各自的电脑,仿佛就成了各自的密室。网络里应有尽有,这么多元化的交流广场开放着,倒也缓免去了很多日常里无端要生出的那些细枝末节的磕磕绊绊。

  
就是此刻,我在这里输入废话,他也在那里对屏作业。不禁要想,假如没有电脑,没有网络,这几年的时光会是怎样的内容?就是今天,如果没有电脑这档子事,这一整天的二人共处时间,该是怎样的情景呢?

  
网络,对于人类的划时代意义,在我身上就体现在跟家人面对面的时间少了,跟电脑面对面的时间多了。

  





Page: 2 | 1 |

 回复[31]:  小林 (2006-12-16 18:25:29)  
 
  国王说:我跟王后最讲民主,如果我的意见和她相同,她便服从我。如果不一样,我就服从她。国王说:我跟王后最讲平等,各管各的,我管理厨房,卧房。她管理我。国王还说:我主张独裁,家中大事由我负责,小事由她负责。但结婚这么多年来,家中从没发生过什么大事。

  

 回复[32]:  小林 (2006-12-16 18:33:59)  
 
  博士在哪里二日醉呢?已经回东京了吗?

 回复[33]:  雪非雪 (2006-12-16 18:36:23)  
 
  回复13楼水双桑。

  
谢谢。

  
的确,键盘输入很容易出现文字变换错误。我的帖子里经常有误字,本以为已经确认过了,但还是难免疏漏。不过,文字标点的错用还不是第一要事,这个比较初级,容易订正。更要紧的是文字内容,只顾自己一味地倾吐,往往就忽视阅读方的心情。就像这篇文字,无意中就给别人平添了几次写回复的麻烦。

  
水双桑回复中关于作文的几点提示,将作为常备参考使用。

  
再谢

 回复[34]:  雪非雪 (2006-12-16 18:46:51)  
 
  写给自己的回复:

  
呵呵,《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本来是自言自语,却有点成了“举步维艰的与人共鸣”。不得不自嘲一下了

 回复[35]:  雪非雪 (2006-12-16 19:06:02)  
 
  回复9楼罗鸣桑。

  
谢谢直言批评。

  
自9楼罗桑的回复之后,带来多条与此相关的跟贴。作为原贴主,我觉得有义务对引起讨论的罗桑9楼回复另作回复。回复写得比较长,所以另立新贴贴上,请看这里: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3&&no=0038

 回复[36]: 原来东博喝醉了 陈某 (2006-12-16 19:54:29)  
 
   我公司里一班人马昨天也去忘年了。看着他们喝酒我有点怕,反正我不管只喝饮料。

 回复[37]:  东京博士 (2006-12-16 20:13:25)  
 
  昨晚在秋田18点喝到22点,生啤2大杯,之后冷酒,日本酒,烧酒,乱七八糟的估计喝了至少有700ml,当时没什么,后劲相当厉害,主要是跟日本人喝酒菜不像咱中国那么多,先用菜肴垫底,而且喝的又是混酒,22点撤退,回旅馆只有不足50米,棉花腿走了30分钟,想打开镜子看看,电脑的开关半天没有摸到,作罢,早上赶6点的头班新干线回东京,想吐又吐不出,新干线上昏沉沉3个多小时,向太座手机呼叫SOS来车站接,回家一觉睡到下午6点,哈哈。。。。。。

 回复[38]:  东京博士 (2006-12-16 20:15:54)  
 
  回小林:今天早上头班车的新干线回到东京,不过星期一早上又是头班车的新干线离开东京,估计要20日以后才有机会去东京办公室上班。

 回复[39]:  东京博士 (2006-12-16 20:22:27)  
 
  已经好多年没有体验“比死还难受”的感觉了,尽管死的感觉活人没人知道。

 回复[40]:  蓝色海洋 (2006-12-16 20:27:26)  
 
  东博,听愚兄一句劝!你有胃病的老根,喝酒千万不能过量啊!

 回复[41]:  小林 (2006-12-16 20:30:29)  
 
  博士は大変だ。

 回复[42]:  小林 (2006-12-16 20:31:45)  
 
  博士は大変だ。皆さんも気をつけた方がよいと思います。

 回复[43]:  东京博士 (2006-12-16 21:05:25)  
 
  没事,我的胃病前几年就根治了,否则不会解除酒禁的,呵呵。人生无酒不能。

 回复[44]:  雪非雪 (2006-12-17 00:38:10)  
 
  梅林晚上好。

  
29楼我给你的回复看到了吗?我家锅里的鱼炸得像诈尸了一样恐怖……

 回复[45]:  陈梅林 (2006-12-17 01:13:20)  
 
  雪桑:没刮鳞就煎鱼的事我干过,日本的鱼不太懂有没有鱼鳞,眼睛近视还不爱戴眼镜,就这么……呵呵。

 回复[46]:  taya (2006-12-17 02:11:56)  
 
  刮鳞剖鱼是我的任务,我妈妈负责煎

 回复[47]:  小小鸟儿 (2009-05-28 14:38:47)  
 
  顺着科长的指点到了这里,来自国王的第一封邮件真是感动阿

 回复[48]:  王者非王 (2009-05-28 15:03:06)  
 
  写的还真是不错,非常灵动。有文学功力的就是不一样。

 回复[49]: 交流与交往 挺好 (2009-05-28 15:35:34)  
 
  >回过头来看,自从电脑和网络进入我们的生活之后,发现以往的生活正在渐渐离自己远去。在家里,面对面的时间少了,都各自去对着自己的屏。各自的电脑,仿佛就成了各自的密室。网络里应有尽有,这么多元化的交流广场开放着,倒也缓免去了很多日常里无端要生出的那些细枝末节的磕磕绊绊。

  


  
读着温馨。。

  


  
曾一直慨叹,如今这世界,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手段越来越丰富,交往的机会越来越贫乏~~~

  
记得,2000年,有点滴基于上述心情之故,电视迷且没出息难以自控的我,有一天采取极端行动,干脆一咬牙扔掉了电视。

  


  
没了电视的日子,简直重温久违人间氛围的心情。心灵那干净宁静的感觉,我至今描述不出。起初自然是坚持,没过1个月,就适应变成了习惯。

  
我暗自侥幸自己的极端。这样过了大概半年,一件实在是挠心痒痒的世界惊闻,迫使我重新买了台电视回来......9.11事件。

  
每天听收音机,一想像电视上有画面可看生继报道,就着急,忍不住跑去电器店...但是,自从那以后,我好象彻底变了。基本彻底改掉了: 电视看到深夜都没节目了,盯着雪花儿还要出神5分种。。。的痴迷。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