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自言自语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11 16:45:57 阅读人次:2191 回复数:28)

  

  
下午四点的阳光,照映着迎面近来的云天山树。高速公路上,自西南向东北方向行驶。车里载着自行车和搬家公司一吨卡车没能装下的剩余。

  
今天孩子搬家。

  
夕阳渐渐沉去,眼前的秋山慢慢缩去身影。收进目光的,尽是余辉的温和。逆斜阳而行,更觉得时光流失得速不及追。

  
纵穿京都南北十几年,就只把它看成是一个拥挤的路段。二条城门前大约走过几百次,至今却不曾迈进过那城门。倒是在那门前路上见遍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对京都来说,我是过客。京都对于我,是布置着很多历史原貌的路途街景。尽管好看,也有意义,却没想过停住脚步认真看它一看。

  
房子地处京都市北部。走出房门几分钟,是御所。为此,自从签了租房合同那天起,她就早晚兴致盎然。早上,我做出一顿比较正式的早餐。说是正式,其实只是自己的心情,饭菜本身没什么破例的正式内容。内心里很想做一个让孩子出离之后许多年都会想起的慈爱母亲,可这时候却觉得自己还远远够不上那份到位的资格,心理上身姿上都还不够富态。于是,端上饭菜来,就着星期天上午的阳光,是一场极其普通而平淡的日常光景。这或许正是我的期待。平平淡淡中,扶持孩子走出家门,完成这份送子独旅的作业。

  
吃着饭,说着京都。她就忽然飞扬起眼神和声音,说“御所哦。我的新家旁边就是御所。这可怎么办啊?”那是高兴得犯起愁来的口吻。“妈妈你知道吗?那可是紫式部生活过的地方!”。我说“那又怎么样?紫式部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倒是没有。可是,说不定我房子那块土地紫式部就住过或者走过,那我就会承受点她的灵气啦。”她能这样想,娘满心安慰。这个家搬得可谓有了历史意义。

  
十几年前接她到日本时,也是冬天。坐在コタツ边,把小脚伸进去,发现里面是热的,她就把头伸到被子里面看。出来后,她对奶奶说“奶奶,你看他们家这红烧煤气挺好”。我们都笑得喷了饭。

  
地毯铺上,桌子腿装上,餐具书本衣服各自归位,最后把“红烧煤气”放在床边地中央,算是安置完她的新家。然后去附近店里买来冰箱,插上电源。

  
这整个过程用了2小时。2小时,给孩子把新家打理停当,欣慰,也自豪。欣慰的是打理顺当,自豪的是有体力也有能力帮助她,而不是力不从心。

  
夜里1点,收到她发进手机的邮件∶晚安!好梦!

  
立即回邮件给她∶你梦寐以求的独立生活终于成为现实,祝贺你!

  
这晚的夜空,尤其清澄。仰望时,不知不觉就像看到了远处的京都。京都,从此不再是他乡。

  
前几日,家里来电话问是否回去过春节。这是我多年的承诺,等孩子上了大学,我就可以脱身回家去过个年。现在,这份自由来了,却不再觉得我自己的回家过年是那么重要。18年不曾回家过年,现在有了回去的可能,却又有了新的不可能。孩子出去了,过年也要回自己家来。对于在外的子女来说,妈妈和家是一个共同体。

  
··········································

  


  
初冬午后4点12分,京都东寺。(手机拍摄)

  




 回复[1]: 那地方值得一去 陈某 (2006-12-11 22:06:29)  
 
  〉〉二条城门前大约走过几百次,至今却不曾迈进过那城门。

  
我以前住在千本三条,晚上出来散步,就走到二条城门前

 回复[2]:  陈梅林 (2006-12-11 22:17:59)  
 
  理解,非常理解,佩服雪桑的洒脱。

 回复[3]:  雪非雪 (2006-12-11 22:46:09)  
 
  谢谢梅林桑的理解。

 回复[4]: 斑竹,关于二条城 雪非雪 (2006-12-11 23:13:28)  
 
  惭愧,居然没进过二条城。

  
但是与二条城曾有过一次正儿八经的交道。2年前,有一个学汉语的人给我两份二条城参观游览简介。一份日文一份中文。那人特别喜欢这样搜集小资料。结果,我就阅读起了中文简介。

  
中文简介开篇译文如下:

  
二条城的简介

  
二条城是1603年,德川家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引号内是人名》作为保卫京都御所(皇宫)并且自己到京都拜访天皇时的住房而修建的。

  
……

  
二条城年表(简介引文转述)

  
1868年 在二条城内,内阁被设立了。

  
1994年 元离宫二条城又申请到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

  
关于清流园的现在,该简介最后说“例如市民大茶会等,而被使用的。”

  
简介中央黑线框中译文“在御殿内请勿拍照,摄影留念”。

  
————————

  
看完这个中文简介,怎么都觉得这样的中文简介难以忍受。二条城,堂堂世界文化遗产,就用这等中文来翻译?于是就在网络上找到了京都市公式网页,在“市民声音”栏中写下了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我说我不是京都市民,也不是日本国民,是一个在京都某学校教汉语的中国人。我认为这份中文简介有多处病句,非病句处也有很多不符合说明文的规范表述方式。书面语与口语混杂其中,文法使用非中非日等等。这些地方也许不会对阅读中文的游客构成障碍,但是对于刚刚开始学习汉语的日本人来说,或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误导。很多对中文一知半解的人,很可能会把印在世界文化遗产简介上的中文看成是规范的公式语言……

  
结果,一周以后居然接到了来自京都市政府相关部门人员的电话。那人说不懂中文,但希望我能举例说明一下。听我说明后,那边进行一番公式道谢后,说这份简介是找当地一家日本翻译公司做的,总共印了N百万份,用了好几年了,现在正好也快用完了,下次他们将谨慎审核汉译文云云。

  

 回复[5]: 斐雪,早晨好! 蓝色海洋 (2006-12-12 08:11:46)  
 
   11月2.3日我去了京都。京都是个好地方,风水宝地。你是位好母亲。代问你的女儿好!

 回复[6]: 雪非雪认真! 风 (2006-12-12 10:55:29)  
 
  那个中文简介的事,功德。那家翻译公司大概是随便找了个打翻译工的学生翻译的。要搁现在,用机器翻译,也能达到那个水平。如果有哪位有那种不需要水平的翻译活儿,给俺介绍一下啊。

  
“京都,从此不再是他乡。”

  
二条城很值得看的。御所也很不错。平安神宮也是。

  
车站前的东寺是个看书的好地方。大殿很大,高。古朴的木地板(或榻榻米?),宽阔,幽静。有几个人,散散地盘腿坐在各处,想什么事情,或者静静地看自己的书。很好的感觉。

 回复[7]: 这个可能风桑搞错了 陈某 (2006-12-12 11:05:41)  
 
  >>车站前的东寺

  
车站前的叫 东本愿寺。

  
东寺在车站的南面,稍微有点距离的。

  

 回复[8]:  风 (2006-12-12 11:09:53)  
 
  啊,是我搞错了。我说的是东本愿寺。

 回复[9]:  少年行 (2006-12-12 12:06:38)  
 
   花儿献给好母亲,虽然身姿不富态

  
老话说爱都是往下传的,一点不差.

  
在没有分身前,我还要回家过年,"妈妈和家是个整体"

  

 回复[10]: 回4楼雪桑 陈某 (2006-12-12 13:12:25)  
 
  这个倒是一个问题,你看迪斯尼乐园什么的,中文网页一塌糊涂,狗屁不通。

  
你可以自告奋勇毛遂自荐为他们翻译,然后,1家收个几万,找到100家的话,你就发财了

 回复[11]:  雪非雪 (2006-12-12 13:32:22)  
 
  谢斑竹提醒。

  
“1家收个几万,找到100家的话,你就发财了”。

  
一家收5万,找到100家的话才500万,就算发财了?然后失业3年

  
这种工作,免费也愿意干,体面的良心活儿,不是吗?

  
前几年,奈良在明日香村附近开设“万叶文化馆”,由日本名画家给《万叶集》诗境配画,按季节展出。诗文的汉译录音录的是我和本家男主人的声音。《万叶集》中女诗人少,所以我的声音用武之地不大。这份活的报酬跟刷盘子一样,是我做过的有报酬工作的最最最低一份。并且,给报酬时间按照进入录音室开始计算,我干活快,几首诗几分钟就录完了,并且不要求重来什么的折腾时间赚时给。但还是觉得做得高兴,借用一个电影里的台词,这叫什么?“敢情!文化啊!”

  
到万叶文化馆参观时,受付处会领到案内话筒。赏诗歌赏画时可以选听日文英文和中文的诗歌朗读。为此,我们特意开车去那古代名所买600日元的门票试听了自己的声音。据说,这个录音要沿用100年。100年?我不在了,声音在。孩子的孩子可以领着孩子去听,说“这是你祖祖祖母的声音……” 所以所以,不是报酬问题,是私下小心思大欲望的问题

  

 回复[12]:  风 (2006-12-12 13:53:46)  
 
  明日香村的“万叶文化馆”,还沿用100年。羡慕啊。“敢情!文化啊!” ,这句话要是也录进去了,就更绝了。

  
100年后,不知道这镜子还在不在。要是还在,俺家的后代就能指着屏幕说,瞧,这就是你祖祖祖父的后脑勺。

 回复[13]:  小林 (2006-12-12 16:40:26)  
 
   有了太座儿子,虽不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但自家儿女要人疼,昔日母子亲情似如天高云淡。

 回复[14]:  陈梅林 (2006-12-12 16:44:26)  
 
  风桑还用担心,你的后脑勺不就长在你儿子脑袋上了吗,代代相传.

 回复[15]:  小林 (2006-12-12 16:50:13)  
 
  梅姐说得好!

 回复[16]:  风 (2006-12-12 17:11:37)  
 
  哈哈,多谢梅林和小林兄,多谢啦多谢啦。

  
儿孙自有儿孙福,不过看到这样的字还是乐得合不拢嘴了。上镜子就是好啊。

 回复[17]:  eve (2006-12-13 17:26:18)  
 
  心情烦躁的时候,就点击雪姐的文章来看一看,从雪姐的文章中看到的是从容和快乐的智慧。

 回复[18]: 此语同感也 吴卫建 (2006-12-13 20:07:51)  
 
  雪非雪的一句“奶奶,你看他们家......”之语,吾颇有同感,十几年前,当时幼小的儿子随奶奶来日时,也动辄"他们家"什么什么的,好像上海爷爷奶奶家是他的家,父母亲的家并不是他的家似的,当然我和太座也知道这是无意识的童言,但背后我和太座还是牙痒痒的......

 回复[19]:  久夏 (2006-12-14 01:16:00)  
 
  一开始,还以为御所是指雪桑女儿的住所呢。 没有去过京都,下次去一定好好听听“万叶文化馆”雪桑的声音。

  
宽容而又慈爱的雪桑,文如其人。

  
再过几年,我们家的孩子也要独立了,虽说现在还不能独立,但也已梦寐以求。希望到时候我们也向雪桑一样有体力也有能力帮助她,而不是力不从心

  

 回复[20]:  taya (2006-12-14 03:10:37)  
 
  我还是最喜欢大原,跑了无数次,还有比睿山。很美很美,也很冷

 回复[21]: eve 雪非雪 (2006-12-14 11:34:19)  
 
  你好,eve。

  
“心情烦躁的时候,就点击雪姐的文章来看一看,从雪姐的文章中看到的是从容和快乐的智慧。”(17楼)谢谢你这样说,我这里成了忘忧谷了 拜托你也给我介绍些更好的可以看到从容和快乐智慧的地方啊,因为我也有很多时候会心情烦躁心底郁闷。

  
不过,烦郁过后也每每会体会到释怀的清爽。在郁闷和折磨中走过几遭之后,对于他人的不遇和甘苦就能体验得近一些。人与人的心地可能有差异,但是许多感受是可以传递沟通的。

  
还有啊,不必叫姐,雪即可

 回复[22]:  雪非雪 (2006-12-14 11:39:41)  
 
  吴卫建桑,你好。

  
打出你名字突然联想到莫非吴桑福建人?猜错了休怪啊,我常常出现望文乱生意的错误,恶趣味

  
谢谢18楼回复。我自己也是这样,小时候跟姥姥长大,总指着前面父母住的房子说“他们家” 。弟弟到姥姥房间来吃东西,我就说“别吃我家东西”,多霸道的姐姐

 回复[23]:  陈梅林 (2006-12-14 11:48:40)  
 
  雪桑:卫建兄是俺老乡。而且俺猜他祖籍有可能是浙江绍兴一带的。呵呵。

 回复[24]: 回复19楼 久夏 雪非雪 (2006-12-14 11:56:42)  
 
  你好啊久夏。

  
你看你把我形容的,“宽容而又慈爱的雪桑”

  
自从进了东洋镜,我那个空间和博客门庭冷落起来,想必你也不去看了。博客还好,承蒙读者关照,照常每日点击在百点之上。工作家务之余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阅读和粘贴镜子了。这镜子好,比我家洗漱间的镜子好得多。那面镜子里的我是越照越不愿意照,这里呢,照来照去还照出一个“宽容”“慈爱”来 ,快成了虚拟的菩萨了,腾云驾雾中……

  
你家的金童玉女都好吧?女娃照片上那副大眼睛和酒窝,我怎么也忘不了。久夏来这里开辟一个园地吧,你那个在日华人家园图文智趣温馨洋溢,不舍得赏给这里吗?强烈欢迎。

 回复[25]:  雪非雪 (2006-12-14 11:59:01)  
 
  梅林桑,早上好。

  
你看,睁开眼就犯了个错误。

  
这一天啥时候才能过完啊

  
不改了,等着吴桑来谅解

 回复[26]: 介绍一个在日华人family空间 雪非雪 (2006-12-14 12:09:18)  
 
  斑竹,不是受托广告。

  
是一个在网络上偶遇的在日华人职业女性主妇妈妈妻子的个人主页。健康、快乐、智慧。

  
http://myfamilygzjq.spaces.live.com/PersonalSpace.aspx?_c02_owner=1(久夏的空间)

 回复[27]:  久夏 (2006-12-14 22:05:55)  
 
  谢谢雪桑

  
我很喜欢这里的气氛,尤其能知道许多不知道的东西,比如那里的自助餐好吃 ,这里的美文真多啊,読み放題。

  
要我现在这里开个园地,还没有信心,一是时间不多,主要是文笔还不行,不敢照这里镜子,灌个水,冒个泡什么的还行。

  
我家大娃小娃明年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小学,要是都像你家的娃儿,独立出去了,估计我就来多照照镜子了,可是,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回复[28]:  吴卫建 (2006-12-15 02:27:25)  
 
  雪非雪桑,哈哈,福建人也是很不错的,历史上闽人出过很多杰出者。

  
陈梅林桑,绍兴人杰地灵,俺攀不上呵。要不俺涂鸦的粗字中有绍兴师爷的痕迹, ,这俺也远远不够呀。俺祖上是上海原住民。前些日子,在上海见到一位年轻的副教授(亲戚),她竟能说一口地道的上海土话,像以前“阿富根谈生产”一样,而且还带重重的鼻音,把我笑得要喷饭,当然她的国语也很标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