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08 20:06:57 阅读人次:3311 回复数:32)

  

  


  
查一下网络,张冲霄饰演作品项下信息,可作如下简单归纳:

  
《冰山上的来客》(1963)

  
《创业》(1974)

  
《延河战火》(1974)

  
《吉鸿昌》(1979)

  
《人到中年》(1982)

  
……

  
此外,还担任过《百色起义》、《瑶山春》、《流泪的红蜡烛》等多部影片的主制片人。这些电影大半都看过,但是看这些电影时,我还不认识演员张冲霄。张家女儿是我的同学也是好友,交往好几年后,才知道张冲霄是她的父亲。所以,我认识的不是演员张冲霄,而是朋友父亲张伯伯。

  
曾经多次去张家。张伯伯身材高大声音洪亮,最有印象的是他的和善平淡。他会倒一杯茶端过来,说“雪非啊,喝水喝水,啊。”孩子很小的时候,带去一进门,他就起开一瓶罐头拿过来,“孩子啊,吃罐头,吃罐头。唉!这孩子多好!”

  
最近一次相见,是2004年暑假。去新西兰顺便探望了张伯伯在那里留学的外孙,说是探望,其实是他给我们整个导游了两天基督诚。回长春把拍照的外孙照片装一个相册送去。张伯伯一听说我见到了在新西兰的外孙子,眼睛马上就盈出泪来。外孙是他的心尖,在家里他把外孙看得重于亲生子女。我坐在沙发上,张伯伯搬个椅子坐在我对面。我把相册递给他,他接过去扫一眼就放在一边,接下来倾身向我说的话,都是关于我在外面生活怎样工作怎样的内容。

  
我尽力把话题转向外孙,汇报刚刚看到的情况以及我的评语。张伯伯就认真听着,直说“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你雪非,那么远能去看他。”

  
张阿姨送我走出那个3室一厅的长影宿舍楼,走过长长的宿舍小区内靠墙的空道。左边是排列成行的好几座同形公寓楼,右边是封闭宿舍小区的砖墙。靠墙处闲放着自行车摩托车,差不多每隔5米就有一个露天的麻将局。时而有人跟张阿姨打招呼,也有那闲散者的目光对我上下打量。走出这条布满麻将和目光的长道之后,张阿姨对我说“没事我和张伯伯都不愿意下楼,这下面挺吵闹的。”

  
回来的路上,我就想张伯伯一定在仔细翻看外孙子的照片,会流泪,也会笑。或者是边流泪边笑。到外地上学时,外公每次送我出门去火车站就是这样。这位张伯伯,当着我的面,能抑制自己不看外孙近照而是对我这么一个大人的家事工作仔细过问,这样周到体贴有品位的老人,让人发自内心尊敬。

  
张伯伯家里的简朴布置,看上去怎么也难以想象这是一个从影几十年老演员的家室。那种老式茶杯,普通的沙发普通的桌子。看着心里就舒坦踏实。

  
关于长影,上世纪80年代末春夏之交那场风波过后,有个演员被扣押起来的事,一时间成为全城奔走相告的话题。演员是曾经主演过著名英雄@@的那个人,在北京回长春的火车上,对自己在北京看到的场面,发表了个人见解,并且还得意地说自己就是当年演那个英雄的谁谁谁。结果,几天后就有人来调查核实。是火车上坐他旁边的路人去告发的,对组织上说“长影那个演谁谁谁的人说了什么什么什么……”。

  
此外,跟长影还有一段错位之缘。几个同学分配到长影总编室工作,那时候晚上下班经常串门聚会聊天。几个人动员我去一起工作,于是就动了念头。一边活动调工作一边办理到日本的探亲签证。结果,拿到签证的时候,调动工作的事也有了几分眉目。嫁了人的女人,家大于业,就来日探亲了。就再没回去。

  
现在,那几位在总编室工作的人也早已离开长影。有人做了广播电视部门的负责人,有人拉杆做起了个体导演。看见他们导的东西上中央TV,就想若是当年进了那个部门,我现在该是在哪里靠做什么糊口呢?

  
去年夏天,在北京,一个朋友带我参观他自己的剪片室。阴暗的房间里,他指挥两个年轻人“这段不要,剪掉!”,“再重放一遍我看看”。一副大腕的样子。我卷坐在脏兮兮的大沙发上,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却看他充实也成熟,像比我大许多岁。其实,他比我还低一个年级。

  
晚上大家喝咖啡的时候,他说“你回来吧。做编剧写剧本什么都行。教汉语!哈哈,太委屈你了!”我说“我写剧本?离开中国这么多年,我什么故事都不知道。”另一位就说“那就写历史剧,写古代故事,李清照!”“古代?古代我也没去过啊。”人家看我不可挽救,就不再劝归。其实,我知道大家的善意。做出点名堂之后,做影视赚钱似乎不难。做成一部电视剧,打进中央台,200万人民币的收入也有的。

  
只是,我还是觉得教汉语省心省事。不用绞尽脑汁编故事,把废话说准说好就是。也能卖钱,而且是外汇。(20061208)

  
————————————————————————

  
(附)长春电影制片厂 拍摄电影一览http://www.cnmdb.com/company/12087/

  


  





Page: 2 | 1 |

 回复[31]:  雪非雪 (2006-12-11 22:31:29)  
 
  琥珀好。好久没见

 回复[32]:  琥珀 (2006-12-11 22:34:07)  
 
  给自己关禁闭呢,偷跑出来,恐怕还要关一阵子,问候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