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08 13:53:10 阅读人次:1734 回复数:10)

  

  
来日之前,每天上班路过长春电影制片厂正门。所在学校是一家有点专长的学校,每届学生中都有几个长影子弟。当时几位颇为有名的影界人士的子女每每是老师午休时的话题。跟长影的直接关联,记忆里有以下几点瓜葛。

  
首先是认识的两位演员。一位是80年代初曾主演《不该发生的故事》的女主角,另一位是个老演员,《冰山上的来客》中的一班长冻死在雪山,顿时《怀念战友》歌声起,他就饰演的那个战友。

  
女演员是我的朋友,黑龙江人,到吉林艺术学院进修期间,被《不该发生的故事》剧组选中,该电影在当时的革命形势推动下就成了放遍全国的教化片。于是她就此进入长影做上正式演员,我们就有了相遇相识的缘分。跟她相识是1986年,那时候钱实在,她出一次外景几个月回来,就能带回几千块。孩子还没出生,钢琴就制备上等在房间里了。

  
后来,都随夫来到日本,她便自动退出了影视界。在她那里,能获知一些当年演艺界的花絮话题。在长影宿舍时代,后来成为名主持的倪萍曾跟她同期。说起倪萍,她说那是个非常会来事的好姑娘角色,每每姐姐姐姐挂在口上,难怪人家就发展得那么好。

  
2年前回国,正赶上长影搞什么大型纪念集会。看她带回来的照片里,有好多位电影界老前辈和熟悉的中年演员面孔。有一张印象深刻,是谢晋端着盘子在吃蛋糕,嘴上沾满了奶油,像个十分厚道的大叔。还有一大厚本类似长影史的纪念册,里面有她的照片剧照和文字介绍专页。可是她自己一点也不把自己这些从影经历当回事,我这个做朋友的几次提醒她应该好好整理整理那些记录自己影视形象的照片和资料,她却说“整那玩意干啥?多了!不爱整。”她呀,就是这么个粗心大意的东北人。

  
大人头上过《大众电影》封面的人很多,可是再多也是有数可数,何况还是一个民家出身毫无私路的女优。至少在那个时候是货真价实。等有时间我要去帮她整理她那些排列得颠三倒四的照片,也能顺便增长点旧时的电影界见闻。她自己好像也搞不清拍过几部电影几部电视剧,好几年里都飞机上飞来飞去的外景内景,拍下来的东西自己也不当回事。录像带好多盘,有一年在她家聚会,大家张罗着看她的电影,她拿出一盘不为人所知的放进去,原来是演一个归国女博士,穿着丝绸睡袍在高级饭店里,欲拉拢我清廉干部帮她协调什么合资项目,撩起睡衣下摆伸出一条腿说“老娘让你玩个够!”看到这里全体哄然大笑,她立刻关掉录像羞红了脸说“不给你们看了,太有损我的正派形象。”我们就齐说“你还是演本分人合适演不了归国博士。”她就说“演啥都是导演说了算,还能让你挑?”。

  
有一次中国几部电影剧组代表来大阪参加有关电影活动,我和她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去了剧组下榻饭店。来客中有姜文、徐松子和其他我忘了名字的人,好像还有个著名摄影,说不清是谁。徐松子曾在《芙蓉镇》中扮演李国香,姜文演秦书田。她这次带来的片子是《老店》。朋友她和徐松子在共同出演《荒雪》时相识,我家一位亲属正好是该片编剧,便跟她同来拜见真人。

  
我们和徐松子下楼时,正好遇上姜文和几个人也正出门去参加晚会仪式,就上了同一个电梯。徐松子向这几个人介绍了我这位演员朋友的影业身世,姜文说“知道。都知道。”徐松子站在我前边,她穿一件大胆裸背的礼服,我听见身后姜文跟其他几个男人嘀咕说“好家伙,倒是没有痦子。”

  
徐松子好像十分体恤影外人士的粉丝心情,一出电梯,她就对姜文几人说,这都是咱们留学生,也是我朋友,咱们跟他们合个影吧。姜文就说“好好好”。就在大厅合了影。搞笑的是,后来听那个拿了相机拍照的人说,卸胶卷时跑了光,一张照片也没印出来。更搞笑的是,拿照相机的人就是这女优的御主人,你说这演员嫁给个摄影盲,是不是等于秀才遇上兵。

  
此女优如今在大阪自己开一家中医整体院,收入不高,聊以协助御主人供养子女上学并糊口。有一年暑假回国,白天看电视正好演一部她的电影,我孩子认出后惊得大叫“妈妈!这不是@阿姨吗?她真是演员啊?!”我说“你以为呢?”她兴奋得眼睛放过光后又失去光彩,说“难怪她女儿那么漂亮。”

  
……!!

  
妈妈不是演员就对不起你了?啊?!

  
——————————————————————

  
(待续)

  




 回复[1]:  陈梅林 (2006-12-08 16:19:35)  
 
  俺待续中。

 回复[2]:  雪非雪 (2006-12-08 16:44:48)  
 
  梅林好。我休息在家,却不得休息。锅里煮着粥,案板上放着面,那边房间里装东西准备孩子搬家独立。今晚烙肉饼,过会儿要不要端上来给你眼尝一下?要是烙不成样子就算了

  
“待续”续写中,这样几事兼作还真忙乎人。放假还不如在岗上网自由

 回复[3]: 强烈要求! 孙秀萍 (2006-12-08 16:47:48)  
 
  

  
看肉饼

  
恭贺小公主独立

 回复[4]:  我是目光 (2006-12-08 16:51:27)  
 
  最后一句,嘿嘿,真带劲!

 回复[5]:  陈梅林 (2006-12-08 17:08:57)  
 
  雪桑:千万别馋我。我是衣带渐窄终不悔。

 回复[6]:  雪非雪 (2006-12-08 17:12:56)  
 
  梅林。。。。衣带渐窄终不悔 为E消得不憔悴。。。。好事啊

 回复[7]: 我是目光 雪非雪 (2006-12-08 19:01:10)  
 
  我这最后一句,还带劲?

  
孩子的话才有趣呢。4岁刚接来的时候,第一次带她去坐电车。看见车站穿制服戴大檐帽的工作人员,她小手拉我衣角一下。我低下身去,她小声对我耳朵说“妈妈,我想让他当爸爸。”哈哈,“为什么?”“他的衣服好看。”“好什么看!灰老鼠似的。你爸爸穿军服那时候比他帅100倍!”……

  
我一个朋友上小学的儿子回家跟她说“妈妈你怎么不是梦露呢?”“梦露?妈妈就是妈妈怎么能是别人?”孩子又说“哪怕你是巩俐也行啊!”这孩子,根本不把博士学位的大学教授妈妈放在眼里,想去当漂亮名人的孩子。孩子更爱帅哥美人

 回复[8]: 斐雪 蓝色海洋 (2006-12-08 19:55:24)  
 
  “她小声对我耳朵说“妈妈,我想让他当爸爸。”小公主真可爱!

 回复[9]: 蓝色海洋 雪非雪 (2006-12-08 20:43:47)  
 
  小孩儿小的时候,常会说些可爱的话。有些话,大人编都编不出来。

  
孩子听说要坐飞机来日本,高兴了好几天。有一天却突然哭了,说“我不去日本了”,大人问“为什么?”“我上了飞机,到日本的时候,那么高我怎么下来啊?!”哇哇哭~~

 回复[10]: 哦 校长 (2006-12-09 22:54:48)  
 
  怪不得没PP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