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日常恐怖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0-12 19:31:28 阅读人次:1513 回复数:3)

  3年前夏天一个傍晚,附近超市买菜回来的路上,一个中学生一直跟在我身边走。侧身看他时,他就很自然地说了声“阿姨好”。“噢,你好”。在日本,除去邻居互相打个招呼问声“早上好”“晚上好”之外,陌生人之间很少对话。看他挺礼貌的样子,我还想这真是个少见的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据家门有大约80米的距离。

  


  
天很热,路势上行缓坡。他有点胖,头上渗着汗。这样和一个陌生孩子象母子一样地走路,我有点不自然。他却很自然地问“阿姨总是穿裙子吗?”我就尽量也很大人式地说“诶,是啊,夏天的时候。”“阿姨不喜欢穿裤子吗?”“不是啊,也穿的。”

  
走到我住的公寓门前时,他也跟着我往这边拐。虽然不认识他,但可以肯定他不是住在我们这栋楼几十户人家的孩子。拿钥匙开公寓大门之前,我开始踌躇起来。心想不能让他跟我进大门。可是看他的样子又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他穿着白衬衣黑长裤,胸前别着附近中学的校章,上有“1年某班黑川”字样。我装作到大厅拐角处看信箱,他也跟在后面。于是我连自己家信箱也没开,是下意识地不想让他知道我家的门牌号和姓名。无奈,我就转过身走出公寓大门,在门外大理石台阶前站住。他在附近中学上学,一定是附近人家的孩子。所以不能斥他说“你跟着我干什么?”。在这里,陌生人之间的对话都是没什么实际意义的客气话,“你好”、“早安!”、“对不起”、“谢谢”、“请问……”之类。邻居之间也无非这几句,反复说。再亲近一点的就是加上一点季节寒暄,“天暖和了!”、“好大的雨啊!”而已。要么就是点头示礼不说话。

  
看我无所事事地站在那里,他就靠在了门庭墙边上。我拿出中国式的地道阿姨口吻,问他“黑川君,你家在附近吗?”他抬头向对面看着说“嗯,就在那儿!”对面是几栋新盖的三层独幢房,想必他家也是搬来不过3年的新住户。“你怎么不回家?”“我没有钥匙,进不去门。”“爸爸妈妈上班了?”“嗯。”“家里没有其他人么?”“哥哥还没回来。”

  
说上这样几句话以后,我就像是真成了有义务陪他度过寂寞的阿姨。他半低着头,窝着胖墩墩的12、3岁的身体。我站在那里,手里提着晚饭用的食品。在过路人看来,我跟他就像是正在等着另外家庭成员出来或回来的一对母子。我心里尴尬着,却极力布置出这样一个貌似自然的格局。

  
这时,他仰起涨红着的脸对我说“阿姨,给我看看您的手。”我伸出空着的左手,“为什么要看阿姨的手?”。他站起来俯身看我的手,然后用他的右手拉起我的手就贴上去在我的手背上吻了一下。那样子宛如一个中世纪的欧洲公爵。我心里一惊,却没有迅速将手抽回。看他发抖的样子,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不能承受刺激的孩子。

  
然后,我平心静气对他说“你回家吧,我得进屋做晚饭了。”他小声说了句“阿姨再见!”就走下阶梯朝自己家走去。

  


  
那以后又过了快三年了,曾见过两次,他都没认出我来。我怕他认出我来,只要远远看到是他我就匆忙躲过。按说,我一个跟他母亲一样年龄或者比他母亲还要大的人没必要怕他什么,可心里还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因为这个孩子的行为实在反常。既不是胆大放肆也不是下流猥亵。或许正是这样的东西才令人担心。不知道她母亲是否知道自己这个看似儿童的胖儿子青春期躁动是怎样的状态。我不愿意把他想象成不良少年,却担心他的成长方向。所以出门进门时总要产生一层回避的警觉。不想被他看到我的汽车停在什么位置,更不想让他看见我和女儿同时进出的情景。那个公爵场面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作出这一行为的他日夜都在长大。现在他该是高中生了,身体比那时候长大了许多,心理发育也一定有了很大变化。

  
2002年发生一起因机内起火坠大连海域的空难。当时听北京友人说,一遇难女性去机场前穿了蓝上衣红裙子,同事说“你怎么穿这么身衣服?”她调侃说“我这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1)事故不可预测,可是这个调侃却成了一个恐怖的预言。

  
世间凡是含有可变性的事物,都需要花费些心思关注。如同孩子的培育草木的成长。不用心照看管理就不知道会呈现出什么样的形态。也是几年前,一个酷暑中午,我一打开车门就闻到一股奇异的怪味儿。几天没开车,日晒下的车内气温超过50度。打开4个车门通风,并寻那找怪味儿的来源。到处看一圈什么也没发现,觉得奇怪。新汽车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味?又找。找到了。前座椅下面的绒垫上,有一朵苹果大小的青绿色霉菌体。那东西旁边有一个已经干透的冰激凌盒。这一定是几天前买冰激凌掉在车里的一个。那团异物生机盎然,散发着香精与霉臭混合在一起的强烈气味。怎么也没想到冰激凌会以这样的形态长进我的车里,我被它吓得毛骨悚然,烈日下顿觉自己后背长出了许多同样的怪物,眩晕中甚至听到那怪物正在发出咝咝的膨胀音。(060314)

  
………………………………

  
(1)王朔小说《一半是海水一般是火焰》那时候正火着。

  


  


  


  


  




 回复[1]:  采夫 (2006-10-12 23:30:17)  
 
  原来雪桑真是有一双玉手啊?俺下次要争取参加党代会!

 回复[2]:  雪非雪 (2006-10-12 23:33:05)  
 
  可惜吾非郭凤莲

 回复[3]:  雪非雪 (2006-10-13 23:46:09)  
 
  流光飞舞晚上好。你是不是也加进来?

  
或许你已经加进来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