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日常记录
字体∶
30年前的9月9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0-07 19:55:25 阅读人次:2380 回复数:28)

  30年前的9月9,记忆里似乎不是一天,而是一段漫长的时光。

  
死亡。离散。告别。哭泣。哀乐。受伤。滴血。中毒。噩梦。思春期的混乱。孤独无助和无知的冒险。

  
1976年7月16日。是一个忘不了的日子。这一天姥姥去世了。我记忆里最清晰的日子有两种,一种是亲人的去世,一种是孩子的来世。记忆再伶聪的人,有两个日子都不会记得,那就是自己的出世和离世,这两个从头到尾的人生纪念,都要靠自己的亲人来帮助记录。

  
1岁开始来到姥姥身边。我还记得她乳房中间那颗红痣。还记得她右手抚摸着我的后背我双手抚摸着她的胸入睡的安然触觉。我那时候一定很小,因为如果我已经记得那时的年龄一定早已不再需要把头贴在姥姥怀里睡。不记得年龄却记得那种感觉。如同婴儿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可以在众多人中识别出自己的母亲。

  
姥姥去世后,我一个人睡在那个房间里。我把褥子铺到姥姥空出来的位置睡。睡之前,我常常在姥姥的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站立。梳妆台左边是一架老式座钟,右边是一个瓷质日本台灯。小抽屉里有姥姥用过的黄色发蜡。那瓶发蜡从我来到这个家就装在这个梳妆台里。对着镜子,我打开发蜡的红瓶盖,姥姥的香味就散过来。

  
对着镜子凝视,似乎能在那里看到姥姥。但是镜子里只有我自己。默然无助。失落。哀伤。我看着自己,对着那个自己说姥姥啊,你去哪儿了?还回不回来啊?泪水大粒大粒的往下落。姥姥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把她火葬。我明明看见姥姥被装进棺材里,又被郊区的一位亲属赶来的马车半夜里拉出院门去密葬。明明知道她的一去不返,但到了夜里总是期待着她会回来。

  
睡在姥姥的铺位上,常常梦见她来看我。她柔软的花白卷发变成蓬披满头的长长的红头发。穿着临终那套红绸小袄和天蓝布裤站在地中央。这梦境令我恐惧得不敢醒来。

  
那时候正读初中二年。那一年总是去郊外的分校劳动。成群的男生女生,骑着自行车跟在老师后面,风风火火的奔向乡间泥路。奔向远方的农田。大家好像都十分快乐十分充实。

  
在分校劳动的那段日子里,连续发生了几件事。

  
我们刚到那里的时候,就听说刚刚死了一个上届男生。因为吃了食堂的韭菜中毒身亡。他肚子疼得翻滚,送到市里抢救无效。于是老师就嘱咐我们说千万不能吃烂韭菜。于是我想起姥姥常说的话,农历6月以后的大地韭菜不能吃,韭菜只能吃第一刀第二刀,那以后的留作打籽或者烂到地里也不能吃。

  
然后又出了第二件事。我们的数学老师老师是共产党员。她是一位出色的教师。她的女儿跟我是同班同学,我跟她有过多次师生以外的接触。善良。和蔼。漂亮。幽默。从教有方。是一个性情高雅品格高尚的人。她的天生气质和为师素质足以让周围人公认她是一个受爱戴受尊敬的人。但是,她似乎对此不够满意仍然要付出更多努力。夜里大家都睡觉的时候,她一个人驾起机械犁去耕地。据说,是由于疲劳过度从车上栽倒在翻地的犁刃上被划伤。

  
紧接着又出了第三件事。有一天我们手持镰刀去割地。男女生走在一起,兴致勃勃。有个女生伶俐俊俏。即使是走在荒凉的野外,也让男生觉得眼前郁郁葱葱。大家手持镰刀木把在走在乡间,我们都是不会走农人步的孩子,在跨越一个垄台时,塑料底鞋在茅草上滑倒了这个女生的身体。镰刀刃横嵌进她的手掌。顿时,血溅青草,她白了面孔。男生们不顾沾上一身的血,扶着她上了自行车送往市内医院。

  
9月9日正式到来。肃穆而躁动的日子开始。

  
哀乐响彻校园。做纸花。搭灵堂。撤掉教室里的所有彩色标语。临摹伟人像。写悼念作文参加“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征文活动。全校出席的追悼大会那天,陈老师坐在轮椅上,胸前戴一朵大白花。轮到我们班要上前鞠躬宣誓时,我看见同班那个伤了手的女生表情肃穆地解下了挎在脖子上托着手的绷带。宣誓完了之后,老师和同学都向她走过来。她那只裹着白纱布的伤手浸出血。

  


  
我戴着两个黑袖章。一个是为了我自己的亲人姥姥,一个是为了万众亲人毛主席。辫子上系着白发绳。在这样沉痛得已经很平淡的日子里,却时常收到莫名其妙的男生来信。

  
有一天,和同学们一起骑自行车回到市里。在进城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上我们都目瞪口呆。路上贴满了“打倒王张江姚”的标语。时近黄昏,我们懵懵懂懂中各自往家走,不知道去想一想这个黄昏将带来的另一个时代的开始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紧接着又进入写批判稿的日子。那些写在纸上罄竹难书的种种罪行现在也记忆模糊了。现在的一个朋友时常想起他一个同学就止不住发笑。他说他们在课堂上批判四人帮时,那人总是精力不集中,老师提问他“你说!江青有哪些罪状?”他就低着头嘟囔说“给毛主席翻身”。

  
姥爷解放后被安排在一个事业单位做更夫,几十年不曾在家留宿。那年他因病住院了。我和父母24小时轮流护理。姥爷临床是一个社会青年,他因打架被人刺了数刀。青年出院后的一个夜里,我去走廊倒痰盂遇见他。他拿来几盒没用完的青霉素说送给我姥爷。我从来没见过直立行走着的他,觉得陌生便拒绝说不要。他硬是塞给了我。之后,他就总是到校门前去等我,吓得我放学不敢出校门,别的女生也不敢陪我走。

  
后来他就写信要照片约会见面地点。我每日惶恐不安。老师也知道了这件事,找我谈心,告诉我不能跟社会人交往。我解释说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但是老师全然否定我的解释。无奈中我决定亲自与他谈判说服他不要再打扰我的学生生活,就回信约了见面地点。我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男生,把灰色棉帽子在下巴下面系紧,戴上大口罩。

  
见面地点我约定在了家附近的一个派出所门前。时间是晚上。我觉得派出所对于我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晚上也是一个安全的时间,因为不想让认识我的人看见。他扶着自行车站在对面,耐心听着我的请求。之后说他说可以答应不再来找我,但是有两个条件。一个是给他一张照片,一个是现在摘下帽子口罩让他看看眼睛。我坚决拒绝着这两个条件。就在这时,来了几个打扮流气的青年。他们不戴帽子,发型怪异。有的戴着口罩,有的用围巾缠在面孔上只露出眼睛。他们汹汹地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在这里干什么呢?”送青霉素的青年说“我们是兄妹关系。你们是谁?”我立刻说“我跟他不是兄妹!”。他们便推搡着吵起来。他们说“你是哪儿的也敢到这块地盘来?”那边就说“哥们儿有本事到我那边逛逛。”

  
那人走后,蒙面人都摘下围巾口罩。为首的是高年级班干部。他说他一直派人跟踪我。见我愤怒,他就说“这是为了保护你”。

  
不久后,班干部考上了外地一家大学。父亲说时代变了,就把我也转学去了另一个学校准备高考。

  
前几年回国曾见到已经退休的数学老师。她拄着拐杖,房间正中央挂着她接受邓颖超接见的大照片。伤了腿之后,据说她曾当选为全国优秀教师。获得过各种三八荣誉。谈话时我提到了邓颖超,她一往情深地讲述与邓大姐见面的喜悦。她的激动和欣慰诚挚感人,没有丝毫的炫耀。

  
人生中,很多东西可以置换,但是记忆却不能。青春生机勃勃。这片肥沃温馨的土壤,沐浴着自然的阳光,也沐浴着许多凄厉与荒蛮。没有人告诉他们怎样在杂草丛生中披荆斩棘。也没有人告诉他们怎样去找到种子来使自己长成鲜花长成栋梁。初中到高中的那段时光,记忆如同一块上好的海绵。流过的东西就吸进来,自己无力甩脱掉,就留下了永不退去的痕迹。(20060908)

  




 回复[1]:  陈梅林 (2006-10-07 20:13:23)  
 
  坐沙发沉思。俺还能回忆起几十年前的事并记录下来吗。

 回复[2]:  雪非雪 (2006-10-07 20:28:09)  
 
  梅林,谢谢你自嘲慰我。

  
这篇文字是通过朋友加兄弟的援助打捞回来的。

  
不是承蒙人家保存了我发去的邮件,上面这些不开心地回忆,将就此跟我的电脑C文件“心中”了。

  
什么东西经过了失而复得,便如获至宝。

  
这不,一到我的邮箱里,就立刻提出来贴到镜子里了。还是这里保险,以后有什么就贴这里了 ,希望大家多多包涵这些没出息的琐事杂记。

 回复[3]:  唐辛子 (2006-10-08 00:57:37)  
 
  雪非雪:你写了这么多,可我的注意力,却全集中在送青霉素的青年身上,心里在想:这位青年现在在干什么呢?送青霉素的举动,应该是他的初恋吧?却被女孩的惊慌失措给赶跑了。

  
还有今天在“中文导报”上读到你的“美甲年华”,写得真好,因为有一些我不熟悉的气息在里面,令我感觉新鲜。

 回复[4]:  雪非雪 (2006-10-08 01:04:57)  
 
   辛子还没休息?我刚从朋友家回来。

  
青霉素的话题就那些。那个年代,容不得半点浪漫闪失。不知道那人做什么,是谁我也不知道。倒是大约时过6、7年的时候,一次回家在大街上走,迎面看见一个骑自行车过来的人,面熟。过后回头又看时,自行车人也回头。想必没错。然后就再也没想起来过这件事。

  
《美甲年华》,应该是你的年华,为什么不熟悉呢?

 回复[5]:  唐辛子 (2006-10-08 01:15:47)  
 
  动作真快!我正要去睡觉去,就看到你的回复了。平时早就睡觉了,今天因为明天不用特别早起,所以晚了些,但已经困拉!

  
我想KIKO的美甲年华和我的美甲年华是不一样的。她们的美甲年华会更精致完美些。看看MII这样的小朋友就知道了,今天我带着她去散步,这位五岁的小朋友,居然手指上套着三个朔料戒指随我一起出门,并伸出手来给我看,我就很欣赏地赞美她的戒指:真漂亮!

  
可是,我小的时候,我爸爸连裙子都不允许我穿的。

 回复[6]:  雪非雪 (2006-10-08 01:22:19)  
 
  那就把你没穿的裙子份都穿给MII小姐吧

 回复[7]:  小林 (2006-10-08 10:49:11)  
 
   雪桑姥姥的故事很感人。我也是姥姥带大的,只记得她最疼我。我要写一篇纪念姥姥的文章。

  
雪桑这篇素材很好,建议文章是不是可以写成一个怀念姥姥。另一个写青霉素的青年和青春时代。

  
唐辛子眼光犀利,一下子就把重点抓住了。盼望给我也指点指点!

 回复[8]: 小林桑 雪非雪 (2006-10-08 23:57:54)  
 
  等待阅读你写姥姥的文章。青霉素嘛就免了,想起来就疼得身上要长出土豆的感觉,我可是没少被注射。

 回复[9]:  少年行 (2006-10-10 13:06:57)  
 
  为啥疼得身上要长出土豆呢?大包?

  
我也觉得初高中的记忆特清晰,可能是后来的记忆自己开始抗拒了。

  
喜欢姥姥的那段,只是会流眼泪。

 回复[10]: 少年行 火 (2006-10-10 13:27:50)  
 
  JJ?GG?或者··! 请回答。

 回复[11]:  少年行 (2006-10-10 13:34:49)  
 
  JJ或者MM,不行吗?

 回复[12]:  火 (2006-10-10 13:53:07)  
 
  逗你玩呢?不过看你有点可疑。因自己老被骗,看见可疑的就想烧一下子! 送只花给你,喜欢吗?

 回复[13]: 回少年行 雪非雪 (2006-10-10 17:08:19)  
 
  少年行 (2006-10-10 13:06:57)

  
为啥疼得身上要长出土豆呢?大包?

  


  
想起注射的感觉,就是在身上要长土豆的疼痛....具体也解释不清。反正是不喜欢回想那种疼和怕。一听见走廊里护士推着小车叮叮当当过来,身上的血肉就开始长出什么似的紧张。。。。

 回复[14]:  风 (2006-10-10 17:45:38)  
 
  俺来回答青霉素。

  
那阵子,青霉素是最有效的抗生素。但是药性大,副作用也大,不适应的人,打了能把人打出大毛病。

  
所以青霉素之前一定要做皮试,就是在胳膊的皮肤下打一小针,起一个小的青包。等10分钟左右,揉揉,看能不能真正打青霉素。

  
真正打青霉素是打屁股上,那就够疼了。皮试就更疼了。咱们小时候玩得欢,老是摔跤出血的,化脓得严重了,发高烧了,青霉素就来问候了。

  
后来出了链霉素,对青霉素就能躲就躲。

 回复[15]:  东京博士 (2006-10-10 17:50:17)  
 
  青霉素我小时候享受过多次,还分什么40万,80万的,据说80万的比40万还疼,我只打过40万的,打完后不仅仅是疼,是半个屁股酸胀,自己无法走路,据说打青霉素的最大副作用是会引起小儿麻痹症,链霉素的副作用是造成聋哑,所以链霉素好像是先禁止使用的,到了日本,看人家从来不脱裤子的,注射都是手臂手腕,在国内动不动就脱裤子,而且还是众人睽睽之下。

 回复[16]:  风 (2006-10-10 17:55:26)  
 
  呵呵,大伙儿都是享受过青霉素的。青霉素链霉素的使用记不太清楚了,也可能是链霉素先禁止使用的。

  
俺们当时还是孩子,小护士到没啥。有些爱恶作剧的小伙子们,专门找新来乍到的小护士当班的时候去打针,整得小护士来个大红脸

  

 回复[17]:  少年行 (2006-10-10 18:08:47)  
 
  谢谢风雪博士的解答,还有回忆.大家都怕疼,米兔呀.我也记得有一回打针肌肉紧张的针扎不进去呢

  
也谢谢火(红)的花,俺喜欢。

  
有人说如果在蚊子叮你的那一刻收紧肌肉,蚊子还真有把针折在里头的,谁试试?

 回复[18]:  东京博士 (2006-10-10 18:11:16)  
 
  蚊子叮着的时候,肌肉屏住让蚊子拔不出来,然后活捉蚊子的经历俺有过一次。

 回复[19]:  风 (2006-10-10 18:16:04)  
 
  哈哈,东博真了得!

  
俺还真没试过。下回跑草丛里抓虫子的时候,一定不喷防虫剂,舍身饲蚊,去活捉一个回来。

 回复[20]:  东京博士 (2006-10-10 18:18:56)  
 
  就怕你眼看着自己的血被吸走中途屏力不够,“赔了夫人又折兵”,呵呵。

 回复[21]:  风 (2006-10-10 18:22:01)  
 
  嘿嘿,“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傻事俺也常干,不在乎了。只要本钱没赔光,真正的夫人没赔跑就行。也就过把瘾,也值得。

 回复[22]:  东京博士 (2006-10-10 18:27:26)  
 
  抓住后准备怎么“处刑”?说来听听,看看与俺当时的吻合度有多少。

 回复[23]:  风 (2006-10-10 18:37:23)  
 
  嘿嘿。要真活捉了一个蚊子,那当然是放笼子里头,拿去给儿子和那帮小朋友们显显。俺的光辉形象又会高大一圈。俺是捉甲壳虫捉螃蟹的高手,在小孩子的圈里头小有名气。再加个捉蚊子高手的名头,就更高了。最后的处理,俺向来不管,由孩子们决定。一般是放了。

 回复[24]:  雪非雪 (2006-10-10 19:30:35)  
 
  少年行,你真行。风雪博士了?东风二博士才是博士呢,从青霉素侃到活捉蚊子,孩子王博士!提起青链霉素还是身上要长土豆地疼……不说了。

 回复[25]:  东京博士 (2006-10-10 21:57:34)  
 
  回[风]:哈哈,最后的那个“放了”跟我一样,不过我是先没收了它那根“吸血管”后放生。

 回复[26]:  雪非雪 (2006-10-10 22:00:44)  
 
  还跟蚊子过不去呢

  
阿弥陀佛

 回复[27]:  少年行 (2006-10-10 22:43:34)  
 
  俺是把风、雪、博士搁一块说了,懒哟

  
不过JJ这个长土豆的疼法确实比较新颖,我要采摘土豆!

 回复[28]:  雪非雪 (2006-10-10 23:06:52)  
 
  少年行,不要伤人取乐 小心我…………!!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记录
    风筝 
    迎九月初秋 
    送流火七月 
    日常中国 日常日本 
    五月的鮮花 
    告别老电视 
    文具清理 
    不在 
    ストレス解消法 
    钥匙风波 
    友人病了 
    满园尽是洋绣球 
    2008->脱鼠奔牛->2009 
    大扫除 迎新年 
    日常记录 
    防火训练演习 
    理不尽的琐碎 
    一件事 
    日常化春节 
    周末,陪自己玩儿 
    假日体操 
    公寓管理议会 
    月饼哈喇啦 
    暑假日记 
    闲话闲说 
    低调星期天 
    星期天流水账 
    六一 
    工 具 
    本命年 
    搬家 
    今天小满 
     
    母亲节 
    三八节——劳动节 
    小人物 大话题 
    初到日本的日子 
    睡眠——万病妙药良方 
    旧新年回顾 
    人生首语 
    举步维艰的与时俱进 
    自言自语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二) 
    我知道的影界点滴(一) 
    第一个寒假 
    癒されるひと時 
    昨天夜里的违法行为(家常琐记) 
    晚秋 
    巣立 
    电脑是个叛徒 
    分寸 
    各位镜友,你今年体检了吗? 
    送虫子去吃大锅饭 
    领略宽宏 
    日常恐怖 
    即时记录 
    美甲年华  
    30年前的9月9 
    明天是一个整日子 
    油盐酱醋经济学 
    三国语兼用初展风采 
    育儿日记 
    吾家有女初长成 
    女儿今天高考(2) 
    女儿今天高考(1) 
    闲话日本餐具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