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2022(令和4年)
字体∶
母亲的朋友圈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22-04-12 13:48:02 阅读人次:1478 回复数:0)

  母亲最近的朋友圈,发的多是关于吃饭的图文。要么是儿子来家给她做,要么是儿媳、孙媳做了送来。“英又给我做的早餐”这句话反反复复,图片上的饮食搭配每天不一样。英是三儿媳,房琪的妈妈。住在同一单元隔壁。出现在朋友圈的人,都是她的至亲至爱。给包粽子送来的桃桃是孙媳妇,住在同一个小区。斌是大儿子,秀齐是大儿媳,雪晴是三儿子,房琪的爸爸。抱着两个大芒果送来的是重孙女佳佳。

  


  
母亲马上82岁生日,一年多以前父亲病故,她的日常基本可以自理,但是心脏有轻微衰竭,前段时间二儿子从大连回来陪她去住了半个月院,现在靠药品维持。开春以来各方面见好,自己可以自助打理午饭。晚间儿子、媳妇、孙子、孙媳们常过来陪着打麻将。她隔三差五在微信给我语音留言一大串,说谁谁给买了什么送来了什么,中午吃了什么晚上吃了什么,什么什么多少钱一斤,比如孙媳妇给买菜花了65她给80……说这么多年没花钱买过江鱼,因为雪晴爱钓鱼吃了多少年活江鱼……说哪个媳妇给了红包,哪个媳妇给买了可爱贴心小物件,说外孙一家又开车来看姥姥了,说去大孙女房帅家聚会了,说二孙女房鹿给寄来了啥,小孙女房琪给寄来啥,孙女婿昊男给寄来啥……说一天吃好几十种食物,都搭配着吃……

  
“我说这些就是让你放心,不用惦记我,都对我好,也不缺钱,工资花不完,我对日子对人生特别满足,没有像我这么幸福这么享受的……现在啊,就剩一个愿望,等着你们回来,再见上一面,见见我那没见过面的外孙女婿和重外孙……”

  
这些话说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了。妈说的都是真实的心里话,但是有时候因为她的要强不免报喜不报忧。其实很多时候她都被各种不舒服所困,不到特别难受都不说,过后好转了才轻描淡写地回述。

  
作为父母四个子女中的老大,也是唯一的女儿,对于她身边这些弟弟妹妹和晚辈们对母亲的关照,我心中每天都怀着深切感激,也为母亲有这份福气而欣慰,同时羡慕她的晚年。

  
二月初那会儿,曾经反复查看回国行程,打算利用春假回去,没找到合适航班,即使冒险上路,也要从京都去东京上飞机,在上海入境隔离,然后转去黑龙江……所以没敢冒险上路,母亲也不让我冒险,说“万一你在路上什么地方被隔离被感染了,我得急死,还不如不回来,千万别回来!”果然,一位在日上海朋友二月初回上海探望父母,到现在近两个月时间,说只有过一天半的个人自由,其他时间全被各种隔离限制了……

  
我1岁起跟随姥姥生活,16岁半姥姥去世,那以后一个人在和姥姥的房子里生活,17岁跟父母弟弟在一起,那是高一到高二期间,其中有几个月还住进了学校宿舍。四中作为全市唯一一家新创文科备考试点学校,学生来自市内各区,班主任费钧老师亲自跟学校谈下,把收发室小屋改成宿舍,他亲自盘炕砌火炉,还找来一个白发大师傅给我们做早饭。

  
屋里住进七八个路远的女生,星期天回家带回点炒咸菜之类的,大家分吃。记得冬天是谁身上还被热水袋烫出了水泡。那段时间最疯狂的一件事,是我们几个女生去看晚场电影《三笑》,回来时校门已锁,翻铁门跳进去的……被迫从宿舍搬回家是源于1979年6月的一场大雨,校园积水,小屋里的水眼看齐炕,我们进去抢救自己被褥顶在头上,水里有老鼠乱串,撞在谁脚上谁就嗷嗷尖叫。从小屋向教学楼走的时候,水过膝盖,到处是酒味,香酸臭混合着,水面漂浮着一层酒糟,校园附近有酒厂……我的一只凉鞋陷进泥水里,光着一只脚进的教学楼,那晚好像是在教室住的?不记得了。

  
大约三个月之后,我去长春上学了,那以后到现在,没有在家里生活过一个月以上,就是说,作为家人,我是在父母身边生活时间最少的一个。所以,想到这一点,心里总是有歉意以及对弟弟妹妹们的感激。

  
我们姐弟四人,每人的子女都曾寄养在父母亲身边,作为爷爷、奶奶、姥爷、姥姥,我的父母先后照理过孙子、外孙女和两个孙女,每人平均近二年时间。我女儿从1岁半到近3岁,房鹿、房琪分别是上小学前后,其中辛苦不可估量。老人为我们做的这一切我们都记在心里,尤其是孙辈们,都分别带着爷爷奶奶去逛北京、逛上海、逛南京,住大酒店、吃美食、体验温泉。我家的八零后、九零后,包括孙媳、外孙媳、孙女婿们及重孙们,各个是懂事的好孩子。

  
母亲的朋友圈也是全家的朋友圈,她会及时转发全家所有人的朋友圈信息。房鹿的电视剧,房琪的抖音作品,外孙媳的吉林广播电台,女儿的花花草草,女婿的学术信息……下面这段话,母亲说了一百多回了:这微信至少让我多活五年,没有它可不行,太方便了。一点也不闷,啥都知道……(我早上几点起来走了多少步,她都在“微信运动”监控着,看我有“运动”了才留言,要不然怕打扰我睡觉。有时候看我一天运动不足300步,晚上就忍不住问“没事儿吧?”我马上说“在院子里干活了,没拿手机。”她就放心了。)

  
所以,我也感谢微信,这要是从前,这么频繁联系,电话费也付不起。八、九十年代打国际电话的开销可不小,1千日元的电话卡只说9分钟,对于留学生来说跟割肉似的。看着电话机上卡数倒计时往下减,心里砰砰跳,那是几块钱一句话……电话那边常能听到《渴望》主题曲,“悠悠岁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022(令和4年)
    母亲的朋友圈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