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游人 >> 都市印象
字体∶
一番ね!

游人 (发表日期:2008-08-24 16:40:49 阅读人次:2191 回复数:23)

  北京奥运会就要结束了,中国队早已在闭幕式的前一天锁定了金牌榜首,让远在异国他乡的游人也感到几分骄傲,第一就是不一样!

  
不是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

  
最近,关于到底是友谊第一,还是比赛第一的议论似乎还不少。

  
但我觉得,既然上了赛场,就是要在短暂的比赛中全力以赴,战胜自我,战胜对手;要讲友谊的话,场下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让你地久天长。

  
你看,连孩子们都明白呢,还用得着我多说么?

  


  


  
8月23-24日

  
参加横滨“ハマこい踊り”跳舞比赛的小姑娘们

  




 回复[1]: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口号怎麽来的? 陈某 (2008-08-24 17:53:27)  
 
  

  
这是周恩来在1971年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参加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时提出来的。

  


  
有待继续考证

 回复[2]:  吴卫建 (2008-08-24 18:39:51)  
 
   余也记得是这样滴。当时中国有北极熊的威胁,为了拉拢西方国家搞平衡,体育为外交开路,做了不少工作。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后将山姆大叔也拉来中国了。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一时哄哄老外也。

  
现在嘛,金牌第一。

 回复[3]: 耐克颠覆国人心中"友谊第一" 陈某 (2008-08-24 18:50:46)  
 
  


  

 回复[4]: 捣浆糊的来了,并列第一 陈某 (2008-08-24 18:55:05)  
 
  

  
新华社北京8月20日奥运专电 比赛第一 友谊第一

  
20日,中国代表团在北京奥运会代表团获得的金牌已达到45枚,东道主运动员的高水平发挥,得到了世界各地选手的赞赏。在北京,中国奥运选手可谓做到了“比赛第一,友谊第一”。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曾是许多年前中国体育对外交流的特色口号,把对“风范”的追求摆在“竞争”之上。当然,现在已经很难听到这样的口号了。

  
在北京奥运会上,比赛与友谊,绝对不是割裂开来的。比如柔道,是身体直接对抗项目,比赛中头破血流是常有的事,但中国选手冼东妹、杨秀丽在颁奖仪式上,不是直接登上冠军领奖台,而是绕过去与奖牌得主一一握手,然后再登上冠军领奖台,让人动容。

  
刘翔与三个年龄段的强劲对手都较量过,上一代的阿兰·约翰逊,同龄的杜库雷,下一代的罗伯斯,他与这些对手都成了好朋友。刘翔曾教过罗伯斯学汉语,他因伤退赛后,罗伯斯表示遗憾,并希望他早点回到赛场;在去年也遭遇过严重伤病的法国跨栏名将杜库雷则说:“作为刘翔的朋友,听到这样的消息让我一时间难以接受,但这就是生活。我希望,今后我们还可以在赛场相见。”

  
真正的高手,是惺惺相惜的。美国飞人盖伊在男子百米半决赛中意外出局,博尔特很是遗憾,他说:“我盼望与最强的对手竞争,对手让我进步。”

  
对一个高手来说,如果对手因为“友谊”而在比赛中不尽力、处处谦让,那绝对是一种侮辱。

  
对一个选手来说,对一个在长年的训练中付出过无数汗水的运动员来说,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对于金牌与胜利的强烈渴望,如果为了“友谊”或者领导意志,而通过“让球”、“假摔”等办法被迫输掉关键性的比赛,那对这位身不由己的选手来说,被剥夺了高水平比赛的权利、勇敢追求胜利的权利,是比侮辱更重的伤害。

  
对奥运会来说,如果有一天,充斥赛场的都是“友谊赛”,那可是奥运会崩溃之时。

  
奥运会的口号就是“更快、更高、更强”,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以公平公正的手段击败对手,从中展现出来的拼搏之美、力量之美,挑战极限的勇气,敢于胜利的豪情,从来就是奥运会最吸引世人的魅力之一。你能想像吗--博尔特站在终点线前顿住脚,对别人谦虚地说:先生,诚邀您请先过。

  
北京奥运会是一届创造诸多传奇的奥运会,可以想像,这届奥运会也将创下全球收视率新高--电视转播权是奥运会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仅仅从这个角度来讲,奥运会也不会允许“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所以,可以理解中国男足的比赛为什么收视率低,他们跟巴西就踢了一场“友谊赛”。

  
在对待体育的态度上,国人的观念曾经是走极端的,一度是写在纸面上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又一度成了心照不宣的“比赛第一,友谊第二”,甚至把后面四个字给生生割掉,只剩下“比赛第一”了--“成王败寇”,“金牌至上”,运动员不得不背着沉重的包袱参加比赛,为了取胜不择手段,远的不说,在2005年全国十运会上,这样的故事还颇有几例。

  
体育,其实是社会的一个缩影,无论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还是“比赛第一、友谊第二”或者赤裸裸的“比赛第一”,都带着时代的痕迹,反映了中国人对体育的理解局限。站在今天,我们不必去指责前人,需要做的,是如何更好实践“比赛第一,友谊第一”。

  
其实,友谊并不仅仅来自赛后的拥抱和恭喜,在赛场上玩命,就是对自己对手最大的尊重、最大的敬意。

  

 回复[5]:  自带板凳 (2008-08-24 19:39:34)  
 
  >>让远在异国他乡的游人也感到几分骄傲,第一就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给你涨工资了?

 回复[6]:  王者非王 (2008-08-25 08:58:08)  
 
  第一不第一的不要紧。奥运圆满结束,欣慰。

  
有人曾经要阻挠奥运圣火传递,有人要借此机会搞独立,有人说会出现很多恐怖事件,有人说北京空气太坏没法举行如此盛典。还有,陈水扁还说2008年由于是奥运年,是搞新宪法的好时机、等等,等等,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欣慰。

  
什么藏独,疆独,台独的什么都没有搞成。欣慰。

  
空气太坏?不适合大运动量的比赛?你看,出了这么多的新世界纪录。事实说明了一切。欣慰、

  
借奥运的东风,让世界了解北京,了解中国,并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扬。欣慰。

  
借奥运的东风,北京的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欣慰。

  
借奥运的东风,让中国认识到了环境的重要,欣慰。

  
每一个沸腾的奥运日日夜夜,抓住了中国人的心。让大多数中国人和更多的其他国家的人,意识到了一个不可忽视的中国,欣慰。

  
一个不可忽视的中国屹立在世界之林。

 回复[7]:  游人 (2008-08-25 22:36:26)  
 
  原来是周恩来提出来的啊,我还以为是毛主席语录呢!

  
多谢斑竹,吴桑,学习了。

 回复[8]: 自带板凳  游人 (2008-08-25 22:42:48)  
 
  作为中国人,这次中国金牌第一,我当然感到骄傲了,怎么能和涨工资相比?

  

 回复[9]: 王者非王 游人 (2008-08-25 22:51:02)  
 
  你的欣慰说出了我的心声。

  


  
周日早上偶尔看到一个电视节目,一帮子评论家还在那里说中国拿的金牌虽多,含金量不高;奥运期间虽说没出大乱,经济崩溃就在眼前......

  

 回复[10]: 对! 自带板凳 (2008-08-25 22:52:12)  
 
  

 回复[11]:  吴卫建 (2008-08-25 23:35:56)  
 
  那帮子劳什子评论假以前说邓后中国将大乱,后又说中国将四分五裂、中国办不成奥运等等,现看中国金牌多多,又酸葡萄了......

 回复[12]:  敬天爱人 (2008-08-26 00:01:44)  
 
  王者非王说的不错,献花。

  

 回复[13]:  四海为家 (2008-08-26 08:12:22)  
 
  〉但中国选手冼东妹、杨秀丽在颁奖仪式上,不是直接登上冠军领奖台,而是绕过去与奖牌得主一一握手,然后再登上冠军领奖台,让人动容。

  
俺看到其他的外国选手也是这么做的,那是做人起码的礼貌。如此说来,那些不随地吐痰、不乱扔垃圾、不加塞上车的国人,都很让人动容……

 回复[14]:  王者非王 (2008-08-26 08:58:39)  
 
  谢谢游人和敬天爱人的支持。

  
还是一句话,中国在一天天好起来,在一天天强大起来。不光是硬实力,连软实力也在一天天强大起来。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欣慰。

  
当然中国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有的甚至还很严重。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注意这些问题,促使其更快地更圆满地解决,但不应该把这些作为嘲笑攻击的对象,更不能把这些作为所谓的打碎重来的理由。打碎重来不光不能更快得是中国人得益,反而会是老百姓陷入深渊。因此是不得人心的。

 回复[15]:  东京博士 (2008-08-26 09:03:12)  
 
  争的像真的一样,金牌木牌跟俺们有啥p关系,老实说,这奥运吸引我注意力瞄了几眼屏幕的也就体操和水上芭蕾似的几个镜头。把自个儿的日子过好了才是基本,吃盘菜担心中毒,说句话担心被抓,该操心的不操心。

 回复[16]: 有不同声音是很正常的 科长 (2008-08-26 09:18:25)  
 
  问题在于我们这里的大多数人,从小习惯一言堂,觉得独裁也没什么不好。

  


  


  
到了自由世界才知道(不是所有的人!),不同想法也很正常呀。有执政党,有反对党,有无党无派的不同政见者……有反对派,有反反对派,有反反反对派,有反反反反对派,有反反反反反对派……这世界才更真实和精彩

 回复[17]: 所以发点声音 游人 (2008-08-26 12:52:58)  
 
  为镜子添点彩,呵呵

 回复[18]:  陈某 (2008-08-26 13:17:32)  
 
  我并不因别人的反对而沮丧

  
http://www.bullog.cn/blogs/ranyunfei/archives/167358.aspx

  
冉云飞 @ 2008-8-16 8:41:22 阅读(14539) 评论(173) 引用通告 分类: 贡献常识

  


  
有朋友来信问我,你每日一博,已经说得比较清楚了,为何还有那么多人误解和谩骂你?我说我并不介意,我只为自己写作的快乐。如果有人看了我的东西因此高兴,那么也不全是我的功劳,那是因为你看到了一种契合自己心意的快感;有人不高兴,甚至谩骂,那也怪不得我,不是我喊你来我博客受气的。同时我也没收受任何人的好处,不存在要为取悦谁而负责,我只对自己作为一个还算有点做人底线的知识分子的内心负责。用新批评派的说法,文本一旦出笼,阐释权已然在读者手中。也就是说,“作品“出来了,说好说歹都不由自己。换言之,取悦谁和招惹谁都不是我的写作动机,而是自己想写,写了才舒服。下面我罗列几点自己并不因为反对而沮丧的理由,算是给同样困惑的朋友们一个总体解答。

  
一:我喜欢有不同意见,只要这意见并不是动用纳税人的钱财来做的一种便于抢夺民众利益的强权表达。当然,你可以说我装得喜欢不同意见,是的,很不幸,我的受教背景并没有教我学会喜欢不同意见。但我不准备完全将责任推在别人身上,我将向自己寻找更多的原因,因为这毕竟不是龙头老大掌握一个总开关,任由其搞信息垄断的时代。

  


  
二:我们比康乾盛世中的搞笑分子纪晓岚——其实他并不那么幽默,除了阅读草堂笔记里谈神说鬼以外——的一大好处,就是有更多信息,不管这信息是垃圾还是有用的。有很多人面对诸多信息,很不习惯,他们只欢迎惟一答案,于是他们浪费大堆信息作为己用的机会,从而只好流落到与纪晓岚同志一起装神弄鬼。要讲故事,与纪大烟袋相比,恐怕你又没有优势。信息一多,选择成本是会增加,但个人偏好更容易满足,我愿意支付这样的选择成本。就像我喜欢各种解题过程,而支付这样的时间成本获得智力训练的快感和思维的乐趣,于我是一种享受。而你喜欢答案,那没办法,怪不得你要去买“成功学”和“态度决定一切”之类,立马给你答案,明天给你来个好职位的书。若是能轻易举迎来那梦想中的好职位,那写书的人还不捷足先登了吗?股评家和文艺批评家为什么不值得信任,是因为他们在炒股中败下阵来和创作上不行,才来做这个次优选择(但对他本人来说可能是最优,巴顿这家伙一定不喜欢写“孙子兵法”,他喜欢直接去用兵如神),当然你实六在神无主,同时又不喜欢自己的美学感受和趣味判别,那就是股评价和文艺批评家存在的价值。

  


  
三:与其启蒙,不如提供信息。我很少用启蒙这个词汇,不是说它没有意义,只是在中国就橘生为枳。启蒙就是意味着你找到了一个所谓的正确答案,让大家跟着你抄这个答案就是了,恐怕这不是件好玩的事。但问题在于,我们的教育(最直观的就是教材)应该正常到教给人以智慧而不是让其更愚蠢,愚蠢到其权利被侵犯还帮着侵犯者数钱。也就是说,我们要尊重人天然的权利,要告知他怎样获得自己的权利,至于他要放弃自己的权利,如果没有外界逼迫,那完全是自己的个人选择,我们就应该尊重。换言之,在一个正常的有制度保障个人权利的情况下,最极端的做法就是,你要允许他做一个蠢人。你要去努力工作,你觉得工作着是美丽的,但第欧根尼要的是,你别档着我的阳光,我要享受,我不需要你那么多珠光宝气。

  


  
四:你必须迎接毛泽东的芒果。世界有多种水果,你喜欢吃什么,完全是你的个人意愿,这就像你对言论的选择一样。喜欢芒果的权利当然应该尊重,但强迫我们喜欢并且还要去欢迎芒果的权力,我们不喜欢。我们并不是反对你喜欢芒果的权利,而是你不能用你喜欢芒果的爱好凌驾于我爱好苹果之上。你不能说吃芒果的人比吃李子的人正确。同理,任何言论应该让民众自由选择(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垄断宣传和从中小学开始的强灌党义),而不应该规定只有一种言论是好的,而其他言论是反动的。芒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而苹果是反动的而且是纸老虎,这样玩起来就比较有意思了。比如这种有意思的生活在文革里比较普遍 ,余秋雨先生在《借我一生》里就有赞美。简言之,我不害怕你个人喜欢吃芒果,甚至你们有一堆人喜欢吃芒果,但我害怕你们用制度设计用高压来逼迫所有人放弃自己的个人选择与偏好,而被逼迫得只有吃芒果。选择很多时候不只是一种选择,而是与自由有关。

  


  
五:诸种言论自由平等竞争的平台最为重要。我经常在网络上看到有人说,这是右愤,那是左愤,这是老愤,那是大愤,不是傻逼,就是脑残,不是五毛党就是美元党,总之互相都认为对方不是什么好东西。其实这就像梨子骂苹果长得太圆,不像它那样呈完美的椭圆形(梨子自认为自己的形象是最完美的),而苹果说,狗屁,你长得难看死了,天底下就数你最难看。过一会儿,李子也加入了战斗,再过一会儿榴莲也来凑热闹,这样就会吵成一锅粥,而不能自解。其实大自然的公平性在于,你适合在长在温带,你适合长寒带,你适合长热带,你的味道是酸(酸也有多种),你的味道是甜(甜也分多少种),真正的百果百味。对于诸种水果来说,需要的是个在大自然的平台里同等生长与竞争,至于我的味道,我就要长成这样子,你不能强迫我。你会说你那味道不好,吃的人少。问题在于,我长出味道并不是以贡献给人类为乐。我自己长出自己喜欢的味道,就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你其奈我何?

  


  
当然,你如果通过大自然制定一部只能全部长梨子的办法,那么我就反对。如果我不反对,你大自然也会自取灭亡,你看见一种只长梨子而叫大自然的地方吗?那不是大自然,那只是梨园。梨园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但你不能说到处是梨园,它就是大自然。同理,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国家,就不是国家而是监狱,因为没有自由选择。监狱是国家的一部分,但到处都是监狱并不能自动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有人会说,我有自己私人住所,哪里到处都是监狱啊?你的住所首先是不完全意义上的私有财产,随时可能被征被强拆;其实你的住所警察只要稍微放肆(你怎么保证他不放肆呢)就可以随便冲进来;你走上大街有天网工程,你上网有金盾工程有网监,这不是监狱的特征吗?

  


  
把制度建设好,诸种言论平等竞争(这点在民主自由的制度下已然实现),再古怪的言论都需要经过言论市场的选择与汰洗,而经过诸种言论熏陶的人的理性能力会比那种只听信一种“伟光正”说法的人,不知强上多少倍。他们不会全部为一种言论买单,因为胃口不一样。那些小众言化也有它的市场,就是刺梨你可能吃不惯,但我小时最喜欢吃的就是这种东西,而且是买费的“午餐”(长在河滩上)。但不能说刺梨使得所有人“口之于味,有同嗜焉”。言论是一种市场,让它们自由竞争吧。言论自由为何如此重要,不是言论自由看上去如何高调高尚,而是每一种言论背后都有相应的利益诉求。所以当我们说争取言论自由时,并不是务虚而是真正务实。

  


  


  
六:每个人都在寻找快乐,对于一个还停留在以为骂人为乐,不好意思,我认为这样的快乐太过低级。我年轻时也玩这样以为快乐的游戏,现在也还不算老,只是以为骂人为乐太过单调。至少应该找到一种自己快乐而别人也并不愤怒的办法,否则你的快乐会因为别人的愤怒而受到相当之阻击,最后你的快乐也为因此而减色。当然,当一个社会不自由到只能在网络上骂骂娘来舒解自己愁闷的时候,这只能激起我的同情。每个人都应该有表达不同言论的权利与自由,但反对别人的言论也要讲究点质量。这当然又是个可以产生不少争执的命题,什么是质量?你说的我还有质量呢?我的质量就是“玛勒戈壁”(这是牛博时兴的别字国骂,多读几次就顺溜了:),你要怎么着?那好,你这样的“质量”可能是培养了更多的回音壁,到处都是“玛勒戈壁”。大家都在“玛勒戈壁”里,到最后都不认识其它山川物候了,只知道玛勒戈壁是自己最完美无缺的家乡,无需要任何多样性的补充。一条蛆有住在粪坑里的自由,但认为全世界的动物都应该而且只能以为粪坑里才是最好的家乡,未免会遭到蚂蚁的嘲讽,老虎更可能因此而咆哮不满(这里并没有讽刺蛆而抬高蚂蚁和老虎的意思,这是事实描述。这是我用动物的区分而不用某种人之区别而避免道德歧视和自命优越的特意选择)。

  


  
七:首先我并不为了说服谁而生,其次我也不职业牧师,并不背负将别人教导得更聪明的责任。因为要承认自己比别人聪明,一定要相当多的知识和道德上的自负,而我没有这样的野心。但承认不怕和聪明人竞争,就怕和傻子比傻,而且制度还保障谁最装傻的功夫了得,谁就是最终的胜利者,这样的游戏我不想玩。和聪明人一起竞争不仅快乐,而且吃亏的概率大半不是因为情商和智商双重问题,而是因为我们事先的事议规则没有像罗伯特那样弄得较为完美,那好,让我们将游戏规则制定比较充分,在游戏规则里各展其能吧。聪明不是一种独霸的才能,是你有我也有的才能,要的公平的机会和公平的过程,机而结果的不公平,我们本着愿赌服输的原则,双方保持着自己的聪明。在下一轮的游戏里,我又将其玩回来。人生就是在这样的放松与游戏里显得多姿多彩。问题是,有人不高兴你的人生应该和他们同样多姿多彩,见着你也和他们如此潇洒,老虎忍不住对蚂蚁咆哮,凭什么你也有多彩的人生呢?换言之,我觉得一个社会聪明人足够多,他们会想办法努力自己的帕累托最优,从而努力改善整个社会从而实现帕累托最优(当然这种理想状态很难达到,但为了这样的理想,随时修正失误,以向这个方向挺进,但挺进不是冒进,不是玩共产主义的愚蠢游戏,而是存在帕累托改进)。实现自己帕累多最优,就是不用阴鸷的办法将你嫉妒的某人搞下来,而是和他公开公平地竞争。看到别人活得比自己好,不是想办法把他搞下来,而是自己也可以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像他那样活。当然这一切,要有保障,就是我们聪明人足够多,大家知道一定要坐下来制定足够好的规则来保障大家光明正大地玩。

  


  
八:说服别人并不是言说快乐的充要条件。提供我的看法,我就获得了一种思维的乐趣与言说的快乐。言说的快乐与思维的乐趣,并不把说服别人当作一个硬性指标,同气相求,是一种自然选择而非强求。换言之,说服别人并不是言说的快乐与思维的乐趣的充要条件(也许必要但不一定充分)。有人同意我的意见,我当然会有限度的高兴;但有人反对我的意见,甚至谩骂,我会瞬间若有所失,但并不沮丧,更不会如有的反对者一样,奉送一座同样让他们和自己永远也无法走出仇恨的别墅,这座别墅叫“玛勒戈壁”。

  


  
2008年8月16日8:42分于成都

  

 回复[19]: 还有一篇冉匪的,也转贴于此 陈某 (2008-08-26 13:36:30)  
 
  就奥运会开幕式答诸君难

  
冉云飞 @ 2008-8-10 7:42:20 阅读(32013) 评论(300) 引用通告 分类: 贡献常识

  
七年前申办奥运成功,我与朋友一起喝酒庆祝过;二十多年前,中国女排胜利我欢呼过。至今我还是NBA火箭队的球迷,原因是看姚明比赛。但事实上姚比赛观赏性并不高,后来我才发觉背后有情感因素在指挥着我。还有比我更拽(读若zhuai,这是个四川说法,就是牛逼的意思)的宋石男、胡缠二兄,他们常批评中国诸多不民主不自由的地方,但连再烂的中国足球都不愿舍去不看。有次宋石男兄与我喝酒,一直催我说,搞快点,哥子,我要回去看足球。我问什么比赛啊?他说中国队对XX,我当场晕菜。现在开始回答大家对我批评奥运会开幕式的诘难。

  


  
一:欢迎批评,不欢迎辱骂,但不删帖,这是我博客的原则。我不害怕任何言论的辱骂和指责,当然我欢迎说理。我很少用骂人的词汇,昨天骂了政府是二百五,这个词汇我不准备收回。政府并不具备个人人格权,何况政府一诞生就是拿来骂的。但我并没有骂张艺谋,我只是批评。

  


  
二:我不敢说我懂中国文化,但敢说自己是读中国书比较多的人。只说一个吧,为了写《中国告密史》(现第一卷已有初稿二十万字),读过一遍二十四史(现在正重读)。有人会说我卖弄,没办法,要向大家解释,难免要掏些老底出来。我不知道许多说我对中国文化持虚无态度的人,怎么看这样的现象。我平时读诗词上瘾,以背为乐,这在朋友圈中大家也是知道的。所以说开幕式的中国元素到底怎样,自认为有一定的批评权利。我批评得对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权利不能被剥夺。

  


  
三:批评的声音永远不能缺少。批评张艺谋,批评奥运,批评开幕式,是人的一种天然权利(不应该附加任何一种条件,包括懂不懂中国文化的条件都不应该附加)。在网络上都只是在牛博等少数小网站有批评奥运之权利(中国大的门户网站一般没有),而传统传媒只有一种声音,这样是正常的吗?那些说我是红卫兵的人,姑不论我是否红卫兵,请让一个红卫兵在传统传媒上有正常表达之权利吧,能做到吗?朋友们。各位可以来我的博客采用任何方式批评我,各位想过没有,这种权利是否普遍存在,若不存在,到底原因何在?

  


  
四:有人说像我这样的人来执政,一定更差。好,OK,第一我不会去执政,因为对执政没有个人兴趣。第二如果我民选而执政,不称职,你用票决我就是。这还不简单吗?没有必要对我执政抱有什么理想主义的幻想(请参看《总统是靠不住的》一书)。我们一起相信民主自由的制度吧,相对说来,民主自由的制度,坏的总是被淘汰,好的总是被选上来。而不是像中国的制度,正好相反,劣币驱逐良币。

  


  
五:爱国和爱开幕式。我开博客三年多,认识许多人与事,见识许多支持者与反对者。许多平日里支持我的人,一旦我批评他的爱国与爱开幕式,他就变得不是那么理智。说实在的,我对今年所写的博文,自己比较满意的就是对盲目的爱国主义的批评(大家可以用网络搜索)。很多人看你反贪官批评政府,他是欢欣鼓舞的,一旦批评他的不理性的民族主义意义上的爱国,他就受不了,于是各种层出不穷的辱骂接踵而来。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并不吃惊。开幕式也是如此,它用文化包裹着专制征服了许多中国人包括在自由国度生活着的中国人(牛博的博主有个特权是能看到诸位的IP来自何处,这个特权是否应该存在,暂不讨论,但一些来自自由国度的中国人明显对中国文化有一种不理性的态度,这是值得我们探讨的),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批评这个开幕式,当然不只是他如何的做作、精制(不是粗制,看上去有点美)滥造,精制的外表,滥造的内容,以及内容没有真正的人。有人说,怎么没有人啊,到处都是人,那没办法。你理解的人和我理解的人,可能不是很一样。

  


  
六:开幕式和中央台的解说词都是为了通往比傻帝国。中央台的解说词,有人会说觉得是一篇好的中学生作文,这其实是对当今有些特立独行的中学生的侮辱。解说长城时,他们在说什么?解说丝绸之路时,他们在说什么?解说中国文化的时间段时,他们在说什么?诸位,我都不想重复他们的话。在一个互相装孙子而不是比谁真正智慧和聪明的国度,才会只允许一种自以为正确的声音。只有一种声音(何况这一种声音还是如此愚蠢),就是对人之智商的侮辱,对人之权利的剥夺。

  


  
七:我宽容各种声音,希望你们热爱的政府也做到这点。我从来不以正确自居,更不以高尚自命。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做一个提供信息引发思考的义工》。可能说做义工,都高看了自己,但我一时半会儿没找到合适的词汇,请大家原谅。我说我写博客,是提供信息,引发思考,并不是给各位一个正确答案,这种说法于我永远有效。我们不要习惯于别人给一种所谓正确的答案(这是中国教育最为感性的弊病之一),我们要习惯于各种声音,各种答案,各种解答方式。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问题的解决,永远不会只有一种方式。自然言论也不会也不应该只有一种“正确”。

  


  
八:到底谁偏激?我曾经写过一篇叫《到底谁偏激?》,被转载的次数之多,是我的文章中比较多的,欢迎大家再看。我既不以正确自居,也不自命高尚,更不以为真理在握。我不是“伟光正”,请你们想想是“伟光正”偏激,还是我偏激?诸位想过没有,在中国最偏激的是谁?在我看来,中国最偏激的是政府,是中共。不是我们普通老百姓。我们普通老百姓偏激,固然会有一定的害处,但造成的影响却并不大。但如果没有制约的政府他制定的政策偏激起来,害死的人,恐怕我们都不敢想像。有人对政府有着无尽的理解,对政府的“高尚”(都是长期的“伟光正”教育带来的结果)有着不加甄别的热爱,对专制政府绑架我们的生活,患上了人质爱上绑的斯德哥尔摩症,却不自省也不自醒(因为对自己的权利受损没有足够的意识),却在那里去指责那些已醒想醒的人都“偏激”,你这指责是否更偏激呢?

  


  
九:奥运不仅开幕式不民主不自由,所有奥运的举办过程中对于我们生活权利的损伤,都值得我们批评。首先办奥运花纳税人的钱,有无公开,有无论证,有无征求纳税人之同意?开幕式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你该不该知道,我们想过没有?奥运该开成现在中国举办的这样一个限制人们之自由的奥运会吗?你能在传统传媒上看到一星半点的批评吗?一个传统传媒对于一个如此劳民伤财的运动会,没有任何不同声音,没有批评的国家,诸位扪心自问,这正常吗?一个连互联网都不自由,到处都不自由的国家来举办奥运会,它所造成弊端显露得如此之多,诸位却安之若素,这真的很正常吗?

  


  
十:我对开幕式的批评也许不公允,但花了我纳税人的钱,既不告诉我,也不公开花了多少钱,且不让我监督他花得是否是地方,他花的过程中有无贪污,你说我是否该默不作声,该温良恭俭让?他们花钱来掩盖自己恶行,来装点太平,来愚弄民众(将民众的骨头熬民众的油,拿纳税人的钱任何时刻不忘把民众搞傻),你说我不能批评两句?且不说我的批评只是在小得不能再小的博客之一隅,这批评的话还能存活几天,不被屏蔽不被删除,乃至作者不被因言治罪,诸君有十足的信心吗?告诉诸位我不敢如此托大(当自由没有制度保证的时候,所有自由都可以随时收回,这样的“自由”是恩赐这不是真正的自由,这就是我们当下生活的现实。今天有一定的言说自由,你能保证明天一定有吗?)。我们首先是否应该争取言论自由,然后再说谁的言论更有道理吧,这样秩序这样的成本核算,我想大家都是同意的吧。

  


  
十一:我持续的批评是因为爱,而不是因为恨。我曾说过,恨就像短跑,很有爆发力,伤人力量很重,就像杨佳一样。而爱是马拉松,需要耐心与毅力,爱是恒久忍耐(忍耐不是逆来顺受)。我坚持每日一博,日拱一卒,功不唐捐的理念,是因为爱,不是因为恨。谁的恨能像我这样坚持,请你们举例。我对政府有失望有猛烈之批评,但没有仇恨,更不用说对张艺谋。我知道自己从小是受阶级教育仇恨教育长大的人,我对自己受教背景充满警惕。我对自己身上不宽容的东西充满警惕,但宽容不是纵容。我们国人一方面不宽容,另一方面又不坚持自己做人的底线,对恶太过纵容。不宽容且纵容,才造就了我们生活的现实,我们应该为此努力加以改善。我批评社会批评政府,是因为爱而不是因为恨,其原因在于我这人从不绝望,我是一个有限度的乐观的人,哪怕对当今中国这样糟糕的社会,我都是如此地看。

  


  
我也许没有具体地回答各位对我批评开幕式之责难,但我认为我说出了一些方法,对来我博客回帖的诸君做了相应的回应,谨答如上,欢迎各位继续批评。我们互相之间都要不断学会有容忍异己的雅量,也算替专制政府当一个活教材吧。当然,你会说我天真,但我就是要做这种持续的天真的努力。我希望各位像批评我一样勇猛而理性地批评政府,而不受任何之打压与限制,我们期望这一天的早日到来,是所祷焉。2008年8月10日7:38分于成都

  

 回复[20]:  金蛇郎君 (2008-08-26 13:52:45)  
 
  就是嘛,出了几个刘大卫,就如同几个蚂蚁,想撼大树,可能嘛?就让他说去呗,有人愿意传播就传播呗,怎么就那么没自信呢?

  
当然了,如果几个蚂蚁确实招来了十亿个蚂蚁,那大树也就彻底玩完了,但那也是蚂蚁们自愿的啊,可话又说回来了,哪能那么容易呢?

  
干唱,就能唱衰?

  
如果真衰了,那也不可能是唱的,只能是烂的!

 回复[21]: 一个闭幕式,不同版本 游人 (2008-08-26 16:04:58)  
 
  周日晚有幸在家看闭幕式,一边是电视里的日文版,一边是电脑里的中文版。

  
解说和画面都有很大不同,看想看的,听想听的,挺好!

 回复[22]:  金蛇郎君 (2008-08-26 16:09:00)  
 
  楼上的跟那条蛇一样,两边通吃,挺爽的啊。

 回复[23]:  王者非王 (2008-08-26 16:13:46)  
 
  那很自然。同一种东西,从不同的角度去看,或者先带着偏见去看,或者就象某些人一样,先把屁股坐稳了再看,看到的结果都是有出入的。不光是看一个闭幕式,很多事情都是这样。难的反而是不带偏见地去看,以超然中立的观点去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都市印象
    2018東京物語 
    东京都心樱花开花宣言 
    七夕、短冊に願いを 
    水無月的紫阳花 
    梦幻迪士尼 
    横浜海上花火 
    湯島聖堂 (東京的孔子庙) 
    空中F1 
    長崎印象 
    艺术的秋天 
    一番ね! 
    中国女排应援实写 
    点起你的蜡烛 
    寅次郎的家 
    东京 de 空间 
    《东京人物像》面白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