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游人 >> 人在旅途
字体∶
春天来了!-曾我梅林观梅记

游人 (发表日期:2008-02-28 17:49:55 阅读人次:2375 回复数:20)

  据说,古代的日本人很钟爱梅花,在奈良时代,说到春天的花,指的就是梅花,《万叶集》中吟诵梅花的诗歌比樱花多得多。可是从平安时代开始,吟诵樱花的诗歌却比梅花多了,樱花成了春之花的代名词,有些地方甚至拔了梅花改种樱花。所以,在东京都附近一带虽有不少地名带着“梅”字,但不一定都是可以赏梅的地方,好在梅ヶ丘、梅屋敷,还有青梅市等地至今仍保留着不少梅花。在日本赏梅,一般可以去梅林或者庭园。梅林里种植的多是用来晒梅干、泡青梅酒的食用梅,几千株几万株一大片,满开的时候远看颇似樱花,不过品种和花形色彩比较单调,经不大起细看。所以喜欢品梅的人,多选择去汇聚着更多园艺品种的庭园。也许自古受了中国的影响,日本的赏梅也不光光看花,弯曲的枝条、枯萎的树干都被列入了品评的范围。

  
20年未遇的大雪和严寒,使今年的春天来得比较晚,樱花的开花预报好像比往年推迟了一周。2月中旬的一个周末,为了能早一点感受春天的气息,在春寒料峭中,我驱车直奔小田原的曾我梅林。选择这个远在五六十公里之外的梅林,只是因为从网上的开花速报来看,当时那里的开花率为70%,是首都圈内最高的。虽说离盛开还差那么一点儿,作为一次周末兜风还是不错的。

  
离汽车导航系统上设定的目的地还有1-2公里,路旁已陆陆续续出现了“梅まつり”(意为梅花节)的旗帜和收费停车场的指示牌。因为有轻信这些旗帜、指示牌而多走冤枉路的经验,这次我没有立刻停车,而是继续往前开了一小段,随后折入了一条岔路,还没开一二百米,如霞的大片梅林便呈现在了面前,路边还有几个背着双肩包的,看上去像观梅客。大概“曾我梅林”就是这里吧,于是我就在路边把车停了,挎上照相机,加入了观梅的行列。首先来到的是有一大片梅林的小山岗。蔚蓝的天空中白云轻飘而过,蜂儿鸟儿们在梅花枝头起舞欢歌,柔和的阳光映在花瓣上,使朵朵梅花显得通透娇艳。透过缀满花朵和花苞的枝条,灵峰富士山隐约可见。近处斜坡上,挂着橙黄色果实的橘树、种着萝卜白菜的农田、一两层楼的普通民宅,平实的农村风光给人一份亲近自然的感觉。徐风飘过,几片花瓣无声地落在了我的发丝,肩头,继而滑落在地上。散发着淡淡清香花瓣,让我心旷神怡。

  
沿着路边的观梅路标,我漫步在曾我街头。寺庙里的梅花棵数不多,但品种不少,各具风姿,有的看上去青春勃发,生机洋溢;有的看上去饱经沧桑,令人浮想联翩;有的如苍龙虬劲有力,有的如倩女娇娜妩媚……单重的清新淡雅,八重的华丽富贵;红如火,白如雪,绿如翡翠……太多的色彩,太多的姿态,太多的美名,太多的芬芳,哪能一一历数,我只是全身心陶醉在梅林中,徜徉在梅花的宜人芬芳中,分享着她们生命力一年一度的恣意释放,几乎连用手中的相机捕捉“梅魂”也忘了。一路上不少民宅的庭院里也种着梅花,少则一两棵,多则四五棵,似乎这里的人们对梅花情有独钟,营造了大片梅林来维持生计还不算,还用多彩多姿的梅花来装饰自家的庭院。越过矮矮的院墙,梅枝疏枝横斜、姿态万千,枝头的花儿露着玲珑的笑靥,似乎在诱我放长镜头,把她们收入永久的记忆中。本以为在曾我梅林只能看见大片簇生盛开的花儿,没想到却在没有大围墙,又不收门票的普通街头充分享受到了观梅的乐趣,虽说这里的寺庙和民宅的庭院及不上专门用来赏梅的庭园那么精致。

  
一路循香赏梅,最后终于来到了梅花节的主会场,在这里,应该说是日本“花见”的余兴了吧-“どんちゃん騒ぎ”直译的话就是喧闹的意思。当真,这儿是赏梅客剩余能量释放的场所,热闹得像中国的庙会。主席台上节目不断,大老远就能听见高音喇叭的音响;台下则是一派喧腾,临时摊点一长溜,摊主们一边熟练地张罗着炒饭、炒面、烤鸡肉串、章鱼小丸子等各色小吃,一边热情地吆喝揽客,生意甚是红火。附近梅花开得最盛最美的几棵树下,虽不乏簇拥着以梅花为背景摄像留影的男女老少,但更多的却是在花荫下聚坐的人们:铺起一张张塑料布或席子,亲朋好友团团聚坐,杯盘肴点,欢声笑语,酒足饭饱之后,更少不了此起彼伏的引吭高歌。尽管不少日本人说不喜欢赏樱花时的嘈杂,尽管也有观梅要静心一说,但世道就是这样,忙忙碌碌地工作工作,真到了有闲暇来度假赏梅时,接触自然和释放心情就被理所当然地提到首位了吧,管它什么赏樱还是观梅呢!更何况今年春天迟到了,大家赏花都有点迫不及待地啦!

  
我想,不管是让人流连忘返的街巷的梅花,还是喧腾的梅花节主会场,在我心中似乎都是日本观梅风情画中不可或缺的场景。因为我曾遇到过不少与我同样漫步在静谧清雅街道上的赏梅客,也艳羡独坐路边,吟诗作画的艺术家的高雅,当然,我也饶有兴味地观赏了热热闹闹的大众赏梅的民俗风情画。我想,这多样化的赏梅场景,大概也是一种多元的日本文化吧。

  


  
相关照片: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0&&kno=004&&no=0018




 回复[1]: 我家的梅花还没开呢 陈某 (2008-02-28 18:22:49)  
 
  

 回复[2]: 那天的照片 游人 (2008-02-28 18:54:42)  
 
  是人家的?

 回复[3]: 那天是青梅,做酒的 陈某 (2008-02-28 18:58:48)  
 
  还有一棵红梅

  
种在盆里的,可能泥土结块了,今天刚翻土施肥。。。

 回复[4]: 哦,色香味都有哈 游人 (2008-02-29 08:35:12)  
 
  都说红梅的果实是苦的,斑竹尝过没有?

 回复[5]: 红梅的果实?没有吃过 陈某 (2008-02-28 20:00:40)  
 
  

 回复[6]:  酒保 (2008-02-28 21:22:42)  
 
  春天来,梅花儿开

  


  


  

 回复[7]: 最喜欢 杜海玲 (2008-02-28 22:07:42)  
 
  腊梅,一直想有没有腊梅做成的香水也就是腊梅味道的香水

 回复[8]: 酒保桑的梅花漂亮! 游人 (2008-02-29 13:39:01)  
 
  

  
转送给海玲桑做香水了 ,酒保桑不会怪我吧?

  


  
海玲桑:

  
不是腊梅,别嫌弃呵。

  
腊梅的幽香我也很喜欢,沁人心脾。

  

 回复[9]:  小林 (2008-02-29 16:17:13)  
 
  竹外横斜二三枝

  
冰肌玉骨雪霜姿

  
曾我广岛相争艳

  
酒保赏梅举杯时

  

 回复[10]: 多谢小林桑赠歌 游人 (2008-02-29 15:56:21)  
 
  小女子不才,斗胆二问:

  
1。为什么是苏我,不是曾我?

  
2。酒保桑是在广岛的?

  

 回复[11]: 冬天的时候买了一束腊梅 陈某 (2008-02-29 16:01:55)  
 
  花有点谢了以后,我把它种在地里。不知道能否成活?

 回复[12]: 也许可以 游人 (2008-02-29 17:24:43)  
 
  记得以前把腊梅的枝条插在花瓶里,过几个礼拜下面都长须了。

  

 回复[13]:  酒保 (2008-02-29 20:54:23)  
 
  腊梅来了!

  


  

 回复[14]:  EU (2008-02-29 21:13:18)  
 
  请教酒保:什么样的是腊梅?颜色还是花瓣分辨?

  
今天公园里看见一株上面两祯照片中粉红的梅花,有暗香浮动,好闻,便以为是腊梅。我错了吗

 回复[15]: 多句嘴试解腊梅: 龍昇 (2008-03-01 16:10:45)  
 
  腊月开,花似蜡。

  
开黄花,黄花姑娘从她来。

 回复[16]:  酒保 (2008-02-29 21:54:59)  
 
  回EU桑:俺只认有暗香、花瓣像黄蜡做的,可能就是了。因为读中学的时候刚好学校里有一颗开几朵小黄花儿幽香幽香的老树,别人管它叫腊梅。

  
龙爷说黄花姑娘姑娘从她来,俺也想听听。

 回复[17]: 俺也是听人说的,据说古时未婚女子 龍昇 (2008-02-29 22:19:25)  
 
  也就是姑娘,脸上抹黄粉,而那黄粉又是来自一位爱梅花的公主,就这么来的。

  
看看木兰诗: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出门看伙伴,伙伴皆惊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回复[18]:  酒保 (2008-03-01 00:05:35)  
 
  原来如此,谢龙爷!

 回复[19]:  EU (2008-03-01 23:09:09)  
 
  花黄,是古代流行的一种女性额饰, 把黄金色的纸剪成各式装饰图样或是在额间涂上黄色。这种化妆方式起源南北朝,后渐成风习。

  


  
传说,南北朝有位公主生得美貌。一天宫里玩累了躺卧宫殿檐下,时逢梅花盛开,一阵风过,梅花片片飞落,恰巧掉在她的额头。梅花渍染,留下斑斑花痕,公主被衬得更加娇柔妩媚,从此,公主就常将梅花贴在前额。

  


  
公主这种打扮被人称为“梅花妆”,后传到民间,但梅花是有季节性的,于是有人设法采集黄色的花粉制成粉料。这种粉料,人们便叫做“花黄”或“额花”。由于梅花妆的粉料是黄色,加之采用这种妆饰的都是没有出阁的女子,慢慢地,“黄花闺女”一词便成了未婚少女的称谓。

  


  

 回复[20]: 腊梅和黄花闺女还有如此关系 游人 (2008-03-02 10:55:00)  
 
  多谢上面各位的留言。

  
记得以前上海腊梅比梅花多,看梅花要去梅园,至少也得去公园,而腊梅到处有,至少俺的小学,中学,大学里都有,蛮庶民的。不过,酒保拍的腊梅有光泽,看上去比梅花还要高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人在旅途
    爬大雪溪 
    雪中白川郷 
    尾瀬の秋 道と霞 
    心が奪われる紀伊の海 
    周末爬山报告 = 车山高原 
    WHO KILLED HER? 
    《冬天 到海边走走》 
    ICE 
    登山 
    玩具 
    春天来了!-曾我梅林观梅记 
    穿红鞋的小姑娘 
    七上八下 “游”汤瀑 
    雪山遇险 (之三) 
    雪山遇险 (之二) 
    雪山遇险 (之一) 
    我的UDON情结 
    岁末老旅馆一宿 
    野营 
    咖啡飘香的小屋 
    森林 筷子 榻榻米 
    四季折折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