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林 >> 天南地北
字体∶
一眼望三国的防川

小林 (发表日期:2019-11-04 17:51:01 阅读人次:156 回复数:6)

   去中国旅游的时候,日程表是紧张的,富于变化。每一个行程都没有重复。每一个行程都会带来新的体验,新的知识。旅游的时候,可以和各种各样的人交谈而不必在乎交谈的后果。回到日本的生活中来,则必须恪守谨言慎行的原则。这是一种多么无奈的羁绊。 难怪我们需要旅游,需要短暂地把自己从真实生活的牢狱中放风出来。

  
2019年9月10日,和两位友人从延吉出发,前往人称“东方第一村”的珲春市防川村,约有一百六十公里的路程,大部分是国道,有一小部分是高速公路。

  
若把地图上的中国比作一只引颈高歌的雄鸡,那么防川就是雄鸡的嘴尖。“鸡鸣闻三国,犬吠惊三疆”,这是人们对位于图们江入海口,防川特殊地理位置的形象比喻。正是处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防川在历史的风风雨雨中,见证了太多的繁华与屈辱,记载了太多的沧桑与忧患。去防川,既是去看边境风情,又是去凭吊一个国家沉重的历史。

  
图们江发源于长白山脉主峰,从西南流向东北,至图们市后折向东南流经中、朝、俄三国国界,全长约520公里,其中,中朝界河505公里,唯有入海口的15公里为朝俄界河,但中国保留了沿江出海的权利。

  
历史上,中国曾是日本海沿岸国,1858年沙皇强迫清廷签订了《中俄瑷珲条约》及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使中国丧失了乌苏里江以东黑龙江口至图们江口四十余万平方公里的日本海领域与图们江出海口,从此,防川由临海变成了望海之地。由此,珲春始邻俄国,俄也开始与朝鲜相邻,“三国”交接的边疆如此形成。

  
1886年10月,清政府御使吴大澂在与俄签订《珲春东界约》中据理力争,在条约第四款中写下了“由土字界碑至图们江口30里与朝鲜连界之江面海口,中国有船只出入,应与俄国商议,不得拦阻”的内容。

  
进入防川的第一站是洋馆坪路堤,这是中国最窄的一段领土。1938年日苏张鼓峰战役后,前苏联占据了中国部分领土,在洋馆坪一带将其控制区推进到图们江边,仅留一条通往防川的小通道,这就是洋馆坪段。这段路1957年被图们江洪水冲断,防川成了中国的一块“飞地”。中国人必须通过外交途径借用俄罗斯的地段才能前往那里。1983年洋馆坪路段用青石填江筑成,防川才恢复自有通道。这条路堤长880米,宽8米,路堤左侧属于俄罗斯领土,右侧对岸属朝鲜境地,中国唯有这八米宽的通道。1991年《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签署以后,在洋馆坪路段向南,划给了中国约2.5平方公里,由此,洋馆坪处的国境线向苏境推移1公里余。1992年3月《中苏东段界协定》正式生效,中国沿图们江俄罗斯一侧出海权得到了恢复和法律上的保证,历史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在这条60多公里长的公路两旁,如果不加说明你不会觉着有什么独特之处。但如果告诉你,两旁不远的地方就是边境线,你的感觉就会跟我当时坐在车里的感觉一样了,希望随时出现作为边境隔离栏的铁丝网。

  
从珲春市区到防川景区是一条大路,中间经过对朝鲜的圈河口岸(中朝两国边境设立的口岸)。快到圈河口岸前,这里的行道树变成了方块形。每天进口海鲜的圈河口岸对岸是朝鲜豆满江市。从珲春到防川的沿路,唯一的特点就是跟“边境”这个概念密切挂钩。圈河口岸因为是货运口岸,所以很少游客停留,但是停了许多大货车。听包车司机讲,这个口岸每天都会从朝鲜进口大量的海鲜。所以,不是海港的珲春海鲜非常便宜。

  
新的中朝圈河国境大桥已经完工通车,对朝鲜贸易稳定运营,是国家粮食进境、进口食用水生动物和冰鲜水产品指定口岸。我们在这里买了门票,沿着老桥进到里边游览一周,一直走到朝鲜边境,留影纪念。

  
到了防川,才真正体会这块依山傍水,濒江临海的土地,深深地渗透着中国人无奈的悲情。藏着中国人不堪回首的历史伤痛!

  
防川景区的主要是土字牌与龙虎阁。土字牌位于防川村南端,是1886年由吴大澂与俄方据理力争重新勘察疆域立下的界碑。由于我是外国人,不允许进入边防哨所内。

  
在防川景区内,土字碑观景台外的铁丝网,外面就是俄罗斯境了。土字碑,位于防川中俄边界,1886年中俄重勘珲春东部边界时重立。严密的铁丝网告诉游客,到这里中国的疆域就此止步。而这里,距离日本海出海口仅仅15公里之遥。

  
我去了龙虎阁,这是真正一眼望三国的地方。龙虎阁入口处有一块龙虎碑。因为有清朝爱国将领吴大澂的龙虎石刻,才有了“龙虎阁”之名。到了防川景区,必上龙虎阁。龙虎阁有13层,十至十二层是观光区。

  
站在龙虎阁的第11层,图们江尽收眼底,遥望远方,风景辽阔,一派大好河山的美丽景象。

  
可是,原本属于中国的领土却是可望不可及。远处一桥飞架图们江,桥的右端通往朝鲜,左边是俄罗斯境内的哈桑湖和哈桑镇,十五公里外的日本海,如今只能望洋兴叹。

  
没想到一眼望三国,望到了苍凉、望到了悲壮、望到了厚重的边关历史。身临防川,看三国景观,望历史烟云,感慨万千。

  
从观景台可以360度无死角的看向四面八方,放眼望去,和煦的阳光下,辽阔的日本海连着天际,近在咫尺;左侧是俄罗斯的边城哈桑镇;右侧隔着图们江则是朝鲜的豆满江市;俄、朝的两个城市由图们江上的一座铁路大桥相接,跟中国仅几百米之遥;中朝俄三国的景致尽收眼底。按防川人的说法,这里就是“眼看三疆山川风貌,耳听三国鸡鸣狗吠”。

  
视线的尽头就是日本海,俄朝铁路大桥西北的桥下,有一栋白色建筑,铁丝网向那里延伸,那是中国的的岗哨。右前方是一座铁路桥,那是俄罗斯与朝鲜的唯一陆路通道,桥下是俄朝界河也是中朝界河的图们江;左前方的湖是俄罗斯的哈桑湖,地平线尽头是日本海。而近处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林,掩盖了这里的特殊属性。

  
静静的忧伤,隐隐的企盼。企盼几十年后或者100年后,世界上发生大的变革,那个时候,也许强大的中国会和俄罗斯重新签订平等的友好条约,收回乌苏里江口以东4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以及图们江出海口。

  
在龙虎阁上,哈桑湖那边的俄罗斯边境小镇清晰可见,从各国边防建设来看,中国国的最好。朋友扫描二维码付款拿望远镜看了会,有人在镇上走动,很平常,小镇还是漂亮的。二层的楼房应该是俄罗斯的哨所。遥望图们江,最让人有些意外的是作为界江的图们江上还有“渔船”,我并不清楚那些渔船来自哪里,在这里是何目的。出于对隔岸那个神秘国度的好奇心,图们江上以及对岸的景致,却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目光。

  
防川不远就是吴大澂石像公园,茵茵绿草坡上,矗立着巨大的吴大澂胸像,石像前的草坪上立着“寸土寸心”四个石刻大字,这是后人对他的敬仰与评价。吴大澂在督办吉林边务期间,治河保疆、开禁垦荒、珲春勘界、巡边设防、是极负威望的一代功臣。自鸦片战争之后,“凡中俄立约堪界”,中国无不割地,唯有吴大澂据理力争签署的《中俄珲春东界约》,领土不但未受损失还收复了许多失地。

  
再往前就是著名的张鼓峰事件纪念馆。1938年7月中旬至8月中旬,日本正值武汉会战期间在防川张鼓峰与苏军发生的军事冲突,史称张鼓峰事件。这场战役是苏日在中国领土上打的一场战役,这是一场改变了二战进程,让中国丧失掉部分领土的战役(洋馆坪路堤就是与此战役有关)。勿忘历史,勿忘国耻,来到防川走进张鼓峰纪念馆看一看是必须的。

  
有了一眼望三国的防川,珲春也就跟着出名了。珲春不过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一个新兴开放的边境口岸县级城市,没什么特别。为了使对外开放获得后劲,珲春市加强与长春、吉林两地的联动,希望通过腹地城市的支撑,从产业、物流、人才等方面不断输入新鲜血液,2015年10月,长春珲春高铁开通运行,将两地的运输时间从六七个小时缩短为两个半小时,真正使长吉图形成一个整体。如今的边关小城珲春,街市整洁时尚,商铺招牌都由汉文朝文俄文共同组成,路上时常可遇来此经商旅游的中外人士,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烤串、泡菜店铺,洋溢浓浓的朝鲜族风情。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下车游玩。

  
午饭在珲春市敬信镇吃的。是正宗的农家餐馆,在院子里凉棚下餐桌用餐;小鸡炖蘑菇,红烧鲢鱼,韭菜盒子等。韭菜盒子外焦里嫩黄澄澄的,吃起来十分爽口。农家小院赏心悦目,随手拍了两张照片留影。

  
吃完午饭,驱车来到图们江市,车停在图们江畔的图们江广场,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江对岸白绿相间的朝鲜楼房。江上还有边境观光船,码头处设有一道标有“图们”和“南阳”字样的“国门”,以供游人拍照留念,在码头处就可以亲眼看到中朝边境线,隔图们江与朝鲜南阳市相望,能清晰的看见汽车,还有人在路上骑自行车行走。整个生活面貌与中国七八十年代乡村十分类似。房屋大部分都是平房,旁边零星几栋楼都是比较矮的二三层的。

  
望着朝鲜境内感受最明显的是没有树的山坡,友人解说是人为砍掉的,是当局为了防止朝鲜老百姓藏在树林里,在冬天图们江结冰时偷渡国境。感叹七十年代中国人往朝鲜跑,现在中朝关系缓和了,朝鲜境内的山坡又开始绿化。真有一种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的感觉。

  
从中国东北回到日本在头一两天都会有一种假期还没有过完的感觉,对于恢复日常的家务劳动生活觉得很勉强。旅游的日常生活,当然和过日子不同,每天想到的就是到处走,到处看,不必操心每日三餐做什么,不必操心信箱里有什么帐单,不必想自己是洗碗工,总之,旅游使一个人能够短暂地脱离自己的真实世界,陶醉于一个虚幻的,愉快多于烦恼的世界里。

  




 回复[1]: 这是圈河口岸 科长 (2019-11-04 20:10:16)  
 
  

  


  


  


  


  
俄朝大桥

  

 回复[2]: 防川的哨所 科长 (2019-11-04 20:14:50)  
 
  

  


  


  


  


  


  
第4张是俄罗斯境内的哈桑小镇

 回复[3]: 龙虎阁 科长 (2019-11-04 20:20:48)  
 
  


  


  


  


  
上面一张是清朝御使吴大澂石像

  
吃午饭的农家小院,屋顶是典型的朝鲜式。

  


  


  
图门江市的码头

  

 回复[4]:  二进宫 (2019-11-05 01:55:43)  
 
  叔

  
你不光会扯蛋

  
其实也挺渊博

 回复[5]:  二进宫 (2019-11-05 02:02:00)  
 
  最近我看普京的鼻子

  
狗要咬人时鼻子就那样

  
真的

 回复[6]:  采夫 (2019-11-05 16:19:09)  
 
  小林游中华

  
流连遗墟间

  
忘却扶桑苦

  
不知蓬莱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天南地北
    一眼望三国的防川 
    长春的伪满皇宫与二人转 
    神秘的长白山天池 
    四川旅游漫笔 五 
    四川旅游漫笔 四 
    四川旅游漫笔 三 
    新疆游记 上篇 
    还乡记 
    四川旅游漫笔 二 
    四川旅游漫笔 
    秋风秋雨愁煞人 
    游览恭王府 
    风情万种上海滩 
    沈园游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五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四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三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二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台北 一颗南中国的明珠 二 
    台北 一颗南中国的明珠 一 
    去采夫的家乡 
    越南印象三 
    越南印象二 
    越南印象 
    凭吊金陵古城 
    桐柏山区 三 
    桐柏山区 二 
    桐柏山区 
    游越南散记 
    一国灭来一国亡,六朝兴废太匆忙 
    《满江红》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