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林 >> 天南地北
字体∶
沈园游

小林 (发表日期:2013-09-06 16:54:40 阅读人次:2107 回复数:17)

    去年10月初,我和上司两人出差去中国。让北京的烟尘,天津的风,洗去了浮在心头的一部份乡愁,又匆匆地走过不太漫长有一百多年历史上海的南京路,最后一天前往绍兴,体验那二千多年越王朝遗留下的古镇风情。

  
我们从上海虹桥车站坐始发到福州南的D3105次动车出发去绍兴,在等车时细看了一下车票,才发现是软卧代二等座。上了车后果然是软卧车厢,车厢里是两层上下床,睡四个人。现在改成下铺坐六个人。

  
因为钓鱼岛争执发生了殴打日本人事件,所以我们两个日本人约好在公众场合,尽量不说日语,避免是非。有什么问题,由我来回答。另外我得一路上负责教他中文。

  
前一天晚上,我们在南京路的夜幕下散步时,拉皮条的大姐跟着我们悄悄地问:

  
“要名牌手表吗!”

  
“不要!不要!”

  
“要名牌包吗!”

  
“不要!不要!”

  
“要按摩吗!”

  
同行的日本人却流畅地用中国话回答说:“不要!不要!”发音标准,不带一点洋径腔。

  
“要女人吗!”

  
“不要!不要!”

  
还有一位大姐跟着我们一直走了很远,还直埋怨我道:“侬怎么教他那么好的中国话!说的一点不打锛儿。”

  
我有些不耐烦地说:“我们不是日本买春团!那些地方我们是不去的。”

  
大姐撇了嘴说:“侬不要装样子了。侬温泉会所夜总会去过吗?见过鱼缸吗?红绳吊杠,水磨干磨服务享受过吗?俄罗斯小姐见识过吗?互动过吗?双飞过吗?没有?可见侬落伍不是一点点了,最起码几条河的距离喽!”

  
俺无语……

  
不能嫌大姐拉生意着急啊!

  
这些天,上海外滩上竟然看不到悠然自在的日本人了!

  
给我们做导游国旅的小张说,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日程表上到年底愣是没有一个预约的日本旅游团。怎么生活下去呀?

  
坐在软卧车厢里,我和其他乘客搭话,确认座位,顺便问了一声邻座的一对青年人去哪里,他说去福州,又问到福州需要多少时间,互相闲聊起来。

  
同行的日本人为了不搭话,掏出一本书看,那是文庫本小说(巴掌大小)。他默默地读书,我把目光投向窗外,江南水乡的景色,湖水,池塘,片片水影,阳光射在水面上,随着水波的闪耀而跳动着,交织在一起,让我感到时光在回转倒流,回到两千年前的古镇绍兴。

  
“你到哪里去?”坐在我对面的那个英气勃勃的帅哥将我从千年之前拉回现实之中。

  
“哦,”我顿了顿,“去绍兴,第一次。”

  
“去看鲁迅纪念馆?”

  
“是的,但我最想看的是沈园,因为我很喜爱陆游。”

  
陆游唐婉那悲凄的爱情故事在我心中占有近乎神圣的位置,甚至可以说我此次的绍兴之行就是为了沈园,去寻找我那青春时期的失恋情绪。

  
“陆游是一种什么旅游方式呢?”

  
帅哥那位不太漂亮,但也不难看的女友很兴奋地加入了我们的谈话。

  
我的心被刺了一下,接下来是俺强挤出来尴尬的笑容,伴随着动车呼隆隆的声音……

  
我告诉帅哥我们是第一次去绍兴旅游,除了访问鲁迅先生故居之外,第二个看点就是沈园了。

  
沈园门口没有很多像慕名来访问鲁迅先生故居的游客,显得很安静。门前潺潺流水的一条小河,河里有几条乌篷船,是专门用来观光旅游的船。沈园是旅游景点,是需要买票进门的。

  
导游领着我们进园来到一堵墙前,墙上镶嵌着黑色大理石,陆游在墙壁上题的一首词《钗头凤》。我忙着摄影纪念。导游用日语向我们介绍陆游;陆游出生于书香之家,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二十岁(早婚)时与唐婉结婚,两人结婚后十分相爱,但是陆游的母亲很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在封建旧礼教的压迫下,他俩终于被迫离婚。后来唐碗改嫁给赵士程,陆游也另娶了妻子。

  
十年后的公元1155年,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晌午,陆游随意漫步到禹迹寺的沈园。在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遇见前妻唐婉。

  
陆游几年来虽然借苦读和诗酒强抑着对唐婉的思念,但在这一刻,那埋在内心深处的旧日情思不由得涌出。四目相对,千般心事、万般情怀,却不知从何说起。这次唐婉是与夫君赵士程相偕游赏沈园的,那边赵士程正等她进餐。在好一阵恍惚之后,已为他人之妻的唐婉终于提起沉重的脚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后走远了,只留下了陆游在花丛中怔怔发呆。

  
唐婉征得赵士程的同意,给他送来一杯酒,陆游看到唐婉这一举动,体会到了她的深情,两行热泪凄然而下,一扬头喝下了唐婉送来的这杯苦酒。然后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这时来了一组中国游客,一位穿着黄色衬衣的帅哥是他们的导游,把《钗头凤》翻译成普通话,抑扬顿挫地用麦克风讲解起来,生动活泼!

  
我不由得离开日语导游,跟在他们的身后竖起耳朵侧耳细听:

  
“你白里透红柔软光滑细腻让人骨头发酥的手,捧着盛在藤葛杯里的黄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过去是自己的亲老婆,而今已属他人,好像禁宫中摇曳着绿柳,可望而不可及。

  
春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抑塞着忧愁的情绪,离婚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回顾起来都是错!

  
那是我的错!

  
也是俺娘的错!

  
更是这个万恶封建社会的错!”

  
呵呵!

  
经过风风雨雨的诗碑

  


  
征得同意,俺拍了中国游客里的一位姑娘和陆游铜像

  


  
进了沈园正门后的前院

  




 回复[1]:  邓星 (2013-09-06 17:24:39)  
 
  小林兄拽坏了。。

 回复[2]:  科长 (2013-09-06 17:39:51)  
 
  这女游客和小林什么关系呢

  
是不是和小林的前女友很相似呢?哈哈

 回复[3]: 估计交待完了算过关了…… 自带板凳 (2013-09-06 18:23:05)  
 
  

 回复[4]: 小林用心险恶 开明乡绅 (2013-09-06 18:25:27)  
 
  先来一段上海的荤菜,把南京路描绘成召鸡街,然后又来一段绍兴的纯情,鲜明对比,科长,小林这是和上海过不去啊!虽说上海也出过法官集体嫖娼的,但整体还是好的嘛!

 回复[5]:  东京博士 (2013-09-06 18:40:27)  
 
  无酒无茴香豆,重写。

 回复[6]:  夏夏 (2013-09-06 20:00:19)  
 
  小林写得好看!是好拽....

 回复[7]:  雪非雪 (2013-09-06 22:51:28)  
 
  

  
哇,好个沈园风流游!

  


  


  

 回复[8]: 抑扬顿挫 南海浪 (2013-09-07 08:03:06)  
 
  红酥手sau,黄藤酒jau,满城春色宫墙柳lau。东风恶ok,欢情薄bok,一怀愁绪,几年离索sok。错cho!错cho!错cho!(chok?)

  
春如旧gau,人空瘦sau,泪痕红浥鲛绡透tau。桃花落lok,闲池阁gok,山盟虽在,锦书难托tok。莫mok!莫mok!莫mok!

  
想不到陆游粤语了得!

  

 回复[9]: 小林真清纯! 龍昇 (2013-09-07 01:24:18)  
 
  花哩忽哨的全懂,意志坚定地不要!

  
那大姐的“侬怎么教他那么好的中国话!说的一点不打锛儿。”有点怪怪地,既称“侬”,不该说“打锛儿”呀。”

  
您来了红酥手,一两天内和您段世情薄。

  


  

 回复[10]: 龍爺說的可是這首 閻語 (2013-09-07 08:12:08)  
 
  世情薄 人情惡 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 淚痕殘 欲箋心事 獨倚斜欄

  
難 難 難

  
人成各 今非昨 病魂常似鞦韆索

  
角聲寒 夜闌珊 怕人尋問 咽淚裝歡

  
瞞 瞞 瞞

  
爾後,唐婉也和了這首釵頭鳳,不久竟抑鬱而死。

  


  

 回复[11]: 答閻語問: 龍昇 (2013-09-07 10:27:27)  
 
  我说的正是这首。

  
但想和给小林的“世情薄”,主要说的是一道菜(也可称点心)。既然您问了,我就贴上吧,请看《三不粘》。

 回复[12]:  采夫 (2013-09-07 11:43:20)  
 
  沈园怀古,

  
小林神游,

  
龙爷作赋。

  
招游子思乡,

  
归路茫茫。

  
登高望远,

  
夕烟苍苍。

  
秋风渐凉,

  
山河红遍,

  
且娱且食且贪欢。

  


  

 回复[13]:  二进宫 (2013-09-07 15:26:36)  
 
  夜来幽梦忽还乡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陆游他妈我认识,和我妈长的有点像。

 回复[14]: 从沈园出来,上司说:原来这里是个爱情公园! 小林 (2013-09-07 22:58:59)  
 
  是啊!

  
读一读《钗头凤》就会感慨:人一生有多少人能遇到真爱?

  
又能守住真爱?

  
又有多少人一生从未遇到真爱?

  
失去爱的人是可痛的,从没找到自己真爱的人更可痛!

  
有多少人感伤于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又有多少人于陆游的故事中流着自己的泪……

  
多情人生,无情生活,越是多情越孤独……

  
呵呵!

  
谢谢各位朋友的捧场!

  
下一篇写上海,毕竟除了内蒙古最喜欢的城市就是上海了。

  

 回复[15]: 给乡绅道歉! 小林 (2013-09-07 23:40:30)  
 
  南京路是世界上最好最美的路,你走在霓虹灯照耀的大道中间,是没人搭理你的。只要走在马路边上,灯光稍微暗一点的地方,就会有人招呼你。

  
那上海本来就是男人的天堂,三步之内必有芳草,五步之遥春色满园。吃个饭唱个歌喝杯咖啡跳场舞谈趟生意,都会碰到风流艳遇埋伏在转弯角后等你!

  
女人都是红颜,碰上就是知己!

  
呵呵!

  

 回复[16]: 哈哈! 小林 (2013-09-07 23:42:24)  
 
  9楼龙爷说的是反话吧!

  
呵呵!

  

 回复[17]:  小林 (2014-01-25 13:02:36)  
 
  沈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天南地北
    四川旅游漫笔 五 
    四川旅游漫笔 四 
    四川旅游漫笔 三 
    新疆游记 上篇 
    还乡记 
    四川旅游漫笔 二 
    四川旅游漫笔 
    秋风秋雨愁煞人 
    游览恭王府 
    风情万种上海滩 
    沈园游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五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四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三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二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台北 一颗南中国的明珠 二 
    台北 一颗南中国的明珠 一 
    去采夫的家乡 
    越南印象三 
    越南印象二 
    越南印象 
    凭吊金陵古城 
    桐柏山区 三 
    桐柏山区 二 
    桐柏山区 
    游越南散记 
    一国灭来一国亡,六朝兴废太匆忙 
    《满江红》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