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林 >> 天南地北
字体∶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小林 (发表日期:2011-08-09 16:03:26 阅读人次:1796 回复数:5)

  今年暑假我产生想回内蒙古草原的念头,跟包头的大学同学穆忠禄打电话,我要回内蒙古了,穆忠禄和我大学一直同宿舍,还有天津的杨志友也是同宿舍。于是天津,北京,内蒙古的同学们闻风而动,凑了二十多人和我一起去了内蒙古草原。想起当年的我,是活跃分子,不仅在本班,而且在全系同学中都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成了气管炎的帮主。说话之前都得看太座的眼色。

  
唉!一物降一物,男人真命苦!讲得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打结婚后,为了让太座坚持不懈地做饭,自己越来越奴颜卑膝,如果我的几位对我寄予厚望的同学知道我会是这个样子,一定会痛心疾首的。

  
这是我离开内蒙古三十年回故乡。而太座是第一次去草原,她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内蒙,体验了在草原上骑马、骑骆驼,住蒙古包的乐趣,同时也看到了那儿大片大片的沙漠,以及蜿蜒几百公里寸草不生的大青山山脉。

  
7月22日一早晨从东京飞到北京,晚上又从北京飞到包头。

  
从东京到包头,一下飞机,最强烈的感受就是空气的凉爽,蓝天白云,能见度极好,天特别的蓝,云特别的白,浮在空中像朵朵流浪的孩子,是我感受最真诚的故乡啊!

  


  
7月23日我们去呼和浩特附近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希拉穆仁草原游玩,生长在城市的人,如有机会到草原肯定都想欣赏“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内蒙古草原风光。太座也不例外,既是出于好奇,也是出于对我故乡的敬仰,就直奔希拉穆仁大草原。

  


  
乘“金杯”巴斯从包头出发,沿着阴山山脉向东行驶,翻越巍峨但荒凉的大青山,行程2百多公里,4个半小时,到达了希拉穆仁大草原。

  
本来可以从包头去呼市走京包高速公路,再从呼市去希拉穆仁大草原,正常的话,两个半小时也就到了,但是听说京包高速公路堵得死死的,有一百多公里,几乎全是载重卡车,拉煤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内蒙古经济的繁荣。

  
汽车上路了,大家提议唱歌,由于文凯先唱,大概是因为于文凯是天津市特级教师的缘故。我也唱了一首红歌,中间转成黄色歌曲,因起大家一阵欢笑声。

  
大家轮流唱着内蒙古民族歌曲,大都是歌颂赞美大草原的,轻松自然,又有民族风味。但是,汽车外面的风景却与草原的风光相距甚远。我们一路过去,看到的是大片被翻耕过的农田,绿油油的是玉米,开着白色花的是土豆,内蒙古沙土地适合种土豆,据说麦当劳用来炸薯条的土豆大都由内蒙古种植。

  
见照片

  


  
这里的农民基本是汉人,靠天吃饭懒惰成性,但又不甘心贫穷,就把公路上堆土,截断一百多米,让来回运输的大型货车开下公路走田地,然后拦住拉煤的载重卡车要过路钱,看着他们的行径,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滋味。怒耶?悲耶?

  
希拉穆仁,蒙语意为“黄色河水”,又因附近有一座著名的召河庙,亦称“召河草原”。它位居包头市达茂联合旗的东南部,是离呼市最近的草原旅游区,也是内蒙古开辟最早的草原旅游景点。

  
我来到草原后举目环视四野,有几份疑惑和失望。有些感受就是“天苍苍,地茫茫,草原沙滩见荒凉”,这里比不了东部锡林郭勒草原和呼伦贝尔草原,这里的草原,远离海洋,严重缺水,土地沙化,草木很难生长茂盛。蓝天白云之下远远望去,似乎是有无边的绿色,可是仔细去看,那草的长度恐怕还不及一寸,而且并不很密,许多地方露出沙化土地的颜色。

  
进入草原景区接待站,下车时即受到传统的蒙古族礼仪接待。四五个身着蒙古族服饰的小伙,手提盛酒的银壶,端着可盛约一两白酒的银碗,唱着传统的我们听不懂但很悦耳爽心的蒙语迎宾歌,列队站到了车门前,给大家敬“下马酒”。

  
由于人数多,车下大家都喊着,要最后下车的旅客代表去领受下马酒。我们同学贾桂明于是领略了蒙古族的“下马威”。在下车之前导游的“三哥”提醒过我们,与蒙古族朋友交往,下马酒是不能怯场而失雅的。要接过他们送上的酒,用无名指三次醮上酒,先是扬起手对天弹一下,表示敬天,再是对地弹一下,表示敬地,最后轻轻在额头上一划,表示敬祖宗,然后轻轻抿了一口酒,将银碗及剩下的酒回递给了敬酒的蒙古小伙就可以了。

  


  
贾桂明同学在车里最后位置,没有听清,不知其礼节,接过下马酒没有做仪式就一饮而尽,结果蒙古小伙又给他斟满了一杯酒,他也喝尽了,又给他斟满了第三杯酒,贾桂明有些犹豫,又在迎宾歌中觉得盛情难却,结果三两白酒一饮而进。事后他才知道敬下马酒是蒙古人好客、待客的一种礼仪,敬酒以客人一干为敬,但对尊敬和不能饮酒的客人,只要你接收了酒盅,也就算接收了情意、心情和礼节,一般不强迫你喝完或喝多、喝少的。这次罚了三杯,怪只怪桂明同学没有听见导游“三哥”的提醒,还没有进午餐就脸红如关公了。

  


  
在一个硕大的蒙古包内进午餐,我们品尝了蒙古风味的手扒羊特色菜肴,但量小且粗糙,其味道很难用我们习惯了的口味去评价。

  
于是,穆忠禄给呼和浩特市的梁信同学打电话,下午过来和我们会合时,带酒和下酒菜来。

  
下午见到一脸高原红的梁信,汽车后箱里装满了白酒,烧鸡,香肠,粉肠,酱肉等。

  
百鸡宴开始了。

  


  




 回复[1]: 好得很! 开明乡绅 (2011-08-09 16:12:51)  
 
  期待续集

 回复[2]:  科长 (2011-08-09 17:23:19)  
 
  小林认得蒙古文吗?

  

 回复[3]: 照片中 开明乡绅 (2011-08-09 20:11:06)  
 
  照片中怎么没有见到小林啊?

 回复[4]: 哈哈! 小林 (2011-08-09 20:48:09)  
 
  是我照的,当然没有我了。

  
内蒙古同学的脸是天生的高原红

  

 回复[5]: 我不懂蒙文! 小林 (2011-08-10 12:21:31)  
 
   蒙文的字形都是细细长长,中间有长长的一竖,有时带钩,在一竖的边上然后有长短不一高低有序的横杠,每个字看上去都像一把钥匙,能开宝库的钥匙,神秘莫测。

  
我当然是一个字也看不懂,可是当我问司机(他是蒙古人)的时候,他说他从小学的都是汉文,对蒙文也是大字不识一个。可见新一代的蒙古人都已经有“汉化”之嫌。

  
其实每个国家都在对少数民族进行同化,就拿苏联对蒙古的同化来说,已经把神秘莫测的阿里巴巴钥匙型的蒙文改成了俄文,和俄罗斯文字一样,当然发音还是蒙语,和内蒙古的蒙古民族使用的语言一样。

  
呵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天南地北
    四川旅游漫笔 五 
    四川旅游漫笔 四 
    四川旅游漫笔 三 
    新疆游记 上篇 
    还乡记 
    四川旅游漫笔 二 
    四川旅游漫笔 
    秋风秋雨愁煞人 
    游览恭王府 
    风情万种上海滩 
    沈园游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五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四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三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二 
    我也是草原的儿子啊 
    台北 一颗南中国的明珠 二 
    台北 一颗南中国的明珠 一 
    去采夫的家乡 
    越南印象三 
    越南印象二 
    越南印象 
    凭吊金陵古城 
    桐柏山区 三 
    桐柏山区 二 
    桐柏山区 
    游越南散记 
    一国灭来一国亡,六朝兴废太匆忙 
    《满江红》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