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龙之醒 >> 1
字体∶
从安倍向靖国神社“奉纳”的真意说起

龙之醒 (发表日期:2007-05-10 19:48:06 阅读人次:1576 回复数:0)

  

  
5月8日,日本媒体传出消息,靖国神社的一位发言人透露,安倍晋三在四月向靖国神社“奉纳”了一盆价值5万日元的盆栽桐杨。据称,安倍晋三是以“总理大臣”的名义进行“奉纳”,但他购买这盆桐杨的费用是自己掏的腰包。

  
桐杨在日本被称为“真木神”,因为象征“长青”,所以通常被用作祭神品。而日本所称的“奉纳”,在中国传统佛教中,是居士向寺庙进行的“布施”、“捐赠”或“供养”。但4月21日-23日是靖国神社的春季大祭,如果安倍选择的捐赠时间在此期间,那么称其为“献祭”并不为过。

  
消息一经传出,引起广泛关注。韩国外交部对此表示“遗憾”,而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在例行通气会上,也再次重申了中国对于靖国神社问题的一贯立场。众所周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4月份出访日本,结束了因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而中断了5年的两国首脑互访,而安倍晋三在温家宝刚刚结束访日,就向靖国神社进行“捐赠”,其敏感性不言而喻。让人不禁要问安倍意欲何为??也让人不由得重新审视安倍晋三的对华路线。

  
其实,依笔者来看,安倍的这出“猫腻”不过是对自民党内部右倾势力的一种安抚,是维持其首相宝座的“权宜之计”。这就要从安倍晋三的背景、个性和其登顶日本首相宝座的经历说起。

  
安倍出身于日本政治世家,其外祖父岸信介曾为东条英机内阁的商工大臣,在远东军事法庭上曾被列为甲级战犯嫌疑人,后被取消指控。并在1957-1960年间,成为日本首相,是著名的反华派。安倍晋三在《迈向美丽的国家-日本》一书中曾透露,其幼年时光受岸信介影响很深,称“我的政治DNA更多地继承了岸信介的遗传”。安倍晋三的父亲,是曾长期担任中曾根内阁外相并担任过自民党干事长的安倍晋太郎,在后中曾根时代是有实力问鼎首相宝座的“三巨头”之一,与中国保持了不错的关系,但早逝了。安倍晋三长期担任其父的专职秘书。1993年安倍晋三首次当选众议员,从此开始了政治生涯。安倍晋三出身于自民党森派(森喜朗),在短短13年的时间内,就成为森内阁的副官房长官、小泉执政后的自民党干事长、干事长代理和内阁官房长官,在2006年9月成为最年轻的自民党总裁和日本首相。

  
安倍晋三能够快速脱颖而出,除了其政治世家的人脉,在对朝鲜绑架日本人质事件的强硬作风和一系列“强悍”发言也另一个主要原因。2002年9月,安倍晋三以内阁官房副长官的身份陪同当时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朝鲜,将5名被绑架的日本人带回日本后,其率先反对依照双方事先达成的协议,让5名日本人返回朝鲜,并力鉴小泉,朝方如不在此问题上道歉,日方就拒绝在《日朝平壤宣言》上签字。随后,安倍通过媒体进行了一连串的强硬表达,在舆论渲染下,安倍的强硬形象得到日本舆论的广泛赞许。在其后的一段时间内,安倍晋三又接连爆出“日本二战战犯不是罪犯”、“日本拥有小当量核武器不算违宪”、“就算中韩反对,一样要去参拜靖国神社”等等右翼化言论,安倍凭借这些发言以前在“绑架人质”事件上的旗手角色,得到自民党内鹰派与国内右翼势力的一致喝彩,政治声望和人气急剧攀升。应该说,安倍晋三这个“小字辈”的冲顶成功,与党内鹰派与右翼的支持分不开,在当时日中、日韩关系紧张、“厌中”、“嫌韩”情绪抬头的国内大环境下,安倍对于靖国神社问题的发言也符合鹰派势力以及有自民党铁票仓之称的“遗族会”的意愿。以至于在福田康夫知难而退后,其兵不血刃的轻松取得自民党总裁、日本首相的宝座。

  


  
但我们也应该同时注意到,安倍晋三是个很注意倾听周围意见并及时修正言行的政治人物。

  
众所周知,在日本政坛要出人头地,需要人脉、地盘、金钱和机遇这几大因素俱足。安倍晋三虽然出身于政治世家,祖父辈出了两个首相、父辈又曾是自民党“三重镇”之一,但因其父于1991年早逝,1993年才正式投身政坛的安倍晋三也必须付出一切努力才能完成“一门三首相”的政治宏愿。在此过程中,安倍一系列极其右翼保守化的言论,或多或少也有为了迎合自民党当时最大、也是保守鹰派的森喜朗派阀口味、快速积累政治资本的一种“钻营”。而在其成为小泉的内阁官房长官、首相最有力竞争者之后,其激进言论基本就消失了。

  
这里必须提到一个能够充分反映安倍晋三性格的细节。国内一位著名的中日问题专家、政府对日智囊成员,在安倍初登首相宝座时曾撰文,回忆了安倍在1997年作为日本青年议员访华团访问北京时的一件事情。他说,在研讨会结束后,还是青年议员的安倍晋三主动找到他,很希望能了解中国高层对他本人的看法,当时的安倍还是与日本政界“台湾帮”成员过从甚密的一个时期。这位中方教授说,虽然我们对你还不是很了解,但你的父亲安倍晋太郎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为中日两国关系的发展做了相当大的贡献,我们知道你曾长期担任他的秘书,所以很希望你能和你的父亲一样,继续促进两国友好事业。当时安倍晋三向他表态,一定继承父亲遗愿,推动两国关系的发展。这件事充分体现了安倍晋三在政治生涯爬坡期的两面性。

  
虽然安倍在内阁官房长官任上,曾在靖国神社春祭前夕秘密前往参拜过一次。但其在正式宣布参选自民党首开始,在“参靖”的问题上一直保持一种“模糊”的政策,既不说参拜也不说不参拜,只是表示要进行“适时判断”,这体现了安倍晋三的另一种精明。

  


  
促成安倍变化的因素,笔者认为主要有几个方面。

  
首先,安倍被称为善于听取意见、注重学习与变化的治政人物。原自民党政调会长、现任自民党干事长的中川秀直,是安倍最为倚重的左右手,特别是在经济和外交问题上,中川秀直的影响力很大。而中川主张对华开展稳健外交,在中国高层的人脉也不错。据日本媒体报道,在安倍参选时,中川秀直和安倍的另一“铁哥们”、参议院议员山本一太曾数次来华与中方进行沟通。据称,山本一太与我党外联部关系甚密。而中方其实也一直在寻找“后小泉时代”的外交突破口,想必当时双方都已经对“参靖”使两国政治关系走入建交以来最低谷的恶劣影响有了共识。而中川、山本当时的访华,其实已经体现出安倍在“参靖”问题上可能要“变阵”。作为安倍身边心腹助手的中川秀直、山本一太、世耕弘成(虽属亲美派,但主张日本加深与中国在科技、IT等领域的合作)主张改善日中关系的建议也确实对安倍的“变阵”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其次,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一直反对“参靖”。有公明党精神领袖之称的池田大作与中国几代领导人关系都相当不错,这次温家宝访日还特别抽出时间会见了这位日本的“民间王者”。作为政党联盟的盟友,公明党的意见也对安倍的对华外交产生了牵制作用。

  
再次,以经团联为首的日本经济界反对“参靖”。在小泉时代,时任经团联会长的奥田硕曾数次表达了对小泉参靖行为可能使中日关系由“政冷经热”转向“政冷经冷”的担忧,还公开忠告小泉“个人的判断不同于立足在国家利益上的判断,请务必正确调整两者之间的关系”。

  
第四,安倍也需要着眼于党内、党外的反对力量。比如,前自民党干事长加藤紘一、不甘寂寞的小泉盟友山崎拓等人都反对参靖,而且这些人在自民党内一直积蓄力量、蠢蠢欲动,虽然时过境迁,但老前辈们的影响力依然不容安倍掉以轻心,随时可能找藉口向其发难。

  
第五,在小泉时代的末期、安倍上台之初,日本国内希望改善日中、日韩关系的声浪渐高。依去年9月份NHK的世论调查,近七成日本民众希望日本能够改善和周边国家的关系。在“参靖”问题上也出现了两种声音,比如日本第一大报《读卖新闻》的主编公开反对参拜靖国神社;裕仁天皇侍卫长的私人日记被公布,里面提到裕仁天皇对甲级战犯合祀表示强烈不满,为此再也不再去靖国神社等等。上述种种原因,使精明而又善变的安倍晋三做出了在“参靖”问题上转变。

  


  
正是因为安倍的改变,以及对改善同中国的关系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开了战后日本首相初访国不是美国而是中国的先例,而促成了中日政治关系随温家宝访日而实现“融冰”、并确立了两国“战略互惠”关系。事实证明,安倍的政策取得了成功,在温总理访日后,安倍晋三的支持率大幅攀升,日本经济界也尝到了“融冰”的甜头。

  
但安倍作为日本历史上资历最浅的年轻首相,却又不得不在“参靖”的问题上面对自民党内鹰派和国内右翼社团以及遗族会遗老遗少们的压力。虽然“模糊政策”确实稳住了一时,也让安倍能够腾出时间来完成改善中日关系的愿望,但鹰派势力和右翼媒体已经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不少右倾化的媒体开始指责安倍对中外交服软。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把首相宝座坐得更稳,安倍必须采取迎合姿态。

  
前面已经提到,安倍是靠对朝鲜强硬起家的,为了保持“强人”形象,其对朝鲜依然采取高度强硬政策,在“人质绑架”事件中拒不让步,并将此问题与六方会谈捆到一起,并提示日本国内媒体要多加报道,以从中体现其对外强悍的外交形象。在敏感的靖国神社春祭时,他也不得不再做姿态。在权衡利弊之下,安倍晋三最后选择了中间的“走纲丝”路线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既表达追悼,又不亲自去参拜;既用“总理大臣”名号,又自己掏了腰包。寄希望于耍个“猫腻”来左右逢源,都不得罪。

  


  
其实,安倍晋三的这个花招儿也并非其个人原创。早在80年代,中曾根在任首相的数年中,就以这种方式回避了敏感的“参靖”之争。但与之不同的是,当时的靖国神社并未对外公开,而安倍显然没那么幸运。

  


  
综上所述,从安倍的政坛之路来看,有着太多的投机与善变,这次“奉纳”只是其中的把戏之一。虽然他目前积极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但从根本上,依然很难把握其执政方针与走向。安倍对于靖国神社问题模糊态度,也或为自己留了后手,难说日后在其经历政治危机时是否会“重操旧业”来抱“参靖”的救命草。所以,中国在与安倍内阁打交道的时候,也确实要先看清日本国内情况后,再选择热情投入的百分比。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1
    关于刘翔退赛 
    2004年6月,在海纳百川上看到的: 
    谈谈“中华传统文化是手淫文化”的奇谈怪论 
    航母只是“大国名片”,中国不应盲目上马 
    从安倍向靖国神社“奉纳”的真意说起 
    警惕美国利用历史问题再次离间中日关系 
    民间“保钓”是毫无意义的“爱国秀” 
    朝鲜“核实验危机”真象大爆光  
    朝鲜核实验 中国的战略决择 
    中日关系终于又有了一个好转的起眼 
    朝鲜“核实验”是对中国利益的极大伤害 
    突破历史障碍 共创中日双赢---从安倍访华谈起。。。 
    与中国渐行渐远的金正日 
    从SK-II风波看中日贸易冷战 
    谈谈日中之间的“国际婚姻” 
    随笔:展望“安倍时代”的中日关系 
    原创:中国绝不可向韩国“渡让”海洋权益 
    军史研究札记(二):从“共军打死多少日军”说起 
    军史研究札记(一):长征前后红军战损统计及长征的作用 
    也谈“抵制日货” 
    从官泄分析宋级322艇性能及临战移防可能性 
    台湾问题的主张---为两岸人民签50年和平协议 
    “美日军事一体化”的光和影 
    中日两国老百姓生活状况对比 
    测试图片--美丽的东京湾 
    好文转帖:八年抗战中国并未取胜 
    发展我军的新型战机需要突破的关键技术 
    从官方资料研判“太行”发动机研制过程及应用前景 
    “太行”能上歼10吗?-谈WS10的应用前景 
    小议:清朝灭亡的原因 
    小议台湾“废统” 
    中日东海纷争的是与非 
    中国历史几千年? 
    中日关系2000年 
    考验龙的智慧---伊朗核危机与中国 
    在日本体育吧看世界杯 
    从铁矿石谈判的尴尬谈中国真正的需要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