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王翔浅 >> 没有风景的文化
字体∶
电车里的故事之三——无言电车

王翔浅 (发表日期:2006-06-20 16:08:09 阅读人次:1730 回复数:9)

  

  


  
在日本乘电车,绝对可以沉淀人的心情。

  
电车拥挤的时候,没有人发出抱怨的声音;电车空下来的时候,听不到任何交谈的声音。有时候默默坐着的一排人里,突然有两个人同时站起身,又在下车时接过对方手里的包,才知道这一路无言的人竟是一对夫妻。

  
你尽可以在电车里想自己的心事,除了乘务员的报站,很少会有噪音影响你。大多数的人在看报纸、漫画或者睡觉,无事可做的人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人做过统计,在电车中讲话聊天的主要有四种人,一是女中学生,二是老太太,三是外国人,最后一种是醉鬼。

  
我看到过在这无声车厢里效率最高的一个人,在乘车的一路上,竟能集中精力完成三张服装设计草图。

  
在日本乘电车你就会感觉到,人其实是一个多么封闭的个体。

  
没有人说话,仿佛上了电车就有了自律的意识,就有了必须表现出与他人相斥的冷漠意识。

  
拥挤的电车里,我身边一个中年妇女忽然揪住前面一个女孩子的马尾辫,一声不响地"啪"地甩到女孩的脸前去。

  
女孩子惊愕地回过头,看到中年妇女的怒容,立刻意识到了是自己的辫子随着电车的晃动蹭痒了中年妇女的脸。她立刻左手紧紧地拢住自己的头发,右手拉紧吊环。在整个冲突的过程中,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可怜的女孩子将双手上举的姿势一直保持到她下车。

  
乘务员在报站:"欢迎您乘坐本次电车,下一站是……咯。"正通过喇叭认真在报站的乘务员不小心在句尾打了一个响嗝。

  
在这个"突发事件"面前,没有任何一个乘客做出任何一个表情。

  
最有趣的是这个可爱的乘务员几秒钟后又通过喇叭对大家说:"对不起诸位,刚才失礼了。"我情不自禁地笑了,遗憾的是它却没有牵动出日本乘客们一个温暖的或幽默的笑意。

  
偶尔上来一个表情痴呆的年轻人,他衣衫不整,"喝喝"地憨笑着。

  
"今天是星期五么?"他在车厢里前后穿梭着,露出求知欲很强的纯朴的表情。

  
乘客们连眼珠都不错一下,仿佛这个人完全不存在一样。

  
"今天是星期五么?"憨青年非常执着,他的表情竟然比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乘客都生动得多。

  
"不,今天是星期三。"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公司职员模样的年轻人忽然答话说。

  
憨青年显然吓了一跳,立刻高兴起来:

  
"那,明天是星期五么?"

  
"不,明天是星期四。"公司职员认真地回答。我侧过头来看他,他正带着仿佛憨青年的朋友一般温和的笑容。

  
憨青年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悻悻地下了车。这一天对他应该是很特殊的,他意外地在无言电车里得到了一个普通人应该得到的尊重。

  
这一幕情节令我深受感动,至使我下车后还肃然起敬地跟着这名公司职员走了很久。当我意识到自己也快变成一个跟踪者的时候,我才停下脚步,在心里感谢他,让我看到一幅日本电车里最难见到的温暖的风景。

  




 回复[1]: 非常棒的文字 阮翔 (2006-06-20 20:02:40)  
 
  

 回复[2]:  王翔浅 (2006-06-21 09:47:26)  
 
  过去在《中文导报》的专栏上经常遇到您的文章,好久不见。

 回复[3]: 阮翔同学一般情况下是不用褒义词的 陈某 (2006-06-21 09:54:39)  
 
  真是难得啊

 回复[4]: 我看沉默的车厢 我 (2006-06-21 14:55:17)  
 
  日本社会有它自己在乘车方面的共识。虽然电车开动起来隆隆作响,但是人们大都反感人为发出的声音。车厢里的沉默,是因为大多数人觉得发出声音会干扰别人。这已经形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公德,不在乎这种束搏的通常是大嫂和小妞。其实,她们在很多公共场合被人们看作另类。

  
另外,平日在上下班时间段里,电车上极少能看见结伴乘车的人,这也是沉默的原因之一。无论车厢里挤到怎样的地步,所有的乘客都只是“孤独的个体”。这一点,在集散量大的车站尤其壮观,成千上万“孤独的个体”,毫不犹豫、纹丝不乱地朝着各自的方向疾走。诺大的大厅、广场里,眼见人头攒动,耳闻脚步嘁嚓,却没有任何人语传出。

  
但是一到周末或节假日就不一样了。电车里也能听到一些结伴外出的乘客在细语,车站和广场更是人声笑语如常。

  

 回复[5]:  陈梅林 (2006-06-21 19:01:23)  
 
  现在的车厢没有以前安静啦.

 回复[6]:  银狐 (2006-06-22 13:12:43)  
 
  电车里也许是日本社会的一个缩影。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自闭,在乘坐电车里,完全是个人的小空间。沉浸在手机游戏、MP3音乐、读书、睡眠等的各色人等,也许这些是摆脱工作重压的更好的方式。

 回复[7]: 致王翔浅样 蓝方 (2006-07-24 00:18:52)  
 
  王翔浅样:您好!

  
我一口气把您的电车系列都看完了。这是最让我感动的一篇。

  
只有拥有一颗温柔细腻的心,才能写出这么感人的文字来。不管日本社会是什么样子,我想它不会改变中国人真正的内心世界。

  
回国的时候,可能看到有人在车里打电话,高声说话,甚至吃东西,那时候我想:

  
“这一点点自由,还是原谅它的存在吧。”

  
不知道您怎么看待。

 回复[8]: 阿翔,那你下次跟在我后边走吧! 刘大卫 (2006-07-24 03:00:46)  
 
  我那天坐银座线,一位妈妈带着儿子坐在我面前。我站着。

  
妈妈睡着了,小男孩一直摇头晃脑地自得其乐。

  
车到了日本桥,妈妈一个激灵醒过来,慌张地问儿子:“到哪儿了?”

  
儿子顺口说:“京桥”。

  
我一看不对,那妈妈很可能是在日本桥换车的。

  
于是毫不犹豫地更正道:“到日本桥了”。

  
果然,那妈妈一听马上跳起来,拉着儿子就往外跑,一边回头跟我道谢。

  
我看着那妈妈带着儿子走到了站台上开始找出站口,才意识到,周围没有一个人理会那母子之间的对话,要不是我及时多嘴,他们就耽误了。

 回复[9]:  joka (2006-07-27 19:31:41)  
 
  绝对细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没有风景的文化
    电车里的故事之一——跟踪者 
    电车里的故事之二——山手全线为你暂停两分钟 
    电车里的故事之三——无言电车 
    电车里的故事之四——最快捷的归宿  
    电车里的故事之五——"痴汉"并非痴心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