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王翔浅 >> 没有风景的文化
字体∶
电车里的故事之一——跟踪者

王翔浅 (发表日期:2006-06-20 16:00:25 阅读人次:2047 回复数:14)

  

  


  


  
我是刚一坐下去就感觉面前那个人不对头的。

  
那天我赶去做东京国际电影节的采访,从新宿乘中央快速到东京站,准备再换乘京滨东北线到横滨。

  
就在开往东京站的途中,我有了一个舒适的座位,一边开始翻看有关电影节的介绍。不知为什么,对面似乎有一道强光射得我不舒服,抬起头来,才知道正被对面座位上的两道目光牢牢地罩着。我也凝视了对方几秒钟,确定我们并不相识。

  
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只当他无聊,这样的人又往往胆小,你反过来迎着他的目光逼视上一会儿,对方就会自动低下头去。这一次我便以牙还牙地给了他同样的瞪视,但是,我立刻便明白了这不是往常那些好色鬼的目光,它象刀子一样锋利,坚定地刺在我的脸上。我败下阵来,感到周身掠过一阵寒冷。

  
列车平稳地向前开着,周围全是一些没有表情的脸。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中年公司职员睡得天昏地暗,头几乎搭在我的肩上。这在往常是最令人不舒服的,而今天却感觉身边好象靠着一个亲人。

  
列车很快驶进了终点站--东京站,乘客纷纷站起身,只有我坐着没动。我想看看对面人的反应,也想等他下车后我再行动。

  
不料,对面那个人就那样盯住我动也不动。等我发现电车上的人越来越少,形势越来越不利的时候,我忽地站起身,三步并做两步跳下电车。擦过车窗向里面看时,座位上的那个人也消失了。

  
站在京滨东北线的站台上等着换车,我心有余悸地四下张望着。就在队尾,我又遇到了那两束执着的目光。

  
必须把他甩掉,否则他会跟到采访的地方,直接影响到我的工作。

  
我从队列中撤出身,快步登上4、5米长的台阶,又拐弯、再下台阶,自以为还算灵活地钻进了毫不相干的山手线等车的人堆里。

  
然而不行,那道目光象探照灯一样紧紧地尾随着。我只好再钻出来,再爬台阶。那个人却跟上了我,并拉近了和我的距离,空旷的石阶上响着两个人竞争似的脚步声。这太过分了,我第一次遇到这样锲而不舍、明目张胆的跟踪。他和我只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这种明显的挑衅深深地激怒了我,况且采访马上就要迟到了。

  
我猝然停下脚步,啪地转过身来。矮我几个台阶,正在奋力攀登的那个人显然吓了一跳,但他立刻镇定下来,表情竟是大义凛然的。

  
"请问您有什么事?"我尽量以最平静的口气问他,却难掩其中的怒气。

  
那个人依然逼视着我,就那样沉默着。至此我才看清他的外貌,是一个穿着还算体面的中年男子,面色有些颓废,表情却十分坚定。

  
见他不说话,更加来了气。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您不要这样跟着我,您已经给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的身姿和态度都是居高临下的。

  
"还记得在新宿车站你是怎么上车的吗?"

  
不料,那个人突然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迅速搜索了一下半个小时前的记忆,但已经没有任何特殊的印象了。

  
"你没有绕到队尾上车,而是插到我的前面……"那个人不急不躁,颓废的脸上很不协调地充满了自信。

  
我才想起,跑上新宿站中央线的站台时,列车正好进站。我走的楼梯入口正对着列车的一个车门,而门前却排着一个二十人以上的队伍。这个时候,即使再到车尾去排,结果也会缓缓地再走回我现在的位置。于是我等在门边,等到还剩下一、两个人,确定不可能再发生争抢座位等嫌疑的时候,我侧身上了电车。

  
现在想起来,这个人一定是特意奔到队尾,结果又在我身后上了车的那一、两个之一。

  
"我跟着你,就是想看看你下一趟车是怎样一个上法。"他一字一顿地说,之后,并不再履行他的誓言,仿佛已经给了我一个重大的教育,竟向着我一鞠躬,转眼间便扬长而去了。

  
留下我呆呆地立在那儿,象突然被巫师施了咒语一样。

  
从来都笑日本人的死板和教条,明明剪票口的乘务员闲着,他们偏偏要排起长队到精算机前面去补票;日本车站宽宽的楼梯分上行和下行两道线,即使清晨再拥挤,人们也只是溜着右侧缓缓而行,任左侧的楼梯空着也无人"越轨"……

  
也曾经设想过,整个社会如果改掉了这类一板一眼的教条,日本会更加飞速地发展呢,还是会减慢发展的速度。却没有想到,有人为了这个被我嘲笑过的秩序,冒着接近犯罪的危险来维护它。

  
到现在,我还是没能做到特意绕到队尾去上车。但我象一个忠诚的列车乘务员一样,一定会坚守到最后一个乘客都上了车,我的双脚才肯离开地面。

  




 回复[1]: 欢迎新来的 陈某 (2006-06-20 16:15:54)  
 
  

 回复[2]: 谢谢 王翔浅 (2006-06-20 16:36:04)  
 
  谢谢您的盛情邀请。本来已经远离了日本,现在又和大家拉近了。

 回复[3]: 这里的许多朋友都认识吧 陈某 (2006-06-20 16:50:11)  
 
  大家也很想念你啊,真的。听到不止一人说起你的。

  

 回复[4]: 向大家问好! 王翔浅 (2006-06-20 16:56:49)  
 
  是吗?那我真是太高兴了!有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

  
栏目里的很多人都是我的朋友,

  
我在这里先向大家问个好!

 回复[5]: 你也好 校长 (2006-06-20 18:40:45)  
 
  原来是陈坛主拉来滴~~

  
欢迎欢迎夜烈欢迎.

 回复[6]: 欢迎欢迎啊! 唐辛子 (2006-06-20 21:05:31)  
 
  很早就知道您的大名,还有您家里的三个小子,忘记那时候是在那本杂志上看到他们三的照片了,穿着一模一样的小和服,当时就羡慕得不得了,555~~您真是我的超级偶像啊~

 回复[7]:  王翔浅 (2006-06-21 09:41:25)  
 
  谢谢热情的各位,我真是不敢当。唐辛子女士的文章我也拜读过,文如其人,同样漂亮。希望有机会能见面。

 回复[8]: 《没有风景的文化》之一到之五 xuezi (2006-06-21 20:20:45)  
 
  我都欣赏了。

  
由衷地说——风景这边太好了。

  
谢谢作者

 回复[9]:  银狐 (2006-06-22 13:51:27)  
 
  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险情|”,倒真是佩服日本人的守秩序。

  
喜欢看你的文字,细腻而朴实,生活见闻的实录。

 回复[10]: 谢谢 王翔浅 (2006-06-22 22:17:17)  
 
  谢谢大家的留言,我很高兴。以后多交流。

 回复[11]: 这篇文章我在[读者]杂志看到过 郭向宣 (2006-07-27 14:32:41)  
 
  这篇文章我在[读者]杂志看到过,写得很精彩.翔浅把日本人写活了.

  
喜欢你的文字,在这里热捧,狂捧,追加大捧!!!!

  

 回复[12]:  joka (2006-07-27 19:20:36)  
 
  

  
好久不见,在这里又碰到了,甚幸甚幸。

  
我儿子还经常说要找那三个好兄弟玩呐,呵呵。

 回复[13]:  王翔浅 (2006-08-17 23:19:11)  
 
  谢谢向宣。过奖啦。上次能见面很高兴。

  
joka是哪位老友啊?

 回复[14]: joka就是 陈某 (2006-08-18 08:25:28)  
 
  徐柯。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没有风景的文化
    电车里的故事之一——跟踪者 
    电车里的故事之二——山手全线为你暂停两分钟 
    电车里的故事之三——无言电车 
    电车里的故事之四——最快捷的归宿  
    电车里的故事之五——"痴汉"并非痴心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