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后篇)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21-03-18 11:24:14 阅读人次:728 回复数:0)

  珠姬(1599-1622)何许人也?此女乃德川幕府创始人德川家康的孙女,第二代大将军德川秀忠的次女,弟弟德川家光则是德川幕府的第三代大将军。

  
前述已知,江户是旧时对东京的称呼,江户幕府因为是德川家康首次建立并逐渐开始建立全国统一的政府体制(之前都是各地另立山头自称国王,封建割据状态),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东京政府要开始统一日本全国人民了。

  
但是,这么一来,各地山头的山大王们当然都开始抓头发咬起了小指头,想想不对啊。本来自己已经有天有地,苦心经营了盘踞的城郭,下有臣民百姓拥护,嫂子饺子一样都不缺,还有不乏装备精良的私家军队(比如,南部九州的萨摩藩的西乡隆盛私家军装备精良,战斗力远在江户的中央军之上),凭什么我头上突然再冒出来一个指手画脚发号施令的“领导”?讨厌啦!

  
到了这地步,跟什么中国人日本人民族性啥的没关系,当然谁都会心有不服,甚至图谋造反的人,而且当时的地方王的兵力超过东京中央政府的也不乏其人,前述南方萨摩藩国(今鹿儿岛县)的西乡隆盛势力便是著名的一例,于是日本那时的历史也是征战不断,内战不停,跟我们的文化大革命似的,老百姓都不种地搞生产了,整天就是厮杀开打,刀光剑影。

  
话说最牛逼的那西乡隆盛可是响当当的九州男儿,日本历史上的著名英雄人物,但是纵然他今天能矗立在东京上野公园入口,却不能进入靖国神社,因为他是内战的英雄,不能算是为国牺牲的,所以谅你柯槟榔韩狗鱼吴斯怀之流,就算你有五体投共之心渴望招安,也是绝无可能死后被光荣地葬入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小盒子里的。

  
当然,你们可别小看了德川家康,虽然他跟邓小平似的只有一米五十几的个头,脑子还是蛮转的,俗称矮子肚里疙瘩多,他当然清楚各藩的实力,觉得作为江户幕府(也就是东京政府)也不能万事都去硬拼,招安怀柔政策并用才是上策,这跟土共的对台湾统战挖墙脚的想法差不多,能不流血地和平统一那是最好的手段。

  
于是就有了日本版的还珠格格,德川家族的千金珠姬入嫁前田家族的加贺藩国的历史了,其目的其实就是为了通过联姻,打消你前田地方政府对我德川中央政府要消灭合并你的顾虑,类似中国历史上的异族通过和亲联姻方式解除敌对的政治外交关系,比如汉族公主,历史上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出塞嫁给了当时强大的匈奴帝国,昭君出塞想必大家是听说过的,这么一来,就不难理解加贺藩发生的这些历史故事了。

  
因此珠姬嫁到前田家,等于就是中央政府在说,放心吧,我不会消灭残害你们加贺国的,你看我德川家把公主都嫁给了你们公子,咱们可是亲家啊,喝的是一锅里的粥,撒的是一壶里的尿,汤汤水水的,一衣带水的成语或许就是这么来的。

  
同学们可能注意到了前面提到的珠姬此人在世的年份是1599-1622年,算算看,真是红颜薄命,只活了23年便离开了人世。但她不是死于战乱,而是另有一个悲情故事的。

  
1599年,也就是珠姬出生的那一年,德川家康对刚继承了前田利家职位的儿子前田利长,报著这家伙会不会谋反的疑虑,差点发起征讨加贺国的战争(日本历史上叫做庆长危机),但是被前田家的一名叫横山长知的重臣化解了,横山向德川家康解释前田一家对中央领导并无谋反之心,并提议和实施了将前田利长的生母,也就是前田利家的正室松夫人作为人质送进了东京的幕府,与之交换,让家康的孙女珠姬嫁给前田利家的孙子。这招很成功,此后,前田家开始了亲德川的路线了。

  
话说日本还珠格格的珠姬出嫁时,还真劳民伤财隆重其事,从江户(也就是东京)到金泽的道路和桥梁都经过了整修,每隔一里路就建造了一个茶屋(我靠,东京到金泽450公里,那得建造多少啊),可见那时的日本人喝茶多厉害,可与我们现在动不动就会被喝茶比美了。

  
珠姬从小爱好狂言(日本的传统艺术,可不是我们的胡说八道虾扯蛋的意思),因此,随从中还有狂言师等艺人一起随驾陪伴,一路上,他们受到了沿途各藩国的大小地头蛇领导的热情款待(毕竟是中央派来的新娘子嘛),好在日本自古以来民风朴素,没有咱们各地的什么马帮土匪截道,也不会发生什么嫂子沿途被包了饺子。

  
这就是1601年的9月,只有两岁的珠姬从江户城出嫁到金泽城,当时加贺藩已经易主给第二代的前田利长,他亲自前往手取川迎接珠姬,给这个女娃的是国宾级的郑重待遇。手取川直到今天都是石川县重要的一级河川,这条大河是附近雄伟的白山雪水源源注入流入大海的水路通道,我在手取川一带生活过2年多。名为《手取川》的清酒堪称当地美酒,此乃另话,按下不表。

  
1613年,眼见在前田家长大到15岁的珠姬出落得亭亭玉立,当时比她大6岁的利常已经接班成为加贺藩第三代藩主8年,他们正式举行了婚礼。经历了12年的珠姬修成正果,此时利常的父亲利长已经去世4年,没有能看到他们喜结良缘的幸福一刻,但是视利长为慈父的珠姬深得前田家信任,加贺藩发给利长的老干部退休金,一直是由珠姬管理的,珠姬身为三代藩主利常的正室,又是幕府二代将军德川秀忠的女儿,始终端平一碗政治水,不让丈夫为难,因此一直竭尽所能的维持两家的和睦关系。

  
幕府创始人德川家康的孙女珠姬嫁给了加贺藩创始人前田利家的孙子利常,虽然当初是一个类似昭君出塞的政治交易产物,但是谁都没想到,珠姬与利常却非常的恩爱。当时的德川幕府(中央政府)实行的是让各地藩国的地方领导人轮流到中央来就位参政,一方面是听取各地信息,另一方面也展示了中央对你们各地是很重视的,你们别乱来啊,这大概是现代日本各大公司喜欢对社员频繁搞人事变动转勤的文化习俗来源。

  
当然,利常也被安排去东京单身赴任上班,留在加贺藩的珠姬整天思夫心切,度日如年,只得依靠飞脚快递书信,但是最快一个来回也要十天半月的,没有爱疯和Line的时代,相爱的人分局的话是多么意见多么煎熬的事。

  
日本至今还保存有当时的珠姬写给正在江户的德川幕府出差的丈夫利常的亲笔私信,其内容是盼望夫君快快回来。

  
珠姬从十六岁生下第一个孩子后,从此便没有间断似的生育,几乎每年都生一个孩子,当然这也归功于利常耕耘不易才有这样的硕果累累,珠姬一共生有三子五女。三子名为光高,利次,利治。五个女儿分别名叫龟鹤,小媛,满,富,夏。

  
然而,一起随从来到前田家的珠姬幼时的奶妈,因怕珠姬频繁联系利常会妨碍公务,甚至疑神疑鬼珠姬会泄露幕府信息给前田家,奶妈在珠姬出产女儿夏之后,以产后身体欠佳为理由,隔离了珠姬与利常的通信往来,押下了他们之间的所有信件。但是,珠姬却不知缘由,误以为是利常的决定,自己已经失宠于利常了,悲哀之中死去。利常得知珠姬病危消息,从江户日夜兼程赶到了珠姬临终的病床前,然后却是日本版的《红楼梦》:“林妹妹,偶来晚了!”。

  
从珠姬的遗言中,利常明白了事情的全部原委,一怒之下将珠姬的奶妈处以蛇责死刑(即把几百条毒蛇和裸体犯人一起关在笼子里的处刑方式,好像这可是来自中国古代,不是日本人的原创)。珠姬忧郁悲愤外加产后虚弱病死后,法名为“天德院殿干运淳贞大姐”,葬在天德院,由其夫前田利常为她建了专门的寺庙,号召藩国人民群众:我们怀念她。

  
珠姬一生化解了一百万石的加贺藩曾经面临的无数次的危机,帮助丈夫利常,对外扮演着幕府与藩中的桥梁,对内又是个贤妻良母,因此被称为日本女性的镜子,至今一直受到加河地区民众的敬爱。

  
(全文完)

  
东京博士 2021年3月18日

  
(照片摄于2015年6月的金泽百万石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后篇) 
    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前篇) 
    黎泰院Class与下跪文化 
    领先20年的防疫针机场 
    当主流媒体撒谎时,民间发言反而可信 
    读懂李登辉,并非统派转为台独派 
    有二个香港名人叫Agnes 
    小姐是怎么升级到小姐姐的 
    重温奥巴马就职演讲 
    这个世界,人的生活和追求差了十万八千里! 
    日本的“蒋宋美龄”第一夫人 
    武汉病毒就是一个中国梦 
    年轻人从政的社会才有未来 
    为什么我说文昭是个狗P! 
    安倍做了一件脱裤子放P的事 
    日本在对待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反思 
    略谈大型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 
    我为什么讨厌反共的法轮功? 
    为台湾的民主,喝一杯庆功酒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