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前篇)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21-03-18 11:19:02 阅读人次:1005 回复数:1)

  

  
前几天,貌似有个号称是台湾原住民的,在我的文章后面回帖谈到了他是番人(好像还是生的,未煮熟),说到了日治时代的台湾番人受歧视的话题。今天我要给他们这些人好好扫扫盲,小火炖肉煮熟煮烂。

  
这个嘛,我看过电影《赛德克巴莱》,彩虹桥和太阳旗都看过,还去过位于南投县仁爱乡的雾社事件纪念公园,所以单纯讲番人是否受歧视,这个话题太大了,因为那里面还包括了不同文化的碰撞,保守传统与现代文明的摩擦。

  
日本在历史上很长时期是藩国制,各地由当地的领主(藩主)具有相当自治权的统治一方,并非中央极权统治,什么都是天皇老子说了算的。简单理解,那时的日本就像中国古代有赵国燕国魏国的时代一样,没有中央集权政府的。

  
所以在日本没有人会歧视哪个藩国的藩人,相反,日本是武士阶级社会,藩国得得武士俗称藩士,是很受人尊敬的。日本人也没有对藩人歧视的文化,如果说早期统治台湾的日本人有歧视现象,那也是应该对整个占领地当地人的一种歧视,跟番不番没啥关系。

  
这就好比支那一词本来并无贬义,中国人自己也用,因为日清甲午一战,成了对全体中国人的贬义词了,有趣的是日本人被称倭并不会像我们那样打了鸡血似的暴怒,他们至今还在使用倭字作人名地名和商店名。

  
所以如果来日本旅游过的人,便会知道日本各地都有很多城,筑城是为了防止敌人入侵,比如小田原城,很多国,比如伊豆国,但这个国不是现在的国家概念,而是当时的藩国领地。通俗讲,就是地方上有个很厉害的人,为当地的自治首领并拥有军队,就跟民国时代的什么山西的阎锡山,山东的韩复榘差不多的各地军阀割据。

  
日本结束藩国制是在1850年代,四大藩国联合倒幕推翻了江户幕府,日本得以真正统一开始了明治时代走向近代国家。当时倒幕的四大藩国分别是:

  
萨摩藩:著名人物是西乡隆盛

  
长州藩:著名人物是山县有朋和伊藤博文

  
肥前藩(也叫佐贺藩):著名人物有大隈重信,副岛种臣和江藤新平

  
土佐藩:著名人物有坂本龙马

  
然而,在日本的西海岸,还有一个加贺藩国(今石川县一带),日本本州岛与台湾地形类似,中央都是连绵高山,日本的西海岸有点像台湾的东海岸,总体不太发达,而且要翻山越岭的与另一侧的沿海地区交往非常不便,但是当时的加贺国在前田家族的领导下,却是相当具有实力的一个天高皇帝远的藩国。

  
那时日本衡量各藩国的实力,是用大米的旧制称量单位多少石(小样,我就知道你们念石头的石了,没文化,这里念担)。加贺是百万石规模的藩国,百万是个数字,石是个量词单位,类似中国旧时的一石米,一斗米,但是这里的百万石另有含义,那就是日本当时的藩国,只要有一万石的粮食收入即可画地为王,如果叫板(或被叫板)发生战争,延伸为能提供一万石军粮规模的士兵作战。

  
具体说,一万石的作战兵力规模为骑马14匹,火枪20支,弓10张,长枪50本(不是发射火药的枪,就是古代的长矛),旗3面,外加后勤部队250人左右。古代的加贺国具有一百万石的规模,你们自己去掐着手指头算吧,手指头不够的话,把脚趾头也用上OK的。

  
这加贺藩的首代藩主前田利家(1538-1599)可是日本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前田在加贺藩奠基前,曾经是织田信长下面的一个小姓,并非大名望族(大名即拥有领地城郭的名望之族,古时候也叫诸侯,在西洋相当于有爵位的家族),前田在织田信长的部队里率领的是赤母衣众部队,而丰臣秀吉率领的是黄母衣众部队。这些日本古代的部队名字也有趣,初看像我们的姜母鸭似的,至于被称为各色母衣众的部队究竟是有什么说法,我们有机会另外再说。

  
前田利家的妻子叫松(1547-1617),12岁嫁入前田家, 成为藩主前田利家的正室(另有5名侧室),松的母亲是前田利家母亲的姐姐,也就是说,松与利家实际上是关系很亲的表兄妹关系的婚姻,用今天的话说,算是近情婚姻不允许的,而且松才12岁就入嫁,那可真是童养媳了。

  
松的老家也是前田利家的老家,松12岁入嫁前田家是因为父亲死后,母亲再嫁了,看着这女孩可怜,前田利家的父亲收养了松,所以算是真正的童养媳。在前田家长大成人前的松,幼少时就钦佩并仰慕表哥前田利家,与前田利家也算是青梅竹马水到渠成,松与前田利家一共生育了2男9女,好像也没听说有谁痴痴呆呆的,就是看他们家谱,那时的人能活过50就很稀罕了,而且他们还是当地贵族,平民百姓的平均寿命就更低了,所以不赶紧结婚,怕是搞不好香火都会断了。

  
但松是个相当厉害的女孩,从小就精通各种学问和武艺,历史上不仅是前田利家的贤内助,更是一个具有相当厉害的政治头脑和手腕的女性。当时的德川家康在东京(当时叫江户)是天皇的CEO(日本天皇在京都吃香的喝辣的不用管事自然有人帮他治国),德川幕府相当于中央政府的国务院,面对后山那边不仅实力如此雄厚又鞭长不及的加贺藩国,说不定哪天就会威胁到了自己的宝座了,而且,世间也传闻前田打算夺取德川家。为了证明清白,并让德川家康放心解除敌意,松夫人忍辱负重地为了前田家,前往江户在德川幕府内做了14年的人质。

  
故事说到这里,是不是有童鞋觉得这八卦故事怎么听起来似曾相似了呢?没错,中国古代用这种与异族互相通婚来消除敌意,互作人质才能让自己安心睡觉的例子太多,昭君出塞的故事听说过的吧?那就是汉人为了不与强大的匈奴人为敌的美人计,有不少资料说是匈奴人向汉宫自请为婿什么的,基本上是汉人自己在虾扯蛋,给外族松上四大美女之一,汉人的老面怎么都过不去,总得给自己脸上贴点金罢了。

  
加贺藩内名人重臣多多,尤其是那些长老们,对加贺的施政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松夫人的以国家利益优先忍辱负重14年的“昭君出塞”和招德川家族的珠玑入嫁,就是重臣献策鼎立实施的历史性的壮举。他们就好比是中央离任退休了还在北戴河疗养院垂帘听政的老干部。

  
不过,日本人跟中国人还是不一样的,松进入了江户的德川幕府后,德川幕府为了表示同样的没有敌意,德川家康把自己才2岁的孙女珠姬由爷爷做主,嫁入前田家,这就好比是在互押人质,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都已经是亲家了,不会互相残杀火并的吧。

  
珠姬是德川家康的儿子,也就是德川幕府第二代大将军德川秀忠(1579-1632)的次女。珠姬上有姐姐千姬,下有妹妹胜姬,弟弟是家光,后来家光成为德川幕府第三代大将军。珠姬嫁给的是前田利常,他是前田利长的儿子,也就是前田利家的孙子,所以珠姬和利常联姻,倒没有让我们读者在辈份上产生什么混乱,而且论血缘,相隔了马车快骑都要耗费一个月的时间,八竿子都打不着的。

  
不过,日本人取名字怪怪的,前田利家,利长,利常是祖孙三代不同辈分的人,不是我们传统习惯上的利字辈的兄弟。无独有偶,日本历史上著名的三国之杰的织田信长的老爸叫织田信秀,不习惯的看名字还以为是兄弟呢。织田信长与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被称为“战国三杰”。

  
(未完待续)

  
东京博士 2021年3月18日

  
(照片摄于2015年6月的金泽百万石祭)

  


  


  


  


  


  


  


  


  


  


  




 回复[1]:  东京博士 (2021-03-18 11:21:36)  
 
  母衣众不是姜母鸭啦

  
在《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前篇)》一文中,提到了前田利家在加贺藩奠基前曾经是织田信长麾下赤母衣众部队打工的,在这些部队中,有赤母衣众,黑母衣众,还有黄母衣众部队,这些按照颜色区分的部队,看了我拍摄的照片的人一定会好奇他们背了个大口袋干嘛?

  
那时在双方发生战争时,有一种特殊的骑兵或者步兵,他们在身后背着一个统一颜色的“大口袋”,这个大口袋看上去非常臃肿庞大,就跟里面灌了气一样。骑兵骑在马上还好一些,而矮小的步兵背着这玩意冲锋则显得有些滑稽。很多人不明白了,这是个什么怪东东,为何日本人要在战场上使用这么一个玩意儿,这东西看上去显然有些累赘。

  
这种“大口袋”日语就叫做“母衣众”。背着这种“母衣众”的步兵或骑兵,被称为“母衣武者”。不要小看了这“母衣武者”,这些都是整个队伍中的精锐,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随便背上这个“大口袋”的。

  
相传“母衣众”最早起源与日本平安时代,当时的武士和骑兵拥有一种叫做“悬保侣”的辅助性防具,“悬保侣”类似于现在的披风,只不过要比披风小,以五颜六色的长布条组成。

  
骑兵在作战时,打马飞驰,这种“悬保侣”随风飘扬,煞是好看。并且可以对射来的箭矢起到缓冲作用。而且“悬保侣”在混战时,还会起到干扰敌人瞄准和射箭的作用。因为日本平安时期还不时兴大规模兵团作战,因此短兵相接的事儿很少见。更多的时候是利用弓箭互相射击。而日本的弓箭射程又短,而且杀伤力不足,因此“悬保侣”起到了一定防护作用。

  
不过“悬保侣”这玩意儿随着战争的发展,被“母衣众”慢慢取代。因为战场上出现了变化,开始出现了阵法、阵型以及“足轻”(日语对古代步兵的称呼),需要短兵作战。这时候“悬保侣”就真正成了累赘,只要被敌方的士兵拽住,披挂“悬保侣”的骑兵想跑都跑不了,直接被从马上拽下来,一枪刺死。

  
因此,为了保命,“悬保侣”这玩意就被取缔了。而随之产生的就是这个特殊的大口袋:母衣众。

  
母衣众装备于铠甲后方,当武者骑马奔驰时会因为风灌进而膨胀,除了可以防避弓箭的攻击,也起到防寒效果。母衣武者除了作战之外,更主要的作用是奔驰于战场之间传达军令(如武田蜈蚣骑)。

  
母衣一般长五尺八寸,颜色没有特殊定规。一般将军家的母衣,多为柴色。

  
母衣的意思是“蓬”,日本人认为在身后背一个高高的“蓬”就可以防箭。在母衣武者中,最精锐的当属“赤母衣众”,就是身着红色母衣的部队,是从马军护卫中精选出来的精锐武士。日本战国时期,织田信长手下就有红、黑两个母衣队伍,以此构成战斗力的核心。

  
《太阁立志传》中著名的前田利家在织田信长时代,曾是“赤母衣众”的最勇猛者。河尻秀隆则为“黑母衣众”最勇猛者。

  
一般来说只有身份地位相对比较高的武士才能用母衣,几乎各家的武士,都有在使用。织田信长又设立亲卫军“马回”,如佐佐成政的黑母衣众和前田利家、金森长近的赤母衣众,是由部将(御马回)率领的足轻众构成。

  
而战国时期著名的“猴子”丰臣秀吉则设立黄母衣众,“乌龟”德川家康则喜欢用花纹母衣。

  
以上主要参考了鲁大狮《日本战国时代,骑兵在作战时背后的“红色大口袋”是个什么梗》一文,略有修改删节。

  
(照片摄于2015年金泽百万石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后篇) 
    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前篇) 
    黎泰院Class与下跪文化 
    领先20年的防疫针机场 
    当主流媒体撒谎时,民间发言反而可信 
    读懂李登辉,并非统派转为台独派 
    有二个香港名人叫Agnes 
    小姐是怎么升级到小姐姐的 
    重温奥巴马就职演讲 
    这个世界,人的生活和追求差了十万八千里! 
    日本的“蒋宋美龄”第一夫人 
    武汉病毒就是一个中国梦 
    年轻人从政的社会才有未来 
    为什么我说文昭是个狗P! 
    安倍做了一件脱裤子放P的事 
    日本在对待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反思 
    略谈大型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 
    我为什么讨厌反共的法轮功? 
    为台湾的民主,喝一杯庆功酒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