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小姐是怎么升级到小姐姐的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20-07-31 11:56:26 阅读人次:1728 回复数:0)

  

  
历史上,小姐的起点是很低的并非美称,在宋朝,元朝时代是对地位低下女子的称呼,宋代钱惟演在《玉堂逢辰录》中,记有“掌茶酒宫人韩小姐”。由此可见,“小姐”最初是指宫女而言。

  
在南宋洪迈撰的《夷坚志》又记载:“傅九者,好使游,常与散乐林小姐绸缪。”“林小姐”是个艺人。

  
苏轼《成伯席上赠所出妓川人杨姐》”,而其诗云:“坐来真个好相宜,深注唇儿浅画眉。须信杨家佳丽种,洛川自有浴妃池。”。可见宋代妓女也称为“小姐”。

  
宋、元时姬妾也常被称为“小姐”。是不是跟当今的发廊小姐洗头小姐的用法有点返祖现象?

  


  


  
直到清朝,小姐的地位一开始也不高的,据清代文史家赵翼《陔余丛考》称,“宋时闺阁女称小娘子,而小姐乃贱者之称”,为大家闺秀所忌。

  
到了晚清,小姐的地位一跃升为对未婚女子的敬称,通常用来指大户人家的女儿为小姐,大小姐,二小姐等等。母家的人对已出嫁的女子也会这么称呼。

  


  


  
到了近代,小姐则被广泛用于对未婚女士的敬称。不过,在那场“没文化大革命”时代,小姐与公子这类称呼都被当做是封资修的产物批倒批臭不算,还要踏上一只无产阶级打砸抢的脚,让“小姐”永世不得翻身,于是整个社会的称呼都改为没有性别的“同志”,这同志是大家一起造反闹革命志同道合的自己人的意思,不是今天另一类含义的同志。

  
在那开口说话就是火药味很浓的时代,中文失去了人性也失去了亲情友情,偶尔收听短波敌台时,发现海峡对岸说的中文软绵绵的很好听,彷佛给疲惫了一天的“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听觉注入了一股安逸的清泉,当然还有被称为靡靡之音的邓丽君,凤飞飞的歌声。

  


  


  
台湾人说中文不论男女都是软软的,当然软是相对硬而言,在中国说话最软的大概要数我父亲的祖籍苏州了,俗话说,宁可听苏州人吵架,也不要听宁波人讲话,这就是软硬方言的两大极端吧。

  
不过,在结束了那个人人疯狂的时代之后,人们的心灵是以常的疲惫不堪,所以最初由香港带入的台湾的中文,让中国人非常的耳目一新,“小姐”也就重新登上了敬称的位子,“同志”则越来越被人唾弃为一个不正常时代的土老帽称呼,那时与陌生女孩打招呼用小姐,没有人会不高兴的,至少在我出国前的上海滩是这样,仿佛昔日张爱玲时代的“小姐”的荣光又重回了故里。

  
然而,没有几年,随着所谓的改革开放,社会道德跌落的远超经济发展速度,小姐的光彩迅速跌入了不论年龄婚否状况,都是默认的用青春及肉体从事色情行业的女性,这与他们没多久前辱骂小日本变态色情的结果,真是“黄出于红胜于黄”,城乡的大街小巷到处有黄色娘子军的存在。这真是:

  
长亭外,古道边,小姐B连天

  
晚风拂柳青春残 胸涌山外山 。。。

  


  


  


  


  
随着两岸逐渐来去自由,台湾文化也逐渐进入了中国,比如女生,通常我们认为是女学生的略称,也即这个称呼的使用范围仅限于校园内的学生,一旦成为社会人了,那就不会再使用女生(或男生),但是台湾的用法却完全没有了女生原来的女学生特定含义,一般的女孩子,甚至是婚后主妇都很随便在使用。我在台湾反而很少见有人使用小姐这个词,估计在台湾,小姐的地位也跟中国差不多是一落千丈的吧。

  
台湾文化的输入,甚至在中国的一些影视剧里的对白也屡屡台腔化,可见人心向善是共通的,台湾国语比我们这一代人的中文更让人觉得具有好听,亲切,友善,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过女生一词在中国 有比台湾更为泛滥的趋势,我就在网上见过一个“我是女生”的ID在SNS上到处找小鲜肉聊天的,其实是个80岁的老太太。

  


  


  
那么台腔究竟是什么呢,说起特征可能篇幅不允许,简单说2点,一个就是使用叠词,常见的是将人名最后一个字重叠称呼为小名(乳名)。叠词的使用有给人儿语化的印象,儿语代表非强势的声音,不具有攻击性,所以听起来舒服舒心。

  
另一个特征就是语尾采用升调,比如妈妈的称呼在中国是降调,而且第二个ma是清音。相比之下,台腔的妈妈则是升调(这个跟京都人说日语的语尾腔调异曲同工,会不会是日治时代日语的影响?),而且第二个ma不仅不是清音,甚至还会拉长。最有趣的是,台腔的“阿姨”语尾升调听起来像是疑问词的“咦?”

  


  


  
因此据我的观察分析,14亿中国受2300万台腔影响后,长期口碑不佳的“小姐”现在升级到了人人皆知的“小姐姐”,由此还对应升级了“小哥哥”,虽然这小姐姐听起来有时候会觉得后背凉丝丝的发痒,手臂有点起鸡皮疙瘩,但起码要比没文化大革命年代的“砸烂”“打倒”要温和太多,哪怕这种温和是表面上装出来的。

  


  
东京博士 2020年7月30日于横滨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读懂李登辉,并非统派转为台独派 
    有二个香港名人叫Agnes 
    小姐是怎么升级到小姐姐的 
    重温奥巴马就职演讲 
    这个世界,人的生活和追求差了十万八千里! 
    日本的“蒋宋美龄”第一夫人 
    武汉病毒就是一个中国梦 
    年轻人从政的社会才有未来 
    为什么我说文昭是个狗P! 
    安倍做了一件脱裤子放P的事 
    日本在对待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反思 
    略谈大型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 
    我为什么讨厌反共的法轮功? 
    为台湾的民主,喝一杯庆功酒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