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为什么我说文昭是个狗P!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20-03-03 14:54:53 阅读人次:1504 回复数:18)

  就跟我之前专文说的讨厌法轮功一样,一旦沾上了法轮功这个病毒,你就会不知不觉犯病,虽然不如武汉肺炎那么来势汹汹,却也是温水煮青蛙会要你命的。

  
文昭人如其名,说话文绉绉的满口民主自由,可是他皈依法轮功的那个瞬间就沾染了摆脱不了的中华病毒,而且逐渐不知不觉地病入膏肓。

  
他在台湾政大的演讲居然有那么多的台湾SB座无虚席去听他胡说八道,实乃只要用民主包装一下,毒药吃起来也不是那么苦口的,而且还香喷喷的。

  
文昭的毒素简单说就是中华,中华毒素最大的有害成分就是儒教,你看看全世界的先进国没有一个是儒教文化的国家难道还不明白吗?

  
唯一一个跟儒教稍微沾了点边的日本,也在一个多世纪前抛弃中华影响,成功地脱亚入欧了。这是福泽谕吉看穿了中华儒教本质上与现代自由平等格格不入的严重危害。

  
文昭一面对台湾人说要发展民主,一面又对台湾人说不要拒绝中华力量,中华力量是台湾民主不可欠缺的,这个就很狗屁!对岸正是打的中华牌套近乎扰乱台湾民主社会。

  
文昭开头说到,台湾人对选举输了也接受,是中华文化的内敛(明明是台湾人南岛民族的性格),这实在也是狗p言论,中华文化自古以来就自我中心自大自傲,什么都要高大上,内敛个p!

  
粗听好像此人有点民主社会的常识,但一直听下去仔细品味,暴露出了大多数海外民运人士的局限性,他们对中国大陆的民主化或许有相对进歩的意义,但对已经民主化的台湾来说,他们的思想已经落后时代,尤其是对中华酱缸文化思想不具备批判精神,就永远不可能从根本上脱离独裁的枷锁。

  
中华文化在台湾就像同时存在的印尼文化,菲律宾文化,越南文化,韩国文化,日本文化,各族原住民文化,可以并存,但把整个国体绑在中华上,台湾人只会永远走不出一个怪圈。

  
对台湾打中华牌,对日本也不是没有少打中华牌,我们在中国也被灌输什么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你上厕所来不及还能一裤子带尿呢。

  
日本正是抛弃了长期中华文化的约束自卑,才从明治维新脱亚入欧走向进步的,并影响了台湾50年,使台湾今天的教育和社会各方面基础领先亚洲其他国家,KMT后来又用中华愚弄台湾人,拖了台湾的后腿。

  
在中国,我们从小就被灌输大中华思维,把日本的任何东西都说是继承了中华文化,事实并非如此,比如日本拉面跟中国拉面不仅完全不同,根本就无关。日本文化内敛,以小而精为美,跟中华文化张扬炫耀截然相反。

  
日本的确吸收了一些中国古文化,但他们吸收后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并非山寨照搬。比如日本也有升学考试制度,却没有中国的科举制度,日本历史上也不缠足,日本人也没有全民搓麻将,嗜邪片,日本的和尚可以吃肉喝酒可以结婚,哪像狗p的什么都往中华上硬扯。捣糨糊,虾扯蛋!

  
法轮功到处宣传中华什么神韵,文昭就是那些东西里的一个陈腐的狗屁,中华狗屁释放的除了毒素,没有什么成分了。

  


  


  




 回复[1]: 给社会“添乱”的知识份子 weilin (2020-03-04 10:09:06)  
 
  给社会“添乱”的知识分子

  
刘瑜,来源:《东方早报》

  
“知识分子”是什么?在中国,很多对此问题有过思考的人恐怕都会表达一个这样的观点:知识分子不仅仅是掌握了特定领域知识的专家,而且应该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担当、良知、使命感、“为老百姓说话”此类词汇作为对知识分子的伦理要求,经常出现在公共话语中。这种看法不奇怪——我国的知识阶层曾经被儒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浸润过一两千年,然后又被马克思主义“认识世界是为了改造世界”的观点鞭策过半个多世纪。

  
然而,托马斯·索维尔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一书中,却对知识分子这种热情洋溢救国济民的“责任感”表达了强烈的怀疑与批评。以整个二十世纪的全世界尤其是美国的历史为背景,索维尔对著名知识分子在经济、社会、法律和外交领域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梳理,最后他发现,知识分子在此阶段对社会发展的主要功能就一个:添乱。

  
当然,作为美国著名的保守主义经济学家,索维尔的批评对象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知识分子,而主要是左翼知识分子。在他的笔下,我们读到,在经济领域,几代左翼知识分子热衷谈论财富如何被分配却不关心财富如何被创造,这种“半路开始的叙事”最终造成既低效又不公正的经济政策;在外交领域,他们总是迫不及待地拥抱“和平”、“裁军”、“反战”、“协约”等美好的字眼,但这种肤浅的道德观塑造了绥靖主义的外交政策,从而牺牲了长期的和平;在法律领域,他们鼓动法官采取“司法能动主义”的立场来推动“进步事业”,却最终使法院失去了捍卫宪法而不是捍卫特定“理想”的本意……总之,如果这本书可以有一个副标题,索维尔大约会把它叫做“那些糊涂蛋知识分子是如何把整个二十世纪搞得一团糟的”。

  
问题当然不在于这些人是坏人。事实上就个体而言,他们甚至可能是很好的人——谁能说萨特、罗素、萧伯纳、杜威这些索维尔批评的知识分子,同时也是二十世纪最耀眼的一批知识分子,是“坏人”呢?问题甚至在于这些知识分子“太好”了——他们如此急于为社会负责,以至于把“社会”自身所蕴含的力量和智慧给摒弃了。但社会是充满智慧的。社会之所以充满智慧,不是因为其中千千万万个体中的每一个有多少超凡脱俗之处,也不是因为“贫贱者最高贵”之类的民粹逻辑,而是因为社会通过亿万次互动、试错、适应这样一个“体系性过程”来实现知识的积累。反过来,知识阶层的个体可能非常出类拔萃,但是,“世界上最为知识渊博的人,能否拥有世间所有知识的哪怕1%?”索维尔问道。“那些拥有社会中1%知识的人,去指导或控制那些具有其余99%知识的人,这种情形既危险又荒唐”,他紧接着回答。

  
在这里,索维尔的分析显然是呼应哈耶克关于“分散知识”及其后果的观点。的确,某种意义上,索维尔的这本书是对哈耶克观点一次新的注释。和哈耶克一样,索维尔认为,正是知识论上的分野,导致了“精英设计派”和“自发秩序派”两种政治观的分野。知识上的自负使得很多知识分子过度相信理性的力量,相信社会“自上而下被改造”的可能性,进而相信社会走向尽善尽美的前景;而“自发秩序派”更相信经验的力量,相信社会自身的适应性调整能力,以及社会不可能尽善尽美的未来。这种系统性的分歧,被索维尔最后归结为一种近乎神秘的世界观差异:那些过于信奉理性、精英知识、政府干预的人被他称为“乐观主义者”,他们总是急迫地看到社会的问题,并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似乎所有的问题都有政治的解决方案;而索维尔的阵营,基于对人性的悲观认识,认为政治的力量是有限的——也许每一个问题都有一个解决方案,但这个解决方案背后,可能又带来一个新的更大的问题。“人类的内在缺陷是最基本的问题,文明仅仅是努力克服人性问题的不完善办法。”换言之,问题常常不是如何消除恶,而是如何在不同的恶之间取舍。对人性限度的认识导致对政治触角的克制。(未完,,,

 回复[2]: 一个民族为什么会彻底堕落呢? weilin (2020-03-04 10:25:57)  
 
  正是因为这些给社会“添乱”的滥人,

  
成了民族的“圣人”和“文化精英”,

  
用最俭省最有效的洗脑术:打造“伟大”,崇尚“伟大”,

  
灭掉亿万万个性,控制和代表这个堕落民族的灵魂和一切知行。

 回复[3]:  东京博士 (2020-03-04 11:11:59)  
 
  胡适是知识份子

  
郭没落也是知识分子

  
你觉得他们哪个给社会添乱了?

 回复[4]: 问的好! weilin (2020-03-04 19:04:25)  
 
  掉在粪坑里面的胡适,并非其时代的异类,并非让中华民族彻底觉醒,也只有“添乱”的命。

  
更何况他自己身上的屎,他一生都也没有,也没有可能,擦干净。

  
所以,到了今天,文明世界的价值观和精神并未深入中国人的心并未成为当今中国的主流。

  
绝大多数的大国文人,就像“文昭那个狗P” ,他们奉胡适为“精英”正说明胡适的局限。

  
如是要问,胡适是怎么“添乱”的呢?

  
有一首歌,唱出了胡适所代表的“中华民族的千年悲哀”。对此,日本华人应该看得更加真切。

  
瞟了一眼胡适的《容忍与自由》,如果那也叫“思想”,便不难理解今日大国文人的“思想”了。

  
崇拜人会变得多么的愚蠢是可以证明的。崇拜人的民族会变得多么的堕落是有历史证明的。

 回复[5]: 更加有趣的问题 weilin (2020-03-04 15:06:40)  
 
  文昭为什么会皈依法轮功?

 回复[6]:  东京博士 (2020-03-04 16:26:10)  
 
  文昭为什么会皈依法轮功?

  
这个很简单,因为病毒找到了收容他的宿主细胞。

 回复[7]: 什么病毒?什么细胞? weilin (2020-03-04 18:35:39)  
 
  

 回复[8]: 自我回复(4)我找到了对胡适的评语 weilin (2020-03-05 09:16:10)  
 
  他最终堕落成一个,媚俗的中华文人,一个标准的碎片、肤浅、杂货、虚荣的模范,没有未来的过去式。

  
他自己彻底辜负了现代文明对他的培养和他一生为之付出的努力,没有任何超越,一个末代文人的缩影。

  
对于向往未知,走向未来,创造超越的中国人,再也不会看他一眼,

  
也包括了他所代表的他们。因为,他们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现代文明的气息。

  
以此为证:

  


  
“三八二、伟大的健康

  
我们,是一群崭新的、无名的、难以理解的产品,同时也是未曾试验 过的初级品。总之,我们需要新的目标和新的手段,亦即是一个比过去更强 壮、更敏锐、更坚韧、更快乐、更有胆量的健康。

  
这种人渴望去体验各种被认可的价值和希求,并且要航遍理想的“地 中海”一周;从这样的个人之冒险经验中,他想知道当成为其理想的征服者 之时内心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就象那些艺术家、圣者、使徒、立法者、学 者、先知、奉献者,以及反叛旧形式、旧习俗的人所曾经感受过的一样。我 们追求理想的目的就是要达到“伟大的健康”,并且还要不断地追寻下去, 因为我们会不断地将它奉献出来,而且势必要如此!

  
现在,我们这些追求理想的冒险者,其勇气还胜于谨慎,丝毫不在意 翻船的危险,故而,我们比其他一般人更为健康。我们涌向一片尚未开发的 领域,没有人知道它的界限,其中充满了华丽、诡异、疑难、怪奇和圣洁, 使我们的好奇心和欲求有如脱缰之马,不可控驭。天哪!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可以满足我们无穷的欲念了。在经过这样的体验和意识的探索之后,我们又

  
怎样会以身为现代人而满足呢?我们用窃窃暗笑的态度来看现代人最引以自

  
豪的理想和希望,对之感到既遗憾而又无奈,或许我们再也不会去看它们一

  
眼。

  
在我们的眼前,有另一个奇特、诱人而危险的理想,对于这种理想, 我们可不能随便劝人去追求,因为我们并不确知是否每个人都有这份资格和 能耐——一个纯真(意即自然流露的力量和泉源)的人将一切庄严、美好、 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东西玩弄于其掌上的理想。对有些人而言,这种充沛的理 念已经包含了许多危险、毁灭、低俗,甚至是松懈、盲目和暂时的健忘等毛 病。这种谦卑的超人性福祉和理想往往显得极不人道,譬如说,将之置于过 去世俗之所有严肃之物旁,而与其源头、言语、音调、神情、道德,以及工 作等相形之下,就好象是那些人最真诚的打油诗似的;不过,或许真正最严 肃的一切才刚揭开序幕,问号早已划下,人类的命运已然转变,时针在移动, 悲剧诞生了。……”

  

 回复[9]:  东京博士 (2020-03-05 14:07:10)  
 
  楼上虽然是一大堆空话废话P话,但怎么看都不是评价“胡适”,而是评价“国没落”的。

 回复[10]: 胡适除了有“好名”,他,还有什么??? weilin (2020-03-05 16:05:41)  
 
  请“东洋博士”不妨说说,胡适有何特别之处?

  
千万不要学我也是“一大堆空话废话P话”。

  
在此,我赌你,可能连半句“P话”都说不出一句来呢!

  
因为,胡适就是低能的中国文人为自己吹的一个泡泡。

  


  
请问,胡适,除了“有个好名”,他还有什么???

  
他正是经典的“以德挂艺”让中华知识份子“道德自淫”的“欺世盗名”之辈。

  


  
这里的“欺世盗名”并非胡适的错而是那些“打造消费胡适”来满足自己的虚荣的没落文人。

  


  
郭沫若除了人格低下,他至少是一个有真才实学,有特殊禀赋和能力的够资格的学者。

  
当然,也会遭遇“中华无脑、低能、嚼书族“以德贬艺”的不公正待遇。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20-03-06 09:39:58)  
 
  我从不跟赌棍废话。

 回复[12]:  会長 (2020-03-06 15:36:00)  
 
  这个W君是何路神仙?出现不短时间丁。似乎不是四五年前的旧人,可以自己介绍一下吗?

 回复[13]: 神仙是果,不是因。 weilin (2020-03-07 02:31:23)  
 
  那么,怎么才能修成“神仙”?……什么是修仙的因呢?

  
会长,这个名头是个官吧?另色不同,一开口就有妙问。先敬谢您一杯

  


  
一个人怎么才能修成神仙,你只要看看一个真正的神仙一辈子都干了什么?

  
翻开人类的“神仙谱”,除了极其个别的超超天才,绝大多数的超天才都只会干一件事,干到底,必成仙。也有可能是个假货。干不完就招几个徒儿继续干,反正,不能开杂货铺。自大的蠢货,像胡适之类,才会开杂货铺。

  


  
(顺便做个广告:这里有谁愿意做我的徒儿?免收“十串干肉”,真正的“有教无类”。)

  


  
曹雪芹就是榜样。胡适就是教训。或者,他胡某智商本来就不够,根本就不配做“教训”。

  
这个道理,东洋博士要跟着我再读十年“博士后”或许还能开窍,还要取决于老唤对其的智商鉴定是否够格

  
老唤的《中国有哲学吗?》如果再学曹雪芹前辈“批阅十载”,殚精竭虑,一丝不苟,或许也有成仙的希望。

  


  
中华有神仙吗?有几路神仙?

  
请教会长! 然后,我才知道“W君”归属于“哪一路”。

  
或者,先将其归入丐帮的“打狗仙”,您说可以吗?该不晦其名吧?

 回复[14]: 熊十力的“思想”是个伪货 weilin (2020-03-08 15:48:53)  
 
  熊十力的所谓“思想”是个自相矛盾、自不相容的伪货。

  
王阳明的不成器也是类似的原因。儒佛,儒释道,根本就不可能“符合逻辑的三位一体”。

  
这个说法只能忽悠无脑、低能、一辈子翘着屁股读死书的中华蠢货。

  
蠢货,这个名实在是太过粗鲁,但是,这些千年的民族害类,还有资格享受更文雅的名吗?

  


  
因为,

  
1、 佛学以自性为尊,我心即佛,心心即佛。佛学是彻底的个人主义哲学。这里说的是佛学,不是佛教。

  
而儒学呢?以崇尚儒家“圣人”“二而有仁”为根本。

  
儒学是原始的,王权等差集体主义,大杂烩,“丛林伦理道德”的胡说八道。

  
人类最虚伪邪恶的集体主义。它比“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更加的赤裸裸。它使儒家不得不化名“新儒家”。

  
好说,“圣人”是个历史。歹说,“圣人”是一具僵尸。

  
更何况熊十力眼里的那些可以证明他们全部属于原始、愚昧、低能的“中华圣人”。

  
证明提示:概念+逻辑(哲学思维方式)才有机会获得真知和有价值的思想。——“老唤原理”

  
两千五百年之后的当下“我”的根本,我心,与“僵尸们的妄语” ,有多少关系吗?

  


  
中华民族三千年的文字里面,有哪一篇够资格,称为,符合逻辑的完整的思想?

  


  
2、佛学以“不住相生心”为方法和终极目的。佛学是迄今为止人类最科学最彻底的自由主义哲学。

  
而儒学呢?再对它多说一句,都是对人类智慧的践踏。

  


  
奉告有理想的学人:中华文化这个大糞坑里,思想上只有蛆蛆,真知被埋没,出不了真人和思想。

 回复[15]: 熊十力之流为什么能够骗吃骗喝? weilin (2020-03-08 11:18:21)  
 
  天下皆知,

  
原教旨“儒学”之肤浅,它的彻底的形而下的,丛林世俗人伦道德的一整套“圣人之言”,

  
是完全没有可能经得起时代变迁的检验。如是,得让这套胡说八道变得复杂、深奥、无脑变态者莫名其妙,传播者才有机会继续骗吃混喝。

  
如是,嫁接佛学或者道学,成为必然。如是,打狗仙问:

  


  
中华民族有几个人读懂了佛陀的《金刚经》和老子的《道德经》??????

  
王阳明读懂了吗?如果他真的懂了他早就扔掉了孔孟这两个垃圾,进入了极乐。

  
熊十力呢?他的努力和挣扎只能证明了他也是一个屁股翘得太久、大粪稀泥糊脑的蠢货。

  


  
将毒物、垃圾当着宝贝、学问、智慧,结果呢?

  
中华民族的造孽,用撒向人间的大瘟疫,为自己愚昧邪恶的灵魂写真。

 回复[16]: 任志强檄文:剥光了衣服的小丑(网络流传)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07日  weilin (2020-03-08 20:50:15)  
 
  任志强檄文:剥光了衣服的小丑(网络流传)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07日 转载)

  
文摘:“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本文太长,空间容纳不下,请各位自己网搜。

  
读完这篇檄文会更加清楚,熊十力之流,各类儒家,都是新皇的得力帮手。

  


  
翻了几页熊十力自己认定的“衰年定论”—《乾坤衍》,我百思不得其解,

  
如此不堪的朽物,垃圾中的垃圾,怎么会成为“开宗立派之人”?用“蠢货”形容他都是对蠢货二字的亵渎。

  
这种由知识阶层体现的不同程度的公然反文明的思想与心灵的堕落才是中华民族难以根除的灾难和噩梦。

  


  
正是有他们才能让今天的“一尊”胆敢光着屁股在全人类面前从灵魂深处一遍又一遍地高喊“伟大”。

 回复[17]: F功和伟光正党一个套路 九哥 (2020-03-22 18:53:37)  
 
  好久不见,博士还是那样锐利。九哥已经磨得很圆了。

  
网上有好几位这样的大V, 还有一位叫江峰,基本上就是伟光正党铜板上的另一面。F功和伟光正党洗脑是一个套路。老实说,经过台湾和美国的生活经历......

 回复[18]:  东京博士 (2020-03-22 19:50:49)  
 
  大凡这世界上诈骗的受害者都是一开始想发侥幸财的人。古今中外,无论佛壇经壇和政坛,无一例外。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年轻人从政的社会才有未来 
    为什么我说文昭是个狗P! 
    安倍做了一件脱裤子放P的事 
    日本在对待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反思 
    略谈大型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 
    我为什么讨厌反共的法轮功? 
    为台湾的民主,喝一杯庆功酒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