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日本在对待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反思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20-02-18 20:14:30 阅读人次:2655 回复数:0)

  上一篇“略谈大型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一文,主要目的是澄清一下这艏船究竟是哪国的责任,这篇呢,我要换个角度,暂且不论船的所属哪国的责任,既然日本着手对应了,那么我就只讲日本哪里做的不好了,这也是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而觉得必须再写此文,免得有人误以为我只替日本说好话。

  
现在,中国武汉新冠病毒肺炎流行的同时,停泊在日本横滨码头待检中的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成为世界瞩目的另一个焦点。各国媒体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这艏11万吨的大型邮轮上有许多国家的乘客,更因为停靠的码头是日本,自然日本成为舞台聚光灯照射的主角,让很多人忘记了相关国也并非只是舞台下的观众。

  
那么,日本对这艏船有没有责任呢,单从人道主义角度说,乘客的将近一半是日本人,日本当然不能弃之不管,日本当然也不是那样的国家,该人性化的地方,其实他们也蛮人性化的。所以这次专门来谈谈日本对这艏船的对应,需要反思的是什么,这对于医疗和各种技术先进国的日本来说,是很重要的。

  
日本对国际航行器带来的乘客有专门的检疫法律,该法律记载如下:

  
检疫所长根据检疫法相关条文叙述的发生感染症时,认为该病原体会入侵国内给国民的生命及健康带来重大影响时,可以根据相关检疫法条款让感染的当事者停留(检疫法第14条1项2号)”

  
显然,检疫的目的是防止传染病从海外流入日本,而下达命令的是检疫所长。日本是从幕府时代末的开国时代开始实施检疫的。国际社会非常谨慎检疫与人权尊重健康维持的平衡关系,2007年国际保健规则生效,其中第32条规定了加盟国要尊重旅行者的人权和基本自由,在处理时必须将不愉快和痛苦降低到最小程度,这是对过剩检疫的一种警告。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在《钻石公主号》发生感染的几乎同时,地中海也有一艏更大的豪华邮轮于1月30日发现了有2名感染的中国乘客,该船18万吨排水量,船员加乘客约7000名,船体规模几乎是《钻石公主号的》1.6倍,乘客数几乎是《钻石公主号》的2倍。

  
但是,意大利政府的对应与日本截然不同,处理了2名感染者之后12小时就解放了全船乘客,而且意大利至今未发现有一人被感染。为什么意大利与日本相差这么多呢?应该是西欧与日本文化的差异。

  
追溯邮船的历史其实是追溯西欧文化的发达史,欧洲人在长距离的航海旅行中屡屡经验了麻疹痢疾脑膜炎和肠胃炎病毒,他们不断经历不断体验不断总结,尤其是意大利这方面的发表的许多医学论文,与日本有着很大的经验积累差距。

  
而缺乏经验的日本一直沿用以前的陈旧检疫方法,结果导致了这次创下船上集体感染数的记录,安倍政府还在一再表明要等待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准备好检查体制。

  
日本的国立感染症是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属下的一家研究所,它的本职是搞研究的,并不具备处理大量临床检体的能力,所以对于没有这样能力的国立感染症研究所,让它负担起《钻石公主号》3000人乘客的检查任务,难怪菅官房长官当然回答媒体现状比较困难了。

  
对大量检体进行检查的处理,本来是民间企业的事,日本国内专门承接检查的大公司SRL每天承接着全国各地的医疗机构20万件的检查要求。他们拥有RT-PCR法检查病毒遗传,肝炎病毒,以及HIV等临床应用,具有丰富广泛的检查技术,政府只要准许新冠病毒的检查可以适用保险的话,他们几天就可以准备就绪,为什么日本政府不委托给民间企业呢?

  
其实,这是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想优先考虑国立感染症研究所,面对这次的新冠病毒的流行,他们考虑的不仅仅是检查,还包括让该研究所担任治疗药和疫苗的开发,应该已经给该所投下了巨额的研究开发费了。

  
如果是长线计划的基础研究开发这没问题,但是要求赶快用于临床使用的新药和检查,那本来应该是检查专业公司的事,研究所怎么能跟检查公司去竞争呢,为什么安倍政府不下放给民间,让国立研究所独占这些业务,只能说是一种典型的官僚作风在作怪。

  
新型冠状病毒对策不给力的责任当然在厚生劳动省,很多官僚虽然在认真执行上面交代的任务,但是方向错了,而且还涉及到官民企业的利益问题。

  
发布命令让《钻石公主号》停船待命的是横滨检疫所长,检疫所长对感染者的人权具有极大的限制权力,但是伴随这样的权力,原地待命的必要性完全没有做出任何说明,厚生劳动大臣也没有什么明确的说明,好像大家都没责任一样,《钻石公主号》的检疫失败,虽然这艏传不是日本的,但作为留在世界医学史上的事件,日本的印象真的是吃力不讨好了。

  
《钻石公主号》的检疫,不仅仅是日本一国,也许是人类没有经历过的一件大事,但是日本厚生劳动省没有充分收集情报,没有更完善的危机预测,只是停留在待机待检命令,造成了现在事态陷入泥潭,为了今后不再重蹈覆辙,骚动过后冷静下来了,期待日本人会自己慢慢总结验证这次的经验教训的,这方面,日本人很拿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当主流媒体撒谎时,民间发言反而可信 
    读懂李登辉,并非统派转为台独派 
    有二个香港名人叫Agnes 
    小姐是怎么升级到小姐姐的 
    重温奥巴马就职演讲 
    这个世界,人的生活和追求差了十万八千里! 
    日本的“蒋宋美龄”第一夫人 
    武汉病毒就是一个中国梦 
    年轻人从政的社会才有未来 
    为什么我说文昭是个狗P! 
    安倍做了一件脱裤子放P的事 
    日本在对待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反思 
    略谈大型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 
    我为什么讨厌反共的法轮功? 
    为台湾的民主,喝一杯庆功酒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