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我为什么讨厌反共的法轮功?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20-01-23 15:40:32 阅读人次:1477 回复数:5)

  

  
法轮功反共我支持,早先我也同情法轮功,但如果老是用跟中共一样靠造假来反共,这很不齿。

  
因为这一点,我现在不看《大纪元》的任何东西。中共的邪恶太多,堂堂正正精确表述即可,为什麽要用假数据假证据来反共?这样失去的是你自己的诚信和社会支持。

  
一个受害者只要撒一点点谎,就会让自己本该可以获取帮助,同情和支持的优势荡然无存。8000万中共党员退党就是法轮功的一个弥天大谎。

  
要支持什么,反对什么,我发表自己观点看法写一些政论文,但我为所有的论点收集足够的照片,史料或数据来支撑,只有这样的,文字才会力透纸背,才会有生命力,别人也难以反驳。

  
14亿人,中共党员合计有没有8000万都是个问号,就我个人在中国大陆经历过的每个环境,比如学校,国企,民营公司,我很难断言,党员人数能达到140人中有8个是党员的比率的。

  
如果按照《大纪元》的说法8000万党员退党,那地球上就几乎不存在中共党员了,这数据完全不合逻辑嘛。法轮功里知识分子精英不少,这是哪个脑残杜撰的?

  
法轮功宣传的要中国人三退,包含入党、团、队。小时带红领巾也是可以退,退党的内涵包含,认清中共的本质,从脑中抹去党文化根子,心理愿意回到重天敬神的美好中华文化,而不是当马列子孙。

  
这种解释更好笑也谎谬。我小学时带过红领巾,高中满16岁就早早地入了共青团,那都是有年龄段规定的(共青团是14至28周岁),过了规定年龄自然失去资格,没有什麽你赖着不退的。

  
呼吁反共表态,不能自己玩如此变态的文字游戏。先不说反什么,从逻辑上说,用错误的方法去达到自己认为正确的目标,稍微有点思维能力的人都知道,觉得这个可能吗?

  
大纪元的退党网站是这里,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从中不难知道,法轮功宣传的是用佛教什麽的意念,来呼吁人们退出,是典型的唯心主义。

  
反共要靠确确实实的痛击其要害的实实在在的唯物主义。唯心主义是自我麻醉的世界,对他人构不成任何打击,把为什么支持为什么反对拉进了宗教色彩浓郁的另一种洗脑世界。

  
法轮功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自我满足自己陶醉,所以构不成实际反共威力,对我无神论者来说,这样的反共幼稚可笑。

  
中共最怕的不是法轮功宗教式的遐想冥思,是广大人民觉醒到他们的邪恶欺骗本质,所以中共疯狂封锁消息和网禁同时,用国家宣传机器反复撒谎洗脑,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这个手法,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早就用过,不是什麽中共的新招。

  
知道为什么很多中国人包括我反感法轮功吗?不是反感法轮功反共的立场,而是中共本身就是一个宗教式的靠洗脑统治人民思想起家的,如果你也用宗教方式对付他,大多数中国人首先会警觉又是什麽洗脑宗教。

  
中国人受够了洗脑,对宗教已经有天然的警觉和条件反射的抵触,口是心非应付而已,不会信任你。没有广大民众的理解信任和言之有物的实体,法轮功的反共无论什么方式都是软弱无力的。

  
我是唯物主义者,搞技术的,信仰科学,敬畏大自然,不信也不敬什麽神鬼。科学包括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我一贯立足于用科学的方法论证中共的邪恶,毛泽东靠造神起家,如果法轮功也用李洪志造神的方法去反他,无解。

  
科学,有严密的论证过程和逻辑,还有实验数据支撑。宗教信仰,这些皆无。

  
年轻时,由于健康原因我曾练过一阵内功,也有一定的成效,那是靠自己的意念和意想调节身体内部的血脉循环,这也不是什么很神叨叨的事,人脑存在微弱的脑电流已经被临床医学证实。

  
从科学角度上可以解释,用特定的训练来达到脑电流的运行,可以改变全身的机理状态,所以《大纪元》宣传的法轮功是什麽,其实我知道。因此,法轮功不会成为构成对中共有什麽实质性威胁的力量,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而且,法轮功既反不了中共,就算让法轮功取代中共执政,那将是不亚于中共的另一种中国人的灾难,因为法轮功不具备最起码的现代科学精神和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回复[1]: 东博受党毒害不浅 老唤 (2020-01-23 17:52:12)  
 
  我在【中国有哲学吗?】中曾说明“忽悠”的手法之一是混淆不同形式的语言。

  
科学不等于唯物主义,世界上伟大的科学家大都是所谓的“唯心主义者”,例如著名的马赫,相信心是“自然规律”的发明家。

  
唯心主义者不等于某种宗教信徒,例如我,虽然是一个“天生的”唯心主义者,但是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童话。

  
你的这些中式观念仍然来自于马列,尽管你可能并不喜欢马列。

  
要想说明其中的逻辑关系,需要大量笔墨。如果你读懂了【中国有哲学吗?】,也许会改变自己的说法……

  

 回复[2]:  东京博士 (2020-01-24 07:56:46)  
 
  謝謝老唤。

  
煎過的中藥渣會倒在人行道上,迷信疾病會轉給踩到的行人自己的病就會馬上好了,這是多麼惡劣的中華傳統文化!

  
我們離開中國那麼長時間生活在民主國家,但體內的中華毒素恐怕今生無法排清。

 回复[3]: 彼此彼此 老唤 (2020-01-24 19:10:01)  
 
  我也是每天反省(反思?)不能自拔……

  
自从马克思大力推行唯物唯心的区别,我发现为人类做出伟大贡献的人几乎都他妈的是唯心论者……

  
唯物论,简单说,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从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到打土豪分田地,从地痞流氓贪官污吏共建社会主义到千人一面的共产主义……一切恶灵都出来亮相……

  
而唯心论却与之背道而驰……

  
说起来唯物唯心只是无关痛痒的“理论问题”,实际上却是善恶的较量,只是因为需要一定的逻辑思维,因而其现实意义不易被理解……

 回复[4]: 摘自【中国有哲学吗?】 老唤 (2020-01-25 13:40:11)  
 
  如果把哲学看做是人类追求真实世界的愿望的体现,那么这个愿望首先表现为公元前六世纪希腊哲学诞生之前的各种神话的描述,其后才有了企图使用科学概念的论证。但是直到十九世纪的黑格尔才开始把人类所做的这一切努力看做精神的发展过程。悲剧由此开始。在哲学领域的“忽悠”肇始于恩格斯的“唯物论与观念论的斗争史”。他从黑格尔的著述中获得灵感,又抓住了黑格尔的偏颇之处,为黑格尔制定了一顶“唯心论”的高帽加以批判。从此,哲学家就被分成了两个阵营,或说“阶级”。根据只言片语,大部分的哲学家就都成了“唯心论者”,背上了“地富反坏右”的罪名。哲学的历史于是就成了唯物论和唯心论的不断斗争的历史。

  
如果按照马恩所描述的世界,再根据马恩为“唯心论”所定制的解释,那么可以说马恩应该就是最货真价实的“唯心论者”。这足以见得他们的“一分为二”多不靠谱!一个向往契约的世界被改造成了因充满仇恨而无休无止地斗争的世界:唯物主义、唯心主义……无产阶级、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潘朵拉的盒子终于被打开……一切的人性恶都粉墨登场……在这样的世界上,“好人”为了对付“恶人”也不得不作恶……

 回复[5]: 什么是畜生 weilin (2020-02-02 08:07:25)  
 
  什么是畜生?弄明白它,是做人的起点。

  
这个问题只有到了上个世纪中国人开始了越来越多的进入现代文明社会才会开问。

  


  
弄明白什么是畜生,才会真正看清中华文化的原始低级、愚蠢贱格、虚伪邪恶,

  
才有可能将自己被污染的头脑洗干净,获得思想精神上的自由做一个现代公民。

  
畜生有两个最大的共同特点:敬奉强权,或者,畏惧强权。在此,强权包含两类:

  
物质上控制生杀、分配利益的强权,精神思想上控制荣辱、分配地位的强权。

  
变态了的中国人,种族性基因性的,主动地敬奉强权,被动地畏惧强权,几乎无人敢于挑战强权。

  
挑战强权,在中华民族被共同视为,大逆不道!

  
彻底变态的整个中华知识阶层,则是高度一致的敬奉精神思想上的强权,绝少有人敢于向强权挑战,

  
绝少有人将思想精神上的中华强权不留死角地追问到底而是因其久远而理所当然地视为“优良传统”。

  
简单地说,如果你爱慕“伟大”,你身上就有“畜生病毒”,且一定会适时发作,危害人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年轻人从政的社会才有未来 
    为什么我说文昭是个狗P! 
    安倍做了一件脱裤子放P的事 
    日本在对待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反思 
    略谈大型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 
    我为什么讨厌反共的法轮功? 
    为台湾的民主,喝一杯庆功酒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