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19-11-07 14:42:11 阅读人次:3926 回复数:8)

  

  
https://v.qq.com/x/page/v0127l6w647.html

  


  
最近看到一个动画版的《清明上河图》,现代数码技术制作的真不错,之前,在台北故宫也见过会动的《清明上河图》,不过画面内容不会动,只是长长的画卷在背景灯箱前徐徐地平移而已。

  
说起清明,便想起小时候背过的一知半解的唐诗宋词了。比如杜牧的唐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再比如苏轼的《江城子》:“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魂啊坟的,这清明从来就给我没有什麽好印象,它都跟死人打交道的嘛,所以每次看到《清明上河图》这名字就觉得特别扭,念起来总觉得不如《清明上坟图》来得顺口。我们老家农村,不都是清明上坟烧香磕头祭拜祖宗的嘛。

  
由此,我对世人赞不绝口的《清明上坟图》从无什麽好印象,24节气里面,那清明本就不是个吉祥喜庆的东西,怎么就把好好的一幅反应我们古代人民群众安居乐业鸡犬不闹的景象,非要用清明这个时节来表现呢?

  
不得不说,仔细看《清明上河图》的细节,的确是一副相当不错的作品。据说最早的原版《清明上河图》是北宋(公元960年-1127年)绘画大师张择端所作,描写的是北宋首都汴京(现代的逃荒乞丐名产地河南开封)的景象,北京故宫珍藏版据称是这个版本,但落款残缺已无法确证。

  
明代画家仇英之作也是全世界41个版本中的极为珍贵之作,不过描写的是苏州的景象。台北故宫博物馆收藏的则是比较近代的第3个珍本,那是乾隆元年(1736年)12月清朝的5个宫廷画家共同制作后献给乾隆皇帝的,俗称“清院本”。

  
言归正传说图,北宋时代的首都景象,主要可分为郊外春光、汴河场景、城内街市三部分,无论是商业贸易,农业劳作,还是民间风俗,甚至图中还能看到迎亲娶妻的场面。

  
这不由得让我对这欲掉魂的清明节刮目相看了,固然这样歌舞升平的祥和的清明景象,必定是有当时的一代清廉英明的君王执政下才能有的,但清明娶亲这个太冲击小脑了,难道北宋时代的人没有忌讳吗?

  
不才略查历史,原来清明扫墓上坟的习俗是从明太祖朱元璋时期(公元1328年-1398年)开始盛行的,因此隔着南宋和元朝两个时代的北宋,当时应该是完全没有清明上坟的习俗,所以他们可以敲锣打鼓迎亲娶妻,清明走在路上也不会断魂的。

  
中国历史上,北宋之后是南宋,南宋遭受外族忽必烈的蒙古军一路勐攻,老皇帝投降,儿皇帝揭竿而起又一直被打到广东香港,最后在广东的崖山跳海南宋彻底灭亡,抗元失败被俘的北宋宰相文天祥也宁死不屈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的名言,“崖山之后无中华”便由此而来。

  
也就是说,蒙古人建立了元朝是汉人彻底亡国的标志。明朝建立之前,中华历史是在元朝被骑马民族彻底打断的,所以清明上河的喜庆是在中华文化断层之前,到了断层之后的时代由喜转悲,清明成了上坟的习俗标志了。

  
不过,在那块几千年厮杀不断的土地上,并没有杀出一块人类进化的痕迹,今人的腐败,野蛮,残暴,邪恶,要寻求一个清廉的明君诞生,还真的应该有一个画家来再画一副《清明上坟图》,以此记史。




 回复[1]: 油管里有很多视频 科长 (2019-11-08 08:34:32)  
 
  

 回复[2]: 好像这个好 科长 (2019-11-08 08:37:10)  
 
  

 回复[3]:  邓星 (2019-11-08 13:09:22)  
 
  蛮有味道的要细品,动态版更容易懂。

  
悠悠扬扬风情万种…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9-11-09 01:15:48)  
 
  找遍油管子都沒有《清明上坟图》。

 回复[5]:  邓星 (2019-11-09 16:45:44)  
 
  啊?我怎么在谷歌一打就出来了。

 回复[6]:  东京博士 (2019-11-10 16:28:05)  
 
  你确认是上坟图?

 回复[7]:  邓星 (2019-11-10 18:07:05)  
 
  当然是上河啦,上坟等你画

 回复[8]:  东京博士 (2019-11-10 21:51:49)  
 
  上坟一看,那炉火多。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后篇) 
    加贺藩国的悲情故事(前篇) 
    黎泰院Class与下跪文化 
    领先20年的防疫针机场 
    当主流媒体撒谎时,民间发言反而可信 
    读懂李登辉,并非统派转为台独派 
    有二个香港名人叫Agnes 
    小姐是怎么升级到小姐姐的 
    重温奥巴马就职演讲 
    这个世界,人的生活和追求差了十万八千里! 
    日本的“蒋宋美龄”第一夫人 
    武汉病毒就是一个中国梦 
    年轻人从政的社会才有未来 
    为什么我说文昭是个狗P! 
    安倍做了一件脱裤子放P的事 
    日本在对待美国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反思 
    略谈大型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 
    我为什么讨厌反共的法轮功? 
    为台湾的民主,喝一杯庆功酒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