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19-03-06 14:59:58 阅读人次:331 回复数:0)

  今天我们来讲一个熊孩子的故事,这个熊孩子大家都认识,他的名字叫刘彻。

  
诶,这个名字咋这么耳熟。是的,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刘彻,公元前156年-公元前87年,西汉第七位皇帝,号称为汉族创造了好多第一的汉人皇帝。

  


  
可你要说了,人家刘彻明明是一代明主,平定匈奴,重视儒术,不是都说秦皇汉武么,都和秦始皇那个老爷子并肩齐称了,咋还能叫人家熊孩子呢。

  
话是这么说,作为中国历史上在位最长的几个皇帝之一,汉武帝虽然往往被认为功大于过,但是他其人呢,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爱捣蛋的富X代。

  


  
因为,整个西汉,不是在给他擦屁股,就是为给他擦屁股一直在做准备。

  


  
楚汉之争大家都知道,刘邦这个草莽汉子带领一堆草莽汉子,灭了正统军项羽之后(就好像国共三年内战打败了中华民国的国军,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推翻了秦之暴政,创立了大汉朝(好比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说,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啦),刘邦同学就是大汉第一个皇帝,汉高祖(就像毛孙子说的,我爷爷如何如何了不得)。

  


  
这个时候国家是个啥情况呢?

  
《史记》尚是这么说地滴:“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齐民无盖藏……米至十万钱,马一匹则百金。”

  
也就是说啦,咱地大物博偌大个国家,找不到毛色相同的马,而将军宰相呢,都只有牛车可以坐,这画面是不是很安泰和谐不需要城管也不需要协警的,有点美啊!

  


  
上一话我们讲过,秦朝苛捐杂税,老百姓都被赶去做苦力了,加上楚汉争了那么多年,战争的消耗和伤害让整个国家都处于动乱之中,于是机智的富一代刘邦同学还是很懂事理的,不是没钱么,没钱我们慢慢攒。这思路是不是跟49年夺取江山之后得赶紧树立三面红旗哗啦啦地搞个大跃进啥得差不多啊,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这就是汉初实行的休养生息国策。有《汉书·食货志》为证:

  
“汉兴,按秦之敝,诸侯记起,民失作业,而大饥馑,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过半。高祖以是约法省禁轻田租,十五而税一”。

  
十五税一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地主需要把土地的十五分之一上交给国家,你们还记得秦始皇实行的税制是什么么?“见税十五”! 也就是土地十分纳税为五,一半都要上交给国家的。

  


  
这样看,刘邦真是大大的良心啊,字面上都是十五,解释开来差别咋这么大咧?

  
除了薄税之外,休养生息还有挺多福利的:

  
解甲归田

  
劝民还乡

  
释奴为民

  
……等等

  
就差了忘记造一个大汉朝老干部疗养院和有机特供食品种植基地了。

  
刘邦为“伟大的中华革命事业”鞠躬尽瘁之后,汉文汉武那俩娃也很听话,继续延续着休养生息的政策,轻徭薄赋,减轻刑罚。总之,一心为人民服务,替老百姓着想。

  


  
这样过了几十年,大汉的国力日渐强盛,海内殷富,国力充实。

  
班固道:

  
“汉兴,扫除烦苛,与民休息;至于孝文,加之以恭俭;孝景遵业.五六十载之间,至于移风易俗,黎民醇厚.”

  
于是有人就要出来搞事情了,没错,就是汉武帝。汉武帝呢,是个好战分子,每天脑子里除了吃喝拉撒和女人,就是打打打。跟打游戏机似的玩晋级。

  


  
匈奴不听话?打打打!

  
大宛的马不错?打打打!

  
楼兰风景好?打打打!

  
朝鲜……看你不爽!打打打!

  
所以这打打打的习惯,到了现代,也被咱们炎黄子孙们继承下来了。

  


  
打仗不得要钱要人么?于是休养生息的政策在这时算是正式废了。

  
不过汉武帝也是个聪明的熊孩子,他深知,为了延续自己,一天到晚撸起袖子想打这里打那里的伟大梦想,经济上跟不上是万万不可的。

  


  
之前我们说,秦始皇统一了货币和度量衡,但是战乱之后,没了个统一的调度,这个货币就又乱了,高祖文景试了几十年的水,这个货币体系还是一团乱麻。汉武帝上台之后,铸造五铢钱,禁止私人铸钱(在这之前,居然四人可以铸钱,那得是多么有自信的令人羡慕的国家啊,早知道这样,马克思就不会建立共产主义模型了,人类真是TMD倒退啊)。

  


  
”武帝元鼎四年,整顿全国币制,将铸币权收归中央,郡国亦不得铸钱。专令水衡都尉所属之钟官、辨铜、均输三官,负责铸造新的五铢钱,通行全国,以统一货币。”

  
但是光统一了货币其实还是不太够,毕竟像汉武帝这样东打打西打打的性格,国库起码得像今天的川普那样有个几百亿才够挥霍吧。于是他们想出了个绝妙的好法子,

  
盐铁专营!

  
盐这个东西,人人都要吃,但是不是人人都能产。铁呢,几乎也是家家必备,生意足够大,大到了国家都盯上了这块肥肉,就跟今天世界各国的烟酒暴利由国家专卖专赚一样的套路,历史总是惊人得相似,其实任何改革都没啥心意,古人都玩过,只是换汤不换药,利益再分配而已。

  


  
汉初的时候,国家仍然对盐铁实行放任态度,《汉书·食货志》上说:“富商大贾,冶铸煮盐,财或累万金,而不佐国家之急,黎民重困。”

  
到了汉武帝的时候,北伐匈奴,没钱可不行,于是就实行盐铁专卖制度,来增加国家的税收。有《盐铁论》

  
为证:“边用度不足,故兴盐铁”。

  
盐铁专卖怎么实行的呢?于是汉武帝召集了各地方土豪汇聚汉朝人民大会堂,里面有刘昌腥,徐志军,薄厚财,赖西来等大腕人物,让这些各地人民代表来主持这个盐铁国营的事业,你们不是有钱么,把你们的命运和国家挂钩,你们还能自己发财不想着我么?

  


  
于是,从事盐铁者,由国家给他们提供粮食费用和生产工具,但是政府主持出售,其实也就是政府出个劳力钱,你给我生产盐铁,生产出来东西还是归我,买卖分利都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此曰:“民间自此不可以私铸铁器,不可以私自煮盐,违者处以钛左趾之刑,并没收器物”。好嘛,比菜刀实名制都厉害,江大年连打铁都不允许了,潘冬子棉袄吸盐术那更是死罪无疑。

  
光收点盐铁专营的钱,虽然够暴利,但还是不太够花,毕竟一个破除了富不过三代的家族富X代,你能想着让他勤俭节约么?薄瓜瓜不可能脱胎换骨成厚皮瓜的,李天一也不可能成为李小二的嘛。

  


  
于是汉武帝又想了个法子来搞钱——均输法。

  
所谓均输法,就是将民间进贡给各地方的土产,用不完的部分,中央政府规定不必再运送给京师,可以送到中央政府派驻各地的均输官那里暂时存着,随时听候调遣,如果进贡的太多了,那就就地卖了,把钱上供给中央。汉老祖宗的这招其实现在也用,只是不那么透明的让你知道而已,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这个法子诞生有两个背景,一是国土面积太大,一个上供的杨梅南边运到北边,没有三菱冰箱也没有佐川急便冷藏车的时代,早坏了,浪费的钱可绕地球两圈,汉武帝同学心疼死了。

  


  
二是,打仗要钱,富家商贾都不愿意捐钱(有钱人就是这么二,这也是咱们伟大的“自古以来”),没辙,要开源咋办?只能政府自己想办法做生意咯。其实本意是好的,节约物资,避免路途之中的浪费,然而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这句话简直就是咱们汉人的“伟大领袖”刘彻的人生信条,这样东想个辙西想个辙。巨大的战争消耗仍然掏空了汉朝国库。

  


  
可见汉武帝这个熊孩子有多能败家,坑完了老子不说,还接着坑儿子。就跟现在咱们拼命造高楼造汽车,把孙子的PM2.5排污额度都提前用掉了,专家们还在装模做样的论证一些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的原因。

  


  
武帝时代过后,昭宣二帝又接着实行休养生息,轻徭薄赋的政策,延续了文景的传统。然而汉武帝时期国土面积大增,却没有对应的掌控力,西汉后期,土地兼并再次盛行,中央集权被削弱,逐渐走向了衰落。可以说,汉朝的衰落,早在汉武帝穷兵黩武的时候就埋下了种子(看见了吧,一味追求面子的大大大,最后把自己拖死了)。

  


  
你们说,这刘彻可不就是个地道的熊孩子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