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汉人说汉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19-03-04 15:54:29 阅读人次:1695 回复数:9)

  引子

  
一部中国历史,浩瀚几千年,横跨洋人的公元世纪,从周口店北京猿人到长江黄河文明,那些学生时代听着头晕催眠的古人地名人名,今天我们有兴趣来用现代白话来侃侃纪元前汉朝与强大匈奴之间的缤纷纠葛,还历史一个真面目。

  
说到汉,便常有人炫耀汉服,貌似这算是我们汉人最早最具有代表性的服装了,甚至有人把它作为小日本的和服是山寨汉服之说法,这里面究竟有多少真实可信的要素,实在是年代太久,令人信服的资料太少,野史传说的堆砌其实往往是,政治优先噱头相助,难以信服他人。

  


  


  


  
汉朝是一个跨公元纪元的朝代,分为前汉合后汉,前汉始于公元前202年至公元8年,后汉始于公元25年至220年),前后汉合起来是405年的历史,也算是中国历史上比较长的一个朝代了。那么为什么前汉与后汉中间断了17年呢?我们的故事要讲汉朝,那就不得不讲到匈奴了。

  


  
因为汉朝姓汉,我们今天十几亿汉人也姓汉,一笔写不出两个汉,所以我们的历史通常会告诉今人,我们的老祖宗汉朝曾经是如何的辉煌,汉朝不仅是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的有一个大一统的朝代,而且汉朝最牛逼哄哄的是把当时最牛逼的匈奴帝国给灭了,那么真实的历史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我们先来看看谈我们汉人的历史绕不过去的匈奴历史。匈奴据说是匈奴人的读音汉人附上的汉字,匈奴本来是一种异性野兽,是强壮威武的褒义词,但凶和奴在汉语中都不是啥好词汇,可见当时在汉人眼中,他们是凶神恶煞的存在,也是蔑视下等的奴家存在。

  


  
匈奴是亚洲大陆北部的游牧民族在漠北建立的古代国家,地理位置上,其实大致上就是今天的蒙古大草原一带,但他们的势力范围比现在的蒙古要大多了,北面波及西伯利亚,西面直插中亚。匈奴的强大并非突然始于汉朝,在汉朝之前的秦朝时代,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之后,为了抵御来自北方的强敌(其实就是匈奴之类的游牧民族)的入侵开始逐渐修筑了万里长城,其实秦始皇并不是中国人,此乃另外话题,有机会再说秦始皇的故事。

  




 回复[1]:  东京博士 (2019-03-04 19:47:39)  
 
  二

  
强大的匈奴帝国大约存在于公元前的209年至公元48年,从公元48年开始分裂为南匈奴(公元216年灭亡)和北匈奴(公元93年灭亡),因此大致可以看出匈奴存在的年代大部分与汉朝重合,好比清朝大致上与日本的江户时代重合(历史总有惊人相似之处)

  
匈奴是部落体制的国家,首领叫单于,首领的妻子叫阏氏,匈奴实行的是一夫多妻制,更牛逼的是,单于死了,他的儿子如果继承了单于的位置,那么阏氏又称为继位的新单于的阏氏。历史上的汉朝由于不胜匈奴的入侵迎战,还同时搞了和平外交的联姻亲善活动,著名的昭君出塞便是家喻户晓的故事,那就是汉人当时选出了美女王昭君送给匈奴的单于呼韩邪作为妻,即阏氏,王昭君是第一个汉人妻妾,呼韩邪封王昭君为“宁胡”。

  


  
话说,匈奴人爱使用胭脂,境内有著名的胭脂山,后被汉朝攻克后成为匈奴人的奇耻大辱,汉人化妆使用胭脂,则起源于匈奴人之传。唐朝张泌《妆楼记》中提到“燕支,染粉为妇人色,故匈奴名妻‘阏氏’,名可爱如燕支也。”,匈奴女人是胭脂的首用者,而匈奴人拿阏氏来称呼女人,可见是美称,是尊重的意思。

  
不过,话说王昭君孤身一人来到匈奴后,且不说文化习俗不同,更可谓是为了爱国爱民不惜牺牲自己,只身敌营忍辱负重一辈子要伺候匈奴的单于呼韩邪,可这呼韩邪也命不长,与绝世美女王昭君只结婚生活了2年并生下一子就命归西天了.

  
老单于呼韩邪死后,邪乎事儿就来了,他的第一阏氏所生的长子雕陶莫皋成了新单于,按照匈奴的习俗,阏氏是要继承的。王昭君是汉人,按照汉人的伦理道德,那可是母子相奸的乱伦行为,哪受得了如此邪乎的乱睡规矩,便上书汉帝请求返回故土。

  
但汉帝令她遵从胡俗,昭君只得睡了老子再睡儿子,并与雕陶莫皋生有两女。可见就算不是抛头颅洒热血,王昭君这般“民族英雄”也不是好当的。据说昭君出塞之后,汉朝与匈奴之间60年无战事。

  
王昭君姓王无疑,名字就不得而知了,王昭君的故里位于今湖北省宜昌兴山县宝坪村,全村300多人,大多姓王,据称皆为昭君娘家后裔。现在该村成了国家AAA级旅游区,也是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建立了昭君纪念馆,1988年12月,昭君纪念馆被湖北省政府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省级示范基地”。

  


  


  


  
匈奴的一整套国家体制由于年代久远,战事连绵,灭亡之后留下给后世的史料极少,所以只能从一些有限的间接材料中来透视这部分的中国古代史。比如,匈奴并非一直以来都是很强盛的,司马迁的《史记》曾记载头曼和冒顿单于初期周边情况是“东胡疆而月氏盛”,头曼单于曾将自己儿子冒顿送到西部的月氏(秦朝时就是中亚一个很强的游牧民族国家,那时匈奴尚很弱小)作为质子,所谓质子就是给人当养子,实际上是做人质,以示我们两国不会交战的。

  
这令笔者不由得又想起了历史总是那么的惊人相似,那就是邻国日本发生的一段历史,德川家康时代,加贺(今北陆地区)的前田利家实力雄厚,为了避免战争,前田利家的妻子阿松自告奋勇前往江户(今东京)当政治人质,德川家康也因前田家俯首称臣而心满意足取消了攻打加贺的念头,并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了前田利家的儿子,

  
言归正传,秦汉之际,正值匈奴的上升期。这段时间,匈奴出了一位“开天辟地”的人物:冒顿单于(公元前234年-公元前174年)。此人活了60岁,在当时没社保没医疗又是战史年年不断的年代,也算是活到高寿了,而且他还有一段非常励志的革命故事,与匈奴帝国的强大历史有着举足轻重的关系,不得不提。

  


  
冒顿本来是其父头曼单于的太子,后来头曼单于所爱的阏氏又生了个小儿子,头曼单于看着冒顿不顺眼想立小儿子为太子(咋看着就像是洋人的《王子复仇记》山寨了咱们的历史呢),于是便派冒顿到隔壁的强国月氏去当人质以示两国不会交战,这不,我连亲生儿子都押你这儿了。

  


  
可是,月氏不知道这个冒顿“人”是真,“质”可是假的,冒顿在匈奴那儿别说已经是个待业青年,连命都有可能朝不保夕,因为头曼本来就想杀了这个不要的儿子。

  


  
冒顿刚到了月氏后,月氏举国上下歌舞升平,天天那是吃嘛嘛香,睡嘛嘛棒,不打仗就能天下无敌了,何乐不为。可好景不长,没多久头曼就发起了对月氏的进攻,月氏当然便首先要杀了冒顿这个人质,可他们哪儿知道其实是中了头曼的借刀杀人计。可这冒顿不是个被匈奴赶出来的低端人口,也不是个怂包啊,危急之下他在月氏偷得了一匹骏马,骑着它逃回了匈奴。

  


  
头曼单于一看,好小子,大难不死算你有种,那爷就先不杀你留着,如此有勇有谋或许还能派上用场,便命令他统领一万骑兵训练后准备再次攻打月氏。冒顿见老爷子暂无杀心,便整天琢磨如何打胜仗的事,他早就明白了蒋委员长的套路,革命如要成功,攘外必先安内,那就是要打胜仗,首先要除了那老家伙。

  
他便制造了一种响箭,开始要把他的部下先全部训练成SB。他下令说:“凡是我的响箭所射的目标,如果谁不跟着我全力去射击它,就斩首。”

  
首先射猎鸟兽,有人不射响箭所射的目标,冒顿就把他们杀了。不久,冒顿以响箭射击自己的爱马,左右之人有不敢射击的,冒顿也立即杀了他们。过了些日子,冒顿又用响箭射击自己的心爱的妻子,左右之人有感到恐惧的,不敢射击,冒顿又把他们杀了。过些日子,冒顿出去打猎,用响箭射击单于的马,左右之人都跟着射。于是冒顿知道他左右的人都是可以用的SB了。SB是怎样炼成的,其实古人早就玩的驾轻就熟了。

  
然后冒顿跟随父亲头曼单于去打猎,并用响箭射击头曼单于的头,他左右的SB们也都跟着把箭射向头曼单于,头曼当场身亡。之后冒顿又把他的后母及弟弟还有不服从他的大臣全部杀死。自立为匈奴帝国的新单于。

  
冒顿杀掉自己的父亲,继承统治者地位后,便撸起袖子加油干,快速统一北方,扩大匈奴国的版图。短短几年的功夫,他带领着大部队灭掉东胡,赶走月氏,又征服了西域诸国。一时之间,北方草原,无人争锋,匈奴国变成了牛逼哄哄的匈奴帝国,大有一番2000年后的小日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伟大决心。

  

 回复[2]:  东京博士 (2019-03-04 19:58:46)  
 
  四

  
话说汉人的大秦历来与匈奴交战,秦朝猛将蒙恬曾镇守中国西北边境。胡人,匈奴人屡次侵占,皆被打退,久而久之,蒙恬有了一个“东方战神”的称谓,草原民族,也只能放弃南下的计划。

  
然而,到了秦二世胡亥时期,国家内部暴乱,无暇顾及边境,匈奴国在“待业青年”起步到杀父兴国的冒顿单于带领下,跟咱们近代的当年日本鬼子侵略亚洲各国一样一再得势一再越发肆无忌惮,频繁侵占秦国领土。到了刘邦时期(公元前256年—公元前195年),冒顿已经嚣张至极,到了有点学金三胖那样不把川普放在眼里的地步了。

  
公元前201年,汉人的大秦已经不复存在,此时已是汉高祖六年。我想,曾经善于玩弄人心,打败了西楚霸王项羽的刘邦,一定永远忘不了这一年的白登山之耻。韩王信投降匈奴,而后冒顿用奇兵将刘邦围困在白登山顶,没有食物,没有住宿,不上不下。刘邦回宫后,拟定政策,与匈奴和亲,这是他第一次低头。真有一番虎落平阳被犬欺,上海人下岗看外地人卖3套市区房的样子,浑身不是滋味。

  
而另一边的匈奴人,气焰更加嚣张,此时他们对待大汉朝的态度,完全没有昔日对待秦军的虎狼之师一般忌惮。自此之后,频频侵扰汉地。

  
几年后,刘邦去世,其妻子吕雉成为汉宫中的实际掌权人。相夫教子多年耳闻目染,无才女子也有德望,更何况吕雉的EQ和IQ都不输给现代的FQ屌丝们,作为外交活动,汉朝与匈奴经常会有官方信件来往。

  
这一天,愈发有恃无恐的冒顿写了一封信给吕雉,信中写道:“我们两个寡居的君主都很不快乐,无以自娱,还不如我们以己所有,换己所无。”这是一国之王对邻国的国母赤裸裸的调戏啊,更进一步,是对整个大汉王朝的轻蔑,其辱华严重程度,堪比袁世凯当年睡了朝鲜明成皇后那般严重。

  
然而虽然气极一时,但吕雉并未发作,只是写了一封回信。信中吕雉说道:

  
"单于没有忘记我国,还寄来书信,我们诚惶诚恐,我年纪已大不再美貌,头发牙齿都已脱落,走路也不太稳,不值得单于为我屈尊,敝国没有做错什么,还请单于宽恕。"

  
收到信以后,冒顿一看,有水平,没有称他名字,而是称单于,那等于在提醒他,你是一国之王,怎可发如此轻佻信件,若要是在微信或QQ上的话,一定会被传遍世界的。此后,冒顿再也不敢调戏吕雉了。

  
为何会这样呢?原因是这样的——

  
第一,如果放在别的女子身上,受到了这般侮辱,大概会破口大骂,甚至会拼尽力气,跟他娘的匈奴干一架。可是吕雉不同,她看到了匈奴自秦朝以来就一直善战骁勇,就跟越南人似的刚跟法国人打完就跟美国人干上了,美国人刚走就又跟中国人交上手了。我们汉朝初立,尚无力再去承担一场战争的消耗,于是愿意忍。而对于冒顿来说,这样的回信一读,便明白了刁德一所唱:“这个女~人哪,不寻常!”。

  
第二,同时,通过言语,我们看出来,吕雉极力表现的态度就是:不卑不亢。虽然有示弱,但是并未有过卑微的臣服。让敌人尊重的第一步,就是先让敌人正视。一个国家的当家主母是这样,那么这个国家,就不能小觑。

  
其实证明,写给吕雉的这封信恐怕是匈奴最后一次通过外交手段“颐指气使”了。

  


  


  


  
汉朝经过文景之治,民众休养生息,忙时吃干闲时喝稀,搓搓麻将,多生孩子,经济发展,人口增长。到达汉武帝时期,则彻彻底底的实现了大国崛起,就差没有举办奥运和开个博鳌国际论坛了。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汉人的卫青和霍去病这俩人。

  
霍去病的父亲是一个县衙役,与一个奴婢私通生下了霍去病,那奴婢便是卫青的姐姐,所以霍去病是卫青的外甥,也就是说,霍去病叫卫青舅舅。他们俩都是西汉汉武帝时代对抗匈奴的名将。卫氏家族后来被汉武帝看重从此平步青云,汉武帝爱屋及乌,霍去病16,7岁正当青春年少就当了保卫皇帝安全的伺官,好比是今日8341部队的警卫排长,并随舅舅卫青出征。

  
霍去病初次征战年方18,即率领800骑兵深入敌境数百里,把匈奴兵杀得四处逃窜,这次战斗,霍去病杀死匈奴两千余人。俘虏了单于的叔父罗姑比,斩杀了单于的祖父若候产(丫的名字都古里古怪的很不好记,给本来喜欢学历史的俺们汉人造成不少学习障碍)。霍去病因此开始展露锋芒,加官晋级,是当时汉军功劳数一数二的。

  
公元前121年春夏两季,汉武帝任命霍去病为骠骑将军,发动了两次对匈奴的河西战役并大胜而归。霍去病孤军深入一路破竹直杀到祁连山,匈奴丧失3万多兵力,实力遭受大损。《西河旧事》中当时的匈奴人哀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要是蔡伦鲁班早几年出生,说不定胭脂山下就能开一家誉满全球,年年荣获国家金质奖章的汉朝资生堂了,省的那么多人每年坐飞机去日本药妆店采购爆买,花了钱还被人侧目说话太大声没素质。

  
外甥一路胜利,紧接着舅舅卫青也杀将而来收复了河南之地,老百姓家家户户都能喝上了胡辣汤。舅甥俩的两次河西战役,霍去病一举拿下河西走廊,封狼居胥,甚至连匈奴女子盛产胭脂花的胭脂山都收为己有。汉朝就此完全控制了河西地区,并出色地平息了后来发生的匈奴降军的叛乱,匈奴从此退到了漠北一带。

  
霍去病的名字去病,本来是远离病灾图个健康吉祥的意思,没想到事与愿违,霍去病年方24岁就暴病而死。但正因为英年早逝,所以也算是上天给他的见好就收,死在了抗击匈奴为汉人留下忠君爱国的英雄美名,若是苟活得太长了遇上个三反五反或者三年不自然灾害,不是被整死也是被饿死,他留下的子孙后来被汉宣帝灭族便是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在不断重复的悲剧。

  

 回复[3]:  东京博士 (2019-03-04 20:03:15)  
 
  六

  
汉昭帝,汉宣帝时期,我大汉王朝通过控制西域交通枢纽,使大范围内的西域国家臣服,至于那些小国,曾经都是匈奴的附属。就是那段时间,楼兰古国彻底听凭汉王指手画脚,叫它往东不敢往西,指鹿为马他不能不说是马。我们汉人的汉服汉文化啥的就是在那时开始绚丽夺目的形成的,如果那时有华为5G的话,整个地球人都穿和服喝胡辣汤的幸福生活都是指日可待,不是笑话。

  
眼睛一闭一睁,一转眼便是几十年,卫青霍去病的威势虽然没有彻底灭了匈奴,倒也是余威绕梁,匈奴也长久不敢轻易对汉朝动手动脚。紧接着便是昭君出塞,又一次和亲,但是与刘邦白登山之围的求和不同,这一次,匈奴单于呼韩邪在部落争斗中,依靠了汉军扶持,夺得大权。

  
之后,呼韩邪以诚挚的态度,请求迎娶汉朝公主,以示匈奴和汉朝两国从此交好。可见这段历史说法五花八门,有说是汉朝为求太平主动送美女给匈奴以求平安的,也又说是匈奴长年打仗逐渐势弱厌战,主动要求与汉人联姻暂缓口气的,真伪如何,无从查证,中文百度大都不可信的垃圾堆积更不值得一看了。

  
很长一段时间,北境再无战事。但是,和平是由先辈们抛头颅撒热血甚至撒美女以及无数次理智应对换来的。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汉高祖刘邦的老婆吕雉(公元前241年-公元前180年),虽然,史书对于吕雉的评价是专权,狠毒,但是,我想,当司马迁作书《史记 吕太后列传》时,也一定不会忘记,她曾经在面对匈奴的“待业青年”出身的单于冒顿的信件调戏时,是多么的隐忍负重。

  
然而,真实的历史不仅仅是我们在很多有“看头”的历史电视剧里摆足噱头的这么一段。西汉前80年向匈奴称臣进贡,送和亲公主王昭君出塞,卫青和霍去病中间崛起20年,李广利,赵破虏等汉朝名将却不断被匈奴俘虏。尤其是李广利身为汉朝的大将军,居然投降匈奴,并在投降后一年还是被匈奴所杀且灭族。

  


  


  


  
到了东汉时期,前期依旧被匈奴压着打。可惜匈奴运气太背。遇上了百年不遇的天灾,匈奴“十不存一”,然后分裂成南北两支。奄奄一息的北匈奴被四周无数敌人围殴(其中鲜卑是主力),最后被迫西逃,汉族只是混在其中捡些皮夹子而已,就好比日本去偷袭珍珠港激怒山姆大叔后,日美在太平洋大打出手,最后日本本土遭攻击而投降,我们捡了个抗战胜利的皮夹子一样,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只是有些人故意不去真正“以史为鉴”只知道装B教训别人而已。

  
现在我们中国人说汉匈战争,就只说个卫青和霍去病,其余90%被匈奴吊打得“光荣”事迹一概不提。其余民族打击匈奴的作用也都被略过不谈,以此来吹嘘咱们汉朝有多么的强大不可一世。然而更讽刺的是,汉朝不但没能灭掉匈奴,反而汉朝灭亡200年后,匈奴灭掉了中国统一王朝西晋!

  
西晋皇帝司马邺被匈奴抓去,匈奴王摆宴时,就让这位中国皇帝穿着奴仆的衣服给宴席上的人斟酒。匈奴王上厕所时,就让这位中国皇帝站在旁边帮他拿着马桶盖。

  
汉武帝对匈奴作战在前期取得不少重要胜利,但后期连遭挫败,30多年的战争付出了极高的代价。仅仅在前期4年的战争中,西汉军民伤亡十多万,损失几十万匹战马,并耗尽了“文景之治”几十年积累的财富。

  
武帝末年,由于常年征战,民不聊生,起义暴动此起彼伏,汉武帝写下著名的《罪己诏》。朱熹对汉武帝的评价是“去秦始皇无几”。

  
然而这时的匈奴依然非常嚣张,而且其势力足以威胁整个汉朝。公元前89年,也就是汉武帝下《罪己诏》的那一年,匈奴王狐鹿姑单于领兵入汉朝朔方郡,汉武帝派李广利迎敌,被自称“天之骄子”的匈奴人活捉。匈奴人杀虐官吏和平民,然后在给汉朝的信中写道:

  
“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今欲与汉闿(开)大关,取汉女为妻,岁给遗我糵酒万石,稷米五千斛,杂缯万匹,它如故约,则边不相盗矣。”这种赤裸裸的威胁,何来“被打残”的模样?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9-03-04 20:04:58)  
 
  八

  
那么匈奴到底是怎么灭亡的呢?

  
直到汉宣帝(公元前91年-公元前48年)时期,匈奴国力大衰,但匈奴衰亡并非西汉用兵,而是因为从武帝晚期的公元前104年到汉宣帝在位的公元前68年,匈奴至少遭遇了四次罕见的天灾,后两次尤为严重。

  
公元前71年冬,匈奴单于率数万骑兵遇大雪,人员和牲畜生还者不足一成。公元前68年,大饥荒造成人员牲畜死亡十之六七。匈奴人口本就不足百万,几万以及几十万的人口损失,对其经济和军事实力的打击非常致命。那可真是极为严重的“三年自然灾害”,而且那时的地球人没有什么发达的科技,基本上是靠天过日子,听天由命,对抗自然灾害的能力远不如今人我等,何况他们既没掌握宇宙真理,也没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最多请个巫师或道长对天念几句经,善哉善哉之后,该大雪还是下大雪,该不长庄稼还是等着饿死。

  
话说大灾之后尚未复原,倒霉的匈奴又陷入分裂。公元前60年虚闾权渠单于死后,匈奴本就存在的权力斗争愈发加剧了,到了公元前57年便出现五单于争位的乱局,就好比今天的阿拉伯酋长国有5个酋长都要争着住在迪拜7星级总统套房一样,于是便发生了我不能住你也别想住的拆白党,破罐子破摔的结果是,数万人死于内乱,畜产损失十之八九。

  
此后,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北匈奴大部分人大都跟今天玩铁血军事论坛的FQ差不多整天就知道喊打喊杀,而南匈奴的单于则率南部支持者投靠了汉朝。接踵而至的天灾人祸,加上周边游牧部族与西汉联合攻击,于是“南部(匈奴)攻其(北匈奴)前,丁零寇其后,鲜卑望其左,西域侵其右”,原本就已经奄奄一息的北匈奴力内外交困穷兵黩武逐渐不支。

  
有趣的是,北匈奴于公元93年寿终正寝走人之后,汉朝也没能占领他们的土地,北匈奴的地图是被他们的同胞鲜卑取代,而鲜卑则成为当时的中国历史上更大的威胁存在。

  
号称强大的汉朝向鲜卑上贡岁币为2亿7千万银两,向南匈奴上贡岁币1亿多银两,加上向西域上贡的岁币,每年高达7亿银两,占全年40亿收入的17.5%以上,大大超越了北宋岁币的数字。

  
相比之下,后来的宋朝向契丹送去的岁币区区30万贯(也就3亿银两),后期增加到五亿,加上西夏,看商业也近7亿银两,但是,宋朝每年拆正收入4000-6000万贯,折合400-600亿银两,岁币7亿银两,只占财政的不到2%,而汉朝的岁币却高达财政收入的17.5%

  
然而和意淫中恰恰相反的是,不是汉朝灭了匈奴,反而汉朝灭亡了200年后,匈奴灭掉了中国统一王朝西晋!西晋皇帝司马邺被匈奴抓去,匈奴王摆宴时,就让这位中国皇帝穿着奴仆得衣服给宴席上的人斟酒。匈奴王上厕所时,就让这位中国皇帝站在边上拿着马桶盖。

  
当然,中国人是不想听这样得真实历史的,因为皇帝再怎么平时奴役老百姓,每个中国老百姓祖祖辈辈的基因其实都不愿意听到平时他们痛恨的皇帝替别国皇帝提马桶盖!

  

 回复[5]:  会長 (2019-03-07 17:24:58)  
 
  朝鲜国王只敢对大清皇帝称臣下,何来明成皇后? 潜水达五年,被博士弄冒顿了,不!弄冒泡了,史料支离破碎。不直一看。

 回复[6]:  东京博士 (2019-03-07 19:40:56)  
 
  当时对清朝能不能称王是一回事,当代韩国史上的记载又是另一回事。不值一看你还是看了

 回复[7]:  会長 (2019-03-07 22:35:53)  
 
  又错!朝鲜当时不是能不能,而是只能称王,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憧,请把明成皇后的出典于哪本史书公开一下,,拜托你还是弄回你IT老本行算了。就不要瞎拚乱凑糟遢历史了。

 回复[8]:  东京博士 (2019-03-08 09:51:27)  
 
  会长的意思我才明白,原来你是为了“皇”“王”之争啊。

  
那的确是我打字太粗糙了,准确的应该是明成王后,不是明成皇后,这个粗心可能是受上海话习惯影响,因为上海话发音“黄”“王”不分,自然“皇”与“王”也是同音,一不注意很容易错用。

  
不过,“皇”与“王”两者混用的现象并不仅仅是阿拉上海人口音特有的混乱,日本人好像对朝鲜半岛也都混用,但他们自己的天皇绝对不会错成天王,那成了土匪的“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了。随便用日语一查关于“明成王后”居然出来这么多的“皇后”。有图为证。|

  


  
既然要追究,那我也就认真一下,究竟称“皇”与称“王”有什么不同呢?朦胧感觉好像“皇”的级别比较高,有来自三皇五帝自从盘古开天地的高度神话宗教色彩(所以日本皇帝叫天皇),而且是血统论世袭制的,皇者,只能是一人(自诩为Global性)。而称王往往与称霸连想,只要一群人(特定范围)中拳头硬,就是猴子群里都能称王,所以不同的领地,能存在各地之王(具有Local性)。

  
由此便可以解释你强烈主张的中国皇帝一人称皇,怎容宗主国从属关系的周边国家再称皇,只能称王了。当然距离元的实力强的罗马,沙俄等地方,人家该称皇照样称罗马皇帝,沙皇,中国的皇帝说到头也只能欺软怕硬“自古以来”擅长自嗨罢了。

 回复[9]:  东京博士 (2019-03-08 12:35:03)  
 
  放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清朝与朝鲜半岛是宗主关系,不允许朝鲜自称皇帝皇后不难理解,不过今天的中国人如果还是这样的大清思想(或大中华帝国思想),是很令人不齿的(完全掌控满洲的日本人都还允许实质已经亡国的溥仪当皇帝呢)。韩国不管怎么说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他们今天自己拥有皇帝皇后的史观并无不妥,这到真的是人家的内政。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