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原创]我的刀史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8-03-30 09:36:16 阅读人次:2052 回复数:8)

  从小,我就喜欢刀。

  
不要又有人八卦地把我跟日本的军刀武士道什么的联系起来,我小时候看的反日抗日电影比你玩得魂斗罗次数不知道多几十倍。

  
我喜欢的刀,其实应该说喜欢刀片可能比较准确些,当然还有不是刀片的小刀。

  
最早喜欢刀就是从刀片开始的,喜欢刀片是因为姐姐们那时都爱玩刻花,我们南方叫“刻花样”,北方叫“剪纸”或“窗花”什么的,虽然我成人之前几乎没有去过北方,但因为生不逢时的那些姐姐们都爱读书爱看书,所以我也就能从很多她们看剩的书里得到很多的“流毒”,因为那些大部分都是当时的禁书,有文革前的国产货,也有外国小说,包括世界名著,虽然那些我暂时还看不动。从很多小说中我略知了一些与自己生活的南方城市完全不同的北方文化习俗,直到成人后自己跑遍了大半个北方后不断得到了印证,所以我相信我对北方的感情始于儿时接触的那些文字。

  
但是,我一直对南方的“刻花样”等同于北方的“剪纸”抱有一丝疑问,这个疑问来自于工具,如果“剪纸”真的是靠剪的,那么剪刀的操作精度绝对达不到刀片刻制的精度,细节拐弯处刀片可以用一个刀尖游刃有余地变化,剪刀切除点是两把刀的焦点,物理构造上怎么都觉得剪刀的走向受限制。再说制作细线吧,刀片可以贴着直尺拉出任何粗细而不会中途断裂的边界,剪刀的走向却完全凭个人的手上经验感觉,无依无靠,没有任何保障。

  
由此,我一直认为“窗花”肯定不如我们刻的“花样”图案精细,事实上,见过的众多的窗花也的确如此。但我并不由此下什么北方不如南方之类的八卦结论,窗花的欣赏也许并不在线条越精细越好,再精细的要求,无论采用何种手工制作,一般人都不可能超过现在的CAD设计的电脑控制线切割设备吧。

  
相反,北方的“窗花”除了形似还有神似的很多好作品,而南方的“刻花样”的玩法一般并不在创造,而是竭尽能事地玩“盗版”,也就是看见谁有了好的“花样”借来做原版,在原版上把一张彩色腊光纸的有色面覆盖上去,腊光纸背面朝上,按住两张纸不能移动后,用2B左右的三星铅笔斜躺至30度左右在腊光纸背面轻轻涂擦,腊光纸下的底版凹凸立刻呈现在眼前,此为取样。

  
在取样后的腊光纸上刻制花样,其实就是辨认图案影纹的边界,用刀片把边界刻成剥离状态,取样精度直接影响产品质量,如果有边界含糊的地方,极有可能造成搞不清刻制的部分的取舍,最终导致白辛苦几小时的失败。

  
取样正确的话,“刻花样”的质量除了每个人的刻制水准,用什么刀来刻也是极其讲究的,女孩子们一般使用的是削铅笔刀,一种类似按比例缩小的折叠式带收纳的水果刀,或者是把卷笔刀螺丝拧掉卸下的刀片,有的干脆就是老爸刮胡子用的“飞鹰牌”双面刀片,这双面刀片虽然异常锋利,但是有2个缺点,一个是双面状态使用很危险,一不小心就容易割破自己的手,因此横向折断成两个单面刀片的任务一般是男孩子代劳,也有女孩子用彩色玻璃丝带把双面的一个刀面包起来使用的,但往往好景不长,因为它还有第2个缺点,那就是不耐用,使用一阵就必须交换。

  
男孩子“刻花样”当然不如女孩子精细,但是武器却要先进多了,一般都是自己加工或半加工品,我最长用的就是用断锯条加工,材料上说,可真是好样的,找来断锯条之后,先夹断至拿着顺手的长度,一头再敲断成带30-45度倾斜的刀口,这个操作相当不容易,因为没有专门工具,通常是敲好几次才接近比较理想的角度,有时候越搞越短,最后是一堆残渣,造成锯条的完全报废。

  
从断锯条大致得到了刻刀的原型后,手捏的一端的菱角和锯齿部用粗砂轮打掉,这是个要有耐心的活,然后就是对一头倾斜的打磨出直线,再磨出刀刃,然后就是用磨刀石细研,通常完成一把刻刀需要大半天时间,而且全部都是手工研磨,既要有手劲,更要有耐心,还要有手感,不然磨不出好的刻刀,那可不是磨洋工。

  
到了这一步,也许有人觉得烦了,那你肯定做不出好的刻刀,以后也干不好很多精细活,我自以为这个磨刀过程也属于修身养性,直接影响以后对事物的观察模仿乃至精工细作的精神。

  
刻刀研磨完毕时,尚不能使用,通常同时制作两把刀以上,因为最后一道工序是淬火,听上去挺专业的,其实业余淬火也就是最基本的两种方式,把钢片刀刃放在煤气上烧得通红通红之后,迅速一头扎入准备好的凉水灌中,另一种是在空气中自然冷却。前者为了保持刀刃锋利的刚性(硬度),后者为了增加刀片的弹力不易折断(韧性),淬火其实很讲究温度和降温速度乃至降温用的介质的,这是我从隔壁邻居的一个江南造船厂的哥哥那里听来的。

  
有了刚柔并济的两把刻刀,不仅能刻制很多美妙精细的平面“花样”,男孩子还能由此引伸,刻制很多立体的小玩意。

  
那时我家斜对面的南京东路口,有家“上海戏剧刀枪门市部”,橱窗里摆着栩栩如生的革命样板戏的戏剧服装,有杨子荣打虎上山时携带的红苏苏手枪,还有《奇袭白虎团》中的机关枪等等,那个时代的男孩子都喜欢长大了当解放军,玩具里最人气的不是现在的PSP,也不是任天堂,而是玩刀枪,我暗想着把它们按比率制作出来。于是便无数次跑到南京路的橱窗外去凝望偷看,不好意思在大街上那个小本本描绘记录,只能回家后一点点凭记忆完成各个角度细节的“设计图纸”。

  
一周后,我制作了一架1/10一架1/50的轻机枪模型.用白色松木刻制的,我们家附近使用老式煤气,没有生煤球炉的“柴板”,所以家中除了撬地板,四壁无木,材料不得不徒步走到南京西路成都路口的那家“翼风航模材料商店”(那是后来改名的,当时似乎叫少年航模商店)买来便宜货。松木非常容易加工,只要细心即可。

  
白胚模型用水粉颜料上色后外面涂以透明清漆,清漆是弄塘口准备结婚正在忙着做“三十六只脚”家具的回城知青那里要来的一小罐宝贝货,胶水也是他那里要来的香蕉水,把坏乒乓球剪成米粒大小装小瓶子内浸泡在香蕉水内后密封一周,一周后就是一瓶乳白色的快干胶了,这些土制方法我周围有个小圈子,大家都知道,有时候还能搞来黄鱼胶,在煤气上煮得公用厨房内腥臭腥臭,那时还没有502瞬间胶水,黄鱼胶算是强力的温度控制型胶水了。

  
1/10的轻机枪模型招徕了弄堂内很多小朋友的羡慕,但是我怕他们碰坏,只能来动口不动手的参观,绝对不许任何人借出去在弄堂里冲杀一回,最好的小朋友苦苦哀求拿最好玩的带电光的连发冲锋枪跟我交换我都不肯,当他们知道我是模仿《上海戏剧刀枪门市部》的东西时,此后起码有两个星期,每天那个商店都有我们弄堂的小孩在那里转悠。

  
不过便于携带的1/50的轻机枪我还是为了扎台型带到了学校,在一次学习《老三篇》的课堂上被政治老师发现不幸没收了,放课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正当我已经万念俱灰状态时,没想到我的微型轻机枪正昂头雄赳赳地“站”在办公桌上,边上有个美术老师还夸奖了我几句,我一直讨厌政治老师,但没有毁掉我的轻机枪那次我就开始不是很恨他了,而且没多久那个美术老师居然还送给了我一把真正的刻刀,刀柄上雕刻着的可是响当当的上海的——《朵云轩》。

  
——未完待续

  




 回复[1]:  夏夏 (2008-03-30 10:11:12)  
 
  写完刀史,是不是会有人写枪史?

 回复[2]: 我小时候也喜欢过刀, 老唤 (2008-03-30 20:44:31)  
 
  现在还有鸡巴,不对,几把:

  
1,德国SOLINGEN的Carl Schlieper的折刀和各国小豆刀。

  


  
2,日本著名刀匠藤本保宏晚年制作的鱼形小豆刀,令人爱不释手。

  

 回复[3]: 吓我一跳! 我是局长 (2008-03-30 17:35:28)  
 
  现在还有鸡巴……

 回复[4]: 写了刀史写枪史 我是局长 (2008-03-30 17:46:02)  
 
  写了枪史写炮史。

 回复[5]: 枪史:召之即来 老唤 (2008-03-30 21:11:14)  
 
  内部公开:第一把有效射程109米。

  

 回复[6]: 老唤真的有枪 陈某 (2008-03-30 21:26:07)  
 
  

 回复[7]: 他还有炮呢! 我是局长 (2008-03-30 22:22:36)  
 
  

 回复[8]: 给博士把日本刀 小林 (2008-04-01 09:19:4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