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生病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7-07-07 12:05:15 阅读人次:1697 回复数:3)

  

  
生病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不假思索地提出这个问题,大部分人没有谁会希望自己生病的,甚至更奢望不老不死,长命百岁,当然,那前提是无病无恙的健康长寿,如果附带手脚不灵,背驮弓腰的条件,甚至卧床不起的长寿,大概很多人会说,我才不要那样的长寿。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希望自己生病的时代,难道你不是吗?生病了,在我们那个物质不太丰富的年代,家里会可小灶做点好吃东西,可以得宠搞点特殊化,在物质丰富的年代,可以赖学赖工,搞点自己的“小活络”。

  
小时候,有很多次希望自己生病,为了吃鸡蛋面,平时提要求不可能满足的,父母也会让步。上学后,可以不交作业,冬天可以赖床不起,但是代价也不是没有,那就是必须打针吃药,这是我最害怕的东西,虽然知道有奢求就必须付出代价,好比追求自由民主就会有责任甚至牺牲,但经过计算,只要认为核算,还是铤而走险地生一次“病”。

  
四人帮粉碎后,全国从一片“战争”废墟中苏醒,首先恢复了高考制度,重视数理化的务实与政治思想教育的残孽同时并存,疯狂地让我们有限的时间矛盾着冲突着,学校每天早上8点正式上课前,师生都被强制地通过教室内的有线广播通读《毛选》5卷,持续一年,还不让过门,区教委搞了个政治统考,还恬不羞耻地扬言说作为高考参考分,吓得我们这些未经过上山下乡风浪的末代革命小将们都敢怒不敢言。

  
对于最后一年文转理的我来说,为了迎接理工科类的高考,本来突击提高数理化的时间都不够,对那个政治学习和统考更是绞尽脑汁地阴谋着如何上演一出逃避行,结果虽然目的达到了,却被平生第一次挨了一刀。

  
为了混病假逃避政治统考,午饭后先来到学校医务室门口捧着肚子喊哎呀,没有诊断的话,学校医务室也是老吃老做不会听信你装腔作势的,所以对混病假的伎俩,医务室的老师更是普罗中的普罗,何况是那个非常时期。根据自诉症状和触诊,初步被定为是阑尾炎,心中又惊又喜。

  
喜的是这病假是混成了,惊的是被告知必须打金针。我的妈呀,普通注射我都怕,那还只是忍耐数秒,最多也就1分钟吧,这金针扎入之后据说要停留30分钟到1小时。那痛苦的一小时的初体验,眼睁睁地看着我这有机肉体上被插着n根颤颤巍巍的无机金属物,为了病假单,咬着牙居然也挺过来了。

  
打完金针,再次诊断,问还疼吗?到了这个地步,不能白挨针,满脑子病假单的我,便脱口而出:“还疼!”,于是学校老师认真负责地陪同我去附近的第一人民医院验血,这回弄假成真了,白血球被告知异常的高,医生让老师马上通知家人拿毛巾脸盆来,必须立刻住院动手术切除阑尾。

  
现在想来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大幸,逃避了政治统考,还彻底消灭了体内的病患。原来有时候不知不觉中,病患已经到了不及时处理后悔莫及的地步了,我们的身体的一些感应器却怠工没有发出任何信号。当时听说要住院动刀子,吓得我骑虎难下,只能听天由命了。那次手术很顺利,没有我参加的政治统考也很顺利,那个胡扯的分数对我顺利地考上大学也没有任何影响,这更坚定了我今后不再信这个国家的谎言的人生观。

  
为骗病假单住院10天,现在想来,也是一件值得纪念的往事,人到中年,还经常用此例提醒号称健康的朋友,不要过信自己感觉。强烈地希望自己生病,这种愿望在来到日本之后似乎又有过好多次,比如学生时代打工上学非常紧张劳累的时候,但是又怕自己生病,失去工作,失去经济来源,失去签证,仿佛那时自己的人生的全部就是这些,别无它物,很希望能躺一下,又不敢躺下。

  
在日本就职后,本以为结束了那种不稳定的时代,有了相对稳定的身份,但社会人的责任又重重地压在肩上,公司,同事,客户,家人,好像所有的东西都要自己去扛起来。加班,出差,累到极点,而且还不能怠慢了玩,宁可排挤睡眠,恨不得自己每天有48小时。如果没有娱乐,喝酒,侃大山,大概无法承受日本的工作节奏,于是透支了一天又一天,在新干线,飞机上偿还,呼吸大量新鲜的日本空气,喝大量没有污染的日本水,以及那些不管爱吃不爱吃的万国料理,用物质性的能源去不断补充自己的消耗,再生自己的机体细胞。

  
“要是能好好睡一觉就好了”,有时候我还会想起生病,我要是能生病一天就好了,什么都不干,24小时实打实的用来睡觉,那种很奢侈,很不做梦地睡。但是,事与愿违,我几乎一直不生病,而且有一天,突然发现周围的日本人,他们的工作强度远比中国社会高,却很少有人生病的,尤其是极少有那些唧唧歪歪的慢性病。有人说日本人精力都花在工作上,中国人大都花在人斗人上,所以其实精神比日本人更压抑,容易得慢性病,似乎有点道理。

  
生病的感觉其实还是挺好的,尤其是对几乎不生病的人来说,妻子不像平时那么唠叨了,而且好像说话也温柔了许多,孩子也听话了,突然懂事了起来。最最重要的是,能让自己重新回忆小时候的生病的感觉,不仅起了点好笑的古怪念头。这种情结似乎很幼稚,也很纯的,可能会保持到老,也许是男人到了一定年龄之后,不如女人见老的心理上的支撑因素。其实写完了,才觉得自己真是有病,怎么会为这种乱七八糟的念头打字。

  
——东京博士 2007年7月7日

  




 回复[1]:  taya (2007-07-07 15:37:11)  
 
  偶尔生病不是坏事,让自己休息下,平静一下,比勇往直前来得更有益处。虽然你这个人有时候未免过于自大+臭P,不过既然你生病了,送点花也是应该的,杀杀你的凶气。

 回复[2]:  蛇 (2007-07-07 15:37:40)  
 
  

 回复[3]:  邓星 (2007-07-07 16:32:01)  
 
  哦东博,在七夕时感慨你的小小阑尾炎,嘿那也算病?不过那个时期我也经历过的,有体会。

  
还有,文转理的人基本上是“頭いい”证明,幸亏你只是得了“过家家”病,保住了人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