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抽烟、戒烟、侃烟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11-08 09:35:43 阅读人次:1863 回复数:7)

  

  
香烟有什么好抽?这个问题一定有截然两种不同的回答。抽烟的说得像神仙,比如解除烦恼了,精神集中了,实在没有理由就是觉得手上少了什么觉得不自然。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要抽很贵的,买最便宜的可以夹在手上,甚至不抽时夹在耳朵上都大有人在。哦,这么说来香烟不仅要会冒烟,还要考虑夹得舒心,夹一支万宝路、健牌什么的可以显得你很时尚;夹一支红塔山、云烟证明你是个真正的爱烟行家。

  
因为你会抽烟,你懂得那是香烟的烟味,而绝不是等同于烟囱里的烟,你鄙视那些抽外烟的倒不像那些网上FQ们表示只有自己才最爱国,而是正宗的中国烟家才不抽外烟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就像人们承认法国大菜的精湛、上品,但如果您有同样的钞票可以随意花,那肯定是选择去尝一顿满汉全席,即使降低格调来顿功德林的素斋都会很得很爽的吧。

  
不抽烟的视香烟为大敌,恨不得把香烟骂得改名为臭烟。我的一个朋友就是这种,她拒绝称呼香烟为香烟,而只说西古雷特(cigarette)。我第一次以为她在说我们上海话的[西瓜烂掉]了,据说为了让她男朋友戒烟,曾经逼迫那个可怜虫写下保证书:[你是要我,还是要西古雷特?]哦,天啊,真是个笨蛋,怎么会弄成这般阿姆雷特面对世界末日的状态的?

  
计算机发展是只用0和1的数字2进制在大显身手,世界上有男人和女人,那也是2进制,怎么抽烟也抽出了个要女朋友还是要香烟的2进制的数码问题了?若干年后,我知道了他们居然找到了突破2进制的方法了,不过操作要比2进制计算可复杂多了,比如:一天只准最多抽5根,在家不许抽,要抽只有阳台上可以。

  
为此,那可怜的家伙,冬天老是没抽完一根鼻子就滴水观音或细水长流了,妻子要确认他身上没有一个地方有烟味了,阳台的门才会被开放。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在中国旅游时,坐在我前面的两个嘉兴小夫妻的对话了,也是女的劝男的少抽烟——

  
[切么要切得少点,切么要切得好点](南方很多地方把抽烟说成吃烟,发音为切烟)。 我听了差点在后面没笑出声。是啊,很多人认为抽少点对健康有好处,但是抽好点就是一定对健康有利了吗?以前抽1角7分一包的生产牌,或者劳动牌,飞马牌香烟的人多的是,没怎么听说有人生癌的。世界真搞不懂!

  
我抽烟有点历史了,所谓历史不仅是指抽得早,还经历过比较值得谈谈的有关香烟的往事和“犯罪史”。我抽人生中第一根香烟很奇妙,不是为了抽烟而抽烟的。那个年头,一到过年,男孩子都喜欢玩鞭炮,买了100响,200响的全拆开来,然后像抓炒蚕豆一样一把把装进口袋,跑到弄堂里去放喽——砰!啪!点火的自然是一根鞋底线,但是有一次居然大人给我一根香烟,而且不久就快要灭了,就学着大人样吸了一口,实在是太天真,怎么能全部吸进喉咙啊,阿咳,阿咳,阿咳,第一次就觉得这个香烟有什么好抽的?就像不能理解大人为什么要喝啤酒、咖啡之类的苦水。

  
我断断续续开始抽烟是上了大学后半期,没钱,当然也不能怎么抽。抽烟要有环境,一个人很难入门的,就像学日语一样,得有人逼,所以开始学抽跟吸毒的罪恶感没什么大区别。不过名称好听,带个香字,自认好比吃香蕉吧。于是放学后下棋、打牌玩得天老地黄时,大家凑钱去学校附近的小烟纸店买包3毛5的大前门。回到教室关上门,一个同学在门口假装做作业望风,众人在一角抽,现在想想,人在干自己认为是坏事的时候,有股说不出的舒畅,特别是干完了之后的那种成就感,大概跟得个诺贝尔奖在人体机理上的反应并不是差得很大,当然后者我没法体验。

  
来日本前夕听说香烟很贵,所以带了好多香烟,整条的。那个年头买什么都凭票,粮票、邮票,豆制品票、线票、布票、香烟票。因为要出国了,我成了家里可以收集香烟票的特权阶级,但是老妈一定在为不能跟串弄堂的村姑换鸡蛋心里在犯嘀咕。

  
记得一个早上5点,天才蒙蒙亮,老妈因为最后一天的豆制品票找不到了,把睡梦中的全家都吵醒,让大家帮她找那张比拇指指甲还要小的票,我说我不吃这该死的豆腐,我要睡觉!哈哈,那是什么世道,跟电视里看到的现在的北朝鲜,一个德性。不过三小时后起来了,上学了,照样雄赳赳气昂昂地唱[社会主义好]。

  
到了日本惊奇地发现3个不同于中国的有关抽烟的现象。日本人都抽自己的烟,没有什么给人抽之类的所谓烟酒不分家的习惯。据观察是对抽烟的世界观不同,如果对方不抽烟的话,敬烟是不礼貌的,就是抽烟的人,日本人也很注重自己的香烟牌子的隐私权和执著,抽万宝路的不会碰七星,反之也是。

  
另外,我发现中国人很多人把香烟抽得最后几乎连烟屁股都不剩,长期以来手指被熏得像上海小绍兴的三黄鸡的鸡脚爪。日本人抽烟一烧到半枝就掐灭不抽了,似乎是对后半枝的尼古丁和焦油的过滤能力不太信任的缘故。因此,如果日本人说他一天抽一包烟,其实那也不过是相当于中国人抽半包还不到。开始觉得他们很浪费,有钱国家嘛。

  
女士,特别是年轻女士抽烟的在日本很多。不仅是晚上的欢乐街,在地铁车站的指定吸烟所,车门一开很多人就涌向一个指定的地方,真让人误以为都是急着上WC呢。女士一般都有个很可爱的烟盒,通常是绣花的织物,或是什么香奈尔,COACH之类的皮质的,很多与打火机套、钱包、腰带、皮包,甚至与皮鞋都配套同名。日本人对小件饰物的注重和对名牌的崇拜,充分展示了其现代经济的优裕和传统文化的细腻。

  
我戒烟有4、5年了,理由很多,因为日本香烟涨价,而香烟的价格据说8成是税金,我不想再多付给日本税金,还因为据说香烟有害人体健康,当然也有害我的健康。终于有一天我决定为了我的健康,割断我对香烟的留恋,更想证明自己是个意志决不薄弱的人,据说戒烟是最好的证明。所以我戒了,不过每年平均还是抽4、5枝,那也不会有损于我的坚强形象的吧?

  
其实促使我戒烟的这些,就像准备开始做烟民一样都是借口,我最大的戒烟理由是。那时上班抽烟必须去指定的场所,而那个场所有一个烟鬼是我深恶痛绝的日本鬼子(通常我几乎不对日本人使用这个词,这个人请允许我这么真心诚意地称呼),所以为了让他从我眼前消失,我戒烟,不再去看到那张脸了。

  
我戒烟了,我失去了什么吗?没有。我省下了烟钱发财了吗?也没有。现在手上某个时候似乎也在呼唤什么,不过代替的是别的东西,果汁、零食、水果等等,好在我吃死不胖,所以也就吃得毫无顾忌,反正上帝赐予我的是心宽体不胖。

  
日本近年以来不仅多次提升香烟零售价格,还大力推广抽烟的公德,几乎全日本的饭店都设有禁烟席

  
和抽烟席,电车、车站、飞机上,机场完全实行禁烟,新干线分为禁烟车厢和吸烟车厢,不久又实行了公共场所步行中抽烟的罚款制度,吸烟者的社会区域越来越少,也是对环境的高度重视的结果。

  
中国是个烟草大国,经济并不富裕,环境问题更是日益严重,对人对己都无益处,还是助长请客

  
送礼,不正之风的一个巨大的弹药库。请抽烟的网友还是早日戒烟,为了保持一个绿色的地球。

  
——东京博士 2004年1月10日




 回复[1]:  东京博士 (2006-11-08 09:38:03)  
 
  隔壁九哥发了个烟屁股,不由得挖老帖子一个,纪念戒烟7周年。

 回复[2]:  九哥 (2006-11-08 10:52:02)  
 
  能与博士见面是九某一大荣幸. 博士年轻里力壮望多作贡献.

 回复[3]:  eve (2006-11-08 12:59:25)  
 
  To 东博

  
那时上班抽烟必须去指定的场所,而那个场所有一个烟鬼是我深恶痛绝的日本鬼子(通常我几乎不对日本人使用这个词,这个人请允许我这么真心诚意地称呼),所以为了让他从我眼前消失,我戒烟,不再去看到那张脸了。

  
----------------------------------------------------------------

  
期待东博再来一篇关于此日本鬼子劣迹的文章、我会社也有一个令我深恶痛绝的日本鬼子、或许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些「劣迹总是相同的、而对应的方式却个有不同」。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6-11-08 13:15:27)  
 
  说劣迹到不至于,我是搞技术的,也兼搞营销,那个人是企画部部长,说难听了就是没什么实力的老头,属于“天下り”一族,大都塞在那种可有可无的“社会主义”部门,真正让他企画他能企画个啥?每天就是忙着起草这种社内告示:“女性社員各位;通勤ルートはなるべく駅付近のXX公園を避け、痴漢やいたずらなど日ごろから心をかけ、今日も楽しいお仕事にしましょう”

  
谈女人,谈烟酒,甚至跟我谈中国的山珍海味我都不会恶心,可偏偏突然吐个烟圈问我什么”模糊数学”大学里面都学些什么?以色列发明了一种2G扫描频率的高速CCD你知道吗?我晕,我搞这个的,他不断变换这类不知道哪里来的鬼闻,心里直骂他:“你TMD的每个月有多少売り上げ?偉そうに雑談しているけど。”

 回复[5]: 我怎么戒不了烟呢!43年老枪, 龍昇 (2006-11-08 13:23:15)  
 
  肚子里烟油子答答滴。

 回复[6]:  风 (2006-11-08 13:33:27)  
 
  俺会戒烟。今年都戒了三次了。

  
等到了元旦,再接再厉,再戒一次。

 回复[7]:  陈梅林 (2006-11-08 17:47:21)  
 
  东博心宽体不胖?谁信,反正俺不信。正确答案:心体均不宽。哈哈!

  
风桑戒99999次,一准能戒成。静候佳音。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