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10-17 15:18:14 阅读人次:1785 回复数:9)

  

  
抱着船歌从零陵路乘坐49路公共汽车到外滩,49路屁股后面还冒黑烟,船歌是个眼睛大大的4岁小女孩,弱弱的身躯。

  
车上没有人让坐,大小伙子的我抱着个孩子,干脆走到了司机座位后面,可以让小船歌看怎么开车的,其实我自己也很喜欢这个位置。

  
“舅舅,我要撒尿了。”没想到公交车才开出了1站,小女孩给我出了这么个难题,“憋住啊,下一站开门我们就下去。”我已经顾不得心疼刚买的1角5分的车票了,把随着汽车颠簸渐渐滑下来的船歌往上蹭了蹭,没想到我站着的位子地势比别处高,船歌的小脑袋“咚”的一声撞在了车顶上,吓的我又无法腾出手给她揉揉,周围人大概都在看着我这个笨拙的小男人。

  
还好,这是初秋的一个周末的夜晚,大学生的我离开学校便去了姨妈家,小船歌是姨妈家的外孙女,一个有二老一小构成的特殊的三口之家。休息天带船歌到我家去玩几天,我家住在南京路,所以小船歌说去南京路玩特别高兴。好多年后我才知道姨妈是我的生母,我是船歌的亲舅舅。

  
如果让我回忆船歌儿时的故事,那么,那个夜晚抱着船歌狼狈地下车,然后在车站附近黑黑的一棵大树背后帮助船歌解了急,大概算是我唯一的记忆了,而且在船歌长大后我们见面不多的次数中,几乎每次我都会提起那件撞头事故,真担心是不是会影响了她今后不聪明。

  
船歌的母亲,也就是从来没有跟我一起生活过的二姐,是文革中最最典型的受害的一代,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为了逃避苦不堪言看不到尽头的穷山沟的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生活,二姐经过老家的远亲关系的撮合,嫁给了江苏某镇上的一个老实农民,仅仅为了离上海的家近一些,而且二姐不久还在镇上的一家供销社找到了工作,四人帮粉碎后还承包了那个店。

  
船歌自从出生就一直在上海的外婆外公家,被当作宝贝似的抚养长大,几乎不去自己父母身边,只有二姐偶尔来上海看望船歌,但是他们的经济实力根本就无法按照上海的孩子那样抚养船歌。

  
江苏要比江西富裕多了,但是农村毕竟是农村,二姐已经嫁给了当地人,那时的政策无法回城,知青孩子允许回城的政策也没有出台,船歌从幼儿园到小学一直是寄读在上海。记得有一年放暑假,船歌去了自己父母身边,回上海之后,我就经常听说外公外婆对船歌的教育就是“不好好读书,以后就要回你爸爸妈妈那里去。”,那以后,船歌再也没有去过乡下,我也没有去过,但是“回乡下”这三个字却深深地刻印在船歌幼小的心灵中。

  
我大学毕业了,上班了,偶尔去姨妈家,每次都看见船歌坐在阳台前的写字台前看书,做功课,很少有不在家出去玩的,不久我出国了,能见到船歌的机会几乎没有,姨妈姨夫的来信却有一半以上是说船歌的事,那是他们视若自己女儿般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

  
船歌的作文获得了小青蛙比赛一等奖,我不知道国内的小青蛙作文比赛是什么东西,但是也很高兴,船歌写的暑假作文又得奖了,还得到了一个电子字典,姨夫(其实是我的生父)来信每次都是这样令二老按耐不住的喜悦。

  
船歌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上海某大学,那还是我生父解放前就很有名的母校,回国时见到的船歌完全是一个大姑娘了,谈起儿时的那个49路上的故事,几次都阻止我:“舅舅老是说这件事,没完没了的。”大姑娘已经非常知道害羞了。

  
当我的另一个外甥女留学日本,并考上了日本的法律专业的大学后,恰好是船歌从上海的大学,也是法律专业毕业,并且进入了上海一家著名的外国新闻社,成了一名英语新闻记者。那也曾经是我非常憧憬的职业,却生不逢时地被养父母阻止,最后不得不改考了理工科,那时法律专业大学毕业的姨夫的“下场”经常是养父母教育我的话题,虽然那时我不知道姨夫就是我的生父。

  
船歌很反日,曾经问我购买什么牌子的笔记本好,我推荐了索尼,松下,富士通,但是最终她选择了IBM。

  
船歌很哈美,一直说要去美国,自小受生父的英文和写作的辅导,托福早就过关了,却不幸遇上个美国911,一再耽搁,后来只听说去了2次美国,但并没有留学或移民,依然在国内,成为我们家族中没有出国经历却收入最高的“长者”,号称没有2万月薪的地方是不会去的。

  
2003年,船歌的《北京情人》在网上发表后,我也仔细阅读了,女孩子的笔锋是极其细腻的,那些虚构的情感中我知道也是船歌自己生活中很多苦难,奋斗和记者生涯遍历的结晶和升华,正如她的签名所说:“你一定读过世上最美的诗,第一句是幸福,第三句是忧伤,中间一句是我们相爱的地方”,无论是爱还是忧伤,经历过苦难的人最知道什么是幸福,这一点舅舅和外甥女算是同病相怜的。

  
船歌的父亲,一个老师巴结的农民,大概与自己的亲身女儿没有生活过几天,在一次烧窑的塌方中遇难,那是一种很简陋的砖窑,为了多赚几个钱补贴家里,一个需要父爱的女孩失去了父亲,我不知道船歌对自己的亲身父母的感情有多深,也许父亲的遇难她没有特别的悲伤,就像我,一直是自己盼望自己快快长大独立。船歌像一颗顽强的小草,在隔代的有限能力的呵护和贫穷的城市生活中,度过了她自己足不出户的童年和少女时代。

  
今年5月,回国出差匆匆途径上海,与船歌相约在和平影都隔壁的莱福士广场,时间只够我们一起在星巴克喝杯咖啡,我没有追问她为何失去了当年执意要去美国的热情,只是听船歌叙述她的生活,她所有想跟我这个遥远陌生的舅舅说话,船歌真的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大眼睛的小小女孩,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独立人生,而且她的每句话,都震撼着我这个在外奋斗了这么多年的人,一个女孩子,从未出国,但是她的特殊生长环境我久久不能忘记。

  
“舅舅,你知道我大学毕业时刚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时,干了件什么傻事?我把所有的钱都买了牛肉干和巧克力,吃得我几乎半死啊。”船歌看都不看我,自顾自在说,星巴克的咖啡吸到我嘴里,有点苦涩,她说的我能理解,我又何尝不是那样?但是我没有看她,我怕自己会流泪。

  
“现在我看见牛肉干和巧克力都翻胃。”我知道船歌已经买好了房子,正在准备买私家汽车了,她完全有权利享受自己创造的一切,享受属于自己这代人的奢侈,就像她告诉我说去了泰国,很喜欢那种文化,又去了泰国,或者突然在MSN上冒出来一句:“舅舅,我到纽约了啊。。。。”

  
两代人是有代沟的,那么再隔开一代的人之间就不仅仅是代沟了,我无从评论船歌离开了把她养育长大年事已高的外公外婆,她有自己的人生,路很长很长,没有人愿意再回到发疯般猛吃牛肉干巧克力一直到呕吐为止的岁月,“那时我们家太穷了,我什么地方都不能去玩。。。。。”,回到日本后,船歌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脑海里驱之不散,还有每次看见她静静地坐在写字台前看书学习的那个背影,我知道“不好好读书就把你送会乡下去”仅仅是外公外婆激励她学习的一句口头禅,其实根本不舍得那么做的,但是现在的孩子有几个是这样逆境中奋发学习出来的?

  
“中国每天都在变,但是我无法忍受这种变化的速度。”我知道船歌说的不是经济,她的深邃远远超过她的年龄,超过她的同龄人,那不仅仅是因为她作为一个职业记者敏锐的思考力,更因为她有自己那段特殊的成长经历,但是她是一个生活的强者,作为远在日本的舅舅,我祝福她无论生活在哪里都会得到幸福。

  
——东京博士 2006年10月17日

  




 回复[1]:  东京博士 (2006-10-17 15:24:41)  
 
  请欣赏船歌的网络小说《北京情人》——

  
http://eastern-ark.com/read.php?tid=1923

  
http://eastern-ark.com/read.php?tid=2555

 回复[2]:  陈梅林 (2006-10-17 15:59:52)  
 
  东桑的多才多艺是有家学渊源的.《北京情人》下载了看.

  
东桑的姐姐是我的同龄人,经历相近.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6-10-17 16:21:25)  
 
  但是我的姐姐们没有你这么好的命运,呵呵。

 回复[4]: 都是从黑暗中走出来的 陈某 (2006-10-17 16:22:35)  
 
  呵呵,这不是我说的,抄来的。

 回复[5]:  采夫 (2006-10-17 16:51:09)  
 
  您不是在说俺的事儿吧?

  
俺也有个外甥,男的,也是从小寄养在爷爷奶奶家,不过好像没你的那个有才气,小时候俺也抱过他。搞计算机的。4年前一门心思要出来,被俺歉住,当时的女友(上海某大医院医生)愤然离去。现在的女友是外企白领,合资买了车、买了房,明年结婚要俺担保到日本来旅游。

 回复[6]:  陈梅林 (2006-10-17 17:03:00)  
 
  东博:俺命有什么好?付出的代价肯定比你姐姐多得多。

  

 回复[7]:  东京博士 (2006-10-17 17:15:22)  
 
  不谈了,这个作孽的国家,看北朝电视节目都笑不出来。

 回复[8]:  风 (2006-10-17 17:42:13)  
 
  来了,

  
看了,

  


  
有两句话记住了:

  
1。无论是爱还是忧伤,经历过苦难的人最知道什么是幸福

  
2。俺命有什么好?付出的代价肯定比你姐姐多得多。

  


  
有一件事无从评论了:

  
第一个月的工资时,干了件什么傻事?我把所有的钱都买了牛肉干和巧克力

  


  
飘走了

 回复[9]: 东博得链接 琥珀 (2006-11-12 03:21:57)  
 
  东博得文字让人受益,但船歌的文字比东博得更轻松更享受,是一种美,虽然有痛,但爱就是美的和痛的,少了哪个都无法深刻。一生当中,如果没有足够份量的故事来回味也是一种遗憾吧?喜欢这个故事,还想继续看下去,船歌会继续写下去吗?给船歌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