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海龟小婷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10-16 14:16:01 阅读人次:1849 回复数:13)

  

  
小婷是不久前的从日本回来的海龟,就是常说的留学日本的学成回国,在面临大学毕业时究竟选择在日本公司就职还是回国的问题时,她找我谈过一次。

  
小婷的大学其实很不错的,虽然算不上是绝对1流的大学,至少也是1.5流的私立大学,只不过她学的是文科,小婷本来就是文文静静的,她的专业是国际关系学,与学理工科的人比,就职不是那么容易专业对口,我曾经调侃她,先把中日关系搞好了,你那国际关系学应该很有用武之地的。

  
对日益接近的毕业的日子,当然不能迟疑拖延,但是回国的选择既然也在小婷的脑海中列入了,我就不得不帮她多分析回国的利弊,其实主要还是说弊端,倒不是因为我对中国的日益发展熟视无睹,而是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依然是回国容易出国难,出国犹豫的人很少,回国犹豫的人很多,这就是现实。

  
小婷找我人生相谈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我曾经是老海龟,无论是按年龄还是出国年头都几乎可以做她的长辈了。按照我的分析,小婷毕业后在日本找一家公司就职并不难,前提是不能整天去想你的“国际关系”,那么这家公司的范围就很广,有可能是出版社,也可能是IT公司的文秘,或者是贸易公司的OL之类的,总之都是从打杂开始,月薪20万,走遍全日本都是这个行情,日本女大学生毕业也这样,人家能过,你为何不能过?

  
接着就是我替她算一笔帐,扣除带卫浴的房租5,6万左右,水电煤手机网络费零食费,基本上10万没了,1日3餐节约点起码3万,女孩子还要买衣服,化妆,娱乐,美容院,这么一来15万以上迅速消失,每月能存3,4万日元就算不错了。

  
我这么计算,小婷频频点头称是,上班族的消费毕竟不同于5,6年前刚来日本老吃泡面的就学生,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有独立收入了,至少在周围融入环境和文化概念上也不该那么让自己成为异类,这一点小婷完全赞同我的观点。

  
也正因为此,小婷觉得离开了学校生活,一下子反而渺茫了起来,我知道中国女孩子都不甘心大学毕业了找个人结婚,然后像传统的日本女性那样在家相夫教子,安安静静地做家庭主妇。当然也有一些女性向往这样的生活方式,包括现在不少日本的女孩子,这个嘛,本来就是人各有志,日本社会竞争厉害,一部分女性选择逃避社会竞争,那也是社会对她们的一种特殊的宽容,所以才会有很多日本女性在电视统计上回答来世还是愿意做女人。

  
小婷说她也怕过于紧张,我安慰她,有人说日本社会歧视女性,即使有才华也不大重用女性,这个问题还得两分法看,日本的企业都是讲究经济效益的,不可能是白养人的,从某种角度看是对女性的照顾,因为重要的工作意味着责任重大,精神压力重大,加上女性生理上的差异,还有婚姻生育等等具体的问题,因此作为企业来说不可能不让女性休假,那样既不人道,也违背社会传统习惯,但是老是休假对公司来说就无法计划工作了,尤其是与周围的协调,因此女性在日本注定了只能做些辅助性的工作也就成了社会定式,不一定是单纯的性别歧视。

  
本来是谈回国问题的,结果我们的话题不知不觉地成了谈日本就职的种种弊病了,但尽管如此,在平等竞争方面,中国或许还不如日本,当然我指的是就职的渠道,至少日本是公开的,平等的,而中国更多的是依靠门路,只要有门路,女孩子就是没有学历也照样能有好工作,当然好工作是如何定义的就是各人的判断了,至于这类好工作能否长久做下去,那么中日两国社会的差距就更大了。

  
半年后,我回国出差时在上海见到了最终选择了回国的小婷,她就职于一家日资公司的工厂,担任日本人常驻上海的一个制造部门的部长秘书,主要是翻译一些技术资料,来客接待,其实也就是相当于日本的OL,绝对工资当然比日本就职少很多,但是由于国内日用品物价便宜,节奏缓慢,国内的日资公司的日本人都比本土的日本人悠闲,所以小婷觉得现状很不错,最主要的是能与父母家人在一起,比一人孤身在日本的日子要踏实多了。

  
小婷的公司在上海浦东的外高桥保税区,现在与父母住在浦西,每天穿越黄浦江,那是他们以前拆迁后得到的3室一厅,不算很豪华宽敞,但也过得去,小婷说自己正在准备与男朋友合资买房子,当然是买在浦东了,现在上班太远,男友也在一家外资工作,搞橱窗设计的,收入比留学海龟的小婷还高,恋爱后,男友特意把自己新买的车给小婷上下班开,看来他们很美满的,我说如果举办婚礼,可得早点通知我,我大概能安排自己出差回国来祝福你们的。

  
回日本前,小婷和她男友在西藏路请客我吃了一顿中餐,我说不要太破费的,有咸菜毛豆子的我最喜欢,她笑话我在日本吃不到正宗的中餐,我承认,但是又加了一句:“我在自己家里烧的可是正宗的中餐。”选择西藏路是因为我准备去逛逛福州路,顺便买些DVD带回日本。

  
吃完饭,他们陪我逛街,帮我选择什么电视剧好看,一转眼就买了一大堆,并且当场把外套都还给了卖主,我说不需要增加行李,而且也不方便我入关,万一被发现,这些究竟是盗版还是正版,对日本的海关我说都说不清。

  
分别时,小婷他们送我到南京东路地铁口,从福州路连接南京东路的有条南北向的小路叫山东路,当时沿街大厦正在兴师动众的,建筑材料堆满了人行道,虽然禁止了机动车通行,但是行人,自行车,助动车都混在车道上,行人还要躲避泥浆水洼,我们身后冷不防“笛——”的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吓的小婷高声怒骂道:“寻死啊!”

  
喇叭声和小婷脱口而出的骂声惊了我两声汗,喇叭声让我本能地习惯了日本的道路不是非常状态不可能有这样惊恐的体验,但是在我立刻意识到这是在中国,这种习以为常乱按喇叭的行为根本算不上什么对他人的失礼,如果搬出别的国家这样属于违反交通规则云云,那在中国是会被人笑话为异类的,我不知到是小婷回国终于如鱼得水地成了祖国的同类,还是我自己离开这样的社会常识太遥远了,总之与我在日本时见到的小婷在那一霎那完全判若两人。

  
看来悠闲的国内生活并没有让小婷变得具有更悠闲的心,在那辆助动车开到我们三人前面去的时候,还飘过来那个骑车的男人恶狠狠的一句:“侬只嘴巴哪能介臭个啦。。。”,这就是高楼大厦下,汽车如涌的社会,虽然它给我的是经济日益繁荣发展的印象,但是没变的东西依然没变,或者似乎变得更为浮躁了。

  
——东京博士 2006年10月16日




 回复[1]:  唐辛子 (2006-10-16 14:38:31)  
 
  已阅已阅,东博这篇,即使东博发扬谦虚的非美德精神,拼死拼活说自己的文章够不上1流,但在唐辛子同志看来,无论如何也足够1.5流拉!

  
还有:东博老师回国一趟,看到国人对骂几句,就总结出中国人的浮噪,日本人不骂人,憋在心里憋到精神失常再伤害自己或是伤及无辜,东博又会怎么总结呢?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6-10-16 14:55:48)  
 
  文章几流俺是“俏也不争春”,不俏更不争,为一些小事感慨一下而已。

  
至于人家社会的问题,俺这个外国人没这个义务去纠正,同时觉得在公共产场合还是谦让的社会比较圆滑温和,对素不相识的人偶尔的过失的容忍并不会像你说的那么“憋到精神失常”。你的夸大倒是经常冲刺1流水准的。

 回复[3]:  少年行 (2006-10-16 14:57:14)  
 
  好象回国工作的才能称“海归”。东博是老海龟?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6-10-16 15:09:50)  
 
  是的,16年前海龟工作过1年10个月,但是又跑出来了。

 回复[5]:  陈梅林 (2006-10-16 15:47:24)  
 
  16年前老海龟,当之无愧。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6-10-16 15:58:13)  
 
  上海话是骂人话。

 回复[7]:  陈梅林 (2006-10-16 16:03:50)  
 
  怎么是骂人话?

 回复[8]:  东京博士 (2006-10-16 16:21:18)  
 
  老海龟,老甲鱼。

 回复[9]:  陈梅林 (2006-10-16 16:27:02)  
 
  老海龟,老甲鱼,两者根本没关系!你想象力太丰富,自己编的。

 回复[10]:  游人 (2006-10-16 21:44:06)  
 
  好玩好玩!自己叫自己。。。

  
陈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回复[11]: 送东京博士! 小林 (2006-10-16 22:45:23)  
 
  俏也不争春,只把消息报。待到众人都知时,你在家中叫。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06-10-16 23:28:04)  
 
  回游人:俺是代替她不好14说。

  
回小林:俺们不争春,别人是否叫春就不管了。

 回复[13]:  陈梅林 (2006-10-16 23:47:51)  
 
  答东桑:海龟代替海归对不?小留学生回国叫小海龟没错吧?那么出海20多年的老留学生回国叫老海龟应该没有歧义。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