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说说中国“童养媳”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10-10 18:00:49 阅读人次:1657 回复数:5)

  俺有个从小长的虎头虎脑的外甥,学的专业是什么动画,平面设计之类的,去年毕业于上海某大学美术专业,由于上海行业就职竞争激烈,新毕业的大学生虽说有文凭,但没经验的,起步月薪2000左右的大有人在,这年头在上海月薪2000的男孩子就是与父母住一日三顿蹭饭,说连女朋友都找不到也不过分。

  
说是外甥,准确地说是俺太座二姐的独生儿子(废话,那年头只能独生!上海连天井里偷养一只下蛋的老母鸡都会被居委会“就地正法”)。这孩子打俺认识那年头起,就爱画画,一个人钻床底下拿着什么坦克,骑兵模型可以封这个师长那个旅长大摆厮杀战场忙乎半天,然后那场面就轰轰烈烈地跃然纸上了,中国的男孩子,好像都爱玩这个。俺那时就知道这外甥是属于“闷皮”的。

  
一眨眼10多年,外甥成了大小伙子了,他那个当妈的成天愁儿子将来,也托过俺办理日本留学,尤其是看大姐的女儿留日不到一年,便是风风光光归国观光2次,更是三天两头国际电话打到东京俺家,叹息在国内没奔头,咱也苦口婆心谈起日本今非昔比,尤其是男孩子没个学历都是洗碗扫地的命,不是咱不肯帮忙,既来之万一有个好歹俺也不能撒手不管吧?饿是饿不死的,咱可没有能力确保他前程呢,俺主张好歹要在国内搞个学历再出国。

  
去年夏天俺回国,早早计划了先去北京,带孩子上几堂“爱我中华”的实地教育课,正好遇网友西京客放暑假带女儿从西京回北京探亲,便在下榻的宾馆见了俺这个来自东京的,东京西京聚北京,时间也真紧,不巧的是前日接到上海二姐来电,称儿子刚毕业鬼神差事的居然来北京工作了,俺们到达北京的3天前小外甥居然才来北京单身赴任,而且据说住在人民日报报社的宿舍内工作忙得团团转,见西京客当日其实实在没有时间,已经与外甥约了午餐。

  
席间问及外甥为何离开上海来到北京,诺大个上海滩难道没有容身之地?要知道当年俺大学毕业时大家听说高中时代的一个女同学被国家分配去了北京都挺同情的,上海人那时极少有愿意离开上海的,哪怕北京是首都。上海人好像除了先进的资本主义外国没有想去的地方,包括月球,实际的很呢。

  
外甥好像成熟了不少,说话也开始有些幽默了。据说来北京工作原因有二,首当其冲的当然还是经济问题,现在初薪4000在行业中算中等,去掉北京的房费1000,伙食开销节约些600,可有2000有余,但是在上海到手当时只能找到2000的。另一原因是嫌他老妈整天太啰嗦,也想自己离开家里独立生活一段,再说进京的阅历也可以作为今后回上海发展的资本,没想到这小孩还蛮有脑子的,个子长高了不少,就是清瘦了许多。国外国内都一样,想干点属于自己的事,辛苦!

  
昨日席间与来日探亲的大姐夫妻谈及这孩子,也谈到了国内的教育和上海的游行被抓的问题,俺说那些人不一定都是上海人,现在上海的大学也好,公司白领也罢,外地“侨民”多如牛毛,有的已经是“移民”二世了,回国探亲时有一种上海人出国,外地人来填补空挡的感觉。俺说被抓的有个体育老师是东华的呢(俺才明白东华大就是原来的华纺大,呵呵),据说复旦,交大的佼佼者其实很多都是外地穷山沟里来的,可是穷山沟里的哪来这么多钱供孩子上大学,还必须在上海这种地方生活啊?俺一年也不过最多在上海高消费1星期左右,东京的工资自然还算可以招架国内的乱砍乱开的棍棒价格,俺看看上海百姓的收入和实地物价,说实话根本就不比东京轻松愉快到哪去的。房子就不谈了。

  
大姐夫说,现在国内很多单位都有赞助穷山沟来的成绩好的学生念完大学的,条件是毕业后必须为他们公司服务多少年,俺听了不知怎么地,忽然觉得有点像中国旧社会的童养媳呢。

  
俺的上一辈的老年亲戚里有童养媳的,听说是老家的同一个村里的远亲的女儿,那家比较穷,这家比较富,小时候就把女儿送过来作了童养媳,但据说似乎也没有咱GCD宣传成阿必大的那么可怜,小孩多也不在乎多添人丁,倒是增加不少热闹,而且几乎当作自己女儿抚养,当时大人就称以后合得来作媳妇,合不来就当作女儿出嫁,没想到其实在民间社会,倒也呈现出过一缕中国早期的“民主”曙光。

  
可俺就觉得有点纳闷,这企业要是也搞这种“童养媳”的话,没钱的时候穷学生当然求之不得,啥条件都肯答应(俺看了某网友的那个卖淫给黑人的师范大学的农村出身的女孩,真是无语!)。可是将来毕业了,要是其本人不喜欢那个公司,或者想干点别的怎么办?履行合同固然是普通人的常识,更何况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有恩不报在哪个社会的道德标准下也是为众人所不齿的,再说企业的钱也是一种人才投资的长远考虑,投资者追求回报天经地义。可俺就是觉得在这些冠冕堂皇的交易下,还没大学毕业就被绑上了一个不自由的柱子,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这现代版的“童养媳”究竟该如何评价?

  
忽然由此又想起旧事一桩,10多年前俺家住在东京的西面,附近正好有所武藏野美术大学,俺认识里面一个年近80的老教授画家,一次闲谈让我找找有没有中国国内有才华又没钱留学的喜欢画画的孩子,当时俺那外甥还在上小学,压根就没想到他,老画家的隐私俺不便过于打听,反正就是准备把自己的积蓄用于全额资助4,5个中国学画的穷孩子来日本留学,而且不想通过什么政府或团体,纯粹是私人资助,当时俺很疑惑,甚至怀疑老鬼子自己或亲友中是否有人在中国干过啥伤天害理的事,这回良心发现准备开始赎罪后准备安心去他界了不成?

  
后来俺自己工作忙,也没把这事儿放心上。经过几次搬家折腾,家的物理空间可能越来越大了,老画家的那小名片也大概早就伊人不知何处了。再以后俺在日本遇上过很多什么[和平反战]啦,[保护世界环境]啦,[难民支援活动]等等志愿者或团体,俺也参加过一些地区的这些志愿者活动,俺觉得当初认为冷酷无情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却也有着很多无私奉献的地方,而我们一直自豪的温情脉脉的中国社会却越来越令人感到只剩下金钱万能,现代企业童养媳也随之应运而生。

  
俺还觉得这些与宗教和信仰有着很大的关系,在日本,人们可以自由地信仰宗教,或者信仰宗教以外的东西,只要人有信仰,那么精神世界就会很充实,现代中国人除了实质性的利益关系和利欲关系已经很少有信仰了,所以一接触国外的这些,就显得无法理解,俺现在有时候回想一些初来日本的往事,也觉得有很多看日本的眼光中充满着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然日本也好中国也罢,都有小人,也都有君子,但是我们中国某个方面确实是在走下坡路,这是无法用金钱计算的。

  
——东京博士 2005年4月29日

  




 回复[1]:  eve (2006-10-10 20:28:08)  
 
  东博果然多产,就连道听途说的几句话,也能写出这几千字的文章,

  
(大姐夫说,现在国内很多单位都有赞助穷山沟来的成绩好的学生念完大学的,条件是毕业后必须为他们公司服务多少年,俺听了不知怎么地,忽然觉得有点像中国旧社会的童养媳呢。)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6-10-10 20:58:48)  
 
  不是道听途说,是俺大姐夫在俺家里面对面坐着,不足0.5米的距离说的。呵呵。

 回复[3]:  唐辛子 (2006-10-11 14:32:24)  
 
  学习完东博的文章,请教个问题:东博兄的信仰是什么?

 回复[4]:  郭家 (2006-10-11 15:05:25)  
 
  (大姐夫说,现在国内很多单位都有赞助穷山沟来的成绩好的学生念完大学的,条件是毕业后必须为他们公司服务多少年,俺听了不知怎么地,忽然觉得有点像中国旧社会的童养媳呢。)

  
---------------------------------------------------

  
这个很合理,很好啊,多一些这样的企业,多资助一些穷山沟来的学生才好呢。

  
日语中有一个单词叫“青刈り”,即“割青苗”,是说日本的企业到大学去找那些在学的优秀学生,给他们奖学金,条件是毕业后到他们公司就职。日本的职业棒球队也有类似的做法。这对学生和对企业是双赢的好事,怎么中国公司那样做,东博就“百思不得其解”了呢?

  
个人资助学生与企业资助学生是两码事情。个人资助往往是出于慈善之心,或者出于对某种信仰或者某种事业的强烈爱着,企业则是商业行为,两者没什么可比性。

  
东博最后两段的感叹写得不错,本人也有类似的感想。

 回复[5]:  taya (2006-10-22 23:55:33)  
 
  说穿了,就是有目的性,有计划性,有针对性,打长期战的培养“私有”新人的一种远期投次,风险还真不小的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