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10-05 11:47:06 阅读人次:1691 回复数:7)

  我的中文网龄几乎与我在中文网上写帖子是完全出乎大多数人意料的,这倒不是自我吹嘘自己的短龄高产,骂我的中文够不上当汉奸我都欣然接受,我不是搞文字的,也没那么多时间在枝节上纠缠,也不值得。

  
我喜欢自由,包括自由地快速码字,有时候仅仅是生活中的曾经事偶尔在脑海里闪过被我再次抓住,重新赋予点思想,或者根本不能算思想的感叹,自悟?回味?甚至牢骚!总之我喜欢这样天马行空的网络世界。

  
只要是自成一个世界,便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网事发生,既然能面对现实生活的跌倒又爬起,一个虚拟世界中的风风雨雨又算得了什么呢?

  
三年前,这[东京博士]的网名刚登场不久,就有不少人劝过我改了这网名,也就少了很多雁过留名后狼烟四起的破烂网事。的确,那时有不少中国网民见了带日货的东西的开骂远比现在厉害,可以说是不假思索的坚定果断,能亲眼看看这三年对本人的网名的日益成熟的网民态度转变,足见当年坐不改姓站不改名也是值得了,也为自己颇有点东北人“迎风撒尿”的倔脾气自豪。

  
网名是虚拟的,现实是残酷的,上网是光明得那般道貌岸然的,下网是油盐酱醋一样也不能少的,生活的假货影响着自己的肚子和寿命,网络的假货影响着社会的视力和脑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假世界里能说真话,那是因为真世界里我们只能说假话。

  
A是我短暂的网络生涯中第一个破例去见面的年轻人,据说因为得到我不少帮助,希望能当面谢我,也想见见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就是一个什么派都不沾的平民嘛),这后面的理由可能是因为网络的面纱造成的好奇心吧。不过收到A的邮件时,我并不记得对某个特定的网上ID有过什么帮助,猜测一下当然也不难知道,可能是我在网上发布的有关出入境知识或办理留学就职等实用信息的某个受益者之一吧。

  
从短短的邮件的字里行间大致能判断出这是一个不错的很有上进心的东北小伙子,我这么说当然是为了回避单独见女网民,再说A也是搞IT行业的,据说因为我的“帮助”顺利地来日本就职了,我知道这种夸大其事的说法无非是让我能不拒绝他要求的见面,我欣然同意了,可见要“暗杀”我的人是非常容易得逞的,只要发一封看上去很诚挚的邮件,我这人的最大缺点就是对看上去很诚挚的语言的打假能力极差。

  
自从因为A的破例,把网络这个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连起来了,但这并没有让我更多更频繁地接触网民,我知道一个人要在网络上继续保持自由,现实世界的接触等于在缩小自己的网络世界,因为熟人你不敢自由地谈吐一部分不得不涉及隐私才能说清的事,而且也无法包装,因为熟人你不再敢于挥斥谬论,揭露黑暗,因为熟人,你必须处处礼仪相待和顾虑用词,包括有时候根本就不需要吹捧的场合。

  
B是我在生活中见到的第二个真人,也是唯一一个年龄比我大的人,也是对方邀请我,说看到网上有个叫[东京博士]写的一篇类似散文的帖子,对自己很有感触,就此一路搜索,发现了很多让他钦佩的文章云云,同时也指出了我的文章错别字很多,有的句子也不是很通顺,看得出是一个非常忙碌的人。

  
B说的一点都没错,说看到我不少网络文章其实言过其实了,网络上我的确打过不少字,而且刚开始还是从荒废了至少15年中文输入法开始的,但是能称得上文章的却微乎其微。

  
我这人做事非常讲究效率,怜惜CPU资源,睁着眼的时候,通常都是并列做几件事,打字也就不可能是专心致志的。网文自由的很,我也很少打完字再花时间自己去复看,除非有网友私底下指出我错别字或根本就是狗屁不通了才不耐烦地去改一下,在我看来我想说什么,说了就说了,有勤勤恳恳地修改稿子的话,我还不如抓住下一个思绪或灵感再发篇新的,所以,这些年来跟我约稿的人也不少,我都很消极,对活字印刷似乎有一种天然的抵抗,也消受不起收人稿费的经济压力。

  
与B的相见是颇具戏剧性的,也因为B年长于我,到底是社会经验丰富,当我们在约定的北池袋见面时,我的惊喜远远超过了对方,原来是我生活中认识的人,对方早就从我的文字中知道了,只是想确认一下,却不露声色地约我出来,所以B是在我狠“揍”了他一顿后才放声大笑的。

  
“没想到你还在日本,”这是B对我说的第一句话,B是我海归前最后见过一面的熟人。

  
C是我通过网络在生活中单独见过的唯一一位女孩子,但C并不是我的某个网络粉丝(至今见面的大多是粉丝),准确地说更不是我直接“认识”的网民,C是东京某大学的留学生,正将毕业在准备考大学院,C有一个非常热心的母亲,C的母亲才是我的网友,与C见面是因为她母亲在她回国时捎带了一个礼物给我,可我至今没有还礼,颇感内疚,我们在相约得都内某繁华车站前选择了一家法式咖啡馆小谈了一阵,文静的女孩子让我这个每天在网上侃天侃地的人的谈吐也不得不句句择言。

  
C周围的故事一定很美,还有她那热情稳健,比女儿还迷恋网络的母亲,因为网络,大概对在日留学生的了解远远超过了留学生自身的C了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D是我见过面的不多的网友中不多的一个日本人,在见面之前根本不是网友,应该说是网敌。D是在日语BBS上曾经“克”过我的日本人之一,但是从未使用过脏话粗话,言辞却非常的犀利凌厉,其实我很喜欢,也学到了不少的日语辩论的表达法,D也是我那些网敌中让我回帖子最费脑筋如何打败对方观点的人,D是一个30多岁的律师。但是我承认跟他这种专业辨手相比,我的很多发言不太严谨,也迫于我的上网环境不太理想所致。

  
接到邀请,我很犹豫,最终还是决定去见D,颇有大义凛然压倒一切邪恶的中华气概。出乎意料的是,D很文弱的外表,个头也不高的我,D比我还略矮,也不是那种很魁梧敦实的日本人常见的体态,我没有给D名片暴露自己真实信息,不是因为我小气,而是D给了我名片后主动谢绝的,并告诉我:“我每次都仔细看你发言,你很坦诚的,但有时候字里行间也太高估了日本了,或许你自己在日本还算比较成功的缘故吧,日本有很多阴险的人,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自己吧,日本比中国民主自由,但是恶人小人哪里都有,这一点不会改变的。”

  
D说的很令人信服,让我这个中国人,昔日在网络上与之交锋的“敌人”心里涌上了“今晚哥们好好喝上一杯”的感觉,也许是不打不成交的缘故,D告诉我,虽然我的很多观点依然带有明显的受教育共产思想的痕迹和幻想,但是中国也有人能如此深刻迅速地理解自由民主,理解很多日本社会深处的事也是让他很感慨的,通过我的发言,他也更深地了解了中国人的各种现在的思想和迷茫,D批评我有些发言很极端,我辩解说发言当时是受上下文情绪影响的,当然不可能每次都娓娓道来,你不也有很多极端的发言吗?扁中国的用词都是30年前的破烂货了。

  
D哈哈大笑,啤酒泡沫喷了出来,连说“失礼”“失礼”,D告诉我他家住在成田市,那里有几所大学,他经常参加市役所组织的志愿活动,也接触了不少外国留学生,其中有中国学生,说中国的年轻人都很勤奋,日本人现勤奋的越来越少,但是中国学生接触日本社会太少,所以在网络上偶尔见到我在跟一大帮日本人乱斗,开始出于好奇,后来不断挑逗我,是为了让我多多介绍中国,介绍我这种在日华人社会人的思想。

  
原来如此,D说今天请客我喝酒是为了道歉,也为了用事实证明日本人并非不懂道歉,我知道他的画外音是我们在网络上争论过的“日本人从来没有为侵华战争从心底里道歉过”的继续,但是我不希望在现实生活中继续“大街上中国人互相碰撞时的道歉意识远远不如日本人”这种民族性的话题,因为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我们的国籍不同而改变什么,日本人整体的确没有从心底里向中国真心道歉,原因很多,还不仅仅是日本人的问题。现代中国人的道德礼仪倒退了也是事实。

  
D的人物形象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后来被我当作写作素材加工后写入了长篇小说《魂断日本桥》了,就是那个小税理师。

  
网事很多,能在现实中继续的话题却并不多,尤其是能拿上台面来说的网事,但是今天描述几件,也算是感慨一下这五花八门光怪陆离的网络,网络让人带上了面纱登场,但不否认网络也让人吐出了很多心声,网事还是要多侃侃,不然馊了岂不可惜也。

  
——东京博士 2006年10月5日

  




 回复[1]:  陈梅林 (2006-10-05 12:00:37)  
 
  这位日本人是可敬的。“你很坦诚的,但有时候字里行间也太高估了日本了,或许你自己在日本还算比较成功的缘故吧,日本有很多阴险的人,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自己吧,日本比中国民主自由,但是恶人小人哪里都有,这一点不会改变的。”

 回复[2]:  唐辛子 (2006-10-05 12:06:05)  
 
  对对对!网事还是要多侃侃,不然的话,“东京博士”变成“东京馊士”,或是“馊东博”岂不可惜!

  
虽然从东博的“假世界里能说真话,那是因为真世界里我们只能说假话。”文中,可以了解到东博是个狡猾狡猾的,虚伪虚伪的人,但是却非常有网络精神,55~~网络不能没有东博啊,不然多么寂寞~

 回复[3]:  采夫 (2006-10-05 16:20:53)  
 
  东博粉丝注意:要见到东博,有如下线索。

  
东博还是会见网友的,到目前为止都是个别接见。首接见者一般是自称接受过他的恩惠,跟他有过激烈交锋的人。女性也行,但太年轻了会影响他的畅所欲言。

 回复[4]:  唐辛子 (2006-10-05 16:31:27)  
 
  CC~~采夫兄总结得好!

 回复[5]:  采夫 (2006-10-05 16:44:50)  
 
  其实俺还想说这里能找到机会拍到DB的人恐怕只有小辣椒了,九哥都拍了嘛!

 回复[6]:  唐辛子 (2006-10-05 16:49:10)  
 
  采夫兄这么一说,估计我本来有机会也变得没机会拉!九哥是明星,要拍到他很容易,东博比较象便衣,有点鬼鬼祟祟地~

 回复[7]:  采夫 (2006-10-05 18:03:21)  
 
  Sorry!DB是有点怪,He or She是不是想当莎士比亚或兰陵笑笑生啊?都什么时代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