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8-21 11:38:41 阅读人次:2233 回复数:18)

  既然是麻辣烫,自然不能怕麻怕辣,也不能怕烫。

  
结束了整整三周酷暑下的中国旅行,能想起写写中国的麻辣烫也不是没有道理,像以往每次回国一样,到了这个年龄,虽然对偶尔回国一次的各种变化新鲜感不少,但最不厌其烦地跌入泥泽的莫过于还数所到之处的美食。

  
国内的饮食文化这几年呈现出空前的多元化,南北调和,东西贯通,内陆城市生猛海鲜也不鲜见,江南城市也到处可见东北红烧肉,川菜湘菜更把烈日炎炎烧得愈加旺盛,断断续续在上海一周有余,仔细算来居然一半以上的饮食都是带麻带辣,还吃过2次三伏天下的火锅,时下流行越热越吃烫,就像哈尔滨人冬天靠着火炉吃冰淇淋,图的就是一个过把瘾就死的爽劲。

  
好了,废话少说,谈吃的可以三天三夜天昏地暗,言归正传。回到东京,如果大家不怕这大热天的麻辣烫,那就整理一下阿拉回国的《闲话交关》。

  




 回复[1]: 《一,困惑的浦东机场》 东京博士 (2006-08-21 11:50:13)  
 
  

  
8月18日乘坐全日空920班机从上海浦东机场回东京,下午13点10分的飞机,根据最近的旅游高峰情况以及国际反恐形势,吸取了从东京出发时时间太紧迫的教训,早上10点便离开了上海西面,出租车把我们拉到浦东机场时是11点10分。浦东机场对我来说已经非常熟悉了,光是2006年就已经出入了3次,机场的整体硬件感觉也的确不在其他国家的国际机场平均水准之下。

  
国际航班通常提前30分钟开始登机,办理了随机托运行李和边防出境手续,其实所剩时间也只有1小时,也就是说登机前只有半小时能在机场的免税店逛逛,老实说,对东京的机场免税店我都很不感兴趣,除了目的明确买几条免税烟送给国内的亲戚朋友,其他的商品价格并不比外面便宜,回日本的航班失去了购买免税烟的必要性,浦东机场的免税店就更没有什么好逛的了,外面20元的糕点这里卖108元,CD20-50元,DVD100-400元,据说在中国也不存在什么正版,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叫盗版,那又何必在机场购买,看着连续剧《范府大院》卖438元,其实俺背包内的同样的DVD昨晚花了20元刚买好。

  
我们的航班登机口在机场的最深处,好在不断有传送带可以把我们舒适地送到目的地附近,机场免税店我们没有购买任何东西,孩子却吵着要吃冰淇淋,没想到我们的登机口附近只有自动售货机,来到售货机前只有饮料没有冰淇淋,孩子临时改变主意说喝冰红茶,我说再过一会儿上了飞机后有各种饮料随便喝,不停,非要现在买,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任性,也许并不是一定要喝,消费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快乐吧,外面3元的饮料这里卖6-8元,当然也懒得计较这些鸡毛蒜皮。

  
等了5分钟,前面购买饮料的客人还没离去,却在用力的按“取消”按钮,看打扮像是日本人,再说这个航班本来就是全日空飞往东京的,于是上前用日语询问是否需要帮助,50多岁的男人说:“扔了6个一元的硬币,没有一个按钮有反应的,按这个也不退钱。”说话间露出了无奈的神态。

  
我刚才还在跟孩子说,现在中国的自动售货机也能收取5元10元的纸币了,比以前进步了,没想到立刻被眼前的这一幕打得粉碎。

  
仔细观察那台售货机,在[取消]按钮下有一个135开头的故障联系用的手机电话号码,估计外国人有手机也不会打,正如我自己初到日本时遇上的那些困惑事,我便提议道:“我有手机,请稍等,我替你打电话去问问吧?”男人摇摇头说:“算了,谢谢。”便朝登机口走去。

  
6元人民币不足100日元,日本男人当然放弃了,但是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从金额上说,或许我也会放弃,但是我们中国人的环境在细节上为何总是这么让人不是滋味?消费者的利益(不管其大小)为何总是那么容易受损害?

  
日本男人走了,我还是拨通了那个135的号码,很快接通了,对方问我在哪里,我告知了故障售货机所在的登机口号码。切断电话,家人已经赶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们的登机口客人已经走的所剩无几,孩子还在拿着一张半新的10元纸币尝试购买冰红茶,正反两面都尝试了,头尾倒过来也尝试了,进一次吐一次。

  
虽然我们没有经济损失,但是我依然不明白,如此故障率和识别率的自动售货机管理者不可能不知道的吧?登机口的客人遇上故障又有多少人有时间等待修理解决呢?对于增加自动设备,无疑体现了祖国机场硬件设备的现代化脸面,但是没有真正切实的人去管理,效果则适得其反。

  
离开起飞还有10分钟,我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一下子提醒了我应该关机了。

  
“先生,你在哪里?”,我立刻反应过来是刚才的那个135的电话主人,20分钟后修理人员才到达现场,我不禁只有苦笑,也庆幸那个受害者的决断,说不定是个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的中国通呢,都懒得像我这样还认真地去跟他们交涉。

  
“算了,我没时间了,已经上了飞机,祝你们每天多发财。”我没好气地回答,现在谁损失6元钱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对方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说就挂了电话,也许认为我是个无理取闹者,但不知道他们从每天多出来的那些硬币上会反思些什么,这才是中国与外国的真正差距。

  

 回复[2]: 《二,困惑的国内商店》 东京博士 (2006-08-21 11:54:12)  
 
  

  
这个话题是老生常谈了,这次回国几乎没有遇上极端的服务态度恶劣。相反,所到之处,中国人的消费能力旺盛,生意之好,另服务人员忙不迭的样子,偶尔无暇顾及我们的招呼倒也有一丝情有可原,当然按照更高的标准来看,管理方式上必须随时根据服务量来调整对应也是可圈可点的。

  
令人困惑的服务态度当今已经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新的含义,对于国内的商品的价格,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一种天生的不信任,什么清仓大出血,狂跌赔本,399元T恤卖19元,这类不着边际的大甩卖用语本身就令人对商店的原先定价的信任度迅速降为零,再如何甩卖,你也只能是抱着花钱买伪劣假货的觉悟踏进店门,否则只能不屑一顾走人,除非你脑子进水,要知道国内的诸多受骗上当其实手段并不高明,无非是你自身贪小便宜起因,本人在国内购物早已没有这种心理,因此几乎不会受骗上当的原因也就在此。

  
通常踏入商店不外乎两种情况,目的明确的购物,或消磨时间的闲逛,前者通常直奔相关露面柜台,对沿途商业劝诱基本上不会驻足斜视,由于现在国内经济发展了,货源充足,明确自己购买何物时通常为了节约时间,直接询问店员,殊不知管理系统中的细节,每个货架处大概实行销售量承包制的,问A牌洗发精在哪里,明明隔着一个柜台就有,此店员也不告诉你,拼命推销她的B洗发精如何人气如何香,连顾客的表情都不看,更别指望听你的询问了,洗发精通常有个人的嗜好,谁愿意听她那番背书似的腔调?

  
在三亚的方便店,由于气候炎热,经常可见方便店的店员(可能是家庭承包制的)拿着个躺椅在人行道上乘凉,一见客人进店,立刻紧贴盯人,不用你开口她就会随着你走到哪个货柜介绍到哪个货柜上的商品,说尽好话,令人生厌,购物欲望顿时烟消云散,后来听人说,大概是防止偷窃商品,店员都被老板关照必须采用盯人战术,难怪国内的大超市内店员数量几十倍于日本的超市,人头费的廉价状况可见一斑。

  
苏州第一食品商店位于人民路观前街口,在这家著名的老店内有琳琅满目的苏州糕点土特产,购物采用半开架方式,顾客可以提着塑料篮子挑选自己需要的商品,所有的塑料篮子地都像有一层南方芝麻糊般密密麻麻的黑点,仔细一看是霉斑,亲戚不由得对3个聚在一起聊天的苏州大妈级女店员说:“食品篮子你们也该用水冲洗冲洗啊,太脏了。”回答的声音比客人还响亮:“700元一个月的工资,啥人会发神经病去冲洗篮子?”看来这里还是红旗飘扬的社会主义,说了也白说,3个人中谁不去冲洗篮子谁下岗,大概这样才会有效,贫富差别有时候也并非政府的政策造成的,中国百姓自己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责任?

  
[锄禾]是位于上海西面的一家方便店,说是方便店,其实有点像小超市,水产蔬菜都有出售,8月15日早上,选购完一些日常用品后在收账台精算,后面明明排着2个顾客,一位中年妇女却倒行逆施地把手上的商品放在我前面的帐台上,完全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心里一肚子不快,等帐算完了,我付了钱,店员果然拿起该妇女的商品准备照射,我一把按住道:“她没有排队,你不应该先给她算账。”

  
那女人暴跳如雷:“我就是排在你后面的。”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我是正在结账的客人,女人此刻依然站在帐台外面,我也不由得大声喝道:“你没长眼睛?前后不分的?”女人强词夺理道:“我又没插在你前面,人家都不说管你什么事?”“哈哈,今天我就要管,你插队了,不管是谁都能管,公共秩序大家都能管,”我话音未落,排在我后面的一位老者按住我减半说:“算了,到处有这种人的。”

  
不过这下我还是不罢休,该说的话必须说完,我这次是对那个外地长相的年轻女店员说:“论年龄,都比我大,本来不也不想说的,顾客也没有这个义务,但是商店有义务维护秩序的吧?”女店员被我说得一声不吭,值得给后面的老者先算帐,离开店门前,我最后对那个女人说:“这把年纪了,到了外面还要被人教育,遵守公共秩序可是连小孩子都知道的。”跟我一起去购物的亲戚没有作声,可能闲我多管闲事,其实我一年能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几天呢?大家都麻木了,这种社会,以及这种社会出来的人难怪会被人看不起。

  

 回复[3]: 《三,从中国侃到日本》 东京博士 (2006-08-21 11:55:47)  
 
  回到日本,生活又恢复了平静,静得令人重新捡起记忆,重新品味单身到日本的那些当年的日子里什么叫做寂寞,不过,好像那时非常非常的忙碌,为了签证上学,为了上学打工,为了打工奔波。。。。

  
中国的留学生不知道现在应该算是第几代了,中国的经济比20年前不知道发展了多少,中日两国的绝对差距自然也缩小了,今天来留学的中国年轻人不用个个都像我们当初那样拚死地不是挣扎在生存线上,就是拼命为早日出人头地而不肯休息,不敢休息,现在的留学生,会玩会休息也会潇洒,如果说他们是生得逢时的一代,我们算生不逢时的吗?也不是,我始终认为我们80年代的留学生是极其充实的一代。

  
中日两国差距小了,很多人似乎都误以为没有继续呆在国外的必要,更何况这个国家是日本,而且两国政治关系又进入的是看不到出口的昏暗隧道。。。。。然而,作为一介百姓,我们并非每天为了政治而生活,出入日本过境,人家照样对咱一如既往彬彬有礼,不会因为政府抗议刁难咱这个中国小民,也不会因为在日华人的犯罪问题莫名其妙地阻拦咱自由出入。

  
最大的感受莫过于回到日本后不仅仅是环境安宁,人的心态也随之趋于平静,没有了吵架的契机,也没有了需要发泄什么的缺口,日本也并非十全十美,炎日下的都市通勤列车也是汗流浃背中的涌入车厢,却没有喧哗,更没有脏污的衣服贴身,也不会有谁在你耳边大吼或者突然按响震撼的喇叭。

  
常有日本同事去中国后回来对我说:“中国真是一个有活力的国家,好像整个城市都在沸腾,人人都有巨大的能量。”当初我还为之感动,或许有过一丝自豪,然而,当我自己多次回国后,上海东京这两座大城市的比较,让我不得不得出的结论是,日本同事的这种评价是何等的高明,全部用褒义词来评价了中国表面的所有,中国人的能量当然是巨大的,3年内战规模远远超过8年抗日,49年的新中国也算是一大奇迹,三反五反,文革,四人帮,改革开放,哪一件不是震撼世界,令万国瞩目的?国民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一事无成,国民整体没有一定的教育水准和判断事物的水准,这种能量也随时可以演变为一种对自然和人文破坏的洪水。

  
小泉8月15日又参拜了靖国神社,这次中国的媒体反映居然远远不如日本的各种媒体那么火热,日本有一种说法认为经过几次的激烈动作,中国人自己也觉得过头了,或者也疲劳了,日本该做什么不用过多的针对性的解释,那样越解释中韩人的民族气质决定了不仅听不进,反而反应更激烈,还不如不断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多渠道地发信息,30年后一定会取得理解。此种说法可能就是所谓的风化历史,以现实主义取胜的日本策略,当然这仅仅是日本言论自由社会环境下众多观点之一,民众更多的认为遭受中韩的激烈批判在宗教文化的大前提下非常有口难言,左右为难的人不在少数。

  
重大事件除了靖国问题,不外乎日本自民党的总选举,由于有力候补的放弃参选,据说安倍晋三作为下期日本首相以成定局,此人笔者评价一向低于小泉,倒不是政治主张云云如何,作为政客,安倍的政治手腕和能力显然在小泉之下,因此在日益成为日本外交的主要焦点的靖国问题上,安倍虽然今年4月也秘密参拜过,但是在公众媒体前的发言还是相当谨慎并留有余地的,这与小泉的雷厉风行,敢说敢做,说到做到的一些恶劣行径截然不同,安倍更是一个见风使舵,惯于缓兵之计的另类风格的政客,对于安倍来说,寻找中日,韩日关系的缓和点目前的他有充分的时间用取舍什么或怎样的取舍来提高自己的政治资本,毕竟小泉已是一屡残阳。

  
闹中取静,能在日本看日本,似乎远比轰轰烈烈的中国国内看日本更多了一些思考,无论是何种角度,敌对的友好的,必须感谢日本的媒体,这些几乎99%没有国家政府介入的民间媒体的多元化的报道,给予我们在日华人客观正确地看待日本很多很多有益的信息,对于即将下台的小泉,他的国内改革不能算完全成功,但是对于其在任期间极力鼓吹的核心政策邮政民营化无疑是获得了日本国民最大支持的要素,如果换成中国首脑有这样一个极力推行把中国社会建设成各种企业,铁道,邮政,通信,媒体都民营化的政客出现,我相信,这样的政客也绝对是中国有史以来能获得民众支持率最高的人,但是,那样的日子在中国的出现似乎还比较遥远,从日本这面镜子可以映照并预测这样的结果。

  

 回复[4]: 听博士嘎山湖 陈某 (2006-08-21 12:00:13)  
 
  

 回复[5]:  陈梅林 (2006-08-21 15:11:10)  
 
  我在上海期间,被公共电话机"吃"掉过好几次钱.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6-08-21 18:03:07)  
 
  找党组织了吗?

 回复[7]:  陈梅林 (2006-08-21 18:27:17)  
 
  没有找到。

 回复[8]:  唐辛子 (2006-08-21 18:55:41)  
 
  上面那张照片,是不是就是浮悬铁啊?

 回复[9]:  陈梅林 (2006-08-21 18:57:04)  
 
  东博啥都尝试过了

 回复[10]: 我一到上海站便被罚 陸朗 (2006-08-21 21:58:20)  
 
  说来自己也不太相信,在各地图书馆查论文资料,经上海回日本.一下火车站,便被拦住,说要罚我行李超重.一个旅行箱和一个旅行包,杆飞机的人谁没这点东西?何况去海外.九月份赶上学生新学期,黑压压的比我行李多的有的是,偏偏抓我.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06-08-21 22:05:46)  
 
  回唐辛子:那个叫做磁悬浮,不是浮悬铁,最高时速431公里(不足20秒),俺坐了以后没几天,上海磁悬浮发生火灾,大概日本也播放了吧?第二张照片是8月11日我在海南岛三亚市海滨拍摄的滨海路。

 回复[12]:  陈梅林 (2006-08-21 22:11:59)  
 
  大概是东博……所以起火啦1嘿嘿!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6-08-21 23:17:08)  
 
  与我无关,事故发生时我已经从三亚回到了上海,乘坐磁悬浮是我从上海去三亚时。

 回复[14]:  陈梅林 (2006-08-22 09:53:38)  
 
  乘坐磁悬浮去三亚?

 回复[15]:  东京博士 (2006-08-22 10:58:54)  
 
  搞笑!上海至三亚的航班在浦东机场起飞,去浦东机场乘坐磁悬浮,明白?省略了一下而已。

 回复[16]: 大夏天的旅行,俺没勇气 校长 (2006-08-22 11:40:02)  
 
  喜欢其一和其二.

 回复[17]: 校长好 liyao (2006-08-22 12:15:22)  
 
  校长好!怕夏天遇到妖精吧!

 回复[18]: 哈哈 校长 (2006-08-22 12:41:53)  
 
  不怕年轻的妖精,怕老妖,嘿嘿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