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往事如烟:贱骨头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7-28 13:20:00 阅读人次:1961 回复数:7)

  小时候,上海的弄堂里的孩子们玩一种“贱骨头”的游戏,或称为游戏道具,还有一种是“贱骨头”变种的,叫“菱角”,它们的相同之处都是必须手持一根“鞭子”不断地抽打它们,才能保持“贱骨头”不断加速旋转,不至于倒地停下。

  
“贱骨头”是用手拨动旋转并同时抛出,然后便亭亭玉立地开始旋转,抛出手的角度会造成“贱骨头”各种各样的转法,或摇头摆尾,或忸忸怩怩,按照今天的时髦说法应该那都是3D运动曲线的描绘。

  
“菱角”就不同了,得事先用手里的“鞭子”整齐地一圈圈仔细地绕在上面,像旧时女人裹小脚,然后单手捏着鞭子杆,大拇指按住“菱角”,往外用力一甩,同时抽回“鞭子”,那“菱角”就会随着绕在身上情意绵绵的一圈圈鞭绳的瞬间释放获得强力的旋转能量,美丽的姿态绝不亚于元祖的“贱骨头”。

  
“鞭子”很简单,用一根结实的竹筷,一头固定着一根粗粗的纳鞋底的棉线,一定要用棉线,而不是麻绳塑料线之类的,而且最好用的不是新线,是那种已经抽打过很久,脏兮兮甚至有点湿嗒嗒的旧线,那样抽打时的重量感带来的惯性,以及抽打“贱骨头”的密着力堪为上乘。

  
现在PS,任天堂时代的孩子已经很少知道“贱骨头”了,不知怎么的对这种户外活动玩具俺却非常的怀念。学一样东西对俺来说不比平均慢,但是想学的时机却经常是比别人慢半拍,比如大学里为了参加自行车郊游,才临时抱佛脚地从推自行车都会把轮子滚过自己脚板,到第二天清晨摇摇晃晃独自上街,一直从当时上海市区最东面的外滩骑到最西面的万体馆集合。

  
学会玩“贱骨头”其实不是在上海的弄堂,而是在苏州的小巷子里,苏州的小巷子都是“台疙路”,汽车几乎为0,只有为数不多的观前街道前街之类的柏油马路上偶尔可见公交车,那也是少得可怜。苏州的小巷子中央是“台疙路”,两边的硬质泥地玩“贱骨头”则是非常安全的游戏地带。

  
不出三天,俺的“贱骨头”水准就在苏州的孩子们中当上了老大,前任老大是个跟俺同姓同龄的女孩子,俺们比赛时,看谁抽的“贱骨头”漂亮,比谁旋转不倒的时间长,其实那是一项技术含量很高的游艺,不仅要不断观察“贱骨头”的状态调整抽打的角度,还要防止不能让“贱骨头”误入泥塘,水沟,或者转到“台疙路”上人仰马翻地夭折。

  
苏州女孩每次抽打“贱骨头”时都恶狠狠地在骂:“俺抽,俺抽,俺抽煞内(你),”她的两条小辫子,也随着手中的鞭子在震荡,彷佛那两条辫子有节奏的摇晃的反作用力传到了她手上的鞭子上,“啪啪”地每次都准确地打在“贱骨头”身上,“贱骨头”像穿上了红舞鞋,不停地跳着旋转着,但俺最喜欢听的是女孩恶狠狠的苏州话,用软绵绵的口音表达这种气势汹汹的力量实在是滑稽可爱。

  
所有的孩子都围着给俺们加油,嘴自然也是停不住的,苏州的孩子没多就都会学俺的上海话:“侬再贱,侬再贱。册那,抽煞侬!”

  
学会了玩“贱骨头”,俺渐渐地悟出了要让这门技术炉火纯青必须自己做“贱骨头”,当然鞭子早就自己做了,竹筷抽起来太轻,飘飘然,俺已经进化到了绝境,是一根竹筷里打入铁钉增加一头的质量的特殊的“将军鞭”,轻的一头捏手中,为了防滑,手中的半截杆上用电工黑胶布包裹到最佳掌握感,当然在这根将军鞭子诞生前,俺测试过很多种类,有不锈钢筷子,各种塑料筷子等等。

  
俺做了很多的“贱骨头”,材料上分,有松木,衫木,樟木,甚至还有一个是楠木的,这些都是向苏州的木匠世家的亲戚要来的边角料,然后请木匠锯成一个粗胚,自己再慢慢按照头脑中的想象慢慢地手工削,“贱骨头”大都是上大下小的倒立圆锥形,底部打入一颗不锈钢蛋子,像圆珠笔的笔尖,蛋子的大小比较讲究,太大了持续力不足,太小了不能对应各种摇摆偏轴的动作。

  
“菱角”的制作与“贱骨头”不一样,不是那种上部平顶的,而是橄榄型,有时候两头都打入一颗蛋子,则上下两头都能玩,抛出去不必特别考虑方向,哪头落地都能转,缺点是两头重量相同,重心在“菱角”上下的1/2,真正的稳定旋转的话,那么应该尽量降低重心,防止打飘,因此底部打入的钢蛋子大的话,对降低重心有利。

  
为此,“贱骨头”和“菱角”可以制作成上半部空心的,还有就是外形很重要,小孩子虽然不懂空气动力学,但是实际玩“菱角”和“贱骨头”的感受已经能充分体验了,大概这是玩PS和任天堂的现在的孩子绝对没有的感受和快感。

  
回到上海后,俺居住的弄堂内立刻开始“行(上海话念hang)”起了“贱骨头”风,到处有孩子在抽打,拖鼻涕的抽,穿开裆裤的看,还有不小心抽到女孩子脸上后哇哇大哭家长吵上门的道歉的,那时上海的市民文化,就是那么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如今却都已经人去楼空,烟消云散了。

  
——东京博士 2006年7月28日

  




 回复[1]: 贱骨头——欠抽 龍昇 (2006-07-28 13:26:15)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6-07-28 14:34:42)  
 
  我就知道这个话题你感兴趣,呵呵。

 回复[3]:  唐辛子 (2006-08-04 17:07:02)  
 
  奇怪!东京博士是不是“人间蒸发”了?为什么没声音了?

 回复[4]: 博士是上海人啊。 刘大卫 (2006-08-04 19:10:13)  
 
  原来上海话把陀螺叫贱骨头。不过,更形象。

 回复[5]:  陈梅林 (2006-08-05 11:30:18)  
 
  东博:久违!你老是勾起对童年时代的向往。

  
老刘:贱骨头不是陀螺,菱角才是陀螺。贱骨头少上面半截,只有下半截。

 回复[6]: 童年回忆 游人 (2006-08-04 21:52:55)  
 
  好像做贱骨头大多是老爸的活,东京博士从小就很能干啊。

  

 回复[7]:  东京博士 (2006-08-05 08:58:25)  
 
  回唐辛子:最近回国了,忙着“腐败”,有空再来贴“足迹”,嘿嘿。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