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墨尔本之旅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7-24 23:53:27 阅读人次:2001 回复数:4)

  

  
《一》

  
在没有去澳洲之前,就听说了很多澳洲的传闻,考拉,袋鼠,企鹅。。。似乎澳洲是个动物世界似的,再让我努力去想出点什么与澳洲有关的东西,搜肠刮肚居然脑海里冒出了《鳄鱼邓迪》。

  
飞机降落在墨尔本机场时,与东京相比略为显得陈旧,但丝毫不破烂,也没有国内任何一个大机场那么脏兮兮,噪声遍地的。墨尔本机场不是那么让你感觉非常的现代化,但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国际化的机场,顺利而简单地过了机场海关程序后到达了能够自由呼吸澳洲空气的地方,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日本人的旅游小集团,千篇一律的小旗子周围的人千篇一律的打扮。

  
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澳洲“日奸”,在墨尔本生活了将近20年的日本鬼子,长得很清瘦,一点都不像那种概念中的日本人,要不是他的导游兼司机的职业一路上不停地用极其流利的日语介绍澳洲的天南海北,说他是越南或广东人我都信。

  
我们在日本虽然是通过旅游团实现了此行,但是为了有更多的自由,除了来回机票和宾馆预定,其他的几乎都是自由活动,几次重大的吃饭和观光也是导游领到目的地之后功成身退,也就是说只有我们真正希望获得帮助时导游才会出现,这大概也是我最低限度能够接受的所谓“跟团旅游”。

  
10多个小时的飞机坐到最后的时分,左侧不舒服,右侧觉得更难受,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体重居然会压迫臀部成如此的疲劳,也体会到了头等舱本来只有长距离飞行才有实际意义,短距离乘坐头等舱大多属于不必要的浪费或炫耀。

  
澳洲的驾驶规则与日本相反,与中国相同,但又不完相同,右行道的感觉没多久就能熟悉,但是汽车进入墨尔本市区不久遇上的道口信号,却完全不明白交通规则是怎么回事,大转弯的汽车不是靠外侧闪灯等待,而是进入内侧车道需要等2次信号才能拐弯,不由得想起了日本的50CC的原付也有类似的规则,甚觉惊讶。

  
从东京的春天起飞,到达了南半球的澳洲,正值秋季,到处是金黄的落叶,肥沃的大地一望无际,进入墨尔本之前,司机才结束他的各种澳洲奇谈怪论,突然一个猛拐把整车人都晃得惊叫了起来,只听司机打完招呼后让大家看车后,高速公路中央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正离我们远去,司机嘲讽道,这在日本不能想象,澳洲的高速公路上有时候会出现一台老式电视机的。

  
下榻的是墨尔本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宾馆,倒不是为了奢侈,喜欢在有限的时间内玩遍尽量多的空间的我,通常最重视饮食与睡眠,这是外出体力消耗后的必不可少的环境条件,更何况时差季节的颠倒,会在人体不知不觉的地方拖你后腿。

  
到达墨尔本是中午1点多,虽然飞机上的生活已经完全打乱了正常的一日三餐节奏,进入市区后,我们依然第一就是找吃的,由于同行的朋友中有日本人,不知道是日本料理嫌贵还是其他原因,我们选择了一家中国料理,其实也就是广东风格的点心店,菜单相当丰富,我们吃的几乎都是广东小吃,味道都很不错,唯一败笔的是豆腐花,看名称时便勾起了食欲,上来之后却大煞风景,豆腐偏老不说,尝一口,很甜的那种,而且还有浓重的豆腥味,结果我们所有人都剩下了。

  
墨尔本的第一天,完全是在市内闲逛,购物,什么也不做,却又做了很多,商业很发达,饮食可以说是万国料理,应有尽有,因为晚宴早就有了预定,因此整个下午大家都忍耐,看到再好吃的东西也不碰,增加的行李却是五花八门,邓迪式牛仔帽,马刀,澳洲的手编毛衣,连我这个大男人购买的2样东西居然也是与穿着有关的。

  
据说澳洲禁止捕猎袋鼠等野生动物,因此这些动物的皮毛制品不仅禁止出口,国内也禁止销售,话虽这么说,在一家看上去很大的皮毛制品商店,因为一个亚洲人店员在门口用日语招呼我们,大家在里面逛了好久,一件袋鼠皮的皮背心便是我在澳洲购买的最贵的自用品,另外澳洲羊毛世界著名,与好友各买一件式样相同颜色不同的男式棒针衫留作自己的纪念。

  
出店门不久,就有人说我买的皮背心偏贵了,因为这是个日本人开的店,他们掌握了日本来的游客的心理特整,所以开价偏贵,如果去澳洲人的店不用这么贵。呵呵,其实,作为游客,在异地购物往往并不是为了图个合算,不管是贵了还是合算了,意义都不会改变,重要的是在哪里购买的,哪怕是假货,那也是属于墨尔本的。

  




 回复[1]:  东京博士 (2006-07-24 23:55:26)  
 
  《二》

  
我们下榻的墨尔本宾馆房间内有个吧台,还有简单的电磁炉厨房设备,虽然到达的第一天的晚餐颇为丰富,而且不知怎么的,日本人中了邪了,居然又是广东料理,当然不是那种嘴馋过乡瘾的点心店,而是非常正规的大饭店,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当然持中国菜完全没有意见,大多数日本人其实在海外都会很快厌倦西洋菜,那时他们想念米饭的情结第一就是日本料理,第二应该就是中国料理了。

  
看到了房间内先进的调理器具,不由得仅仅为了这些设备也想过过厨师瘾,于是把所有的朋友叫到了我们的房间,中国人的牌瘾加牌技顿时以最快的速度迅速传到了“日本”,微服私访墨尔本蔗民超市变成了我晚上的首要探险活动。

  
凭借一张在日本准备好了的日语的墨尔本地图,首先找到了火车站,因为在宾馆总台事先已经打听好了火车站附近有一家不小的开得很晚的超市,从宾馆步行而去按照我的速度也不过20分钟之内,墨尔本的晚风异常凉爽,偶尔有高鼻子的洋人穿着黑色的风衣大步而过,灯火绚丽的地方并不是很多,看门口的灯箱广告都是颇为勇猛的有声有色的东西,当然并未细究,凭我灵敏的嗅觉和感悟力,其中一定不乏同性恋俱乐部之类的。

  
墨尔本的火车站颇具英国风味,主建筑是一个钟楼,下面是长长的砖墙,令人与伦敦产生错觉,车站的两个出口由地下通道连接,可供行人俯首穿越,我认为地铁和地下通道通常是一个城市底层文化和治安水准的真实反映,墨尔本也不例外,如果说墨尔本是一座干净美丽的城市,那么这个地下通道不是,除了我懒得去研究墙上喷漆的那些英文字母的含义,还有任何人种都看得懂的发情图案,虽然与上海东京相比,墨尔本的人口明显很少,但是墨尔本的年轻人也是健康蓬勃,富有生命力的。

  
墨尔本的超市很大,货物充足,商品分类与欧洲的超市类似,本来就是以欧洲人为主建立的国家,当然到处有着浓重的欧洲文化的烙印,奶制品,肉制品,水果类,糖果类繁多,蔬菜类比较少,如果习惯了日本的生活,那么对待商品的外观质量可能会有很多嗤之以鼻的场面,诸如裸露的苹果上空有小虫子在飞舞,巨大的可乐瓶子上有积尘等等,在日本看来绝不可能的事情,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不必大惊小怪,欧洲人的后裔与中国人类似,不拘小节,所以倒过来在日本生活开始会觉得很累很累,但却不会让你有皱眉头的地方。

  
地毯式地迅速逛了超市的一部分,大致对物价和商品有了些概念,除了采购一些半成品易于加工的食品材料,还必须买些洗头膏。因为我有个习惯,不喜欢使用宾馆的香波,诺大个超市也懒得去找,附近正好有一个洋人店员爬在简易梯子上整理货架,便对她“一刻是球似迷”,她赶紧爬下楼梯,拍了拍手回身等待我下文,我却满脑子的日语,一句英语都涌不出来,只知道她看着我问我需要什么帮助,她的蓝眼睛是透明的,令我胡思乱想这透明的眼珠子是不是看东西比咱们东方人的黑眼珠的光线透过量更大。

  
急中生智,我比划着洗头的样子,嘴里连连说着“香泡,淋丝,托里托闷托”,胖胖的女店员立刻明白了我的意图,比划着告诉我在第几排左拐右拐地说明,看她忙着一大堆简易扶梯下的货物要整理,我谢绝了她带领我去,朝她指着的大致方向找去。

  
还好中途只犹豫了一个岔道便找到了,但是令我惊奇的是那个女店员已比我先到了,在叽里咕噜地拿着好多种香波介绍给我,我被她搞的没听懂什么,只知道哪个是男用的,哪种是女用的,不过,在一个陌生地方能遇上别人哪怕微小的一个帮助,都会有一次很大的感动,墨尔本的人真好客,或许这个印象不够全面,但是作为我第一次单独行动,非常感谢这样一个墨尔本的店员。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6-07-24 23:56:34)  
 
  《三》

  
为了看企鹅,一大早,我们就被旅游大巴士装到了一座岛上,据说看企鹅必须是傍晚4点左右,那时正好出海一天的企鹅们归来的时分,看来企鹅很勤劳,而且生活比我有规律。

  
巴士出了墨尔本市区,高速公路在两侧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疾驰,牛羊随处可见,巴士内的乘客都拿出各种各样的武器记录着,导游在说什么几乎没有人去仔细听,但是我记住了巴士中途将停靠一个小镇,让大家去上厕所或购买礼物,导游还特意介绍说澳洲的奶制品很不错的。

  
澳洲的奶制品果然是名不虚传,超出我的常识的还不仅仅是其浓厚的奶味,虽然是秋天,怕热的我叫的是冰咖,一大杯气势雄伟不是小日本的那种玩家家的可以比拟的,拿在手上差点以为是发错货了,整个一大杯浓香四溢的纯奶油冰淇淋,吃了2/3杯才喝出点沉底传中的咖啡味,虽然作为冰咖有点头重脚轻,但是抛弃固定概念,这就是墨尔本冰咖,实在也是可以获得胃囊和心理同时满足的。

  
中午时分,我们的巴士到达了第一站,这是一个小岛,说是岛屿,却丝毫没有漂洋过海的感觉,因为巴士一直在行驶,停车时说已经到了,可能岛屿与本土之间有桥连接着,所以我们没有感觉,但是下车后完全看不到一丝城市的痕迹,也不见大海,导游说这里是岛中心,牧场里有大量的袋鼠,话音刚落,只见一大群袋鼠朝我们这里跨栏而出,跳跃而来,有高达成人的个头,也有很小的,个个合拢双腿迎面跳来,颇有古罗马战场上迎接厮杀的壮观氛围。

  
怎奈这些袋鼠根本不怕人,我的第一概念就是非常非常可怕,倒不是怕这些畜牲不通人性袭击我,而是它们跳跃的冲劲如果被撞上了一头大袋鼠,足以让人四脚朝天狼狈不堪,当然我们手上还拿着照相机摄像机,更不可能实现“它若犯我,我必犯它”,澳洲有明确的保护动物的法律,但那些动物保护法里面却不包括人类可以被打了还手。

  
说来也奇怪,那些袋鼠并没有像我所担心的那样对游客们恶作剧,到了人跟前都自动站住了,也不轻易离去,它们可能也习惯了这种场面,接触的游客绝对比我们接触的袋鼠们多,纯粹是前来“要饭”的,于是像全世界这种场面的所有的国家的人一样,会做生意的澳洲人开始来兜售袋鼠饲料,一种带有微臭的豆饼似的东西,近距离的喂食,可以让我们看清楚那些大袋鼠怀里的小袋鼠,它们躲在那个粉色的皮囊中似乎很安心的样子,大袋鼠还会把饲料分给小袋鼠吃,动物的天性胜过极个别的人的人性。

  
日本的世界珍闻电视节目中放映过某地高级饭店制作的袋鼠肉汉堡排,同行的游客中有人恶作剧地准备问当地人,澳洲有没有这道菜,被几个女游客连声的:“卡瓦伊索”给打断了。我们的午餐很简单,是正宗的澳洲牛排,不是袋鼠排。

  
观赏拷拉是午饭后的节目,在小岛的另一端,到达了目的地,却根本不见一只拷拉,因为没有见过实物,不知道大小概念,所以众人四处寻找,还是一个年轻的MM眼尖,惊叫了起来:“有了,在这里呢。”顺着她的手指,原来是附近的树上,铐拉的颜色与树皮极为接近,那是一种树干很粗的不知名的矮脚树,发现了一头,眼睛立刻有了颜色大小的比较样本,便不难捕获了另一头,又是一头,却都是一个个像假的似的,抱着树干一动也不动的,难怪一下子找不到。

  
据说拷拉一天的睡眠时间大约是20小时,真是比猪还能睡,大概是我们人多势众,虽然大家很人道地对待拷拉,并没有故意吵醒拷拉,但是一头拷拉居然慢慢爬了下来,大家屏住呼吸等待它下地,这一点日本鬼子和假日本鬼子的素质还是挺高的,要是咱中国人,保不定谁会暗地里扭一下树上熟睡的哪头拷拉的肉屁股,拷拉一定会睁开眼骂道:“啥宁啊,哪能嘎十三点个啦。”

  
拷拉在草地上行动缓慢,样子颇像熊猫,大概那种笨头笨脑的样子特别容易触动日本人的大和神经,所以熊猫和拷拉在日本人心目中都是属于卡瓦伊的一级品,几个女孩子在征得当地人的同意下去摸了摸,甚至试图抱起拷拉,唯一一个成功的女孩在轻轻放下拷拉时居然用手捂住了脸,哽咽着尖细的嗓门说:“简直不敢相信,我抱了拷拉啊。”泪水从她的指缝中流了下来,如果是刚来日本,我肯定会暗骂日本人虚伪,但是女孩的泪水是真的,感动的也不是她一个人,这让我深深地思考了很久,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对大自然,对动物,对他人的感动已经变得那么的遥远。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6-07-24 23:58:19)  
 
  《四》

  
在袋鼠和拷拉家做客完毕,巴士把我们载到了这座岛屿的另一头的时候是下午4点左右,这是一个很大的专门供前来观赏企鹅的旅游景点,巨大的停车场上已经有10几辆豪华的大巴士,停车场周围有相应的礼品商场等公共设施,建筑和商品都比较正规,类似东京迪斯尼乐园的风格。

  
出了停车场越过一个小坡地,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海湾和沙滩,沙滩边建筑的是弧形的水泥台阶,大家坐在台阶上看着雪白的潮水涌向沙滩,顷刻化为无数的泡沫又消失在沙滩中,为了寻找比较好的摄影景点,我远远地离开了游客们的座位,这才发现这个观赏地的景色与世界杯足球赛的看台有着惊人的相似,只不过下面不是绿茵球场,而是碧蓝的大海。

  
不久海滩上的广播响了,告诫游客们注意事项,不得使用闪光灯摄影,因为会造成企鹅失明,由于天色渐晚,海风很大,所有的坐在台阶上的观众都获得了一条小毛毯裹身,听到广播我立刻返回停车场的旅游纪念品商场去购买高感度胶卷,可惜商场内最高的只有ISO800的柯达,由于事先知道企鹅是下午4,5点归来,因此估计我携带的200mm/f2.8的长焦距加ISO800的胶卷能拍出几张理想的照片的。

  
下午4点半,看台上有人喊了起来:“企鹅回来了。”所有的人都盯着大海看,只见一个个的白色海浪接踵而来,哪有企鹅的影子?我迅速用长镜头当作望远镜在海面扫描,终于看见有个黄色影子,没错,那就是真正的企鹅了。

  
不一会,企鹅多了起来,一个,两个,没多久就有7,8个站在海浪中排着对,像绅士般,为了保持平衡不被海浪冲走,微微张开两臂摇摆着,但是却并不擅自朝海滩走来,观众中有来过的人说,第一头是领队的,早上出门时的企鹅数必须与傍晚归来一样,它们才会开始返回沙滩,果然,那头企鹅队长似乎在不断的清点“人数”,其间不断有已经进入队伍的同伴被海水冲走,不一会又归队了,那样的反复足足有30多分钟,天色约来越暗,大约集结了有20多头时,企鹅们才开始缓慢地朝岸边走来,我的镜头中的企鹅也越来越大,开足了光圈快门速度依然在1/4秒左右,回到日本发现虽然曝光准确,但是由于快门太慢,行动中的企鹅有点模糊,以后再去,千万要事先带好ISO1600或3200的高感度胶卷。

  
企鹅们上岸后,大概还怕人类,也许是它们有自己的固定路径,纪律严明地钻到了我们的水泥看台下,原来下面有为它们制造的专门的回窝的通路,于是众人都杀了回马枪,看台后面是一片杂草丛生的泥地,在这里我们才近距离地看到了企鹅,比我想象中的小多了,游客中有人开始违反规定,偶尔有不明国籍的闪光灯出现,在任何地方,动物对所有观众都是公平的,但是人类社会,任何地方都有恬不知耻者也是一个事实,但愿企鹅们不要去正眼看他们,眼不见为净。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6-07-24 23:59:59)  
 
  《五》

  
到了澳洲,不吃澳洲大龙虾等于没有来澳州。似乎类似的说法有很多,比如买了被人说不太合算得澳洲纯羊毛衫,吃了像冰淇淋圣诞一样浓厚的澳洲冰咖啡,但是不知不觉的消费过程中,倒也渐渐构成了一个可以窥是澳洲一斑的西洋镜。

  
我们吃上澳洲大龙虾是预定在墨尔本郊外的一家非常欧美化的饭店的晚餐(或许者那就算是正宗的澳洲菜)。墨尔本的市区并不是很大,巴士出了墨尔本市区,便完全在黑暗中行驶,除了偶尔有其他汽车超越我们而去,周围完全是没有一丝灯火的茫茫草原,相距邀远的远处偶尔才会有微弱的灯光,澳洲的荒凉也就在这一刻给了我一份实感。

  
行驶30分钟,我们预定的乡村饭店就在这一片不知深浅远近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先是隐隐约约的可见繁星点点,越来越近了才看清楚是很多类似圣诞树的小电珠,把整个建筑物勾勒得通体透明,连进入停车场的两侧的树木都全部用一串串小灯装点得让人惊喜无比的温馨,彷佛草原英雄小姐妹突然在暴风雪过去的夜晚突然看见了一间光芒四射的小屋。

  
澳洲大龙虾是采用活的大龙虾,因为很大,所以一虾两吃,纵向剖成2半后,一半涂上几乎过量的奶油烘烤,一半是不加任何佐料的蒸汽煮,吃的时候你可以挤上大量新鲜的柠檬汁,还有类似意式酸酱的沙司可供选用,我却突然想到了镇江醋。

  
其实除了大龙虾,晚餐的其他菜肴除了一个汤类,就是果物和烤蒜味面包,法式面包蘸浓汤别有风味,果物量很多而且新鲜,摆满了一大盆,饮料是澳洲葡萄酒,其实仔细品味,澳洲的Light级的葡萄酒也是相当美味的,这样的海鲜美餐大致上习惯饮用White wine,或Rose wine也不错。

  
日本虽然也有万国料理,包括很多流派的西洋料理,法式,意式,俄式,地中海料理,土耳其料理等等,应有尽有,但是日本国内的不管何种料理,还是以精致量少的日本习惯构成,我们的澳洲大龙虾能完全吃完的人,基本上就已经到达了投降的底线了,餐后的甜点是洒满了巧克力和艳丽果酱的巨大冰淇淋,Pass的日本人大概占了一半,对我全部消灭的成绩,日人和洋人们都另眼相看。

  
席间,厨师长前来询问味道如何,众人社交辞令地都说“噢依稀”,当然有这么新鲜壮观的海鲜材料,什么烹饪技术都不需要,清蒸后有自己喜爱的佐料即可,唯有通常家庭没有的那种巨大功率的烘箱烘烤的大虾可能算是别有风味的。大虾当场品尝,澳洲的葡萄酒却因此被我们大家赞赏,身价百倍。

  
事后想来,葡萄酒这个配角是被大虾这个主角不经意地捧上去的,或许与欧洲的名牌葡萄酒不能相提并论,但是澳洲也好,南美的智利也罢,如果你是个真正的饮食冒险家,那么一定会发现这些国家的葡萄酒也会偶尔给你一份惊喜,充足的阳光和肥沃的大地给与的恩惠,葡萄们当然比人类更清楚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从《清明上河图》到《清明上坟图》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